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点耐心

苏更生 2019-07-14 22:08:11

诺顿,你好呀。春日迟迟不来,我从长久的感冒里抬起头来,终于松快了。调低了暖气的温度,把窗户打开,只可惜没有风,空气也不好,窗外景色照旧,树木灰暗,枝桠光秃,在我住的城市,没有任何春天的消息,不过即便如此,我也觉得清爽了很多。冬天实在太长了,长得令人迟缓沉重,迫不及待想要离开。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一个城市住这么久,这是第7年吧。刚来的时候,租住的房子窗外有一棵树,每日对着树木,窗外四季流转,颇有趣味。后来搬进了高楼,再也没有这种景致。想起来,也有些遗憾。只是我的生活依然没有太多的变化,读书、写作,偶尔出门见人,大致如此。有时候我想,是自己选择了这种生活,也试图改变,后来才发现,是我适合这种生活,将精力消耗降至最低,留下来,做好手头的几件事。

只有在很少的时候,我才会觉得精力充沛,大多时候,都有些力不从心,如果日常损耗过大,就恨不得关起门来。诺顿先生,我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如果一切都可以按照假设来发展,那么生活会不会更好?我假设自己是精力充沛的聪明人,我不知道,生活没有假设,我们是否都困在自己的身体里?

人生也只能是这样。在我们宏大的愿望里,打个折扣,再打个折扣,就是我们的日常。幸运的是,还好依然按照我们所选择的路在前进,一切并没有失控。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以为生活失控了,会走向不明之地。后来我发现,即便生活失控,也不过如此,人是很难改变的,累积在身体里的几十年的习惯根深蒂固,想要发生改变,几乎不太可能。为此我们只能期待更了解自己,和习惯相处,更好地利用肉身,最后和自己平和地相处。

一步难,步步难,是常态。时间来去,诺顿先生,我们都见过太多破灭的希望,进场又散场的人群,奇怪的是,人类好像不会停止做梦,永远都有人在建筑新的美梦,再等它破碎,直到生命离场。有时候我会厌倦,有时候我会做梦,只是我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暂时的美梦真的太诱人了,人们总是迫不及待地被它引诱,而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听人说,人们不是在正确和错误之间做出选择,而是总挑最容易的那条路。这没错,希望和美梦如此短暂,而现实是如此费劲,为什么不呢?我也忍不住。可是美梦总有醒的时候,醒过一次,就不想再醒第二次。于是我选择不再做梦。

诺顿先生,这么说来,显得人生有些残酷。可是对大部分人来说,人生本来就很残酷吧,这也不是我说的。对你来说,人生是什么样子呢?更大的美梦,更大的破碎和更艰难的现实。如果人们不懂这一点,那他们就什么都不懂。

好在大多数时候,我都不去思考这个问题。问题无穷无尽,春光又如此短暂,为什么不放开它们,去结结实实地吃顿饭,看本书,到屋外走上几公里。让身体得到安抚,让一切躁动都停下来。去看看真实的世界吧,我总对自己说。

在这几年里,我把日常生活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上,尽力不回到精神世界里,反而获得了一点点自由。在街道上走路,在固定的时间吃饭,在夜晚睡觉,这种枯燥的日常让我很满意,我不需要更多了。即便我再急切,规律也会拉着我,回到生活里。这几乎是最好的事,让我做个普通人,过普通的生活。

小的时候我总觉得特立独行很酷,现在我也觉得很酷,但是更酷的是走一条大多数人走的路,反叛不见得比接受更高级。于是我收起一部分欲望,没有必要的热情,毫无希望的计划,都放掉。我只是如此孱弱的人,不应该承担那么重的梦想。这么想来,反而松快。诺顿先生,我们说过,这一路你可以哭,但是你不能停。是这样的,没错,你可以放弃很多无所谓的事,但是丝毫不能慢下脚步。时间在走,我也在走,混入人潮,这让我觉得安心。

只是我想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生活就是此刻生活的重复,未免觉得有些沮丧,但是这也没关系,诺顿先生,这未免不是好事,无灾无病到白头,也算得上幸运,时间真的过得太快了,难免让人心生恐惧,只是我依然想多点信心,告诫自己,这一切都不算什么,该失去的,该拥有的,都出现了,没有什么可以遗憾。至于将来,不过也是如此。人们总是为未知而担心,这是不对的。过去的都已过去,未来终将到来,就像这个春天,虽然迟迟没有消息,但是我相信,在某个清晨,我打开窗的时刻,它一定会出现在眼前。若是如此,那就请耐心等待。

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

苏更生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苏更生的夜晚十点;微信号:ishikuaiqian

苏更生
作者苏更生
249日记 26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苏更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