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警惕多元文化

金遒 2019-07-11 02:32:22

我今天看到一篇文章(帖子),作者话写得很糙,理倒是很有意思。他大概观点是,现有的男同性恋群体是个大熔炉,不要什么都往里面丢。

首先,他对男同性恋群体的描述定义是这样子的:

只有拿出符合同性恋审美的男性气质才更容易找到对象,gay是互相以男性刻板形象产生生理反应和爱情的群体,我们不喜欢女人,而跨性别虽为男身却充满gay不喜欢的女性气质,虽说他有他的活法,但别人也有别人的选法,男性魅力才是同性恋互相吸引的重要因素,gay不是单纯追求生理性别相同的群体,攻享受的是征服man的男人,受享受的是自己本来很man却被别人征服的感觉

什么意思呢,就是作者认为,男同性恋群体经常被贴上“娘炮”的标签,是一种黑白颠倒。因为娘炮的那一部分同性恋根本就不属于同性恋,而是跨性别倾向者,而喜欢娘炮的男人,是跨性别倾向恋者。而他们需要跟真正的同性恋者划清界限。这对同性恋群体和他们都是有益的。因为对于真正的同性恋者来说,不需要承受“娘炮”这样的错误标签,而对于娘炮来说,因为被区分地更明确,所以更容易找到对象。(因为不需要再去讨厌娘炮的同性恋中去寻找,而直接找娘炮恋者就好了。这样目标更明确,成功率会更大。)

这个里面肯定会有一些错误,比如跨性别倾向者这个词已经被用了,娘炮并不一定想跨成女性,只是表现女性气质而已。不过这个都是小问题,有意思的地方多着。

第一,是他这个理论确实能解决或者说解释一些问题。之前也有人提出这样一个悖论,就是男同性恋群体明明应该是一个消除了性别歧视的群体(因为背离了主流性别话语),但是恰恰相反,男同性恋群体中可能是性别歧视最强的群体。男性气质被无限推崇,女性气质被无限鄙视。这个其实很难解释,如果要说是受到主流异性恋的社会影响,也难以自圆其说。

但是这个文章提出的理挺新鲜的。他意思是,同性恋中的娘炮和非娘炮不是同性恋群体中的两个亚型,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种。只有非娘炮才是同性恋,娘炮不是。其实他讲的有道理。因为他给出了他对同性恋的定义:男同性恋不是仅仅喜欢男性,是喜欢强烈的男性气质。所以强烈的男性气质的男性是男同性恋爱慕的对象。

这个其实就解释了这个悖论。因为定义改了,群体范围变了。男同性恋从定义上就是崇拜男性气质,否定女性气质的群体,自然不存在悖论。

第二,就是作者说的,娘炮和非娘炮都有好处,因为非娘炮可以找非娘炮,娘炮可以找喜欢娘炮的。两者不用有摩擦,并且都可以目标明确找到对象。

这种细分确实看起来很有益处,其实按照作者的想法,无非是对娘炮进行去污名化,并且给一个新的名称,作为跟同性恋者的区分。两个群体界限明晰了,也就不会扯皮。

这个想法其实在多元文化群体或者女性主义上运用起来其实都有类似的积极作用。尽量细分之后能够明确表达意见的主体到底是谁,需要的权利到底是什么。

比如女性阶级的细化肯定是有积极影响的。在《使女的故事》里面已经有具体的体现,主角有一次遇到同行的使女,非常惊讶于对方十分满足于现在的制度。原来在过去,那个使女是一个妓女,每天站在路边接客,吃饭就捡垃圾桶里的食物吃,而现在她能够吃饱饭,对她来说已经是天堂。

放在当下的女权运动来说也一样成立,只不过金钱的力量不是主导因素,或许外貌和身材的影响更大。总之,就是对于女权主义来说,有一部分女性是中坚力量,一部分女性是可以团结的力量。而剩下的女性是不可团结的力量。

但是反过来,细分造成的影响很可能是人们丧失同理心,造成更多的群体对立,甚至造成无法对话的局面。光有“尊重”并无法构建一个社会,相反“共识”比尊重更重要。我无法想象怎么才会有一个共识能够统领这么多如此不同的群体,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需要一个外部的,更加不同的,侵犯共同利益的人才能够凝聚起这种共识。一旦达到一个极限,可能就要寄希望于外星人出现了。

这一点在这个文章中已经显露出来了:

还有,真正的同性恋,我们其实真的不需要去搞什么平权反歧视,没发现天天说反歧视的都是娘炮居多么,因为社会主要歧视的就是他们,所以为什么跑去搞平权的大多都是娘炮,我们同性恋只是挨飞刀的而已,我们同性恋真的不需要乎这个,只要社会歧视同性恋不是从娘炮角度出发的,让他们去好了,况且我们以自己真实的面貌面对社会,接受度绝对比娘炮高很多,不信么,我做过调查,腾讯新闻,贴吧,这篇文章我都发表过,社会普通人士看完后百分之九十都表示瞬间对同性恋不恶心了,原来这才是同性恋啊,娘炮受社会白眼多,想平权,反歧视是正常心理,但是以同性恋名义,拉着我们的名义一起去搞什么平权反歧视,,搞得好像我们也是主要被歧视的对象一样,,关我们什么事儿?虽然社会歧视同性恋不光娘炮这一个梗,比如艾滋,乱搞什么的,但是,我们自己再社会上造成的负面影响我们自己承担相对,但决不能容忍受娘炮的连累挨飞刀,我们真的没必要去搞什么反歧视,用不着平权,娘炮整天说平权他们冲在前面,他们做得最多,实际上为他们自己的成分更多,,,殊不知,娘炮才是同性恋被社会接受路上最大的绊脚石,没有他们,我们在社会上的地位不会如此尴尬,你们做得越多,我们被社会误会越多,,穿成那些让社会反感的样子,打着同性恋名义去搞什么平权,整个圈子被你们影响了

所以我现在对多元文化的态度是有一些警惕的。其实不光是Gender这个主题,民族也是一样。我不赞同一个国家在尊重异文化的前提下应该鼓励异文化背景的移民。要么从个人从国家角度积极被同化或者实施同化,要么不提倡。因为在尊重的前提下会造成越来越多的对立,而能提供凝聚力的共识越来越少。就像日本,过来日本的西方文化背景的人更多的不愿意被同化而希望被尊重,只是现在人数少,人数一多会有大问题。比如就算原本即为移民国家的美国,原有的主流美国精神叙事现在也渐渐让位于多元文化叙事,从而需要一个更强有的共识。

我并不是反对多元文化转而支持强大的主流叙事。反对一件事情不代表支持它的反面。折中听起来是一个好方案,但只是维持一个弊端和益处的平衡,或许我们已经经历过这个阶段,如果这是一种理想,意味着我们在未来的进步是向过去倒退。

金遒
作者金遒
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52 条

查看更多回应(52) 添加回应

金遒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