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城济南

风行水上 2019-06-28 18:28:12

济南泉水边打水人

五月份我从北京回来,路过济南。想起几个朋友就在济南西站下了车。大胃与北川在车站接我,问我想到那里去玩。我说我也没有确定的目的地,便说“看看鹊华山还有大明湖吧!”。为什么要看大明湖呢?因为狗肉将军张宗昌做过一首诗叫“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蛤蟆,一戮一蹦达”。北川说:“鹊华山可不近,在黄河边上。就是一个小土包,没啥可看的”。我问他:“难道不在市内吗?”。他说:“在市郊,有段距离。明天我们可以开车过去”。我说:“那就算了,我已经买了明天下午的火车票了”。济南附近有很多山,车从高架上下来,我看见远近都有山。老舍写过一篇文章形容济南大概是在群山环绕之间的一片洼地,所以泉水汇集于此。寻常巷陌扒开铺路的石板就可以看见泉水。我想了想说:“那明天就看泉水吧!”。晚上住在千佛山下的“学府酒店”,吃饭就在千佛山山脚下的一个饭店里。大胃点了许多有特色的鲁菜,记得有”九转肥肠”还有”蒲菜炖鸡”。蒲菜有点象我们安庆地区的“篙儿菜”,但是“篙儿菜”我们这里清明左右吃。过了清明再想吃就要等明年了。“篙儿菜”对水质要求非常苛刻,只要稍微受点污染这个菜就长不出来了。魏新带了两瓶“魏道阳湖”。这个酒我以前就喝过,有一股浓郁的芝麻香。我问了一下济南喝酒的规矩,魏新说:“济南这边规矩是有主陪和副陪,主人不动杯客人不能动杯。酒喝完了由客人表示谢意,然后作个总结等等,大致是这么一个意思”。那天晚上我喝得有点高。我已经有两年不喝酒了,因为看到这几个朋友有点兴奋。结果一圈没下来,我就有点多了。“火锅”看我们喝得热烈也倒了一小杯“婴儿肥”啤酒陪我们喝。晚上喝到千佛山景点快要锁门我们才出来。过了马路我与他们分手回到了酒店。酒店的大堂里东一簇西一簇的醉鬼。那天“学府酒店”搞了一个画展,是一个朋友策展的。我在门口的海报上看到他的名字。但我没有想到他也住在这间酒店里。我回来的时候在高铁上收到他一个短信:“还在济南?”。我回覆:“已经离开了!”。

大堂里酒鬼们勾肩搭背密密的耳语着什么,似乎谋划要“智劫生辰纲”,下一步就要撮土为炉插草为香结拜异姓兄弟了。我认识朋友当中山东藉的都好酒量,有个辽城的山东女孩。我问她能喝多少,她十分害羞的说:“我酒量很差!大概一斤左右吧”。我咬着手指头再也不敢跟她碰杯。有次她喝完白酒,又喝啤酒。真是手挥五弦目送归鸿,丝毫无醉态。怪不得有句顺口溜叫“东北虎,西北狼,喝不过山东小绵羊”。反正大家就是这么笑咪咪的喝着、聊着。等发现不对的时候就立脚不住,象喝了一丈青的“洗脚水”一头栽倒。李老大还想找我聊点艺术,我说不行了,今天晚上聊不了,我要睡了。然后扑到呈“大”字形。

第二天早上我在酒店里吃的早餐。早餐有西式也有当地特色早点。我看见一种象胡辣汤的东西就问服务员:“这是什么?”。她说:“这叫甜沫”“好喝吗?”“好喝”。我在魏新一本书当中看过他写过这种早点。做法是将小米磨成糊,里面加花生米,豇豆、波菜、五香豆腐干、粉条等等。我要了一碗甜沫,一根油条。因为宿醉这一碗甜沫喝得醍醐灌顶一般。通体习习风生。甜沫这种早点就是为济南而生的!尤其是宿酒刚醒的人,喝一碗甜沫马上电量满格。不过后来魏新告诉我说你在酒店喝的甜沫只有百分之五十水准。远不如街上小吃店里做的好吃。那好吧!留着以后待我一家一家吃过来。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大胃与北川来了。我们就去看泉水。说是沿着河走,也可以坐船。打了一辆车走了大概有十几分钟的样子就到了地方。看见一个羊汤馆,羊汤馆墙上打出标语说“发现一碗假羊汤,奖励一万碗”。这个标语很“鲁”,一万碗那得喝到驴年马月去?经过一个游泳池,大胃说这个游泳池的水就是取的泉水。然后拾阶而下就到了河边。河水很清,也很浅。北川说:“园林管理部门故意放得很浅,不然老头、老太太在里面游泳、洗澡有碍观瞻。以前没有形成习惯还要设专人把守,这边守住了那边“咚”又跳下去一个,后来逮住就电视曝光,于是这二年少了”。河两边长着柳树,北方的柳树长得高大,姿态苍古有致。泉水不是想象中喷涌而上的那个样子,凑近了看象水煮沸的样子,连续不断的冒水泡。水底里有翠绿的水草随着水泡摇摆,小鱼在水草丛中折折而游。后来到了一个亭子中,北川说:“我们当地名士做过一个调查,考评那一眼的泉水味道最好”。他指了指附近一眼泉说:“好象就这个泉的水最好喝”。那个泉的旁边有许多人都带着塑料水桶来打水。水桶的上面系着绳子,灌满了拽上来。杜工部有一首诗说“历下此亭古,济南名士多”。《老残游记》当中也特别写到济南的泉水。一个城市的市中心随手能打到泉水,还不要钱。想想还是觉得蛮幸福的!沿着河说说话就走到趵突泉,趵突泉比前面我们看过的泉水的水面大一点。中间也有一个亭子,亭子周围都趴满了人。我对人多的地方兴趣不大,就提议说去看看“李苦禅纪念馆”。大胃说:“李苦禅纪念馆”更没有什么好看的,里面的画都是复制品。不过既然来了就去看看吧“。穿过一片竹林就到了北方有这样一大片竹林倒也难得,竹林里都设置了水雾喷淋装置。竹根下面抽出新笋。大胃说上次到你们安徽查济,回来的时候经过一个山谷。里面都是竹笋,我们下了车采了一大袋。回来吃不完都煮了做了干笋。烧肉吃,清炒。吃了很长时间。“李苦禅纪念馆”也确实没什么看头。一个小四合院,有彩绘的房梁。中间几棵树长得好,现在不记得是什么树了。也许是木笔,也许是白玉兰。大胃说她也有好些年没有进来过了。我说都这样,比如我家附近的逍遥津我也很多年没有进去了。出了趵突泉公园,大胃问我去不去大明湖了?我说不想去了,我们回去吧!他们俩陪我跑了一上午也挺累的。我想大明湖大概就是一圈柳树,然后有些亭子,也没有夏雨荷,跑去干什么呢?还不如回去喝喝茶,聊聊天来得好。北川说中午我们在那里吃饭?我说吃点素的,下面条?大胃说:“那还不如回家去吃,让北川做油泼面给你吃”。我说:“那太好了!”。

到了大胃家都快到十一点了,我是下午两三点的高铁。北川下楼去买面条,他说做这种油泼面最好是水切面。要买粗一点的才有咬劲。北川面条买回来以后就在厨房里下面,我进去看了一回。他问我是不是饿了?我说饿倒也不饿。就怕时间来不及。因为我看他做面象绣花一样。面捞上来过完水,他把磨菇一片片排成一圈,酱牛肉排成一圈。象八卦图一样。这个时候我看他起油锅,油沸腾以后才泼上去。发出滋啦的一声。碗比我头都大,我自言自语说:“这怎么能吃得掉?”。大胃说:“其实没多少面,主要是造型。这么大的碗显得富足”。于是开吃,果然好味道。后来问他们讨了秘方。秘方的名字叫“黄昏北川油泼面”,首要一条是:“黄昏的时候稍感饥饿——”。后面我就不方便写出来了。总之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油泼面。北川原来是乐队的贝司手,他的音乐我没听过。但他写的诗我看过,写他到河南做生意。这首诗写得很好,散发着王宝强的气质。我在家里看得笑得乐不可支。下午到了高铁站忽然发现自己忘了一件事,我们村有个人在济南。是一个远房叔子,但时间来不及了,不然他一定要去看看。这个人的故事容在后记中写一写。

风行水上
作者风行水上
461日记 57相册

全部回应 29 条

查看更多回应(29) 添加回应

风行水上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