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青年离京前一夜

笙箫 2019-07-11 21:30:08

01

“妈,我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明天早上的火车,傍晚差不多到家吧”

“妈,我挂了啊,到家再说。”

挂断电话,阿城走到窗户边点燃了烟盒里的最后一根烟,这是他学会抽烟的第二年。看着窗外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黑夜,此刻,他的心里没有太多的念想,或许是因为要离开的缘故,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什么。

阿城回家的车票,是明天早上七点半的绿皮火车,硬卧。他在买车票的时候,本可以享受高铁,但是一想到高铁没有办法直接到达县城,他便选择了绿皮火车。

现在是晚上七点,距离离开北京还有十二个小时。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好好感受一下这座城市留给自己的余温。

他想出去走走,去做一些过去三年在北京没做过的事,他想好好告别这座疯狂的城市。

但他想不到该用什么样的仪式感来告别,他在这座城市没有什么朋友。三年来,他除了工作就是写文。为此,他拒绝了社交。这样想想,他觉得自己好可怕啊。竟然这样过了三年,他又觉得自己很孤独,偌大的北京,居然一个朋友也没有。

阿城吐了一圈烟雾,随后掐灭了烟头,拿起手机和钥匙出了门。但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往哪里,像极了三年前刚来北京那会儿一样。

那时候,他站在火车西站前,背着很大的包裹。不知道该去往哪里,像迷失在森林里的小鹿。后来,他在西站附近随便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成为了他在北京的第一个落脚点。

那晚,他睡得很沉,像很久没睡过觉一般。

02

阿城出了小区门,沿着地铁口的方向走去。阿城所在的小区其实很偏僻,距离北京繁华的市中心需要两个小时的地铁。因为租金便宜,这里住着太多北漂的年轻人。阿城,不过是大多数中的一个。

他常常想,他们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样,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

“今天不来一碗面?”说话的是面馆陈大爷,旁边的理发店已经很久没开门。阿城住在里三年,在他家也吃了三年的面。

阿城有时候觉得陈大爷很亲切,或许,是因为陈大爷也是外来人员的缘故。常常会在阿城的面里多加一块鸡块,一两面。

“不了,今天不吃了,明天就要回老家啦,以后我都不来吃了。”

“哦,这么快就回去啦,回去干啥呢?”

“还不知道呢,我先走了啊。”

“好啊,一路顺风”

不知为何,当陈大爷说出“一路顺风”这四个字时,阿城特别想哭。听起来简单,却多了一些感情在里面。阿城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有人对他这般温柔了。

上次,好像是很久之前了。

03

阿城来到了天桥上,环顾着四周来往的车辆和过往的行人,他在心里禁不住的感慨,这些都与自己无关。当初只身来到这座城市,如今,又是只身一人离开。

他想笑,笑自己和家人口口声声说要在这里留下来,笑自己的异想天开和无知,也笑自己的一无所获。

阿城听到远处有人吆喝的声音,是水果摊的老板。常常在晚上就开始大声推销自家的水果,生怕没人听到一样。不过想想也是,倘若不大声吆喝又怎么会有人来买,这座城市啊,每个人都活着挺费劲的。

阿城下了天桥继续地铁口的方向走去,他想再坐坐这条自己坐了三年的地铁线。只是,他不知道该去往里。他站在站台上,来回看了很久。最后,他决定换成2号线去后海去酒吧。

阿城坐在地铁车尾最靠边的位置。因为是底站,整个车厢很空荡。他突然觉得很奇怪,来北京三年自己怎么就在这个地方一直住着呢,距离是市区还远。别人都是换一个工作搬一次家,自己呢?也是换过工作的人。

哦,因为习惯,因为房租便宜。

到达鼓楼站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班地铁。他知道,今晚他可能没办法坐地铁回去。行吧,不管了,先去走走再说。

阿城沿着手机导航的路线来到了后海酒吧一条街,看着那些灯红酒绿的酒吧,他好像终于能够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来这里了。

听说,很多乐队和歌手都聚集在这里,谈着关于青春和理想的感受。

他一脚已经踏进了一家酒吧的门槛,是一家静吧,里面放着汪峰的歌——《怒放的生命》这首歌,也是阿城所喜欢的。

“先生一个人?”

“嗯”

服务员带领阿城在一个单人座位坐了下来,随后便拿出菜单让阿城选择。看着酒水的价格,阿城瞪大了眼睛。同时,心里也在庆幸,还好酒吧灯光昏暗服务员看不清自己的表情。

但是,进都进来了,总不能出去。索性就点了一杯莫吉托。再说,明天就要离开北京了,就任性一次吧。

“嗯,一杯莫吉托,谢谢。”

“好的,还需要其他的小吃吗?”

“哦,不用”

酒吧歌手换了一首歌,前奏刚响起时,阿城的心愣了一下。心底的那个弦被触碰到了,他想起了自己爱过的那个姑娘。

04

服务员将酒水时放在桌上时,酒吧驻唱歌手刚开始唱第一句:“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赵雷的《成都》缓缓而来。

阿城喝了一口莫吉托,冰镇且酒精浓度不太高的酒,刺激着他的心。像极了当初,姑娘离开他时的心情,冰冷,戳心。

姑娘叫阿玲,和阿城一样,都是这座城市的异乡人,他们同住在一个小区。阿玲是阿城常去的那家理发店里的员工,专门给顾客洗头。

阿城第一次去理发店理发时,给阿城洗头的就是阿玲,两人一边洗头一边聊天。聊着聊着,才知道竟然是老乡,世界有时候真的好小,小到一不小心就碰到了熟悉的陌生人。他们从北方的小城来北京谋生。那天,理发店里播放的就是《成都》。

阿玲问,哥,你喜欢听歌吗?我挺喜欢赵雷的《成都》。

哥?

阿城被这声哥,叫得不知道作何回答,便回答:“哦,我也喜欢。”那晚,阿城回去一直在单曲循环这首歌。

第二次见到阿玲,已经是一个月以后,阿城再次去理发。同样的还是阿玲洗头,这时候,他们以老乡之间的熟络身份聊着天。

阿玲得知阿城一边工作一边写作,心里充满了佩服,一直说:“哥,你好有才啊。”

阿城红了脸,这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夸。

“可是,我的作品没人看。”

“没事啊,你坚持下去,会有人看的。”

“真的吗?”

“嗯,我看啊,我会一直支持你的,你这么有才,不像我没啥文化。”

阿城的心燃烧了起来,他好像突然遇见了一个懂自己的人。他开始每天渴望见到阿玲,而且,好像有很多话想跟她说。

第三次去洗头的时候,阿城终于鼓起勇气加了阿玲的微信。两个人开始了漫长的聊天。

阿城会将自己写好的文章,给阿玲看。然后说:“你是第一个读它的人哦”。

阿玲发来欣喜的表情,每一个消息阿城都要看好久,也会笑很久。他的心,一次次地被打开,一遍遍地被某个东西吸引。

他知道,是爱情,是对姑娘的爱。

05

“哥,你下班了吗?”

“嗯,在写文章呢?”

“我可以看看吗?”

“好啊。”

阿玲打开阿城发的文章,里面只有三个字,我爱你。

随后,阿玲说:“你是不是发错了啊。”

“没有,是给你的。”

“可是……”

“我爱你。”

电脑前的阿城,心早已跳到了嗓子眼。他盼着阿玲的回复,又害怕收到回复。他反复打开和阿玲的对话框,又一次次退出。他太紧张了,他也想爱了。

半个小时后,小玲发来了消息:“哥,我在小区门口,你出来哈。”

阿城想都没想,直接跑着下楼。老式的房子,走廊里跑一步声音都会很大,在跑的过程中,阿城蹑手蹑脚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见到小玲时,阿城气喘吁吁,红着脸问:“你怎么来了。”话刚说出口,小玲的唇就吻上了阿城干涸的嘴唇,直到咽喉。

那一刻,阿城是全身酥软,他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力量袭击着自己。那晚,他们热烈的爱着。

恋爱后的阿城,灵感好像更丰富了。即使每天坐一个多小时的地铁上班,再返回住处,他依然乐此不疲。他每天都会去理发店找阿玲,两个人一起在旁边的面馆吃着面。然后,一起温柔的挤在十多平米的出租屋内。

06

《成都》结束时,阿城红了眼眶。他突然好想哭啊,可是自己又不能哭。毕竟,阿玲走的那天,他都没哭。而且,这里还都是陌生人。哭起来,可真是丢人。

阿城继续喝着酒,因为觉得贵,他喝得很慢。每喝一口,他就想一次阿玲。好像,这是他们分开以来,第一次这么想念。

阿城已经记不清阿玲离开时自己脸上的表情了,他只是记得阿玲跟自己说:“理发店经营不下去啦,所以我也要回老家结婚,离开北京。”

阿玲说这句话时,阿城正搂着她,亲吻着她的脖子。阿玲抚摸着他的脸颊说:“我要结婚了,跟别人。”

阿城面目表情的看着阿玲一字一句的说,他的心脏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你开玩笑吧,你要结婚?我们才在一起三个月啊。”

“是啊,我在老家有对象,相亲认识的,只是没怎么在一起罢了。家里人喜欢,我不喜欢。北京太累,不想呆了。”

“放什么狗屁,怎么没听你说过。”

“你也没问过啊。”

“你走,现在就给我走。”

阿玲走的时候,给阿城一个很用力的拥抱。这个拥抱,阿城至今都记得那是阿玲抱得最用力的一次。

阿玲什么话也没多说,就这样离开了阿城,离开了北京。阿城觉得他们之间的经过,很戏剧化,像极了那些狗血的剧情。可偏偏被自己所遇到,不得不去感叹命运的安排。

那晚,他抽了很久的烟,也是他第一次学会抽烟。

07

阿城走出酒吧时,已经是夜里两点多钟,出酒吧门他继续往前走,走了半个小时。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行走在北京凌晨的街头。他感觉自己,这三年来好像错过了这座城市的太多。

他觉得自己一直都在被什么东西阻挡着,正如那些一次次寄出去的稿件,得不到回复一样。他想到高中时,班主任说,阿城你是写作的料,坚持下去啊。

他又想起,同学们说,阿城以后去北京吧,北京大,机会多,好实现梦想。

可这会儿呢,在北京三年,他的作品被否了很多次,就连那工作也只能维持仅有的生活。他心里的那根弦,早就断了。

喧嚣、喜悦与孤独,他都是自己一个人在享受着。来北京三年,他一心寻梦。可北京太大了,大到没有办法装下自己小小的梦想。北京太繁华了,繁华到他终究像是做了三年的梦。

他爱过,他想过,他又要放弃了。阿城哭了,蹲在路边大声的哭了。他记得,阿玲走的那天,他没有哭。

但这一刻,却哭得像个小孩。他没想到,刚来北京那个晚上自己睡了一个好觉,要离开的时候,哭了起来。

路边没有行人,只有来往的车辆。北京城的夜,依然喧闹,谁也不知道北京那晚有人在路边哭了很久。

08

四点多钟的时候,阿城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住处。原来,从市区打车回自己住的地方,只要半个小时啊,原来自己离市中心这么近啊。

回到住处,楼道里静得出奇,他甚至可以听到周围邻居们睡梦中呼吸的声音。他小心翼翼地走进屋里,坐在书桌前,打开了手机里那张与阿玲唯一的合照,看了很久。

他笑了。

天微亮,阿城拖着行李箱,缓缓走出楼道,走出小区。包子店已经热气腾腾,菜市场也有了喧闹声。

他坐着最早的一班公交车,前往火车西站。车站广场上人依然很多,他回头看看了身后的大楼,北京,这个来过的城市,再见了…

END

微信公众号:洪大甜(ID:ttshengxiao)

微博:@我是笙箫__

笙箫
作者笙箫
97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36 条

查看更多回应(36) 添加回应

笙箫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