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力塔

国王KING 2019-07-05 19:02:05

塔内通过重力来控制人口流动,确保“什么样的人待在什么样的位置”。

Pic/ 刀剑神域 ソードアート・オンライン (2012)

1

提起这座重力塔时,陈仲的姥姥总会说这座塔已经存在很久很久了。

随着土地的荒漠化、人口剧增等原因,世界的资源几近衰竭,这个星球快要被名为人类的病菌弄得奄奄一息。在这样的世界下,各个国家、地区开始聚集人群,建造起一座座顶天立地的黑色高塔,人们舍弃了自己往日的家园,纷纷迁入巨塔里。

黑色高塔几乎刺破苍穹,足足有100层,每座高塔可以容纳1个城镇的总人口。

现在的人类如同温室的花朵一样,尽管外面的世界已经衰败,但在高塔里面,至少他们还安然无恙。

在巨塔计划出台前,已经有不少富人抗议,他们不能忍受自己被强行要求和一群底层人群居住在一起。在世界衰败之前,他们最低限度也可以选择住在郊外的别墅小区里。

抗议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各个国家之间达成了高塔制度——通过重力来控制塔内人口的流动

高塔内划分为100层,80~100层为富人区,他们自身受到的重力不会改变;但在80层以下,每一层市民受到的重力,都开始增大。

80层以下的人群在出生时,双腿都被植入负重器。这些器具被设定了一些数值,确保楼层人群不会进入别的区域。

陈仲那一层的人,背负的重力是90G。他所在的楼层是10层,但如果他想去11层的话,必须减少负重,至少也要到89G。但仅仅是1G的差距,就已经让陈仲寸步难行。

他曾经试过想进入11层,在抵达楼层入口时,双膝已经开始发麻,“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是对此的绝佳形容。陈悦用尽了全身力气才在11层入口迈出了一步,他根本不敢想象,迈出第二步后,整个人会不会虚脱。

由于这样的限制设定,所以高塔开始有了一个别称——“重力塔”。通过重力来控制人口出入,确保“什么样的人待在什么样的位置”,这样一来,就算是陈仲这样的人想进入富人区,每层的重力限制都会让他寸步难行。

要想进入上层,除了基本的工作赚钱,对塔内建设有重大贡献的人,也能突破圈层。

重力塔内,所得的工资除了日常生活外,不少人还将钱花在了负重削减上。只要花的钱多,身负的重力就会越小,甚至能够从90G一路削减到0G。据陈仲的姥姥说,当变成0G时,就是人们本来的自身负重。陈仲想象不到,毕竟他已经习惯了一出生就背负90G的重量。

变成0G之后的市民,已经是自由身,他们可以自由出入各个楼层。不过能够变成0G的人,他们本身也是富人,他们宁愿待在最顶层,也不愿待在下位圈层。

换而言之,重力塔也是“金钱塔”,越高的楼层,象征着所背负的重力越小,持有的金钱越多。

逃离底层,攀上高层,是重力塔内不少人的目标。

2

“姥姥,塔的最底层会是什么?”

9岁的陈仲在房间里画着画,漫不经心地问姥姥。

姥姥注视着窗外的一片黄土,荒凉的大地望不见尽头,“最底层的,都是坏人。”

“坏人?”陈仲画画的手停了下来。

“做了坏事的人会被判刑,然后丢到最底层——也就是1层,他们会根据判决书,背负对应的重力。”说到这里,姥姥慈爱地拍拍陈仲的脑袋:“仲仔千万不能做坏事哦。姥姥知道有一个坏蛋,背着1000G的重力,听说他一生都是双膝着地,跪着,永远也不能站起身。”

陈仲慌张地点点头,似乎看见了在牢房里跪着的人,脑袋低垂着,像是在忏悔。

3

很多年过去后,陈仲偶尔都会想起那天,姥姥和自己在房间里的谈话。

大概是“背负1000G的坏人”这个印象过于根深蒂固,让陈仲变成了自己眼中无趣的大人,他放弃了小时候一直以来都喜欢的画画,开始像周围的人一样,找一个好单位,踏踏实实地工作。

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姥姥去世了,陈仲工作了,他们家搬到15层了。

陈仲多年来的工资一部分,在重力资源控制局内,将90G减少到了85G,这得以让他登上更高的楼层。

他也帮家人的重力减轻了不少,这样一来,就可以举家迁入到15层。

陈仲在想,以前的祖辈们都是这么过来的吧?勤恳工作,然后赚钱减轻负重,进入高层……

有时在深夜,陈仲会望楼兴叹,自己有生之年内能不能升到80层?到时候看到的风景会不会不一样?自己周边的医疗、教育、资源会不会好一点?

搬上15层那会儿,陈仲心血来潮带着家人到医院进行全身检查,当他还为自己没有病痛洋洋得意时,一个噩耗如晴天霹雳打过来:母亲身患“负重性肢体麻木 II期”——俗称“重力病”,这种疾病是近年来才出现的,目前只有70层有相应的医疗设施。

患上重力病的人,会开始觉得肢体麻木,不仅仅是双腿,最后会觉得双手、脖子都有负重感。

在进入第IV期后,负重感会越来越重,甚至会让病人觉得——就连呼吸都是如此沉重。

每次的呼气,胸腔都会沉重地压下来,严重者甚至会认为,自己的鼻子已经塌了下来,堵住了呼吸道。

他们会如同植物人一样,虽然他们可以走动、说话、思考,但是巨大的负重感已经让他们无力动作,挪动手指、呼气吸气、眼睛眨动……这些简单的小动作,对于身患重力病的人来说难于登天。

最后这些重力病患者,几乎都会死于一次沉重的呼吸中。

“妈,我一定会努力赚钱,带你到70层的。”陈仲哑着嗓子说。

母亲虚弱地笑着,点点头。

70层……对于现在的陈仲,似乎是段困难的登天之路。

重力病医疗机构仅仅在70层开设,而且重力塔内有规定,对应楼层的资源,不允许流入其他圈层。也就是说,陈仲只能亲自到70层找医生,而不能带着医生来到15层治病。

除了减负、医疗的金钱外,还得需要时间。幸好,重力病要步入IV期至少也需要20多年,陈仲觉得,起码自己能在第IV期前,带着母亲到70层治病。

然而在一周后,这一切的许诺全都灰飞烟灭。

4

陈仲的公司爆出了一个巨额的资金缺口,高层为了保全自身,于是寻找一个替罪羊——陈仲就是那个倒霉的替罪羊。

约谈的那一天下午,陈仲惊慌失措,“我没有做过对不起公司的事,为什么选我?”

戴着小眼镜的主管阴险地一笑,“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

“什么?”

“你妈,不是有重力病吗?”部门主管淡淡地说。

“……”陈仲屏住了呼吸。

“你肯定想马上去70层吧?我说对了吗?”

陈仲已经猜到了接下来的条件。

“只要你签了这份保密文件,我就可以向你保证,这周日,我能带你母亲到70层治疗。你知道这种病吧?最后会因为呼吸困难死掉……啧啧,我真不敢想象。”

部门主管转身拉开了保险柜,“这里面的钱就当作定金吧,放心,我不会反悔。如果你不信,我也可以找别人。但你就错失这次机会了……鬼知道你赚到去70层的钱,要花多长时间呢?”

陈仲低垂着头,似乎额头负着100多G的重力。

半晌,他颤颤巍巍地接过文件,“……我签。”

“这才对嘛。”部门主管笑容满面。

下班回到家后,陈仲艰难地对母亲挤出了一个笑容,“妈,周日有人会带你去看病。你准备一下吧。”

“看病?去哪里看?”

“70层。”

话音刚落,母亲脸色大变,“谁带我去?70层,那得花好多钱吧?”

母亲并没有惊喜,反而是有些微的恐惧。陈仲背过身去,“都安排好了,你去就行了。”

“你安排的?你哪来的钱?”

陈仲不说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那句“不是陈仲你的钱哪来的啊”阻隔在门外。

5

周二早上,陈仲出现在法庭上,没有作过多的辩解,一个人承担下了债务。除此之外,各种闻所未闻的金融诈骗罪名盖在自己头上,陈仲只是强制自己冷静下来。

上周日,他看见自己的母亲被别人送走,陈仲没有陪同,只是简单地叮嘱母亲照顾好身体。

因此他才能像现在这样,“心无旁骛”地承受所有的责罚。

刑期25年,陈仲算了算这个期限,如果表现好的话大概可以早点出来吧,比如自己51岁那年?到那时候,还有公司会要自己吗?

他脑袋发麻,但是公司给的补偿金,也许已经够他过下半辈子了。

陈仲当天被带走,在相应的重力机构里,给双腿和四肢提升负重。原本自己的负重是85G,但现在已经变成了200G,陈仲开始觉得自己双腿被地板牢牢黏住。

负重的数字仍旧在不断增加,300G,550G,直到最后的800G……

陈仲终于承受不住了,他“咚”地一声双膝着地,警察穿着特殊的重力骨骼制服,扶着他进入塔内的权限列车,几个人朝着1层降下去。

这时陈仲想起了那个遥远的夏季早上,姥姥的话犹在耳际。

“仲仔千万不能做坏事哦。”

6

完成了交接手续后,陈仲成为了塔底监狱的一员。

整个塔的最底层,全部被改造成了监狱,一排排的双人牢房、过道在这个空间里井然排布。正中央还有个巨大的球场,陈仲也不知道这个监狱里到底有多少人。

当晚,陈仲一个人住进了牢房——这个地方有股尿骚味,对面那张床整整齐齐的,没有人入住的痕迹。看起来,目前这个牢房只有自己一个人。

陈仲摸了摸自己硬邦邦的双腿,心灰意冷地叹气。

“邦邦”这时有人拍打着牢门,“兄弟,犯了什么罪进来的?”那人嬉皮笑脸的,“别说谎哦,我们会查出来的。”

这个人给自己的感觉蛮怪异的,但陈仲还是说,“金融诈骗。”顿了顿,“我是顶替别人的。”

听到后,那人沉思了一会儿,便离开了,没再说一句话。

没想到在吃晚饭时,那个人再次出现。

他端着饭菜做到陈仲身边,故作熟络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一举动让陈仲皱起眉。

“兄弟,你背负多少G的负重?我500G现在。”

“……”本来陈仲并不想回答,但对方已经说出了他的负重,所以陈仲也只好说:“800G。”

“哦?!”他的眼睛亮了起来,“那我们还差……”他掰着手指,“还差100G就可以了!”

他在说什么啊?

“对了,我叫简清。”那个人说完后又端着餐盘起身了,“晚上在大球场东侧——有两个大灯柱那个地方,有一场聚会。”

他的“邀约”,更像是一种命令。陈仲的心情变得更糟了,自己是惹上什么监狱的恶霸了吗?

简清转身离开,“一定要来哦,因为是陈仲你的熟人。”

7

熟人?

仔细回忆自己的亲人、朋友、同学,似乎并没有多少符合陈仲的判断。

难道是高中时的混混?可自己跟他们都没说过几句话啊?再者对方也可能忘了自己了……

抱着惴惴不安的心态,陈仲最后还是来到了大球场。

他穿过了球场上的人群,东侧……大概是看台那边,陈仲望向那个地方,果然有一群人聚在那里。

他们找我干嘛?

陈仲来到他们身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聚会的人群少说也有100多人,他们静坐在地上,围成一个圈。

这是什么仪式吗……?

“陈仲,你来了?”

中间有个白发苍苍的老头,须发及地,跪坐般的姿态。他虽然看上去年迈,但还是声如洪钟。

他认识我?

陈仲仔细辨认着那张陌生的脸……并没有见过。

教过自己的老师?学校的领导?曾经公司里的高层?

这张脸他完全对不上号,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名字?

老人似乎预料到这个情况,“不认识我了?陈仲,我是你姥爷。”

姥爷……这个陌生的称呼,小时候陪在自己身边的,只有姥姥。

关于姥爷,在陈仲的记事里,只在相册里见过。

他回忆着脑海中的相册,终于跟眼前这张脸对上了。

“姥爷……”陈仲轻声说,再重新审视起那个人。

短暂的寒暄后,姥爷开口,“陈仲,我希望你加入我们的重力团。”

“重力团?”

“嗯。”姥爷低声说道:“我们要逃出这里。”

8

逃离1层?

这是在痴人说梦吗?

陈仲怀疑姥爷已经神志不清了。先不说1层犯人的负重,自己光是从球场中央走到看台就花了20多分钟,他像个蜗牛一样慢慢蠕动着,根本跑不起来;再者,1层的重力环境大概被设定成100G左右,可以说插翼难飞。

姥爷看穿了陈仲的心思,他指了指陈仲的腿,“只要改变负重器的设置就可以了。负重器的初始设置是,给我们的上方施加一个排斥力场,所以我们会觉得身体笨重。如果能将排斥力场施加在我们下方,我们就能飞起来了!”

陈仲还在仔细思考姥爷的那番话时,姥爷继续说,“这是旧世界里很基础的物理知识,升力大于物体自身受到的重力和空气阻力,就能升空……可现在塔里根本不会让你们接触物理学。”

就这样简单地离开监狱?陈仲这时想到了一个人:“可是我妈……”他担心自己万一离开后,公司会找家人麻烦。

“我知道。”姥爷说,“我安插了一些眼线,所以也知道你们的情况。”

沉默了一会儿,姥爷愧疚地说:“这些年来,让你们受苦了。”

陈仲不知该如何应答,只是呆呆站在原地。

“可我们能逃到哪里?”陈仲悲哀地说,“会不会都被抓回1层?”

100层的塔,即便如姥爷所说,可以利用负重器的排斥力场升空,但是能逃到哪里去?

逃到100层的富人区?

逃到那里还会被抓回来吗?

也许这是一场注定徒劳无功的越狱……

“傻孩子。”姥爷缓缓说道,“我们要逃出塔外!”

姥爷对面那个,叫简清的年轻人跟陈仲解释,“你姥爷的意思是,带着这座重力塔,一起逃出去。”

9

陈仲的姥爷——沈志明在数十年前蒙冤入狱,身负1000G重量。

他记得那段黑暗的日子,自己双膝几乎被磨烂,很长的时间,只能麻木地跪着。直到现在,情况才稍微好转,负重变成了920G,他才能换成跪坐的方式。

入狱初期,沈志明憎恨这座重力塔,让自己的家庭分离,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沈志明对重力塔的恨意已经慢慢消弭,他开始思考重力塔的结构和制度:自己能不能让这座塔里的悲剧减少一些?

多年前,沈志明听到了“新绿洲”的传闻——F国的中央出现了一座新绿洲,那是一片富饶的土地,适合人类居住,而且还有不少丰富的资源。

沈志明对这个新绿洲传闻念念不忘,跟自己的狱友简清聊起这个话题,“要是我们在那个地方,这座塔大概也不会存在了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简清随后和沈志明聊起了重力塔和新绿洲这两个话题,重力塔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外面世界已经不再适宜人类居住。但如果前往新绿洲,那么重力塔这样的设施将会不复存,同时塔内也不会有“对应楼层的资源,不允许流入其他圈层”的荒唐规定。在新绿洲,所有人都能接受平等的医疗、教育,如同过往的旧世界一样。

他们对这个话题的兴趣越来越大,简清提出了一个惊人的构想,让这座重力塔飞到新绿洲,这样一来,这座重力塔将会真正的不复存在。

众所周知,负重器会给人体上方输出排斥力场,而如果改变排斥力场的方向,将会让人升空。如果将这应用到重力塔上,只要重力塔下方存在一个巨大的排斥力场,那么就可以让整个重力塔“连根拔起”,甚至负重器会变成推进器,整座重力塔就如同一个漂浮在空中的巨大堡垒,不断改变斥力场方向的话,还可以让这座空中之城朝着新绿洲飞去!

深入讨论下去,简清发现只要集结足够多的人,利用他们的负重器,以及整座重力塔的斥力场,就可以达到浮空的目的——而这,便是重力团的起源。

沈志明成为了团长,简清成为副手。入狱前的简清,在实验里无意中破解了负重器的设置,被预防性地关进牢狱。即便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他对于负重器的研究仍没有放弃。在入狱后的那段日子里,他和沈志明的谈话给了他不少灵感,也为他们的“新绿洲计划”提供了助力。

——整个新绿洲计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召集。集结1层里蒙冤的犯人,每人到时会给重力塔升空提供一部分“负重”。

第二阶段,转移。将成员的负重以及重力塔的环境负重,转移到塔底,让塔底产生一个巨大的斥力场,最后重力塔会升上天空。

第三阶段,逃逸。修改塔底的力场系统,让它按照既定路线“行驶”。到达目的地后,将负重返还到成员身上,再改动他们自身的斥力场,让他们得以脱离束缚,众人一同离开重力塔,前往塔外的新绿洲。

10

将整个计划和盘托出后,陈仲回答:“我加入。”

成员里不少人在欢呼,“太好了,我们又有800G了!”

“逃狱计划在什么时候?”陈仲问。

“下周二。”

听到这个日期,陈仲不解,“为什么?我们在等什么?”

沈志明沉吟道:“一方面是你的妈妈。她现在在70层治疗,线人透露,她会在这周六出院。你放心,她没事,特效治疗起效很快。在她出院后,会在100层等着我们——第三阶段时,我们会带着她一起走。”

“另一方面是斥力场。”简清补充,“根据我的计算,要进行第二阶段的话,还需要100G的负重。这几天,大概会有新的犯人羁押过来。运气好的话,他可能也是受到冤屈被抓进来的。到时候如果他的负重大于100G的话,就可以执行我们的下一步计划了。”

然后他看了眼陈仲,“至于你的800G负重,让我有点意外。也许这就是天意吧,你的出现让我们的计划进度大大加快了好几个月。”

结束了这个疯狂会谈的第二天,陈仲迎来了自己的狱友。

一个瘦小的18岁男生,询问了他的罪行和负重后,他的回答很合陈仲需求,而且,他的负重是120G!

彻夜长谈后,男生也被这个计划吸引了,他也同意加入重力团。

所有的条件都满足了,简清这几天也在修改重力环境的系统布线。

重力塔的力场都系统在塔底深埋,这几年简清和狱友们都在轮番挖地道,只要将力场系统进行修改,那么整座重力塔的力场将会颠倒过来,给地面施加一个无比巨大的斥力,力道之大,足以让整座塔浮空。

计划的进度因为新人的加入所以提前了不少。

周日,“新绿洲计划”第二阶段,启动了。

11

周日清晨,几乎所有人都在梦乡里。

先是“轰隆隆”的响声从地下传来,不少人惊慌失措,大喊大叫着“地震了”。

这样的响动持续了大约有20分钟,接着他们觉得负重似乎变轻了不少。

之前1层的负重环境可以说是寸步难行,可现在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没有人知道发生什么。

有人指着玻璃窗外,“你们看外面!”

——重力塔在上升。

仿佛天空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这座巨塔,只见它拔地而起,缓慢地爬向高空,被云层淹没。

所有人趴在窗前,一头雾水地看着脚下的大地越来越远,毫无疑问,他们正在升空。

惊恐声,尖叫声,大笑声,祈祷声……各种各样的声音在1层响起,大部分人都不敢相信眼前正在发生的事。

12

直到下午6点,这场夸张的飞行才结束。

——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新绿洲,就在塔下!

重力团爆发出欢呼声,一切果然如所想一样,重力塔按照简清设定的路线,安然无恙地到达了脚下这片新绿洲。

先前窗外的黄土已经被翠绿的森林取缔,再往远处看,山脉披上了嫩绿的植被,而河流也清澈透明,蜿蜒向前。

这是大部分人穷极一生也没能看见的景象,他们都呆站在窗前,震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就连重力团的人也是如此。

沈志明这时提醒道:“简清,我们赶紧离开。”

“哦……对!”简清回过神来,对重力团成员的双腿进行数值修改。

几秒后,他们觉得身上的负重又回来了,再过几秒,这股负重像改变了方向一样。

陈仲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无比轻盈,脚下软绵绵的,一点也不真实,像踩着棉花团一样,只是轻轻的一踮足,他整个人便翻滚到了天花板上。

好不容易才控制好身体平衡,回到地面,但双脚怎样也不肯踩着地面,仿佛很抗拒和地面接触——这让陈仲想起了小时候玩的磁铁,两个同极的磁铁,怎么样都贴合不到一起。

重力团一行人朝着大球场跑去,这时他们发现,上层的警察也到了塔底维持秩序,他们全都身穿着重力骨骼制服,严阵以待。似乎他们已经知道,这次夸张的骚动来源于底层监狱。

“怎么办?”陈仲刚问出口,便看见不少人向天空跃去。

重力团的成员用力朝地面一踏,足足爬升了数十米的高度,这让前方排成一列的警察看呆了。

陈悦也效仿着这个动作,他犹如一只轻盈的蝴蝶,跃入了云端,跃过了看守的警戒线,跃过了大半个球场。

随后重力团的人在漆黑的垂直列车通道上下翻飞,他们就像旧世界武侠故事描述的那样“飞檐走壁”,仅仅是几分钟之内,他们便利用通道内的借力跳跃上升到了第13层。

即使重力环境已经恢复,但他们自身的斥力场已经足够支撑他们到达顶层。

“飞行”途中,陈仲不禁热泪盈眶,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到自由的滋味。

——不被重力塔束缚,不被重力束缚,自由自在的滋味。

陈仲这时想起了姥姥在他小时候讲的一个故事。旧世界有个人,他和父亲用羽毛和蜡烛做了一对翅膀,飞离了孤岛。

此情此景,跟那个故事不是很相似吗?

陈仲已经想不起那个故事的结局了,他现在想到的是在100层等待着的母亲。

他知道,塔外的新绿洲在等着他们。

END

国王KING
作者国王KING
196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国王KING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