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沃伊采克》

Antigone 2019-06-30 23:03:01

(说起毕希纳的《沃伊采克》,突然想起多年前看过的一个奇特版本,京剧与先锋戏剧结合的肢体独角戏,放这里吧~)

从左至右,依次“生、旦、净、丑”

舞台有两束光,一束投向演员:四个穿戏服的塑料模特;一束投向乐队:几只架起来的铜盆,有底儿的,没底儿的。

“这是医生”,德国戏剧女导演安娜·珮诗珂走上台前,从最右边的“演员”开始介绍。她指着穿紫衣的塑料模特,一顶象征学问的帽子戴在模特无头的颈上。“医生在拿沃伊采克做实验,实验内容是一个人只吃豌豆会怎样。沃伊采克已经连续40多天只吃豌豆。为了这个实验,医生付给他钱。”

“这是上尉”,安娜指着穿黑衣的塑料模特,一副象征权威与勇士的大黑胡子挂在模特无头的颈上。“上尉是沃伊采克的boss,他很乐天,总是让沃伊采克慢一点,再慢一点。他和医生给沃伊采克带来了完全相反的影响,让他很混乱。”

“这是玛丽,沃伊采克的女朋友。”安娜指着穿蓝衣的塑料模特,一副水袖系成了淑女站立的样子。“沃伊采克把从医生和上尉那儿得到的钱都给了玛丽。”

“这是鼓手长。”安娜指着玛丽身旁着红衣的模特说。那无头的模特在红衣的包裹下显得志得意满。“鼓手长和玛丽相爱了。沃伊采克看到他们在舞会上跳舞。他们有过更深一步的身体接触。”

从左至右,依次“生、旦、净、丑”。四个人物,无身而立。

“这是沃伊采克。”最后,安娜指着四具模特中间地面上一件童装大小的白布坎肩说。“沃伊采克总是听到地下有声音传出来,他陷入了疯狂。”

乐师上场,吹响长笛。长笛发出梦魇般的呜咽声。

那件童装大小的白坎肩的确是沃伊采克。他是在“生旦净丑”序列之外的存在。

演员上场。他叫王璐,著名武生。王璐走到舞台中央,穿上白坎肩,变成了濒临疯狂的沃伊采克。

贫病交加的士兵沃伊采克以典型的京剧动作和表情展示他的内心戏。四个塑料模特构成了一个四方角力的战局,战场是沃伊采克的内心。这个局,是“万箭穿心”。

威严的咳嗽声从舞台后传来,让沃伊采克紧张。直到他脱下白坎肩,慢慢地,以一个演员本人的身份穿上了黑色的大袍,戴上黑色的大胡子,发出了一声真实到让人一凛的威严的咳嗽声。这个演员本身卸妆-上妆的过程是一场“间离”,也是独角戏中演员在扮演不同角色时的缓冲:不是沃伊采克变成了上尉,是演员王璐变成了上尉。演员本身,也是角色之一。上尉变回演员,演员戴上帽子,变成丑角医生,医生视沃伊采克如畜生草芥,他转动眼珠,舞动珠串,而下一刻,这串珠子勒在沃伊采克的脖颈,几乎置他于死地。

剧情更加紧张。当王璐披上火红滚金的大袍,华服舞动,戏剧冲突像火焰一样燃烧蔓延了整个剧场。玛丽,沃伊采克的恋人,他悲惨人生唯一的寄托,和这个火红大袍的拥有者发生了一场让沃伊采克妒火中烧的缠绵。

一个人如何表现两个人的缠绵?

演员褪下红袍,披在椅上。身藏椅后,慢慢的,旦角的云鬓露出来了,慢慢的,一双玉手露出来了。手变幻千般姿态,从椅背后伸向前来,拥住红袍,悱恻缠绵。慢慢的,一双绣花鞋出现了,玛丽坐在镜前梳妆,一缕血红唇脂抹在镜上。

然后,是沃伊采克对玛丽的爱意,爱与怒,让他像奥瑟罗一样杀死自己的爱人。他手执利刃,于四方角力的场中与自我周旋,最终手刃玛丽,刺破“万箭穿心”之局。一人执一柄刀,刺向一件蓝衣,竟也能让在座者如此紧张惊悚。而当沃伊采克将黑墨水涂在自己脸上,在座者看到的却分明是触目惊心的血迹。

去掉西方戏剧中的对白,去掉角色,去掉京剧中的浓妆,去掉让人感到“隔”的京剧程式,去掉乐队,甚至去掉至少二人同时在场才能不断碰撞、升级的戏剧冲突。选择毕希纳的名剧《沃伊采克》进行京剧化的改编,或者说,选择对京剧进行西方现代戏剧式的改编,需要勇气。导演安娜学戏剧表演艺术出身,对观众提出的种种理论并不熟稔,她把她所擅长的发挥到了极致:西方现代戏剧与中国传统京剧在肢体表演上的融合。这种融合,首先抛除了一切重负:京剧形式的坚硬外壳的重负,西方戏剧所追求的冲突、具象化的逼真表演的重负。而抛除这些重负之后,它并没有轻盈到成为一片飘在半空中的让人看不懂的先锋羽毛。它是一场孩子们也能看懂的戏剧。

三个人,导演,演员,乐师,来自三个不同的国家,说着三种不同的语言。他们用相遇互相拯救了彼此。演员的高度专业化、对京剧表现手法的坚持,强烈的自我意识,推翻了导演最初的一些无稽之想。乐师的出现,则拯救了演员的某些模式化表演,和剧情的抽空式安排。有时候,一对一的冲突安排让人不安,让人不由地担心它的脆弱性,但都被乐师一一化解。几只铜盆,几支长笛,一只陶埙。摆在舞台上就是一支中西莫辨的乐队。诡异、压迫,乐师吹奏出中西莫辨的旋律,正如古希腊戏剧中,那围在剧场上的歌队,他们是观看者,也是剧中人,为残酷的戏剧和现实之间,筑起一道安慰人心的“间离”之墙。

演出和演奏是即兴的。每次排练和演出,都有新的动作和旋律发生,导演、演员、乐师,彼此之间早已习惯了意外。在毕希纳笔下,《沃伊采克》是极度抽象的戏剧,有着强烈的哲学气息和愤世嫉俗的社会批判,只是他将这小人物的悲剧的批判,不仅指向了沃伊采克背后的人们,指向了社会,也指向了上帝和人的存在本身。在最高存在看来,一切都是合理的,而正是这些亘古长存的合理让人疯狂,让兵士双手沾满爱人的血。导演安娜聪明的地方在于,她选择了一出极度抽象的戏剧,并没有用京剧去“翻译”它,而是再次抽空它,连抽象的哲学和社会思考也抽掉,连少得可怜的人物也抽掉,连塑料模特的头颅也抽掉,最终,剩下了京剧的本体。这京剧的本体,是核,也是壳。

中德合作的肢体独角戏《沃伊采克》,由德国戏剧导演安娜·珮诗珂与中国国家京剧院著名武生王璐跨界合作,2012年11月在德国法兰克福首演,好评如潮。2013年12月13-14日,首次于北京繁星戏剧村上演。

Antigone
作者Antigone
73日记 2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Antigon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