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想在上影节重看的那些电影

木卫二 2019-07-01 21:52:35

关于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话题,本该来得更早一些——就在结束的那几天,节后综合症还在剧烈发作的那些天。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即便真的有重看机会,那也是一年之后的事情了。请木卫编辑部的小伙伴,留下了她们各自在SIFF2019的选择。

大卫鹿的选择

《痛苦与荣耀》 Dolor y gloria (2019)

佩德罗·阿莫多瓦

一如伯格曼的野草莓,费里尼的八部半和塔卡夫斯基的镜子,这是一部“关于我的一切”的电影,阿莫多瓦对于自我的追溯,顺着流水意象和海洛因作用发散的思绪,充满了柔情和感伤,包裹着对母亲的爱、故乡的愁、恋人的情,正如他自己所形容的,我的文本轻盈灵活,而不似刀刻般深刻。似乎为了迎合标题,电影开头导演面对衰老与死亡,通过肌理解剖出肉体和神经的痛苦,每一分每一寸都是是人生阅历折叠、成长充盈的痕迹,自我映射的背后又充满了许多虚构的丰富性和游戏性在其中,也就没有那种自我沉溺的黑暗和放纵,而恰恰站在了与自我对话的谦逊而温和的立场,那只是一个热爱电影的纤细敏感的男孩子而已

首演之夜 Opening Night (1977)

约翰·卡萨维蒂

建构打破与重塑;镜头围绕着吉娜·罗兰兹,一个女人的崩溃瓦解到一场即兴演出所重新建塑的自我,似乎是看到了费雯丽的影子。戏中戏和舞台前后的故事从来就是业内人士的心头好,第二个女人的戏剧充满了矛盾和冲突的张力,而戏外的排练首演则全线溃败,情绪的弓弦被拉升至绷坏极致时,通过一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成功达成反转。而这场戏将故事轴线挽回得有些太轻松清浅,反而是那个成为心魔的十七岁的南希才是最亮的一笔,鬼神之外,臆想之中,自己与自己的对抗,戏中戏外情感迷离的虚虚实实力透银幕。

郝小勺的选择

五月碧云天 Mayıs Sıkıntısı (1999)

努里·比格·锡兰

从小镇而来,往远方而去,中途停靠的地方最私人,叫做“五月碧云天”。云卷云舒年轮不休,无情的时间使得「归乡」这个永恒话题,拥有了引发共情的根本力量。那些挠人的念想、破涕的瞬间与细碎的风声乐铃……统统加在一起,跨越了银幕和空间的距离,亲切之情,虚实难分。让我同锡兰一样不能够置身事外。五月碧云天,多么美好和纯粹的名字,她珍贵到只存在电影,独属于故乡。

海上花 (1998)

侯孝贤

侯孝贤一部面善心狠的《海上花》,力道全在将观众封印其中,弄得个百转愁肠雾里看花,碗筷撞碰呼吸之间,幻灭感摇曳生姿。初看觉得烟雾缭绕、暗香流动,只感到对未知生活的困顿迷疑;再看则是情调超越光影,开始为心事沉迷、为幻梦感伤。再当伟仔细声细气讲出第一句台词,沪上观众笑作一团,轻道其音线可爱,标准欠行。有朝今日,这份苛刻带出来影像与地域的直白相见,构成了独特时节的观赏变味。

西西缪的选择

面孔 Faces (1968)

约翰·卡萨维蒂

又见婚姻生活一种。如果说伯格曼表现的是倦怠与疲惫,安东尼奥尼表现的是个人存在与虚无,那么拉萨维茨的美式就是一种热烈中的逐渐消解。它伴随着不断虚伪的热闹与无限的猜忌,尤其室内的场面调度与大量的面孔特写,让人感受到无助的善变。叙事也并非平铺直叙,更像是展现每一个带有强烈戏剧性与矛盾冲突的片段。夫妻之间最后一幕写实又生动,让人再次感受到属于电影语言的无穷魅力!

远方 Uzak (2002)

努里·比格·锡兰

每个人的远方都不同,之于表弟,他所来到的都市也许就是远方,这里的人在想什么他很难猜测;之于前妻,远方可能就是未来,可以改变现状的未来;而对于摄影师,远方又是什么呢?在海边的凝视或者就是一种暗示性发问,涛声就来自于远方。所以本片的声效也很有特色,也是一种提示。另经常出现的背景声音并非处于当下环境的,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很遥远也很神秘,室内的空间又像是在说明它发自人的内心。

嘚嘚的选择

撒旦探戈 Sátántangó (1994)

贝拉·塔尔

贝拉塔尔的时间是黏稠凝滞的,当这七个半小时都浸泡在这个名为影院的洞穴里,我一阵恍惚,把那黑白影像辨认为永恒与“真实”,那里有“宇宙的革命”,有“秩序”和“自由”,有会理解的“天使”,有绵延的雾气,有丧钟,有圣光抚照。当我走出洞穴,发现外面“一切照旧”,没有人离开屋子。据小黄说,完整看完撒旦探戈的人,就可以加入一个叫“撒旦会”的组织。

重建 Αναπαράσταση (1970)

安哲罗普洛斯

我想重看的原因是,因为我睡着了...

除了这部还有《温柔女子》还有《必是天堂》...

突然发现电影院真好睡...

木卫二
作者木卫二
247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木卫二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