那些举报范冰冰的坏逼

神经猫与挨千刀 2019-07-16 01:11:30

今天刷豆瓣,看到一个消息,真是让人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倒不是说我有多喜欢范冰冰,而是让我想到一个悲哀的事实:现在的年轻一代在面对自己不认可的人或言论时,第一反应已经不是“不予理会”“与他辩论”“将他驳倒”,而是熟练的使用举报手段“我要举报他,堵上他说话的嘴巴,把他批倒批臭”。

他们熟悉网络,知法懂法,明白如何将“规则”变为自己的武器,而这武器,将比刀剑更危险,因为这个国家正在给出机会,让他们可以尽情举报他们看不顺眼的东西。

像黑范冰冰的这些人的举报行为,似乎不是什么新鲜事了。那些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事件,似乎很多都有这种心理的影子。

有的人可能还记得那个写耽美文被拘留的女研究生。随后有人扒出始作俑者是另一个作者。她经常抄袭这位被捕的作者,却始终不火。

经过三番两次的维权冲突后,恼羞成怒举报。还在事后专门发文嘲讽被捕女生,被发现后又迅速删除相关信息。

看来郭德纲所言非虚:同行之间只有赤裸裸的仇恨。

中国人举报告密,确实是从小生来就有的。中国人从儿童开始,在教师这个权威面前,即练习举报,也适应被举报。

从周厉王到明清文字狱再到文革,中国人告密检举,互相扯咬的民族基因,更是源远流长。

当然,那时候的“举报”还不叫举报,那时候叫“告密”。

历史上最早提倡告密的就是周厉王。厉王无道,国人谤之。

“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

但在鼓励告密上做得最有气魄的还是要数秦朝。那时它还没有统一六国,就以法律的形式,置全民于告密者的地位,这项伟大工程的发起者和主持人就是卫人商鞅。

文革后期,商君被江青看中,授予法家的头衔,一点也不偶然。于是乎,文革便是中国告密者的集大成了。

夫妻反目,父子成仇,正应了当时一句有名的话,“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些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但我不这么想,就在2019年的今天,就有人在社交网站上设计了一个帖子,内容是一个投票。

帖子说,如果你发现你的父母、爱人、师长、朋友发表了不当言论,你要不要举报?

有人说,父母是绝对不会举报的。有人说,就算是爸妈,说了不当言论,也不能姑息。有人说,分得不愉快的前任、有过节的朋友当然要举报。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发现,无论他们怎么选择,却出奇一致的都默认了,当一个人发表了不当言论,他就应当被举报的。

这种被他们默认、被内化为“规则”的思路的最可怕之处就是:我看不惯你的言论,所以我要堵上你的嘴,不让你说话,我堵不上,我就让更高的权力去堵你的嘴。

他们不在乎“举报某某封杀某某”这种事是否合理合法,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热爱的东西被封禁而如丧考妣,然后转身为自己讨厌的东西被封禁而山呼万岁。

其逻辑相当于“哎呀街上来了个杀人犯真可怕呀,但愿他别摸到我家,最好是把讨厌的邻居灭个满门”

这种思路妙就妙在,默认自己喜爱的事物是“安全的”,相信上头的大棒子不会敲到自己头上。

好的,你有道德洁癖,你不爱看范冰冰演戏,你不爱听戴着耳环的歌手唱歌,你看不懂那些二次元视频漫画,你不看不听就是了,出品商和广告商自会慎重考虑的。

支持封杀,或对封杀幸灾乐祸,甚至迎合举报,不仅是在放纵那只无所不在的讨厌的手,更是助长社会道德风气的败坏。

以道德的高尚借口,因为自己不喜欢某人,就可以让公权力来打压,这就是败德。

如果这些显而易见的常识,对那些脑袋的用途只是用来分开两只耳朵的人来说,理解起来是有点费力,那么来个浅显的假设吧:

如果非常不幸的,未来的某天,上头的大棒子正悄悄降临你的爱豆或你自己身上,枪口会因为你曾经是举报者,就对你网开一面吗?

说来惭愧,理解到这种举报是一种恶劣的行为,在我是很晚的事情。在那以前,虽然对打小报告之类也很厌恶,却没有提到伦理的高度去看。

我终于懂得了这一点,还应该感谢老舍先生。当时读《骆驼祥子》,我觉得祥子的结局有点怪怪的,祥子最后竟变成了一个告密者。

在老舍看来,告密是灵魂的堕落。

祥子由一个健康质朴的人,变成一个玩世不恭的告密者,哀莫大于心死,这才是祥子的悲剧所在。

在历史上,有个叫李斯的家伙曾经拍商鞅的马屁说:

“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风易俗。”

是的,从民风淳朴到彼此之间刻薄寡恩,从亲亲相隐到互相举发告密,这种移风易俗的变化似乎不需要什么神秘强大的力量主导,有时候只在我们的一念之间——面对告密者,我们的文化土壤里,到底是贬抑还鼓励。

在英语中,告密者常被称之为“RAT”,含有“讨厌鬼”、“可耻的人”的意思。

而英国的中小学教育,学生不守纪律,不必告密,由学生领袖自行与同学了断,也不需要往上报。英国的绅士精神,崇尚光明正大,认为这种行为是低等而下流的。

太平洋战争中英军变成日军的战犯,在集中营,日军发现一部收音机,叫英俘举报,没有一个咬别人的。

英国饱受恐怖主义之苦,政府欲制定出揭发恐怖分子的法律,在下院被否定,理由是:不能助长人民的告密之风。

这说明了大不颠民族的成熟。

而我们的社会正在鼓励告密,所谓“千年犹效秦制”,中国遂成告密成风之国,人民皆是鸡鸣狗盗之辈。

卑劣的人民造就了卑劣的社会,而卑劣的社会使卑劣的人民更加卑劣。

这种告密者文化赖以生长的土壤,正是现在的我们要严重警惕的事物。

如果我们今天不起身阻止,那么它就会发育成更可怕的灾祸,并降临在我们每个人的头上。

历史最容易重演的,正是它最丑恶的部分。

神经猫与挨千刀
作者神经猫与挨千刀
256日记 2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神经猫与挨千刀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