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后一位电影海报绘画师,这位老人的画曾孕育李安的电影梦

壹壹 2019-07-04 11:33:15

在台湾,就有这样一位老人,从事这个职业40余年,他的名字叫做——颜振发。

台湾最古老的电影院全美剧院门口,每天都悬挂着几张巨型海报,这些海报一般都是当日上映的最新电影。

远处看上去,海报的质感丝毫不差数字打印版,在斑驳的剧院墙壁的映衬下,反而增添几许怀旧和复古的色彩。这些巨型海报都是颜师傅画的。

全美戏院是台湾现在唯一一家仍持续使用手绘电影看板的电影院,而颜振发是全球硕果仅存的手绘师傅之一。

40年来,颜师傅从未放下手中的画笔,用几桶颜料构筑一个多彩的电影世界,跨越一个世纪,绘制几千张海报,他不仅仅是在画海报,更见证着世界电影的兴衰与变迁。

只要有电影,就有电影海报,电影海报的传统由来已久,而最开始的形态就是手工绘制。

1910年代,全球掀起默剧热,各大影院都会聘用艺术家绘制电影海报,以攫取路人的目光,从而将他们吸引进影院。

「卡萨布兰卡」海报,1942

到了1940年代,好莱坞电影公司开始将印刷海报输往全球。但许多地方的手绘熟手工资仍低于告示牌大小的印刷品费用,因此几十年来,电影院持续使用手绘电影海报装点门面。

1959 Raimo Raimela 「七武士」芬兰海报

虽然是几十年前的作品,现在看依然不过时。印度宝莱坞也在上个世纪聘请300位艺术家,为播放公主和大君系列电影的戏院添色。

在1990年代前,非洲迦纳的艺术家则在面粉袋上画电影海报。直至1990年代末,手绘电影海报才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非洲手绘海报「小鬼当家」

而颜振发赶上了电影的黄金时代。1970年代,18岁的颜振发突然迷上了电影艺术,励志成为一名电影绘画师,放下豪言:“一定要把它学成,永不放弃”。

但这个梦想在父亲眼里却是不务正业,父亲勃然大怒,把他的书包扔出去,在父亲眼里,画电影海报是一个不赚钱的职业,没有前途可言。确实,颜振发刚开始学画头两年,一个月只有200台币,只能靠喝汤和白饭填肚子,没有钱租房子,就睡在戏院。生活艰难而拮据。但他并不觉得苦。

两年学成之后,颜振发终于开启海报绘画生涯。日复一日,情况开始好转,技艺也越发精湛。

台湾电影业最鼎盛的时期,颜振发每个月以惊人的速度产出100到200张手绘电影海报,而平时绘画一张海报一般需要两三天的时间。

快速、准确,如果不是出于真正的热爱,很难达到如此惊人的质量和速度。那时的颜振发,一个月能赚4万台币。

那几年,是他最得意的时光。

作为一名剧院的电影海报绘画师,颜振发没有自己的画室,平时工作的地方就是剧院门口的方寸之地,条件非常简陋,他每天对着巨型画布作画,一站就是8个小时,身后是喧闹的街道人来人往,没有多少人会停留下来欣赏。

电影海报是由六块90cm*90cm的正方形拼合起来的,一般在绘图之前,他会先去打印一张A4纸大小的海报样板,然后手工在样板上画好格子,按照比例搬到巨型海报上。完全靠经验放大比例。

有时候拿到的样板海报并不合他心意,他就会独自钻进影院,把电影看一遍,然后提取其中的元素,

结合自己的风格创作出一幅新的海报。在他看来,这是“以一种新的方式向它致敬”。

颜师傅说:“所有东西都有一个精华,海报的精华是光和暗的搭配,人物的眼睛和角度,这样画出来才会有生命力。”

所以为了达到逼真的效果,颜料要一遍遍刷五桶颜料,颜师傅可以混成上千种颜色。很遗憾的是,因为剧院没有多余的钱买画布,海报往往在剧院悬挂几天之后就会被卸下来,全部覆盖画上新的。

作品最后都不会被留下来,颜振发也从来不具备署名的权利。

几十年来,无数人经过剧院门口,多少次观摩头顶的绘画,却从来不知道颜振发的名字。颜师傅也曾为此难过:“民众经过时常常看着我,不敢相信这出自我手,这让我难过。”

但他做这些从来不是为名利,仅仅出于对电影的热爱。颜师傅感言:“我一生画过数千部电影,但我的名字从未出现在工作人员名单上,我也从不在作品上签名。不过,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我是电影制作的一分子。”

当一个人坚持自己的热爱几十年,简单的事情也会散发独特的光芒。细看颜师傅的海报,真的可以称得上是艺术品。

细致精湛的笔触,明暗适宜的光影,每一张海报都让人久久移不开目光。

多年以前,李安还是个年轻学生时,常常停留在全美剧院门口,被颜振发的海报深深吸引。李安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全美是他学生时代最常造访的地方。这里孕育了他的电影梦。

好的艺术创造出无形的价值,即便是掩藏在一个几乎被人遗忘的角落,也无法掩盖它的光芒。

颜师傅为电影《奇异博士》绘制的海报吸引了该影片导演Scott Derrickson的注意,并在推特上发文点赞。甚至连好莱坞海报大师Drew Struzan都对他的手艺表示惊叹。

如今,颜师傅已经67岁了,他为绘画奉献一生,一辈子没有结婚,眼睛也因为使用过度导致视网膜破裂,右眼几乎失明。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画笔。看完颜师傅的故事后,我非常感动,想他这样一直坚守梦想的人,如今已经不多了。

但最后的匠人却很难得到应有的尊重。科学技术日益发达的今天,电影海报几乎都是电脑数码印刷技术,颜师傅在这个时代面前,生存日益艰难,这一项技艺也将面临绝迹。

他一辈子没有留下太多东西,也没有得到什么,他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匠人,也许是被他的热忱和纯碎感动,剧院经理当年没有紧随其他剧院的脚步,转向新式影院模式,现在又帮他开办手工绘板文创研习班。

颜师傅终得以维持生计,这一项传统技艺也得以留传。纵观颜振发的一生,几十年来,无论生活如何,

境遇如何,他从未放弃初心,始终怀有一颗赤子之心。对于他来说,绘画早已是生命。

“我画的每一幅电影海报,都是从白布开始的。每一天,也都是新的开始。”他表示:“我会一直坚持下去,直到无法作画为止。”

颜师傅的这份精神值得弘扬,更值得我们学习。愿我们都能找到自己的热爱,并为此燃烧一生。

作者:壹壹(个人公众号:壹梨子(muuziyu)),文章首发于公总号“掘美记”。
壹壹
作者壹壹
10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壹壹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