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世界:三个男人为了一个妓女相互残杀

戴日强 2019-07-01 14:57:32

文_戴日强

(1)

洪濑镇琉塘村里有个独居的老阿婆,大家都叫她怣矮仔。

怣矮仔人很矮而且精神状态不太好整天神神叨叨的,她长得有点有点渗人,双眼很浑浊有点斜视,后脑勺处永远绑着两个辫子,但估计五百年没洗过头发,跟一对菜花似的,常年穿着一件灰色粗布衣,看着像民国时代的产物,活像九十年代港台鬼片上的通灵老太太。

村里人说她之所以有点精神问题是因为孩子都夭折了,而孩子之所以夭折是因为她会“做扣”,闽南做扣的意思就是巫术,小镇的人都不敢惹她,亲戚也不来往平时一个人住在一间破瓦房捡垃圾为生。

怣矮仔人特别古怪,除了邻居偶尔施舍点食物外几乎无法跟她交流,经常平白无故骂人,你要是回一句她能在村口骂一天的街。

其实骂街算是最善意了,谁要是犯了她她就在瓦房里摆一个简单的祭坛,做一个草人,埋入那人的生辰八字或者头发,最后在草人身上扎针或者用拖鞋拍打,便给那人带来无法治愈的病状。

怣矮仔的瓦房除了她自己从来没见有人进去过,大人们都说里面放着她孩子的尸体。

只是有一年一个人打破了这个记录进去了,这个人部队里新来的阿兵哥。

他进去瓦房干嘛?

(2)

有一个叫柏咖的残疾人经常出没在九十年代的洪濑镇东大路。

之所以叫柏咖是因为他双脚残废,确切说“柏咖”在闽南语的发音就是双脚不好使的意思。

那个年代的小镇并没有轮椅,这种“奢侈品”只出现在电视上,连镇里的卫生所都看不到,所以柏咖只能双手戴上手套,在膝盖上绑上两个牛皮套,爬着活动。

关于柏咖残废的原因小镇里有很多种说法,其中传得比较广的说法是见义勇为,那年柏咖推开铁轨上的水牛自己的双脚却让火车碾了。

因为救的是水牛,火车早开走了也没人能感恩报答他,只能落得个残废。

只是这个说法也有一个问题,那个时候的泉州没有火车啊?

后来又听说柏咖是外出打工见义勇为的,那个时候火车对于小镇的人们来说就像是外星人的飞碟一样神奇,大家都比较关心他看到的火车是什么样的,能飞吗?

柏咖每天都在东大路爬着,特别是晚上,爬到特别起劲,就算刮风下雨他拼死也得爬过去。

那架势嫣然就像是一个奋勇作战匍匐潜行炸碉堡的战士,他在子弹如雨的战场上攀爬着越过任何障碍嫣然电影上的英雄,一群小屁孩在后面为他呐喊助威着,加油、加油、加油!

喊声震天,只是当小孩子们看着他终点是美容院后世界观开始崩塌。

了解洪濑小镇的人都知道,九十年代的东大路美容院其实就是鸡窝,通俗讲就是妓院。

只是小孩子们不知道其实柏咖进去后也是在战斗,也同样会开炮。

一开始小镇的人们都很反感他整天在东大路爬着,后来大家也就习惯了,毕竟柏咖也是男人啊,也有需求啊,不让他去美容以后犯罪怎么办,于是大家就默认柏咖在东大路出没,还告诉孩子们他是过去给妓女看病。

一开始柏咖都是晚上偷偷晚上去美容院,但是晚上美容人多啊,得等很久,最关键是晚上没得挑还贵,不实惠。

于是他改白天去,白天根本就没顾客,柏咖就是她们唯一的上帝,不光能享受帝王般服务还能有打折优惠。

唯一不好的就是白天爬来爬去影响不好,柏咖还是想在小镇上生存,树要树皮,人要脸皮,他决定不爬了,改叫摩的,所谓的摩的就是摩托车,只是摩的也贵啊,他开始跟司机砍价,弄个包月套餐。

司机欣然接受,偶然看四周无人他还能跟着一起去享受下多人服务。

柏咖去东大路美容院,这是小镇众所周知的事情,大家想不懂的是他哪弄来那么多钱,毕竟美容一次的费用不低啊。

而且他是残疾人,为什么感觉越来越受美容院的欢迎?

每次固定时间有个漂亮的妓女会在门口迎接,扶着他从摩的上下来,甚是结束后他还能在店里吃个午餐,妓女两三人还会送他出门。

这奇了怪。

小镇的妇女很好奇,小镇的男人们很多笑而不语。

毕竟帮助残疾人人人有责嘛。

(3)

小镇有几家大型鞋厂,很多外来务工青年。

小苏就是其中一个,读完初中后他在家晃荡了几年依然没工作,最后跟着老乡来了洪濑鞋厂打工。

鞋厂提供住宿,是多人居住的上下铺宿舍,小苏初来乍到为了不让人欺负留了一头长发,还买了一把刀放在凉席下面防身。

那时候洪濑最经济实惠的餐食是卤面,一碗2块钱。如果你是不会说闽南话的外地人,老板会收你5块。

小苏虽然是外地人但是他早已了解这个行情,除了“哇塞”、“干恁娘”这些骂人的闽南脏话她唯一学会的就是“卤面”的闽南发音。

一到餐馆坐下说卤面,吃完放两块钱走人,轻车熟路从来不被坑。

之所以做这些是因为他暗恋着老家里的一个姑娘,他想着来鞋厂里多赚到钱回家跟她表白娶她。

小苏从来不乱花钱,除了去美容院。

第一次纯属意外,被同乡带进去,因为是处男妈咪没收他钱还给了他一个红包。

从那以后小苏真的欲罢不能,每个月都得去放松下,但是想到辛苦赚来的血汗钱得攒着,去一次花那么多很不值啊。

于是小苏想了一个办法,他买了一批假的玉佛,开始用玉抵嫖资的方式骗嫖。

当然,这种方式不能对同一家店的人重复使用,所以他一直更换着,直到鞋厂旁边的小店都光顾完,开始转向有点距离的东大路美容院。

(4)

关于阿兵哥为什么去怣矮仔的破瓦房,一开始大家都认为他是进去调查,毕竟从瓦房路过的人总能闻到一阵让人作呕的尸臭味,阿兵哥一定是部队派来主持正义的。

只是他出来的时候让大家都大跌眼镜,竟然是扁担水桶到井边打水。

阿兵哥打水进去是清洗什么,毁尸灭迹还是……

村里人都看不明白,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究后才看清楚。

原来,阿兵哥是在帮怣矮仔打扫屋子,不光如此,还帮她洗衣做饭,两个人还在瓦房里一起吃饭。

这简直匪夷所思,且不说里面到底有没有尸体,瓦房是真的臭,里面肯定又脏又

乱,阿兵哥竟然敢跟怣矮仔一起吃饭?这简直是洪濑镇百年难得一遇的奇迹。

更让大伙诧异的是阿兵哥是外地人,不会讲闽南话,怣矮仔是土生土长的小镇人,只会闽南话,两人到底是如何交流的?

阿兵哥又是出于何种目的?

或者说阿兵哥是被怣矮仔做扣控制了……

(5)

柏咖喜欢上了那个漂亮的妓女,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婉茹。

婉茹跟柏咖说自己的身世,父亲去世比较早,母亲一身是病,弟弟还在读书,自己迫于生计从事这个行业。

柏咖大为感动,从此弱水三千只饮她这一瓢,并且发誓要赚很多钱赎她从良。

婉茹很是开心说等他,平时也对他特别照顾,不光是身体上,还有心理上,平时隔三差五给他打个折,节假日还做饭请他吃。

可每次真到打战时柏咖都会很紧张,总是硬不起来。

平时他不是这样的,每天早晨他都会被小弟弟撑起帐篷惊醒,但是每次真正要开炮了炮弹都无法上膛。

幸运的是婉茹会耐心安抚他,甚是还祭出了“莞式三十六式”,从游龙金凤到金枪消魂,从海底捞月到天女散花。

真是极乐世界,可面对那么繁华富饶的场面柏咖却依然很紧张,炮弹没打出去就先爆炸了,逐渐熟悉后重新上膛才逐渐进入状态。

战斗好不容易打响时柏咖问婉茹自己是一个残疾人,她真的愿意跟他吗?

婉茹边有节奏地喘息着边说愿意,她说他残废的原因是见义勇为,这个社会没人报答,她用身体来报答,她喜欢心地善良的人,这才是永恒。

柏咖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桩打得更加猛烈。

婉茹大叫道爸爸,用力、快……

快受不了,太深了……这是另一个名叫阿真的美容院妓女对小苏说的话。

婉茹喜欢柏咖,在这极乐世界里不独有偶,阿真也喜欢上小苏。

一开始她只是恋上他的床,通俗讲就是迷恋他的“器大活好”,每次活塞运动开始前她总不知不觉水漫金山,这在她之前的人生从来没出现过,即便是骗走她第一次的那个包工头大伯。

每次小苏俯卧撑时阿真都能听到一阵阵钟声,就像是小苏是一个撞钟的和尚,她是一口千年的古钟一样。

结束后她全身暖绵绵无力,趴在他身上吸吮着他的汗水,经常休息半天起来都腿都站不直。

有一次阿真说她要从良。

小苏说自己没钱赎她。

阿真说你电视剧看多了吧,现在是自由时代想走就走,于是她就从良了。

小苏说那自己也没钱养你。

阿真说那她养他得了。

小苏内心是拒绝的但是嘴上却很诚实。

从此以后阿真就离开了工厂边的美容院,自己租了个房子还定期给小苏零花钱,小苏没拒绝天上掉馅饼也定期来阿真租的地方活动。

只是她从良了小苏一次也没睡过她,每次去她家都喝醉了,倒床上直接睡着。

阿真不知道原因以为是最近他应酬多。

其实只有小苏自己知道,身体可以,动心绝对不行,他还是想着老家窗边的姑娘。

一开始阿真都能忍,毕竟她真的喜欢小苏想跟他过日子但是后来发现有时候小苏是嫖娼完再过来找她,到家后依然是倒头就睡。

她便怒了,发怒的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她撕打着小苏,如果阿真有九阴白骨爪她真有可能把小苏撕成一块一块,然后串串烤着吃。

小苏累了,说分手吧。

阿真不乐意,说是她养着他,而且为了他从良,他得负责。

小苏说他又没劝她从良,这是她自己乐意的,他配合得很累。

阿真大骂小苏是禽兽是人渣,不负责任。

两人对骂,各种问候对方的生殖器官,只是他们忘了这些问候方式他们早就实践过了,骂又有什么意义。

人嘛,图什么,就图一个爽。

但是阿真真的很不爽,她说要跟他火并,他赢了才分手。

阿真说火并是真的团战,那时候的小镇有很多涉黑势力,这些人是美容院的保护伞也经常享受美容院的服务,所以阿真跟他们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她可以叫他们组团来砍人。

而小苏能叫的只有为数不多要好的老乡,当然,仅限叫来喝酒,叫他们砍人他们肯定不干。

所以到了约定那天小苏带着刀自己一个人去。

(6)

阿兵哥只要一有时间就过来照顾怣矮仔,干农活,挑水劈柴、洗衣做饭、收拾房间……一如既往热情和温暖。

小苏继续说他可以被大家砍死,或者他可以自己砍死自己,只要能分手。

说完把刀给了阿真,阿真看了他很久然后真的挥起了刀砍了下去。

所有人都吓傻了,这刀那么锋利,砍他的头不跟切西瓜一样。

当然,阿真并没有真的砍下去,她半空中停住了。

她知道他宁愿死也不愿跟自己在一起,心字如灰。

阿真端起酒杯跟他干杯,这是断情酒,喝完她让他滚。

小苏拿起酒瓶碰杯自己吹完,然后把空瓶子往自己头上一扎,血随着玻璃碎片一起散去。

在场所有人都傻眼,小苏满头是血跌跌撞撞走开。

他觉得此刻自己离开的背影一定很潇洒,衬着这一路昏黄的街灯,就像《古惑仔》里的浩南哥,四周吃着大排档喝着啤酒的人们看着他就像是欢迎英雄胜利归来一样。

他觉得人生最光辉的时候就将在这里诞生,可偏偏此时有个大伯拿着菜刀拦住他的去路大喊着你这混小子没结账就跑,找死!

小苏内心一万句草泥马。

(7)

派出所接到一起诈骗的报案,受害者是一个妓女,确切说是美容院里的涉黄服务者。

公安同志就有点郁闷了,毕竟她本身从事涉黄业务就是犯法了,不过既然人家来报案,也得等人家说完一起抓。

妓女说的是嫖客用一块假玉佛当嫖资诈骗她。

公安同志有点无语,她这招是两败俱伤啊,但是从工作的角度两人都算犯法都得抓,于是他们把嫖客抓来,这个嫖客不是别人,是小苏。

小苏先是有点蒙,毕竟嫖娼已经是之前的事了怎么还能被抓,又不是现场被捕获,到了派出所看到妓女后他傻眼,“玉佛抵账”这招用了那么久即便是有些妓女发现但也不敢怎么样,毕竟她们从事的是非法工作报警的话会被整锅端,竟然有那么认真的妓女。

那妓女看到小苏盯着她发愣也很生气,大喊着瞅啥呢?

小苏瞬间明白她为什么会报警了。

接着他开始交代案件经过,小苏绘声绘色地跟公安讲了整个过程,在嫖娼谈价时他手上会故意玩弄一块玉佛,边谈边把玩着,拖着时间。

基本上所有妓女都会问这块玉佛是哪来的?

他会说有个老乡在工地干活挖到的,然后他从他手里买过来。

都说男戴观音女戴佛。

有趣的是大部分的妓女都对这块玉佛很感兴趣,他还很热情地给她们戴看看,戴过的都会觉得很合适自己很想要。

紧接着小苏会顺水推舟说干脆用玉佛抵了嫖资好了。

当然,并不是每次都顺利,如果稍微有点小坎坷的他还玩反转取下说不给了,还是花钱好,故意说搞不好这块玉佛很值钱。

这时妓女就来劲,就偏要那块玉佛了。

哪怕她补贴点钱也行,于是小苏就用一块假玉佛免费嫖了一次还倒拿了三百块。

离开前他有一种自己是鸭子的错乱感。

没错,来劲倒贴钱的妓女就是报警的这个。

说到假玉佛的由来,小苏也很乐意分享制作方法,其实很简单,买一块像玉的石头,提前几天用橄榄油泡好,而且他还特别交代,一定要泡够一天,然后拿出来晒干,这还不是结束,为了让玉佛更温润点,还得用手搓一两个小时,看着就跟真的一样。

所以经常在谈价的时候他把玩玉佛是真的在临时抱佛脚弄得更真点。

问一共用了几次?

小苏还很得意说这几年这个方法他已经用了几十次从未失手,真的从未失手。

要知道一块石头才几块钱,直接顶百块的嫖资,只是没想到这次栽了。

接着拿证物取证,小苏搬来一箱,里面一百多个呢,他全部都拿过来给所里,免费送,希望他们能通融下。

这玉佛看似假的但确实能以假乱真,但大家都不是傻子,怎么会信。

没得通融小苏还是被关了进去。

而那箱证物,也不值钱,小苏再要走也说不过去就随便放着在角落里。

只是没想到过了段时间后一百多个假玉佛只剩下十几块。

(8)

出来后小苏决定去找那个妓女报复,他记得这个女的是东大路美容院的。

为什么记忆那么深刻是因为当时准备战斗时那妓女说了句咋整呢。

小苏实在有点幻灭说多给五十块让她别说话只叫就好。

可当他刀背藏身进入美容院时却发现里面有一个刀客,拿着一把杀猪刀的刀客,这刀客一头短发 ,全身胖的跟大鼓一样,他原本怀疑那么胖的人怎么耍刀啊,会不会就是吓唬一下而已,没想到当杀猪刀抽出时这刀客嫣然傅红雪附体,整个美容院全在刀光的笼罩下。

简直是高手中的高手啊,小苏吓得不敢拿出他的小马刀,躲在一边静静看着这个胖刀客从妓女的魔爪中把一个长发瘦男人救了出去。

后来他听说这个刀客是女的,叫大鼓香,那长发男的不用说,就是传说中的饼花了。

一切结束后小苏忽然想起今天来美容院的目的,可是找了一圈没找到那妓女,一问,丫的回老家找了个老实人嫁了。

正要离开时忽然瞥见一个红色灯光笼罩的小房间里有一个熟悉的面庞,多少次他路过她的窗子就是静静看着这个面庞。

小苏不会记错,这世界不可能有那么像的两个人,她是他喜欢的那个姑娘,那个叫婉茹的姑娘。

可是婉茹不在老家怎么会出现在这?

小苏愤怒地冲了进去,撞入眼帘的是心爱的姑娘赤裸的身体缠绵在一个猥琐的男人身上。

婉茹看见小苏出现在这她也吓了一跳,虽然他并未正式表白过,但是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小苏在追她,她原本也是想着学美容院里的姐妹赚点钱回乡找个老实人嫁了,没想到这次被这个老实人撞见了。

小苏并不是老实人,他从后面抽了了刀准备把这个嫖客砍死。

他认出了这个人就是卖他假玉佛的人,整个制作假玉佛的方法都是他教的,这个人叫柏咖。

柏咖竟然用赚他的钱来睡他喜欢的女人。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柏咖当然也认出小苏,裤子都没来得及穿直接屁滚尿流跳下床,发疯似的跑开了,更确切说不是跑,而是拼了命匍匐前行,比他任何时候拼命爬来美容院还拼命,以前的爬行像是在战场,此刻是真的在战场。

当他爬出美容院的时候身上已经挨了好几刀,好在小苏没杀过人,俯身砍人时还是有点手软,没真的下狠手,所以柏咖竟然没被砍死,还越爬越有力气,直接爬到了东大路上。

看着东大路上来往冷漠的大货车,此刻柏咖脑子一片空白,他似乎想起自己每次来美容院光顾的人就是婉茹,他记得他们两人产生了感情,她说过她会等他赚钱来赎她。

所以他拼了命卖假货,赚了不少钱,只是赚来的钱只够嫖资,对于赎身远远不足。柏咖没读过书,他永远也不明白“戏子无情婊子无义”是什么意思,他只是一味相信她是爱他的。

但是此刻从房间到东大路,婉茹好像从头到尾都没帮过他,更不用提阻止小苏杀他,甚至拦一下说一句话都没,只是冷漠地看着。

他猜不透她是怎么想的。

此刻婉茹真的只是远远地看着他们,看着一切正在发生,看着一切悄然结束,一切细思极恐。

(9)

那些玉佛并没有再流入美容院里,毕竟整个行业都知道这事怎么可能再吃这套。

没人知道那几十块假玉佛到底去哪了,只是后来所里举办活动,家属都来参加,其中有几个工作人员的老婆脖子上都戴着同款玉佛,一问都是工地挖出来的古董,场面一度很尴尬。

如果这些玉真是她们老公拿出来送给的,那这个世界就很有趣了。

那个善良的阿兵哥服役满两年就光荣退伍回家,再也不能照顾怣矮仔。

怣矮仔很是失落,但开心的是经常收到阿兵哥的来信,她不识字经常在马路边等着学生放学让他们读给她听。

因为对别人有需求,怣矮仔再也不是以往一样跟大家敌对,也不骂街,平时还会稍微打扮下,整个人换了另外一个状态。

再后来怣矮仔收到阿兵哥的结婚照,是一个漂亮的媳妇儿,阿兵哥在信里说永远当她是妈妈,媳妇也会叫她妈妈,等他忙完这阵子会带媳妇过来伺候她,怣矮仔感动得泪眼朦胧。

时光回到多年前的东大路。

小苏并没有砍死柏咖,因为在致命的一刀前有双手死死地拽住了刀。

救柏咖的人不是别人,是路过的阿兵哥。

小苏不服跟阿兵哥缠斗起来,不过他的力量还是不如阿兵哥,最后纠缠在一起被反杀。

柏咖吓傻了,一句感谢也没有早已爬出五千米外。

阿兵哥躺在地上,他手上满是血。

婉茹远远地看完这一幕,迟疑了许久还是跑过来……

小镇是亚热带气候,四季如春,除了冬天冻得冷外植物基本都是绿油油的。

东大路在整个九十年代都是方圆几百里男人们向往的世界。

柏咖依然把假货卖给外地打工人员赚着为数不多的嫖资,他还会来东大路美容院,只是不再叫摩的,而是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自己骑着过来,当他到店门口时依然还是有妓女笑着出来迎接,只是他不再跟着笑,各取所需完事走人。

阿兵哥如约带着媳妇来看怣矮仔,只是看到的却是一座孤坟。

阿兵哥的媳妇很漂亮,小镇的人们看着有点眼熟,也许九十年代漂亮的女人看着都像港台明星吧。

这个可爱的极乐世界。

2019/5/17

《天光八早》传奇故事系列:

天光八早:一个失去记忆的哭丧者

他跳舞想成为女人,她杀猪想证明自己是女人……

极乐世界:三个男人为了一个妓女相互残杀

戴日强
作者戴日强
237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戴日强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