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空间”者得天下!谈电影空间...

星期五文艺 2019-07-12 17:18:54

星期五言:电影空间是什么?简单地说它是藏在画框(包括荧幕、电视机、手机等)里的东西,他是现实或者想象中的一块“地方”。之所以用“藏”这个字,是因为“电影空间”相对于其他电影语言(如色彩、表演等)较为抽象,不易被察觉(观众只会承受它带来的效果影响)。

那么研究电影空间又有什么意义呢?当然意义非凡重大——恐怖片靠它吓人,科幻片靠它蒙人、战争片靠它制造排山倒海之气势、艺术片靠它阐明深邃的思想…只要你想,电影里的那个“地方”可以无限的大,无限的远,也可以无限的虚幻与晦涩,没什么它做不到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电影界,得“空间”者得天下!

接下来我们这篇文章就来具体谈谈这个“电影空间”到底有多大本事——

一、电影中被隐藏的“画外空间”

先来看2005年的这部美国电影《水果硬糖》。电影故事讲的是一个摄影师网上勾搭了一个未成年女孩儿。

见面后将其领回家。没想竟被女孩儿水里下了药,反被绑架了。经过一些列争吵争斗后,最终女孩儿将男人绑到了厨房的货架上,于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人毛骨悚然

先是男人睁开眼发现自己手脚被绑躺着,而且自己的裤子被脱去了;再是发现那个绑架自己的女孩儿手里拿着外科手术的刀剪一边消着毒一边参看着医书;

随后她又拿出一袋子冰块敷在了男人的“下体”上…

啊呀,这下我们的大摄影师可是慌了!别说他慌,我都慌了,谁都知道这熊孩子要干嘛了!

再接下来是更难熬的一段时间: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女孩儿不要,反倒女孩儿更兴奋了,一边陪男人周旋着,一边继续自己手头上的活,直到男人下体彻底没知觉了(手术可以开始了),男人晕了过去…

这整个“阉割”的过程估计有些承受能力低的观众得全程捂眼了,然而,需要提醒的是:

全程男人的那个“下体”压根就没出境(除了刀子、剪子一直在镜头前晃悠),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出现在画面中(你当然可以怀疑那手术可能压根就没做)。可为什么我们还是会发慌呢!

显然,那个“隐藏的空间”起作用了!(这里我们说的隐藏的空间便是指男人的“下体”。它始终处于摄像机镜头画框之外)。当然,导演完全可以把焦距变宽或者扩大景别将画外的“下体纳入画框”,不过那样效果和情节就完全得改变了。

再来看林恩·拉姆塞2011年的《凯文怎么了》——

▲《凯文怎么了》电影海报,2011

故事是关于青少年犯罪以及父母与孩子关系的。电影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段落:母亲听到洗手间传来声音,于是去查看,打开门后出现了尴尬的一面——凯文在厕所自慰。

这还不说,凯文非但没有收手,反而还用一种近乎报复仇恨的眼神盯着母亲继续做。

在此,凯文自慰的镜头细节还是被放到了“画外空间”里,这当然也有西方电影评级制度的限制,但不可否认的是,那个被排除在镜头外的空间确实起到了无法替代的作用,换句话,若是那个“画外空间”的细节展示出来,电影将会完全把观众引到另一个方向,那种人物尴尬、病态、痛苦的心理状态将会荡然无存。

(关于《凯文怎么了》相关影评,请点击:要不要孩子?先把这部《凯文怎么了》看懂再说吧!)

在很多优秀的电影中,隐藏的画外空间被利用的恰到好处。它没有出境,但的的确确植入到了观众的心里。

二、电影空间的“留白”

“电影空间的留白”与画外空间很相似,他们都是看不见的空间。不同的是“留白空间”在画内(镜头内),它通常处在一个特殊的空间里,被某个封闭的道具包裹着。

来看科恩兄弟1996年的《冰血暴》——

▲《冰血暴》电影海报,1996

凶手杀了人,自然要处理尸体。来看导演对此用了什么手法来处理“凶手处理尸体”这一过程的:

他让凶手站在一个切割机旁;身旁还隔着一具待处理的尸体;凶手笨手笨脚地把切割机上端露出的一只脚往机器内部塞…

这个空间留白(也就是那个切割尸体的机器)手法,在讲清楚了事情的同时,降低了杀人的恐怖因素,让罪犯的行为多了一丝滑稽。于是,电影的风格也从犯罪惊悚类型变成了“黑色幽默”。

异曲同工的还有今年刚上映的印度电影《调音师》——

电影中妻子与情夫合谋杀死丈夫后,当着“盲人调音师”的面将尸体塞进了行李箱。

要知道,当那个假盲人看着这一犯罪过程的同时,观众也在看,我们会不自觉地站在调音师的一边,体验调音师的主观感受。那个箱子的空间留白再次起到了不可替换的作用。

留白空间不但能用来装尸体。其他东西几乎什么都能装,从人到动物再到阿拉丁怪兽……我们在《谈谈“吃”在电影中的地位与作用》一文中提到过小津安二郎《秋刀鱼之味》中“看不见的小菜”,这也是一个典型的“空间留白”——

我们看不到那些吃的、喝的,因为它们都被盛在杯碗中,我们只知道演员角色坐在那津津有味地吃喝着碗里的东西。

最后来看大卫·芬奇《七宗罪》结尾的情节——

两个警察压罪犯到郊外指定的地方,下车后,另一辆快递车驶来,快递员将一个盒子递给了警察。

当一个警察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后,另一个愤怒而近乎崩溃的警察(布拉·德皮特)举起了抢,对准罪犯,开枪…

作为观众,我们自始至终没有看到盒子里的东西,但导演对此并没有隐瞒,他通过演员的台词让观众得知,那个盒子装的是警察妻子的尸体!

至此,导演通过一个快递盒子成功地将警察的愤怒情绪移植到了观众意识里,那个留白空间的作用达到了极致。

三、“空间”的组合与心理牵制

没有谁比台湾导演蔡明亮更擅长利用电影空间了!来看他那部《爱情万岁》结尾的最后一场戏——

画框前景坐着一个看报纸的老头;女主角从画框的左上角后景入画,在中景处坐下;

然后,导演直接切至女主角的特写镜头,将看报纸的老头排除在电影画框之外。就这样,固定镜头,女主角开始了她长达五分钟的哭戏,直到电影结束,那个处在画框之外的老头再也没有出现。

这个空间的处理方式看似不经意,但却对观众起到强烈的牵制作用——

当女主角刚开始哭的时候,我总觉的坐在她下方的那个老头会上来,即便不上来,也总会被身后的这个哭泣的女人打扰到吧!然而,他始终就是没上来,或许是走了,或许是还坐在那,总之你在看女人哭的时候脑袋里还有个下面看报纸的老头;

直到女人哭了数分钟后,我意识到老头不会出现了,看来我们的女主角也意识到了,于是拿出根烟抽起来;

抽着抽着又哭了起来,这回哭看样是绝对不会有人来了,就这样,电影结束了。

一场哭戏持续了长达六分钟之久,而这六分钟却因之前那个看报纸的老头所处的空间将其划分成了三个段落:

一个是老头很可能入画时的哭;

一个是老头不可能入画的哭;

一个是两场哭之间抽烟的间歇。

注意,这三个段落仅存在于观众的意识里,而且会因每个人的心理变化产生不同的影响,但至少都多多少少产生了心理牵制。

这种空间的应用绝对可以称得上有创意了!

四、电影中的“另一个空间”

前面介绍的两个电影空间形式虽然我们都看不到,但它们在现实中是的的确确存在的。只不过是因为某种原因导演把它们在屏幕里隐藏起来了。

那么除此之外还有没有现实里不存在的空间呢?答案是肯定的!

来看温子仁的恐怖片《招魂》

▲《招魂》电影海报,2013

这部电影几乎是《闪灵》和《驱魔人》的综合体,很多手法都是陈词滥调了,但为什么还能屡试不爽地吓到观众,其中之一我认为靠的便是“另一个空间”——

孩子跟妈妈说,她有个朋友住在那个音乐盒里,时常出来跟自己聊天。

这话乍一听挺恐怖的,像是精分了。好在那是小孩子的话,不足为奇。不过当大人也拿起那个音乐盒,打开,音乐结束后盒子里的镜子中又出来个人,那就恐怖了!

通过进一步的情节透露,我们知道,原来这个房子中藏着很多冤魂。

要知道,那个空间本来在人世间就是不存在的,它只能是在想象中。然而,导演通过一个小小音乐盒就将这种不存在的空间植入了观众的脑中。让其细思极恐。

这种“不存在的空间”通常是建立在文化和宗教基础之上的,它更多的是被作用在观众心理的层面,多在恐怖惊悚片中。

但也有很多电影将“另一个空间”具象化了,像《盗梦空间》里的梦境,像神话片里的地狱,但那完全是另一种效果了,在此不多说。

五、当“空间”参与电影戏剧情节

电影空间通常是作为情节的一种载体,对观众起到情绪与感觉上的化学作用。但也有例外,部分导演将电影空间用到了情节之中,安东尼奥尼便是将这种手法发挥到极致的导演。来看他的那部伟大的《奇遇》——

▼ 两个感情破裂的人,身后刚好两个带窟窿的石墙

▼ 画框中巨大的开放空间与封闭空间下,两个渺小的人站在那里,三者形成并列

▼通过摄像机角度、景别、构图这些手法所打造出的空间感,将人物情绪与关系衬托出来,空间在此就像夹在人物间的一只无形的手,掌控着人物的命运。

(关于《奇遇》的评论文章请看《经典赏析 | 安东尼奥尼三部曲之:《奇遇》的伟大之处》,在此不多赘述)

最后再来看1997年加拿大电影《心慌方》——

这部电影里人物角色们所面对的敌人直接具象化成了一个个“方形空间”,他们要从一个空间去到另一个空间,从而寻找出路。

空间在此被彻底人性化了,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它所营造的恐怖惊悚氛围豪不亚于那些有形的人或物。

纵观百年电影史,从第一部卢米埃尔兄弟的那辆火车驶向观众(《火车进站》)至今,每一个伟大的导演无不在用毕生经历探寻着电影空间。而电影空间的无限延伸是电影艺术家无限想象力与创造性的最好体现。

时至今日,只要电影空间还在延续和延伸,那么电影就在继续向前发展着,它预示着电影的无限可能性。

还是那句话:得空间者得到天下!

更多电影分析,关注[星期五文艺]


关注 [星期五文艺]

星期五文艺
作者星期五文艺
21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星期五文艺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