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

梅行素 2019-06-27 12:31:41

今天中午在食堂吃饭,座位对面坐了一位老人和一个小男孩,老人应该是男孩的奶奶。他们坐得很靠近收垃圾的地方,收饭余垃圾的保洁大叔递给他们一盘吃了一半的菜和吃了一半的包子。小男孩不停地在凳子上跳,拿一个包子砸另一个包子,抱着一个破袋子砸桌子,砸得桌子不停抖,然后大叫,大笑,一刻不消停,虽然他奶奶不停对他说,好孩子,听话。坐在桌子另一头的我被他的顽皮行为震得要死。他还不停盯着我的饭,两份素菜一份米饭,并且指着我的菜对他奶奶说:“我要吃那个”。他还想拿前一个在那里吃饭的人落在桌子上的一包餐巾纸,奶奶说:“好孩子,听话,我们不要”。但是小男孩还在一直不停地闹腾。

男孩和奶奶穿得都是很老,很旧的衣服,像上个世纪80年代的乡村的风格,和一群衣着光鲜亮丽的大学生格格不入。从他们身边走过一个提着lv包的女教授(也可能是博士),妆容精致典雅,穿着一条小黑裙,美若天仙。她就那样走过了他们,走过了吃着别人剩饭,穿着破旧衣服的他们。就那样走过去了,熟视无睹。

我为那个小男孩感到悲伤,当教我们语言学的36岁的有着北大中文系博士学位的教授带着他6岁的女儿读着世界名著,上着钢琴课,古筝课。女孩用清脆,可爱的声音和她父亲聊着科技馆的见闻,语言学的知识的时候,那些贫穷的家庭出身的孩子,可能还在傻乎乎地乐着,背负长辈和外人着“不听话”,“皮孩子”的指责和别人嫌恶的眼神,在大学食堂里吃别人的剩饭,拿一个包子使劲砸向另一个包子,仿佛他只是一个刚出生,刚会玩玩具的婴儿。

阿门……

精英阶层,永远也理解不了下层民众的悲凉。

梅行素
作者梅行素
20日记 29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梅行素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