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女权主义者吵架指南

Natalie 2019-07-11 04:16:37
或者不吵架指南。

我感觉Uber司机都很喜欢跟我聊天。我去三番那次,有一天早上跑去谷歌和一个老师吃饭,回来的时候从Mountain view打到Caltrain站,司机是个乌干达还是哪个非洲国家的移民,日常搞搞音乐,还跟我聊起他自己一路卖唱穷游去蒙古的经历。

我这个人来了美国以后,假笑尬聊女孩的特质一发不可收拾,全程“是吗?”、“that's amazing!!(太棒了吧!)”、“How wonderful!!(太太棒了吧!)"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回应。大哥可能觉得跟我熟了,突然聊到同性恋权益的事情,说起三番有个同性恋组织想要去海外宣传,到他们国家去,结果差点被当地人击毙。

司机接着吐槽美国人没脑子,说你在美国怎么搞是你的事情,但你来我的国家就要遵守我们的文化,最后还加了一句,你能想象吗?两个男的搞在一起??

我当时想的是,呵,ask my favorite PornHub channel。但我下意识的反应还是有点惊讶,然后说,你在加州这么说很危险啊。

我后来跟朋友说起这件事,他很惊讶,说你完全可以投诉他。但我当时的态度比起愤怒和震惊,好像更像是一个观察者,会思考司机的立场到底有没有道理,也在想持异见者在全民政治正确的语境下,究竟应该怎样生存。

去三番之前我约了一个当产品经理的校友喝咖啡,前20分钟基本就是在商务交流你平时干啥啊、你觉得在学校的经历哪些在工作中有用啊、你觉得你的职位什么特质最重要之类的,聊完了我就随便扔了个你觉得三番怎么样这种问题收尾,校友说了两句趴体少了点hiking(户外徒步)和brunch(早午餐)多了点这种闲话,然后说,有点容纳不下其他声音。

我问,这是啥意思?

我明显感觉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我拿性别平权这件事举个例子。你来三番之后会发现有很多关于性别平权的游行啦讨论啦或者纯粹社交的活动,但你参加过之后就会发现,这种活动基本就是大家聚在一起大喊啊父权社会不公平!pay gap everywhere(处处都是收入不公平)! glass ceiling so annoying(职场女性有天花板啊)! 但关于造成这种现象的结构性问题以及应对措施的讨论,非常不足。

他举了个自己身边男女收入不平等的例子,说公司有个女员工入职之后薪资不如同等职位的另一个男员工,她投诉了,好像也立即解决了,但他看来,男员工是技术岗转过来的,而且有6年的工作经验,女员工则是咨询岗过来的,只有3年工作经验。他并不觉得这件事不对,只是这件事好像并没有经过太多讨论,仿佛是个烫手山芋似的,你一提,立刻解决,是政治正确语境下的标准程序,完全没有任何讨论的余地。

我说,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也可以想想这种事情肯定经常发生。但我觉得一个角度可能是,如果两人是同样的职位,工作内容也相当,其实确实应该同工同酬。其次,女同事负责的项目可能更需要她的管理咨询背景,或者具体的项目经验很对口,并不能单纯从工作经验和技术背景论薪资?

他也点点头,说完全有这个可能性。然后他顿了一下说,这样的讨论我觉得就很有意义,也能促进思考,但我在三番遇到的很多讨论完全就是一上来就跳立场,你跳的慢一点就成敌对对象了,话都不能讲。

我很理解校友的意思。我一直是个坚定的女权主义者,但来美国之前大多时候只是键盘侠喊一喊,很多事并没有自己的想法。来了美国之后算是从头补起,很幸运在学校女性资源支持相关的部门找到了一个工作,老板也一直很支持我,很多时候带薪让我去参加我自己感兴趣的讲座。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个生物系关于课本术语定义的讲座:小学的课本上很多时候为了简单起见,就把动物的亲子关系用“爸爸妈妈”“小孩”来表示,比如青蛙妈妈蜘蛛爸爸这样。那个讲座建议的是,使用更客观、中性的词汇,比如用家长(parent)替换爸爸妈妈,这样对同性恋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小孩就是一个保护。小孩子就不会觉得,我自己的家庭是病态的,因为没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这样的组成形式。

我老板每周还会留出一个半小时和我一对一聊天,内容基本是我对一些社会问题的看法。

我觉得国内成长起来的学生都多多少少有点社会达尔文主义(即优胜劣汰,你不适应环境你就要死),你学习不好是你懒,你胖是你又馋又懒,你买不了房是你不够努力。

我记得在北京工作的时候正好赶上低(这个要屏蔽吗)端人口清理,我还和同事讨论过这个问题。当时的我就觉得没什么问题啊,物竞天择,我们这种白领精英才应该留在北京。

如今想起来,只想感谢没有当头骂我一句傻逼,而是和我诚恳地讨论了很久的同事。我后来去了美国也多少还有点这个念头,正好遇到一个讨论Equality(平等)/Equity(公平)的语境,就和我老板谈了。

大概就是这个图,大家应该见过:

大家觉得哪个对呢?

我之前是觉得左图没问题,不能因为人家长得高就不给凳子啊,每人发点钱得了呗。推而广之,民族生为什么要降那么多分?非裔学生为啥要给配额?宾大你竟然还打算取消GMAT入学因为很多穷小孩考不起这个试?那我Asian的竞争优越性怎么体现?

我老板也没跳起来说我怎么招了你这种人,而是点点头说,你的想法有道理,但是你看左边这张图,你给了他们同样的箱子,右边那个紫衣服的小孩还是看不到比赛,是不是?

我老板说,很多时候由于历史社会原因造成的对一个人群的歧视、不公,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们在现代社会中的竞争力。那么这个时候你给所有人完全一样的帮助其实还是,因为他们还是资源低地。

我说,可是如果给最矮的人格外多的补助,使他们最后到达一样的高度,那么最高的人也很努力啊,这样不会不公平吗?

老板说,是的,但最高的人之所以长到这么高,一个普遍原因是他们享受着他们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的特权(previledge)。

比如说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的白人学生和班里第一代移民的非裔学生都很努力,但前者的家庭背景可能让他有更好的教育环境、更优渥的条件来专心学习,这些隐形因素已经是不公平了。

中国人对种族之间资源的讨论感受可能不够深,我自己觉得比较切身的一个例子是城乡之间教育的差异。

我高中读的是我们省最好的高中,也一度觉得那是我自己努力考上的呀。但现在来看,当年的我们高中90%以上是面对本市城市学生招生的,只有不到10%面对其他区县,全省的学生来竞争这个学校10%的名额。很有可能太多比我更努力更优秀更有潜力的孩子,连这场比赛的入场券都没有。

这样看来,高考降分录取、配额录取等等等等(当然是在不暗箱操作的情况下),是不是没觉得自己亏了那么多?还会觉得其实自己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占便宜?

说回来,我工作的这个部门有一个直接对口的学生组织,基本就是十几个非常激进女权主义学生,会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我每周都会去他们的圆桌讨论,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学到很多东西,无论是讨论者的态度还是他们关注的议题都很值得记录,但一个学期下来,我能感觉到关于解决方案的讨论严重少于关于现象本身的简单分享。很多时候解决方案就是整个圆桌讨论下来最后的一两句话,大多是表达支持啊、勇敢反击之类的。

暑假前我们部门和另一个主要由研究生组成的协会组织了一个小活动,能感觉到PhD们的想法就会更冷静一点,也有更多能付诸于行动的计划。

那天大概一个半小时的讨论里,前半个小时是热身混熟,中间半个小时分享自己领域遭遇的性别不平等的问题,但后半个多小时都在讨论现有体系下,应该通过怎样的资源来改变现状。

那天我老板下会后跟我说,我太喜欢跟你们研究生们聊天了!!就很冷静、节奏很宜人,聊完后老板简直想两手奉上钱:别说了,全拿走!拿去改变世界!

我后来想到这些讨论,觉得和无论在网上还是国内外各种对女权主义(或者更广泛的社会公平)的讨论都很相似,即绝大多数讨论是在吐槽现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随手拍你身边的屌丝直男癌。

吐槽好不好呢?在平权运动的早期(也是我认为的当下的中国),即使是纯粹的吐槽、分享现状也是好的,因为这是一个意识觉醒和寻求伙伴的过程。

打个比方,就受害者谴责这件事,我能感觉到起码五年前,这种女生晚上出门然后被强奸的主流声音还是“哎哟谁让你穿这么暴露”、“女孩子一定不要夜里出门“,但这两年虽然这种论调还是会有,但也有更多的新声音反对谴责受害者、呼吁把注意力转到犯罪者身上去。

那么在这样的过程中,纯粹的“我他妈上次裹成粽子也有人摸我啊“(共情、分享)、“警察让我夜里少出门,那请问我夜里不出门我要警察干嘛”(调侃、但唤起公众对受害者谴责的思考)、“教女孩子保护自己的力气能不能放到教男孩子不要性骚扰身上”(转变思考方式)等等,就是有利的。

我很喜欢Rosea Lake的这幅作品:无论你的裙子有多长,受害者谴责都能找到你——太短是浪荡,太长是装保守

但在这个过程中,还应该有人更进一步去思考what‘s next的问题。除了随手挂真·恶臭·封建·厌女癌之外,是否可以更系统的介绍一些关于社会公平的理念?是否可以从一件小事入手,来分享自己的思考, 从而推动这件事情的解决?是否可以思考如何把性别平等的理念推动到较少接触这种讨论的群体中去(比如小学生、求职的年轻女性),从而推动更大范围的思考和改变?

当然,这个要求太高了。即使是非常基础的日常讨论,要做到从系统性出发,就对社会公平理论基础有非常高的要求了,需要较长时间的沉浸、习惯性培养或者集中学习,碎片化的思考很可能只能造成“跟着大家骂一骂男的”的局面。

要推动性别平等的在现实生活中的发展,更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这和那天我们和研究生们的聊天一样,有个成员开玩笑说,我们都应该在简历上加一栏“full-time unpaid feminist (全职不带薪女权主义者)"。在讨论性别平等议题的时候,很多人随手一个“田园女权”的标签带出来的节奏,需要真正的女权主义者花费海量的时间去学习、研究、最后辩驳。

上个月LQD那件事我在票圈分享了女方律师的起诉书,简单谈了一下受害者谴责的事情,后来出现“反转”(大概就是女方和LQD一起上了电梯还做了邀请手势),很多人什么也不说,顺手转发这个视频给我,大概只需要一秒打脸。

但我要回复,要解释什么是知情(consent),什么是即使我和你去喝了酒、即使邀请你去了我家也不等于默认与你发生性关系,就要耗费非常大的精力,其中还要穿插着压抑住怼对方“那这个女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姑娘“的怒火。

顺手厌女(厌男也一样)很简单,带节奏只需一键转发,但如果你真的关心、也真的希望改变现状,其实需要更多的思考和另外一种行为方式。

但话说回来,吵架累归累,我其实打心底里还是很珍惜这样的机会的。我一直觉得,对待社会公平/性别平权的态度,支持>关心但持不同观点>>>>不关心。

我很感谢每一位和我持有不同见解,但依然能保持理智、分享自己立场和观点的朋友,我也尽量做到理性客观回应。我一直认为社会的变革始终需要思考者先行一步来推动,只要你关心这个议题并愿意思考,就是好的。

当然,顺手转发的同学基本都会接到我娓娓道来的五百字小作文,大家可能并不关心,只是心里骂着mmp我为什么要承受这些——但这样也是好的!只要有讨论的空间,社会就有进步的可能。

名词学习1.1

看到这里大家可能觉得,好累啊,又没人给我发工资,简历又没法写,我干嘛非要承担这个时代弄潮儿的角色——这样想完全没问题!我也是这样想的!

不过,如果你真的支持性别平权、认同性别差异不应该成为其他不公平的借口,也不介意为此做出一点改变,我的建议是:

(1)从情感上支持你身边的受害者、不公平遭遇者,积极分享自己的故事、分享他们的故事,让ta们知道ta们不是一个人,有很多人关心、支持ta们;

(2)避免任何受害者谴责。一些“出发点是好的”的建议很可能对当事人造成第二次伤害,与你的本意背道而驰;

(3)讨论相关话题时,尽量避免贴标签(说男性屌丝直男癌这种,其实换过来跟对方贴我们田园女权差不多),尽量从对方陈述的观点出发,而非攻击对方的身份(比如“你一看就老穷丑是个屌丝“、”呵对方应该大龄又丑没人娶才成女拳吧“);

(4)遇到偶尔用词刺眼、但态度诚恳真诚的普通围观群众,尽量不要因为一看到关键词就炸,对方完全可能只是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没注意,我们还是可以和平思考、拉为友军的!

(5)当然,遇到纯粹的杠精癌(有好几个ID瞬间浮上我心头),我鼓励你迅速拉黑,不解气就骂,偶尔的发泄有助于推动性别平等的可持续长远发展!You go girls!!!

最后放一个我自己很喜欢的性别平权/社会公平名词解读贴,原帖的题目是《A feminist glossary because we didn't all major in gender studies》(女权名词解读——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专业的),大家有空可以看看。不知道墙内的朋友可以正常打开吗?打不开的话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如果有其他建议、想法、推荐读物也欢迎大家分享~

Natalie
作者Natalie
30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259 条

查看更多回应(259) 添加回应

Natali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