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好”的人生

寻找 2019-07-02 22:18:55

最近发现“人生”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词语,并且跳出当局,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观察所谓“人生”,也是一件极其有趣的事。当然,大多数时候我们很难跳脱出来,毕竟很多事情确实与我们自身息息相关。

1权利

“权利”和“权力”,写这部分内容的时候想过该用哪个词语,两个词语的含义有着微妙的差异与联系,写着写着就发现该用“权利”了,因为它包含了“权力”和“利益”两层意思,“权”和“利”是息息相关的,但有时候有“权”却未必意味着有“利”。

关于我的职业,从前所写的东西里面多次提到,从还未毕业起,我一直在研究生导师的公司工作,是公司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员工,这个公司也算是在我手里从无到有成长起来的。一开始老板给我的头衔是“办公室主任”,之后升为“副总经理”,再之后升为“常务副总经理”。无论头衔怎么变化,我实质所承担的是公司“总经理”的工作,老板把除公司账户以外的所有事务都全权交给我处置,也就是除了取钱以外,别的事情他一概不过问。在这个小天地里,我一直处于“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位置,拥有极大的权力。

最初我很享受这种权力,一是这给了我充分发挥自己能力的空间,二是这给我带来了颇为丰厚的收益,也就是“权”和“利”是对等的。

但随着公司的不断发展,我开始感觉到沉重的负担。于现在的我而言,权利也意味着责任,我享受总经理权利的时候,也承担着沉重的责任:对老板而言,我要确保这个公司能健康有序发展下去,不能让公司陷入困境,要保证公司的利润,还要保持和提升公司品牌形象,所以时常要忧虑合同项目能做到什么程度,应该做到什么程度,有些项目是否该接,有没有条件接,客户的条件是否该答应,是否能顺利收款,收款不顺利的时候该怎么办,该如何控制成本,人员上该如何安排才能效率最大化,是否需要增减人员,增减什么样的人员等等;对员工而言,我要考虑每个员工的不同诉求,确保大家付出的劳动能获得相应的回报,还要确保大家对公司没有怨气,给大家一个舒适的工作环境;对客户而言,我要确保所提供的服务的质量水准,特别是要符合对方的需求,能真正解决对方的问题。

权利越大,责任也就越沉重。

2沟通

近两年来我一直跟老板说让他找个总经理来管理公司,我不想承担管理的工作了,老板以为我是说反话来威胁他给我提升职位和待遇,任我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

我确实也有抱怨过说近五年我的个人年收入一点都没有增加过,算上贬值率,可以说是有下降的,但老板觉得就我管理下公司发展的这水平,能让我的收入额稳定在这个程度,已经非常好了,并认为我没有尽心尽力管这个公司。

工作的最初几年,我觉得能处理得游刃有余,公司规模很小,员工少,要求低,老板也没有提出“利润”上的要求,项目的操作难度也比现在简单许多,就是随便怎么做都能大家有肉吃,日子过得滋润。

但现在公司规模比以前大了,虽然也算不上大规模,总的来讲仍然是一个小公司而已,但确实比前几年大许多了,业务量多了,老板的诉求多了,员工的诉求多了,客户的诉求也比从前多了,我越来越感觉公司的管理难度即将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也就是“权”带来的“责任”大于“利”了,压力大于获得利益的快感,所以跟老板提出找人分担。

所以,某种意义上讲,确实也是“利益”没得到满足的问题,只不过我和老板的焦点不一样,我的真正诉求是减少“责任”,而他认为我的诉求是提升“利益”。

公司从注册到现在,“利润额”提升了,但“利润率”降低了。降低的原因有很多,一是办公场所、人员方面的开支,最初人少,租的民房办公,各种开支都很低,现在是写字楼办公,成本自然要高出许多,人员的工资待遇支出也高了许多;二是产业环境造成的项目成本支出多了,原来相同金额的项目,只需要去现场几次,到现场的餐饮、住宿等费用还是甲方承担,现在一个项目去现场少则十几次,多则几十次,餐饮、住宿等费用自己承担;三是税费等的增加,最初小规模纳税人,税率低,现在是一般纳税人,税率提升了,不仅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也增加了。还有些不方便说明的原因。

“利润率”降低了,“利润额”虽然提升了,但是没有跟公司规模扩大形成正比,所以在老板眼里,这几年公司业务是在倒退的,特别是每个月财务去找他开支票,支出各种成本的时候,估计他有种心里在滴血的感觉,总觉得这成本怎么越来越高了。我也理解这种感觉,“家”不好当,这也要钱,那也要钱,肯定也会觉得焦虑。

我说不是我没尽心尽力,是我能力有限,只能让公司发展到这个水平了,要让公司发展到更高水平,必须找比我能力更强的人来管理公司。我这样说就更激怒老板了,因为在他听起来我是在说“你这个公司少了我是运转不下去的,有本事你找个比我更厉害的人来试试”,他认为我是在故意撂摊子给他看,所以他每次都回复我说:“你少跟老子说那些,爱做就做,不做就算逑了,公司垮了又影响不到我,反正大学教授这个才是我的主业!”

因为这些矛盾,近几年跟老板的沟通越来越不顺,他按照他的意思说,我按照我的意思说,我们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总是沟通不畅,问题也就总是得不到解决。

不过,就在昨天,老板居然打电话给我说他打算让他一个朋友兼任公司总经理,问我什么意见,我说很好啊,我没有意见。我说的是真心话,不是赌气的话,因为这样一来,我的三项责任,至少可以交出去两项,一是不用再忧虑公司的发展和利润问题,二是不用考虑其他员工的诉求与利益问题,今后只需确保我所负责的项目质量即可。虽然这样我的收入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降低,但跟减少的责任比起来,收入少的额度会低很多。不过老板还是说让我考虑两天,这两天如果我反悔,这事情就还有转还的余地。从这点上来讲,我还是很感激老板的,说明确实还是有发自内心考虑我的利益,虽然我们之前一直沟通不畅,毕竟在他们看来,“权力”是很重要的利益。

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的转变,并不是我跟老板的沟通变顺畅了,应该说纯属巧合,也是误解造成的,这事跟我想说的下一个话题有关。

3抑郁症

抑郁症这个话题一直备受关注,我其实对抑郁症并不了解,但我身边也有出现过患抑郁症的人,而且在我情绪最低落的那几年,我也曾很多次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患了抑郁症。

虽然抑郁症越来越受到关注,也越来越被人们所理解,但大多数人对抑郁症患者,仍然抱着一种明显的偏见。前几年一师妹患了抑郁症,差点自杀,后来休学一年回家治疗,再返回学校草草毕业。原本她休学了一年,按照正常情况,应该晚一年毕业的,但学校还是决定让她正常毕业,因为想让她赶快离开学校,生怕她在学校里面待久了会再出什么问题。

老板的一个侄女也患了抑郁症,就是公司财务的妹妹。这个女孩是老板一个弟弟的女儿,她父亲在她上小学的时候就因故去世了,母亲身体又一直不好,自理都很困难,所以她们两姐妹的学习和生活一直是老板资助的。她姐姐学习成绩一般,上了个专科毕业后找了个很差的学校当老师,后来老板把她叫到公司做一些日常事务,现在管理办公室和财务方面的事情。跟姐姐不一样,妹妹一直是学霸,上高中后被老板接来了成都一所很好的高中上学,大学考的华西临床专业,人真的很聪明。但是大概在大三的时候患了抑郁症,之后也是断断续续治疗、休学,最后学校让她草草毕业。毕业之后不工作,整天要死要活,提各种要求,比如让老板给她找个富二代她嫁了,让老板给她钱她要去整容,说只有整得漂亮的人才混得好,还让老板给她二百万她要去开美容院。家里人为她的事各种奔波,找了无数工作,她就是不去,嫌这嫌那,总之怎么样都不行,稍有什么不符合她的心意,她就以自杀威胁,全家人被折腾得身心俱疲。

前段时间毕业生答辩结束后的聚餐上,老板和另几位老师又议论起学院一女老师也患了抑郁症,需要一直吃药控制。这个女老师给我们上过课,看起来很知性优雅,但据说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不能生孩子,第一段婚姻就因为这个以离婚收场。后来这个女老师喜欢上了学院另一位丧偶的教授,但是那个教授嫌她有乙肝,也拒绝了她的追求。再后来这个女老师找了一个素食主义者结婚。再婚后的生活是否幸福不知道,但在别的老师口中,她是不幸福的,因为大家觉得她找素食主义者是无奈之举,大家认为素食者是不正常的,正常人都会害怕乙肝病毒,所以只有不正常的会娶她,所以她是不幸的。

当他们说素食者是不正常的,没有正常人会一直吃素的时候,我说吃素的大多是因为觉得吃肉罪业太重,想减轻自己的罪业,或者是出于环保的考虑,总之是精神的追求。然后他们就批判我说那都是假的,正常人都不可能不吃肉的,还言之凿凿说和尚都会偷吃肉的,原因是大多数和尚都长得白白胖胖的!听他们这样一说,我也懒得再跟他们争论,不过要是往常,我多半也会跟他们争得面红耳赤。

前段时间跟老板去一个项目地出差,他因为喝了酒不能开车,我便开车送他回家,快到他家的时候,我表情凝重地说:“关于之前说的公司员工激励,以及找个人来承担公司管理责任的事情,我不是在耍脾气,而是我现在的精力真的有限,现在我连电话都不想接,这两年电话一直关的静音,因为我一听到电话铃声就心里发毛,有时候看到电话也会故意不接,这样很不利于公司的发展。”老板若有所思回复我说让他考虑考虑。

我也没想到这几句话真的就起作用了,而且老板这么快就找到了人选。听昨天老板在电话里跟我说的意思,我猜他大概是担心我也患了抑郁症吧,他说:“那天你说得那么沉重,而且最近看你状态确实不好,我也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了。”老板说这话的时候,我内心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并没有解释,因为觉得这样的误会也不坏。

老板之所以觉得我说话语气沉重,是因为那天开车时候一个大车别了我一下,我来了个急刹车,坐在副驾上的老板狠狠骂了我一番,说我开车一点预判能力都没有,然后说教了一大通,什么开车就要对车上的所有人负责,这是对生命起码的尊重之类,一直叨叨了很久。我心里觉得很生气,心想明明是那个大车的错,我TM牺牲自己时间给你当司机,你还挑三拣四,Pi话那么多!于是一路上生闷气不跟他说话,氛围确实有点沉重。

而关于我状态不好这个,我猜也是认知差异吧。首先,今年以来开始思考自己说话的方式,特别是近几个月,改变了以往动不动就急躁发脾气的毛病,跟老板和那些老师说话的时候,很少再像往常那样跟他们争得面红耳赤。其次,自从转混豆瓣平台后,发朋友圈越来越少,以往三天两头发,晒美食、晒猫、晒旅行照,现在十天半个月可能都见不到我发一条朋友圈,毕竟全都搬到豆瓣来了,大家都觉得很奇怪,有好几个人问我最近是不是太忙了,怎么都没有看到我发朋友圈。第三,大家都知道我今年32了,却一直没把自己嫁出去,在大家心里是一个没人要的剩女,而且今年他们说要给我介绍对象的时候,我总说不想结婚,或者说不想生孩子之类,早已经成为了他们口中心里不正常的人类之一。

一个原本急躁、爱秀的人,忽然什么都不争了,也不秀了,在他们看来当然是不正常的。所以,当我那样跟老板说话的时候,他多半也担心我即将或已经患上抑郁症,怕哪天我也要自杀,所以这才认真考虑要找个人来分担我的压力。

人们总是以自己的认知去理解一些“现象”,当这个现象的本质超出自己的认知时,他们是不愿意承认你所说的本质的,更愿意以自认为合理的理由去解释这种现象。所以老板不会相信我是真的不想要“权利”,更愿意相信我是抑郁了。不过不管什么原因,总之我的诉求总算是顺利传达给老板了,此事也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就是沟通不能总以自己的方式去表达,特别是想要让对方满足自己的诉求的时候,不能硬碰硬,要以对方的思路去表达,这样才能更容易被对方听进去。

我也无需去计较那些细节,不管别人怎么看,我自己知道自己并未患抑郁症,也不可能患抑郁症,因为现在根本没有心情低落、思维迟缓、睡眠障碍等抑郁症的典型症状。相反,我对生活是充满热情的,只是不想工作占用自己太多的时间和精力而已。

另外,个人感觉,大众对于抑郁症的这种偏见、歧视、误解,是导致很多抑郁症患者情况恶化的很大原因。大众总以自己的认知去看待抑郁症,以自以为的方式去对待抑郁症患者,殊不知这对真正的抑郁症患者来说,可能是雪上加霜。大多数人没患病的人都不能做到我现在的豁达,不去在意别人怎么看,真的患者,更不可能做到理性,只会受到刺激,致使情况恶化。

4焦虑症

虽然我可以肯定我未曾患过“抑郁症”,但其实曾患过另一种被大众普遍忽略的疾病,即“焦虑症”。两种疾病有一些共同的症状,如“急躁、紧张、失眠、情绪波动、身体各种不适感”等,所以很容易被混淆。

翻看我从前的日志,很多次提到“心慌、心悸,胸口揪着疼,肚子和腹部有一团莫名的火”的感觉,特别是在事情很多的时候,就越会有这种感觉,并且会突然一阵冒冷汗、手脚冰凉、浑身无力,并且伴有失眠、易怒、没胃口等症状,对很多事情也是持消极悲观的态度,还总是自我否定。这种症状从2015年夏天开始出现,程度逐渐加重,一直持续到2018年夏天,达到最高峰。患焦虑症的原因,是心理因素,根据百科名医描述的病因之一,“焦虑病人的思维在有意识和无意识的水平上都关注威胁,以负性自动思维的方式对环境作出反应,导致焦虑。”

2014年买了房子,2015年,我的人生焦点从赚钱买房变成了结婚,但那时我已28岁,接近大家口中“剩女”的边缘,所以开始着急找人结婚,特别着急。

刚开始自己在校交友平台上认识了一个觉得合适的,但对方对我并无爱慕之意。之后亲戚、朋友又介绍了几个,大都觉得我太“强势”了,全都被pass,是我被pass。

再后来,2016年底,跟一个关系较好的研究生同学达成一致——彼此将就结个婚!他是被家里催得无奈,而我是害怕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实际上我父母从未催我很急。春节的时候,带着父母去了他们家,他们家还请了一大堆客人,我们按照农村的习俗举行了婚礼,虽然那时候并未领证,但他父母觉得我们很难回老家,所以提前先把仪式举行了,在他们看来仪式比证更重要。所以,在我们的所有朋友、亲戚眼里,我们那个时候就已经结了婚了。

但事实是,我们还未相处到领证就闹崩了,真正生活在一起不到一个月,各种矛盾就爆发了,谁也不服谁,吵得不可开交。最后,在2017年4月,彻底分手。关键问题在于所有朋友、亲戚都认为我已经结婚了,可我却把这段关系搞崩了,除了我妈以外,我都不敢跟任何人说我们分手的事,有部分人至今还以为我已经结婚了。

并且,由于感情问题,无法全身心投入工作,老板开始抱怨我工作不尽心尽责,在他看来我还可以把公司搞得更好。他的这种感觉也没错,如果不是感情问题,说不定我确实可以把公司发展得更好,也就不会有现在的麻烦了。

分手后我注册了豆瓣账号,开始在各种小组发帖找对象。2017年6月底,我跟一个豆瓣上认识的比我小四岁的男孩确立恋爱关系,不到两个月又分手。那时候老板对我的不满也达到了极点,8月的某一天,开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取消我“花钱”的权力,原本公司的各种经费支出都是经我手的,虽然取钱是老板管,但是花钱几乎都是我管,连员工的收益都是我计算和发放的,并且提升另一个人为公司副总经理。

当时感觉人生简直陷入了一团乱麻,有种一手好牌被我打得稀烂的感觉,一直被一种绝望、窒息之感包围,觉得人生太痛苦了,生无可恋,却又无法狠心去死。8月份去了山东,站在泰山顶上的时候,有想跳下去的冲动;在青岛的海边,也有冲进浪里的冲动;之后,8月底,还跑去重庆体验了蹦极。

2017年9月底,又在豆瓣认识一个比我小半岁的男性,并于10月底确立了恋爱关系,这段关系持续了一年,于去年10月底分手。关系虽持续了一年,但我们之间的问题,却早在去年年初就爆发了,不过我由于之前的失败经验,对于我们之间的问题一直采取回避、忽略的态度,我相信大家所说的“聪明的女人要懂得示弱”。

但事实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确实是大多数人口中很“强势”的人,对于很多事情有我自己的坚持,总期望事情按照我预期的发展,并且不懂变通,有点得理不饶人的感觉,就跟一直以来我跟老板的沟通一样。跟前任的相处过程中,我努力让自己去忽略那些不符合我期望的细节,但又做不到完全忽略那些问题,就一直压抑在心里,表面上压抑,实际上不满的情绪却在我的言行中暴露无遗。正因如此,前任对我的抱怨也越来越多,逐渐地我们之间的沟通也演变成了一次次的吵架收场。

去年7月,我的焦虑症症状达到了顶峰,几乎天天晚上失眠,每天都觉得浑身不对劲,特别是每天头痛欲裂,极其痛苦。我开始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害怕是脑部有什么问题,于是去红姐所在的医院,让她给我预约了神经内科的专家门诊,做了各种脑部检查。结果医生说我脑部没有任何问题,结合我说的各种症状,医生说我患的是“偏头痛”。当时医生也并未说“焦虑症”这个词,只是反复问我平常是否经常加班,是否觉得焦虑之类,并给我开了缓解头痛和焦虑的药。

去开过好几次药,每次半个月的量,吃了差不多三个月。每次去开药在等待的时候,总会听到医生问病人的情况,我发现很多人跟我有类似的情况,大多数是中年女性,也有一部分男性,症状都是各种失眠、头昏之类,医生也都会问他们是否经常加班,工作量,家庭关系之类的问题。

吃药之后头痛、心悸、心慌的症状明显缓解,失眠的症状却没有明显改善,我戒掉了所有有刺激性的东西,茶、咖啡、奶茶、可乐等一概不喝。

去年10月底,我刚停药不久,最后一段恋情也结束了。我原以为自己又会陷入那种窒息、绝望的状态,结果最后一次前任提出分手时,我特别平静,连一滴眼泪都没有。事后回到自己一个人的状态,我原想放纵一下自己,比如大哭一下,释放一下情绪,结果根本哭不出来。

最初,我以为是自己对于分手这件事还没反应过来,以为悲痛的感觉要过段时间后才能传递到大脑。事实是,从分手后,我一次都没有觉得“丧”过,这半年多以来,状态反而越来越好。

5舍得

前段时间有一次跟师姐一块儿出差,她问我状态变好是不是与“运动”有关,师姐一直跟我同一间办公室,对我的状态变化应该是感觉最明显的。她说她有个朋友,就一直陷于负面情绪中,任别人怎么开导劝解,总是走不出来。

其实我也很难解释这种变化的原因,可能是多重的,应该跟去年我连续吃了几个月药有一定关系,运动应该也是其中一部分,还有就是这个过程中,通过对我自身“追求”的不断剖析,我逐渐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也就是外界药物,加上我自己身、心的同时改变,才让我跳出之前“焦虑”的泥潭。

我跟师姐说,这种感觉就像人的血管里某处有一个结,这个结阻断了血液的去路,血液无法正常通行,又无法绕过,就一直堵在那里,越堵越多,血管一天天膨胀,眼看要炸掉了,而某一天,这个结突然被解开了,一切又都顺畅了的感觉一样。

这个比喻是当时随口说的,后来想想,其实“焦虑症”跟现在常见的“心血管疾病”有共通之处吧。心血管疾病,排除那些先天因素外,别的多是人的不良生活习惯造成的,特别是饮食不节、放纵过度。现代社会患“焦虑症”的人越来越多,排除一些遗传因素,大多数人也是因为“想得太多、想要的太多,却不知道真正需要什么”。

我的这种变化,首先是生活习惯上的改变带来的,运动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除了规律运动外,还有我主动改变了熬夜、饮食不规律等问题,而且早睡早起、饮食规律的效果可能大于运动。其实我从前年8月就办了健身房的卡,坚持得也挺好,但是真正开始享受运动的乐趣,并且能明显感觉到运动给自己带来的愉悦感,是从今年开始的。

今年以前,虽然我也有坚持运动,但饮食和睡眠并不规律,习惯性熬夜,半夜睡不着,早上睡不醒,白天没精神,经常乱吃东西,有时暴饮暴食,有时候又什么都不吃,特别是几乎不吃早饭。今年年初,我提出了早睡早起、坚持做饭、每天吃早饭、坚持运动、坚持泡脚等计划,并真正去落实这些计划,身体竟很快适应了这种变化,运动不再是我需要靠意志力去坚持的东西,而是变成了我每天很期待的一件事情,早睡早起、做饭、吃早饭、泡脚等事情也是,感觉是身体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现在每天都会喝一杯咖啡,茶、奶茶、可乐偶尔也会喝,完全不会影响我的睡眠了。这些是身体上的改变。

心理上的改变,是抛弃了原本很多不必要的执念和欲望,通过仔细梳理至今以来的人生,就是把自己所想到的东西全部写下来,通过这个过程,找到了真正意义上“心中所想要的东西”。

对于前文所说的,老板终于找了一个人来分担我的工作,我内心其实是欣然接受的,虽然在他们看来是找了个人来凌驾于我之上,是对我的利益有损坏的。之所以能做到这种豁达,是现在我清楚地知道,我不需要太多的“权利”,我并不想追求所谓的事业有成、大富大贵,我想过的是一种平淡知足的生活,我只需要花一部分的时间和精力在工作上,即可获得满足我生活的收入,其余的时间和精力,我会花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比如健身、练字、做饭,以及多花时间陪父母等,这就是我现阶段的追求。

“刚刚好”是一个很难把握的程度,许多人把握不了,就干脆以“越多越好”为准则,结果往往是“过犹不及”。所以才会出现各种焦虑,尤其是对知识的焦虑、成功的焦虑,让人争先恐后,盲目抢占各种资源,见过了太多贪多而最终悲剧了的例子。现在的孩子从还未出生就要各种拼,拼父母、拼技能、拼成绩、拼工作、拼结婚、拼生子、拼墓地,从出生拼到死,正是由于这样的大环境,才让我觉得就算结了婚也不敢生孩子,因为自己不想拼,也不想生个孩子出来拼。

想要的权利越大,需要背负的责任也就越沉重,获得利益本就很难了,何况还要背负沉重的责任,除非你可以昧着良心只要利益不负责任。

最近在给舍得酒厂做一些关于开展工业旅游的服务,所以特别关注了一下他们所谓的“舍得智慧”,虽然他们所谓的“舍得”只是强行赋予酒一种高大上的理念,吸引人眼球而已,但“舍得”二字,确实算是人生难得的智慧了,人的一生时间有限,精力有限,若不舍弃一些东西,如何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呢?

舍弃了一部分利益,换取更多的自由时间,我觉得是划算的。毕竟“拥有很多头衔,挣很多的钱,买豪车、豪宅,过奢侈生活”这种所谓“成功”的标准是别人制定的,是他们认为的而已,“小富即安”这种思想未必就是错的。

其实就是认同了“断舍离”、“极简”的思想,除了工作上的“舍”以外,还“舍”了很多别的东西,包括对衣服、鞋包、奢侈品、生活用品等各种东西的欲望,扔掉了很多用不上的东西,改掉了囤积物品的毛病,不添置非必须的东西。虽然还没达到真正“极简”的状态,但这是我清楚确定要过的一种生活,正因如此,我才可以毫无痛苦地“舍”掉给我带来沉重压力的那部分“权利”。

关于另一个焦虑,即结婚生子问题,其实也跟工作类似,最后一次分手,让我明白一件事情,就是我想要的是一个真正意义上并肩前行的伴侣,而不是将就着结个婚搭个伙过日子的人,更不是传宗接代或者养儿防老。并且,我结不结婚这个事情,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无需在意他人的眼光,即使在别人眼里我是个怪人,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我自己以及我在意的那些人不这样想,就无所谓了。幸运的是,折腾了这许多次,爸妈并未怨我,他们最看重的其实是我这个人,只要我真正过得快乐,他们并不会强求我是否一定要结婚生子。还有我所盘点过的那些朋友,他们也并未因为我至今未婚,且有多次奇葩的恋爱经历而觉得我奇怪,就算大多数人觉得我太“强势、不好相处”,他们也并未与我疏远,而且我能很肯定地说,他们不会在背后diss我。正因如此,我并不担心会孤独终老。

另外,我梳理自己人生时候所写出来的那些东西,放在豆瓣这个平台上,意想不到的获得了许多人的“认同”,算是一种意外的收获,也算是促进我抛弃“焦虑”,获得“自我认同”很重要的原因了。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

所以,关于如何缓解焦虑,我的经验是:首先要引起重视,这很可能是一种“病”,跟抑郁症一样不容忽视,这种病有严重程度之分,症状轻的可以不吃药,通过心理调节治愈,但是症状重的,需要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结合,而且是越早治疗越好。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焦虑都是“焦虑症”这种病,适当程度的焦虑很正常,只要有感情有思想,就不可能完全不焦虑。当你不确定是正常的焦虑还是患病时,不妨咨询一下医生,就跟每年做体检一个道理,有的话就治疗,没有也就安心了。若是正常的焦虑,缓解指南就是一句老生常谈的话:平常心!

6换位思考

其实刚开始做舍得酒厂的项目时,我心里也是有诸多不爽的,当时我感觉跟我对接的甲方代表极其难沟通。对方是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女性,是跟我同一个学院不同专业毕业的学姐。最初我觉得她脑袋有点“方”,我说的大部分东西她都不懂,我得一项一项给她仔仔细细解释,有时候一遍不行,要解释好几遍。而且她特别喜欢问问题,我开的资料清单给她,除了要给她解释资料清单上那些究竟是什么东西外,还要跟她解释为什么需要这些东西,弄得我很头大,因为在这之前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基本上都是我们说什么对方立马能明白,我们让提供什么资料对方也立马知道那是什么,而且不会让我们解释为什么要提供那些资料。几次下来我很不愉快,自然语气不会好到哪去,自然对方对我的态度也不可能好。

后来有一天,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她一直是在酒厂工作,以前并未接触过旅游专业的东西,我跟她说的很多东西都是专业术语,她自然是不懂我说的是什么了,而我们从前的客户要么是旅游企业,要么是政府部门,多少都跟旅游专业相关,很多东西自然不用我多做解释,他们都懂。我对她不耐烦、吐槽她,实际上是我的不对,我明明是给她代表的甲方提供服务的,咨询服务也是服务内容的一部分,而我却因为对方老向我问问题而不耐烦,把自己的锅甩给她。

并且,她这种凡事问个清楚明白的精神,正是现代社会很多人缺少的一种宝贵精神,我们做事情大多数时候都是领导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思考为什么要干这些,变得跟机器一个样。

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她再问我问题,我就感觉不排斥了,都很耐心地跟她解释,而且是用很通俗的语言,逐渐地跟她的沟通就越来越顺畅了。我对她的态度变好了,她对我的态度也就变好了,每次过去现场,她都特别热情,之后她领导对我们的服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她竟然还会帮着我们说话,并且领导有什么想法也会提前跟我说,让我做好应对方案。

事情就是这样,换个角度,换种方式,一切就顺了。


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总结一下:个人认为,人生嘛,要懂得取舍,凡事有度,不贪多,适可而止,刚刚好,不多不少,这才是一种最舒适的状态。

抑郁症的症状

焦虑症的症状

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异同

以上图片均来自百科名医,倾删。

寻找
作者寻找
84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20 条

查看更多回应(20) 添加回应

寻找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