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你真的不用感到抱歉

chestnut好hea 2019-06-27 00:42:09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每次看都深感压抑,松子的死亡是一场悲剧又是一场荒诞剧,缺爱而一生逐爱,为爱而生,开头就注定了结局。

有些人终其一生,只是为了变成某人喜欢的自己:父母眼中的乖乖女、情人嘴里的好伴侣、老板邮件里表扬的勤奋员工……卑微地放低自我,讨好某人,因为想得到认同,想得到怜爱。对方偶而投来一点示好,就立马摇尾巴应和。

松子就是这样“讨好型人格”的人,上父亲想让她上的学校,选择父亲想让她做的职业,努力成为他心目中的女儿。即使这样,在松子开开心心地等着父亲给她拍和服照的时候,父亲开口的第一句并不是夸奖松子多美,而是惋惜卧病在床的小女儿无缘此景:“久美穿和服的样子,可能见不到了吧。”

看着父亲忧伤惆怅的样子,在一旁的松子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只是她依然像往常一样希望父亲开心起来,试图将父亲的注意力从妹妹手中抢回来。于是她做了一个鬼脸。到最后只是换来父亲冷淡的一句:“别开玩笑了。”

以往一直行之有效的鬼脸,这一次失效了,它不再是松子博取父亲欢心的武器。倒不是松子有多想嬉皮笑脸地将自己不被重视的尴尬处境搪塞过去,而是父亲的会心一笑对于她来说就是精神鸦片,就是她最大的成就感。

为了你,我可以变成你想要的模样,无论这是否出于我的本意。

松子只是跟妹妹分享一下暗恋学校的男老师,也要被父亲责怪。

为什么一切都以妹妹为中心?为什么父亲的目光只在一个人的身上流转?就算大女儿分享初尝恋爱的好滋味,他也了无兴趣,甚至给少女怀春这样的美好悸动泼下一盆冷水。

到最后,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的。

努力讨好,依然无所回报,却又不死心。这就是无奈却固执的松子。

纵然爱你这般艰难,我会努力说服自己,这是该有的劫难。

“因为这样,留下什么后遗症吧。”当她被逼急的时候,她会做鬼脸;当她遇到喜欢的人,她也会竭尽全力地委屈自己,讨好别人。

就算被生活折磨,松子依然心里唱着歌,纯真地期盼着什么美好会光临。

离家出走之后,和一个脾气暴躁还怀才不遇的作家八女川君住在一起。这个男人老是对松子拳脚相对,还让松子去浴池工作挣钱。出于无奈,松子不得不问弟弟借钱,跟弟弟介绍时还不忘赞扬一把这个性情暴躁的男友:“才华横溢又温柔的作家”。而弟弟却让她去做陪酒女郎。松子尴尬地笑了笑:“我不想为了钱沦落到那种地步。”

什么都做不好,什么都是松子的错。这似乎是家人给松子打上的标签,也成了松子一生的阴影。

问弟弟家里的近况,弟弟却责备松子搞到家里一团糟,把父亲去世、妹妹不说话不吃饭都归咎于松子,让松子再也不要靠近这个家了:“从现在开始,断绝家庭关系。”

松子哑口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她想念家里,可这个家好像并不需要她,或者,她早成了这个家的禁忌。在以后的日子里,她经常坐在河边,吧嗒吧嗒地流着泪,看着河流,想起记忆中的那个家。

好不容易跟弟弟借了钱,却换来一顿毒打。一直怀才不遇自称太宰治转世的男友只是将松子当成肉欲与事业不顺的发泄工具。

看着这个积郁的男朋友卧轨自杀,那一瞬间松子所有的依托都落空了。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的人生完了。”

半年后却神奇地做了故去男友的事业劲敌冈野劲夫的情妇。那时候松子还天真地以为这是一段恋爱,而不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抢劫”。

冈野劲夫一向嫉妒八女川君坐拥才华和美女。就算八女川君已经故去了,冈野劲夫内心依然充满自卑,大概就是“就算厉害之人在世间从此消失,他依然俯视着你。”

被比较心理和性欲驱使的感情注定是走不到松子期待的婚姻殿堂的,最终还不是给松子一个难堪的闭门羹。一次次的讨好换来一次次羞辱与拒绝,松子也在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将自我的身份降低,无论是父亲、家庭、学校的工作,还是爱情,都一一地踩着她的尊严碾于泥泞。

“只要不是一个人,只要离家远一点,她跟谁在一起,做什么都无所谓。”

后来陆续地跟在河边搭讪的男人、发廊店主、学生龙一在一起,松子依然习惯完全交付自我。杀了人后她还是觉得“这回儿,我的人生要完了。”

在监狱里,松子也一直反复问自己:为谁而活着?前一秒还笃定“不为了什么,谁都不为”,后一秒又缅怀发廊店主岛津贤治的柔情而死性不改:“我为爱而活,只要有爱,就能活得下去,爱就是人生。”带着对发廊店主的思念,松子开始努力参加美容师培训,爱情一点点地给予她努力活着的勇气。

其实发廊店主只是跟松子生活过一个月,松子却因为对方许诺过“以后要一起生活”就勇往直前,想着出狱后跟这个人生活。

只要是女人,不论是谁,都憧憬童话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悲哀。嫁作人妇的好朋友转行拍色情片,松子说了一句:“当时没哭吧?”好朋友强作坚强地笑说,做经理的丈夫在旁边看着呢,怎么会哭。只是再怎么伪装的坚强到底是夹心饼,被松子温暖的拳头一捏就露馅。

“小的时候谁都希望自己的将来闪闪发光。但是自己长大之后,自己的梦想,却没有一个能够变成现实。既痛苦丢脸,还反过来埋怨别人。”

“人的价值,不在于得到什么,而在于付出什么。”

付出到连自我都毫无保留的地步,最后也只能是飞蛾扑火。疯了的松子在出租屋的墙上,蓬头垢脸,泪流满面地刻下:“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梦想是自由的,但是实现梦想,度过幸福一生的人少之又少,因此,绝大部分没有那么幸福的人,要么伤心地长吁短叹,要么笑着搪塞过去。

而松子的梦想是“为爱而活着”,可她到底也想不明白有时候“他人即地狱”。

最后,松子被一群调皮小男孩用棒球棍打倒在草坪上,至死她都念着美好的一切。

松子啊,你该做个无情的孩子,不该对人世放诸太多期待,只因命运从不轻易被世人所操控。你该学习做一个乐活自私者,怎么开心怎么来,不必因别人的片言只语而耿耿于怀,思虑过度。你不能成为任何人都喜欢的人儿。你终其一生只有一件事情,就是做自己。

生而为人,你真的不用感到抱歉。

如果有错,那该是这个世界与你一同沉沦。

噢,甜美的短歌,你真爱嘲弄我,
因为我即便爬上了山丘,也无法如玫瑰盛放。
只有玫瑰才能盛开如玫瑰,别的不能。那无庸置疑。
我企图生出枝叶,长出树丛。
我屏住呼吸——为求更快蜕变成形——
等候自己开放成玫瑰。
甜美的短歌啊,你对我真是无情:
我的躯体独一无二,无可变动,
我来到这儿,彻彻底底,只此一遭。

chestnut好hea
作者chestnut好hea
31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chestnut好he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