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对我说

立里先生 2019-07-11 19:20:00

我实习的老板是个天天都笑眯眯的中年法国男人,T恤总能勾勒出一个浑圆的啤酒肚,黑眼珠在眼镜后狡黠的观察着周围人。由于长期对着电脑,短短的脖子向前微倾。想到老板,我脑海里就浮现出就是端着咖啡杯,伸着脑袋,穿着深色T恤和板鞋,目不斜视的路过我的办公室去打印机拿文件的画面。

老板说,要搞清楚这个公司的沟通方向首先要知道谁和谁睡觉。比如你想把这个信息传给上一层的某个人,你可以在咖啡时间和这个人的“女朋友”随口一提,那个人就知道了,知道这层关系之后,你也就不会随便在她面前说那个人坏话。又拿我认识的同事举了两个例子。这个法国公司里的人,大都是在这里工作了二三十年的中年人,男人都大腹便便,女人都皱皱巴巴。我实在不能把这些端着咖啡杯,或者大腹便便或者皱皱巴巴的同事和别人床上的情妇情夫联想起来,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做到的。而且大家对这个现象都心知肚明,习以为常。

法国公司也是有透明天花板的。最上层的人相互熟悉,相互送小礼物,管理人员到了中层就升不上去了。有能力的人提出问题,而往往会触动上层利益,于是有能力的人被放到角落,主管不作为,也害怕改变,企业是从上到下烂起来的。遇到问题的第一反应不是解决问题,找到罪人,因为这个罪人肯定不是自己。既然是别人的问题,就可以高高挂起。守住自己的小小蛋糕,问题永远也解决不了。

老板说,我是棵笔直的柏树,他是棵枝叶四散的榕树,实习过程中,我们一起进化,转换。第一次谈话,他在笔记本上花了一棵树,告诉我,这是人格之树,树下的根茎是国籍,性别,身体特征之类的,树干是成长,家庭,教育这些,最后郁郁葱葱的树冠,就是我们呈现给外界的面貌。何况人是环境的产物,我在中国教育的模子里成型了,倒出来,放到一个法国公司,老板说,不行啊,你太方方正正了。老板从认识不多的中国人总结一下就是,你告诉一个法国人,你要这么做,签了合同,最后发现,他可能还是没有这么做,你让他往东他非要往西,猫性。中国人守规矩,听话,僵直,狗性。

老板说,法国媒体上中国的形象都是红色政权,独裁专制,人民生活在地狱里,但看你也不像生活不幸的人啊。中国人在国外四处学习,把国外的东西拿回去,发扬得更好了。法国人不愿意学习别国,总是觉得自己的产业是世界第一,谁都瞧不起,现在科技研发的排名越来越靠后了。法国人的精神图腾是公鸡,公鸡是一种脚踩在屎上也要昂头高歌的动物。即使法国的一些东西已经像屎一样了,法国人还是很骄傲。法国很多低端制造业设厂在中国,在中国制造完了加上运费都比法国自己做便宜,结果就是工人没有工厂上班,失业率逐年上升。法国过去的社会结构是橄榄型,中产占大部分,现在越来越向美国转变,金字塔型,很多中产拼命赚钱,避免掉到穷人区,但是穷人还是越来越多了,穷人越穷,富人越富。我指着美国的金字塔说,我们中国也是这个社会结构。老板说,不。画了一个更大,底层更厚的金字塔,说,中国穷人多多了。

老板说,法国人成功的标志就是买一个大车顶越野型的车,虽然这种车不适合在城市开,还耗油,但坐在高底盘的车椅上挺直腰板,前路一览无遗,我就是至高无上的!有的人省吃俭用买这个成功的标志。就像有的人省吃俭用攒钱去滑雪,滑雪两个周花的钱赶得上一年的生活费了,但滑雪是过的好的标志。 广告创造成功,幸福,美丽的画面,这些画面刺激购买的需求,然后消费者买回一堆放着不用的东西。人们需要这些标志来彰显存在感。我就愿意住在田野,每天早晨做一个小时的火车上班,晚上在草地上溜溜狗,周围一大片地上只有我一户人家,晚霞如画,天高云低。比起大车顶,我更想要睡前给我的小女儿读读小王子。

本篇碎碎念又名一个法国中产中年男人的独白。



立里先生
作者立里先生
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59 条

查看更多回应(59) 添加回应

立里先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