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导演谁最“细节狂魔”?恐怕没人能比得过他

泉の向日葵 2019-07-04 17:49:12

中国有哪些导演可以称得上“细节狂魔”?

看到这问题第一个蹦出的名字,三个字:胡金铨。

胡金铨有多厉害?

他曾在戛纳拿奖,影响包括徐克、李安、贾樟柯等在内的一代人。

大醉侠

张曼玉前夫奥利维耶·阿萨亚斯(Olivier Assayas)曾说:“胡金铨的职业生涯是一部作者遇到一种类型的历史”。即便不为其时的电影工业所接受,他仍坚持自我创作追求,打磨出《大醉侠》《侠女》《空山灵雨》《迎春阁之风波》《山中传奇》《龙门客栈》等佳作。

胡金铨有多重视细节?

他拍片是出了名的严谨,速度慢,“太认真”(倪匡语)的劲儿还未扬名前就坚持不变。

胡金铨与郑佩佩

首部自编自导自演的作品《大地儿女》(1965)因此预算超支,《大醉侠》(1966)拍到最后,邵氏放言限期拍不完,就换导演。加之戏中郑佩佩穿的大半是男装,就算女装也是素朴的麻布衣裳,大违之前女侠华艳的模样,邵逸夫看完样片后当面教训“小胡要多跟小徐(徐增宏)学习”,还让他强加了10个女兵入戏。

票房喜人又如何?胡金铨在制作习惯和理念上均与讲求“多快省”的邵氏有抵触。郁郁不得志的他,在三年导演合约期满后,假借受台湾电影人沙荣峰的邀请,跳槽台湾,自成武侠一方霸主。

胡金铨的祖父曾是翰林,他从小受到古文熏陶,对中国传统文化造诣颇高,本身就是明史专家。拍摄影片时,他对细节的把握近乎洁癖,可以为一个镜头等上许多天,是不折不扣的历史考据狂魔

为拍好赴台湾地区后的首作《龙门客栈》(1967),他特地跑到台北博物院,研究《出警入跸图》。就“驾贴”(注:秉承明代皇帝意旨,由刑科签发的逮捕人的公文)这个没人见过的厂卫所用凭据,思考半响该如何呈现。

大到片中人物的官职品位、器物道具、布景服装;小到当时物价几何,客栈外挂的蒜头、辣椒、干菜,胡金铨对其时的历史背景及环境氛围进行了精心再现。

龙门客栈

新龙门客栈

再说个细节。仔细对比下上面两张图,有啥主要区别?

发现了吧,徐克版的《新龙门客栈》少了一个大大的白圈。

为啥胡金铨版的客栈影壁处有白圈?因为客栈身处荒郊,会有狼群出没,那个白圈是用来防狼的。

《侠女》(1970)从1967年12月13日开机,1969年11月4日杀青,历时两年多创下国语片拍摄时间最长记录。仅为搭建包括三条街道和百余幢房屋的仿古建筑群,就历时10个多月,动用了1.2万名工作人员

据北岛说,有场戏要营造古宅空庭的萧瑟效果,可胡金铨嫌芦苇不够高,宁可拖几个月等芦苇长高了再拍……( 更正:豆友@青石 补充说,在《胡金铨武侠电影作法》里,等芦苇长高的“谣言”已经被胡金铨否认了。 )

如此刻意求工,不计成本,必然会和老板发生冲突。拍完《侠女》,电影厂已经无法容忍胡金铨的长时间加大手笔,如若不是他自费去影展得奖,导演生涯很可能就此完结,甚至沦为笑柄。

再说《忠烈图》(1975)。导演自陈“既然开始编排制作,一切就得从头做起。一则因为我个性倔强,任何事物都不愿意假手外人。再则,在我的作品里面即使是一句称谓,一件小道具,我都避讳在其他影片里见闻过。

这并非自夸。举例直接上导演自述——

“忠”片里的服饰发巾和冠带等等,有许多,不但在别的影片中或任何戏剧值中未曾得见,而且要合乎角色身份、场合以及实用。像俞大猷和他几位部属的行装打扮,既官又商,明商实侠,除他们的表演外,我只能让观众在外表上看出他们乔装的商人,却绝不能像一般武侠片一样,让人一眼就看出他们的与众不同。
再如徐枫扮演的侠士之妻,她有比她丈夫(白鹰饰)更凌厉的身手,但她的服饰却是道地的边陲土著装束,不但不起眼,并且动作起来很不方便。我杜撰的这对忠烈侠义的主题人物——伍继园夫妻,既然要破釜沉舟,深入匪窝去擒贼擒王,就必须先要收敛锋芒,一如地方草民,才不至于打草惊蛇,以收事半功倍之效,所以,我把这位侠女塑成连话也很少说,以示她是我中华民族的沉默大众之一。
还有,就是官场中的交接,称谓和谈吐,我敢向高水准的观众保证,没有比此更有考据,更精简而具戏剧趣味的综合表现。例如俞大猷到巡抚衙门应差报到那一场,冠盖云集,其中有忠有奸,有英明,有愚昧,充满着相辅相克与明争暗斗,但官阶制度不能有丝毫逾越或贬损,而且这里的所有官员职称,都是根据史事而来,极少是在小说或平剧中见闻过的。这要在他们短短的几句交谈之间,显出当代的××,法治,和彼此的公愤与××,以及官僚之间勾心斗角的瞬息嘴脸。

如李翰祥导演所说:

《空山灵雨》藏经楼
“马徐(维邦)先生等云,一等就是18天,虽然早已脍炙人口,传遍影圈,当然不会是假,可是我却没有亲眼见过,总以为有些言过其实。乃至我在南朝鲜(韩国)的汉城(首尔),看见我拜弟小胡(金铨)拍外景的情况,倒认为自己是少见多怪了。那是1977年九十月份的事……金铨的《空山灵雨》和《山中传奇》外景是两片交替拍摄,小胡劳师动众的由香港带了三十多人,在汉城包了一间旅馆……一等就是十天半月的,还真叫人有点毛骨悚然。”

尽管一生受制于商业市场的压力,胡金铨依然故我。

令他与“粉丝”徐克分道扬镳的《笑傲江湖》,仅保留了几组镜头,譬如开头太监血溅刺绣蝶恋花,大批东厂人在山间行走等。

胡金铨与徐克

巨细靡遗的创作风格,被后浪彻底拍死在沙滩上。

前妻钟玲曾言:

有酒学仙 无酒学佛
"金铨生平之乐事,莫过于‘不务正业'。他天不怕地不怕,最怕拍电影。因为他是以拼命三郎的方式拍,由筹备、开拍、到完工,一年两年的,天天都要拼老命;又没酒喝,又没有时间看闲书,没时间跟朋友摆龙门阵吹牛,这岂不是人间地狱的生活?因此他每拍完一部戏,总要拖它一阵子,能磨蹭多久,就磨蹭多久。在此期间,凡有‘外务',他莫不欣然从命。"

有名无利,半身潦倒,这样拍片为了啥?

胡金铨留下的,不止是好电影,用叶锦添的话来讲,更是“取之不尽的宝藏。”

石隽演《山中传奇》(1979)时随身背的背囊,导演是从故宫博物院展出的《玄奘取经图》中取得素材方设计完毕。

眼熟吗?

后来它又出现在《倩女幽魂》里,就是哥哥张国荣背的这个。

《天下第一》还原五代时期风貌相当到位,妆饰与《韩熙载夜宴图》等相似度颇高。

近期广受好评的《长安十二时辰》,也精致再现了唐代风貌。

胡金铨还是把锦衣卫搬上银幕的第一人

《龙门客栈》中白鹰饰演的东厂太监曹少钦穿大红披风,大档头穿白袍,二档头身穿黑褂。“着红底绣锦衣,配倭刀”的标准行头服装包括帽子,是他遍寻古代文献和画作,最终在故宫所藏锦衣卫千户的画像中翻制下来,并亲手挑选上等布料缝制样本。

一旦成形,即成后世范本。

索性以阿城评论作结吧——

《天下第一》时的胡金铨

胡金铨导演的离世,好比名贵瓷器,碎一件,少一件。

泉の向日葵
作者泉の向日葵
164日记 20相册

全部回应 85 条

查看更多回应(85) 添加回应

泉の向日葵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