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理发厅

骆瑞生 2019-07-12 22:55:23

2012年夏天,我正在读大二,那时候父母尚在厦门上班,所以每年寒暑假都要去他们那里。厦门的夏季炎热而漫长,实在是不适合度夏的,但我那时年纪尚小,没钱且很多事情都做不了主,每年暑假都只能去厦门苦熬。在厦门的日子,一般都是待在屋里,哪里也不想去的,毕竟出去一次实在是太热了。唯有在黄昏,天气稍凉的时候,会去海边坐一坐,吹吹风。

那年的暑假,我终于过厌倦了总待在屋里的生活,于是想出去找个工作做,可是毫无工作经验的我能做什么呢,在学校的时候只有一次在沃尔玛兼职一星期的经历,在厦门就更是没有办法了。某次在街上看到有人招临时工,于是瞒着父母匆匆报了名,但并不是当场录用的,而是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第二天一早去那里等。于是第二天我便早早地去了,去了之后才发现是招做工地的,而去的人中,各种的人都有,其中不少有像我这样的学生,都是莫名其妙地就去了的。我们这种学生自然是要被看不上的,要力气无力气,要吃苦不能吃苦,所以挑来挑去都把学生模样的人剩了下来。

我是害怕被挑上的,因为是要去泉州修一个体育场,且当天就要出发,我自知我做不了这个,但又不好意思离开,只能在那里苦等,所幸终于没把我挑上,我虽有些失落,却更多的是庆幸,于是一路颇为轻松地回去了。回去后才将这个事情告诉父母,父母还笑我说,去了以后走不见了怎么办?

这次的经历,让我不相信那些招工了,于是在家沉寂了好长一段时间。每日看着阳光从窗户上爬上来,又爬下去,看到窗外的龙眼树,一片绿荫从银白闪亮复归于墨黑,于是一天天的时日就过去了。我终于再次待不住,重新去找工作了。

那时的我有个很叛逆的想法,我并不想继续读书了,我想去当理发师,不知道是何种原因,大一大二时的我,想当理发师的愿望很强烈,大概是觉得当理发师很轻松吧,且总能给自己做各种发型。大一的时候我和另一个室友是很热衷于做头发的。所以这次找工作的目标就放在了理发厅上。

我出去在街上转了一圈,众所周知,理发厅常年都是在招人的,于是我颇不费力气地在一家看上去还算气派的理发厅找到了工作。和别的只有一家门面的理发厅不一样,这家理发厅独占了三楼,一楼剪发,二楼洗发,三楼干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去这家理发厅面试的过程有些梦幻,记得当时我是昏头昏脑地进去的,不知是怎么表达清楚了我的想法,接待我的是一个广西人,他大概是其中的一个理发师,他后来和我的关系很好,但时间太长,我已忘记他的名字了。他叫来他的经理,一个胖胖的男人,大概三十岁的年纪吧。他听完我说的话后,很痛快地答应我了,但随即很委婉地告诉我说,因为我是在这里学习,所以是没有工资的。我那时只想找个工作来消磨漫漫夏日,哪里管有没有钱呢,于是也很痛快地说,我只是来学习,所以有无工资无所谓。经理有些动情,对我说,那我们一定好好教你,这个暑假过后,起码可以剪头发了。

我就这样在这家理发厅待了下来,我那时还颇为拘谨,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听他们说话。理发厅的生意差得不成样子,好几个小时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人都坐在那里抽烟聊天,徒然让日光的踪影不断溜走。我都不禁为他们感到着急,这样一天下来,能挣多少钱呢?除开店面费和人员的工资,恐怕还会倒贴钱吧。

或许是看我坐得无聊,那个广西的理发师主动找我谈话了,我兴许是第一个来这里当学徒的大学生,所以他对我还颇为好奇,一直追问我为什么要想当理发师。我那时刚看完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对大学生活嗤之以鼻,总想着出去闯荡,正好那时我又想当理发师,所以很自然地就来了。但我不想对他解释这么多,而且这么解释挺让人难为情的,给人太造作的感觉。于是我只能说了许多不想学习,想当理发师的话啦。所幸他没有追问下去,反而安慰我说,现在大学生太多了,很多毕业就找不到工作,也没什么好的,当理发师也不错。我深以为然,逐渐就和他攀谈起来。

在谈话的过程中得知他是广西一个乡下的人,初中毕业就来厦门了,当了好几年的学徒,才终于当上了理发师。他还对我说他小学和初中的成绩都很好,继续读下去的话是能考上大学的,只是家里太困难,初中毕业就自己出来讨生活了。他说起他的旧事时很感慨,我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只能局促地回应着。他兴许也发现了气氛的沉重,于是给我讲了许多剪发的东西,并把剪发的工具一一拿给我看,给我介绍每个工具的作用。我记得很清楚的是,他给我说你以后去剪发一定不要用牙剪,因为那样会把头发剪碎,就不好看了。那时我正想留一头飘逸的头发,却总也留不下来,想必都是理发师给我用牙剪的缘故吧。此后好几年我剪发都要特意给理发师叮嘱一下不要用牙剪。

直到下午的时候才来了两个顾客,一个女人来做头发,一个小孩子来剪头发。那个广西的理发师将我叫上了二楼,说是让我给小孩洗个头,他做了一个示范后,我便匆匆上手了。本以为是很简单的事情,做起来却不那么得心应手。他在一旁很耐心地给我说,第一次做都这样,还给我讲了他第一次帮客人洗头发时把水都灌进了客人耳朵的趣事。我顿时轻松了不少。

洗头发是个很讲究技巧的事情,虽然一直有在理发厅洗头发,但是作为顾客和工作人员是全然不同的。顾客是仰面的,所以要很小心地阻截水流,不能让水流进顾客的耳朵和眼睛里。作为新手的我,最终还是将混有洗发液的水渗进了小孩的眼睛里。小孩被呛得一下子就哇哇大叫起来,我顿时就手足无措了。他赶紧拿清水给小孩冲眼睛,好一会儿才弄好。但小孩还是止不住地哭,声音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我是害怕他的哭声引来楼下他家大人的。于是和他就一个劲儿地哄小孩,这个胖乎乎的男孩终于被我们半哄半骗地哄好,也所幸是在二楼,无人发现。

这两个顾客走之后,便真是再也没有生意了。经过刚才的那次小事故,我开始踟蹰起来,我已明白,我并不适合干这份工作,甚至说我并不是很喜欢这份工作,我并不是很想当理发师。想象中的理发师很有吸引力,现实中的理发师则不这样了。明白这个事实的我开始垂头丧气起来,坐在椅子上如坐针毡,只想快些离开。可是我一向是脸皮薄的人,离开的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终于到了黄昏,一切都将结束了。我在思谋着怎么离开的时候,经理买了一个西瓜进来,已经切开了,放在桌子上,吩咐我们吃。我这时终于得到机会,于是站起来对经理说,如果没事的话,我想先走了。经理说,可以的,辛苦你了。我连连摇头,接连拒绝他们叫我吃西瓜的邀请,就逃也似地从理发厅出来。走到街上的时候,才感觉压在心里的石头卸掉了。

可是这时,那个广西的理发师追了出来,他和我并肩走了一段路。他问我,你明天是不来了吧?我很诧异,这个念头只是在我心中反复地翻滚而已,并未说出来,我刚才想对经理说我不来的话,但却如何都没有说出来,想着只能这么负气一回,来个不告而别了,想不到竟然被他看了出来。

我只好诚实地点了点头,他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你来时我就知道你不会真当理发师的。我觉得对他很抱歉,觉得辜负了他,但说不出抱歉的话。他继续说,其实读书很好的,剪头发终归不是一个长久的事。他说得很伤感,就像当时包裹着我们的斜阳那般粘稠与失意。

最终在和他告别的时候,他说,留个你的联系方式吧,我就将我的QQ给了他。于是我们就道别,我径直回家去了。剩下的日子里,我都是绕着那条街道走的,害怕见到了会尴尬。第二年暑假再来时,那个三层的小楼还在,但理发厅已经搬走了,想来生意真的是不行吧。于是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犹如在茫茫人海中打了一个照面般的就永远各走各的路,再也不复相逢了。

似乎过了一两年后,我突然收到一个人的QQ消息,聊了一会儿后我才想起他是广西那个理发师。他和我说了许多话,多是不如意的,这些年他似乎过得不是很好,处处碰壁,已经从厦门离开,回到故乡去了。我找不到安慰他的话,而我们短短的一天交集,也未能让我们找到更多的共同话题,于是聊天就这么草草结束,此后就再也没有聊过了,至今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过得如何。由于没有备注他的名字,我已不知道他的QQ具体是哪个,抑或是我们早就解除好友关系了。总之,我们是再也没有相见的可能和动力了。

2019.7.12于贵阳

骆瑞生
作者骆瑞生
49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骆瑞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