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丹青骂的“考前班素描”到底在批评什么?

圣约翰anan 2019-06-26 16:25:11

“每次看到考前班的素描,考场上的画,我就想死,我觉得我宁可一辈子不会画画。”

 最近跟朋友聊到什么是好的素描,比起中国大部分写实画家,陈丹青确实有资格批评所有人“在座的都是垃圾”。他的素描很“本质”,25岁的水平就甩出同行很远了。

  中国长大的画画人,老师们大部分师承苏派技法,三大面(亮灰暗)、五调子(高光、亮部、灰面、反光、投影好像是这样);立体感由交界线、反光、投影组成。

这个认知方式,对于初学者来说是有效的。但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很多人对素描的理解,苏派马克西莫夫教学法也是如此,追求用颜色色块来塑造体积和空间,我听说过某老师说:

“素描的终极目标就是消灭线”。

这个观点仔细想想是有问题的,西方画线的大师数不胜数,为什么?

传说安格尔还告诉学生德加“年轻人多画线”,这又是为什么?

我们从国内的习作开始谈起:

随便找一张“全因素素描”来说,画很深入,细节多,颜色把握也好,质感也好。可以算是无数艺考生的终极目标了。

但画很怕比较,和米开朗基罗放在一起,对比就很明显了,米开朗基罗的一块块肌肉骨骼,是独立且连贯的,每个形体都有自己清晰的形状,从哪儿开始到哪儿结束。

“全因素素描”里拇指肚就很扁,边缘线上哪儿是肉哪是骨头,都很含糊。

手腕的截面形状到底是长方形还是圆形,在哪里开始出现转折,都是很无益处的涂了颜色。

说“全因素素描”是追求尽可能画更丰富的内容,显然,画线是更好的办法。

用铅笔把一张白纸涂黑,是很花时间的事儿,这件事儿明明可以用刷子。(苏联还很常用刷子蘸黑色粉,我们很少这么训练)这不是个简单的效率问题,背后更大的问题是“素描是干嘛的?”

这个答案上出错,很容易会导致“瞎几把练”。

这么画形更准?

这种训练会不会让“型更准“呢?它可以让人花很久的时间,反复修正轮廓,可能会更准。

但根据大卫霍克尼的研究,这个问题15世纪西方画家圈就有解决方法,他们用透镜投在画布上,直接描。

有兴趣可以去看《隐秘的知识》一书,讲的非常有趣(完爆那种世界名画300幅、小x聊绘画之类)

事实上,轮廓、透视准确并不能让你画出一张好画,更重要的还是理解形体本身。

如果说全因素素描“立体感更强”呢?

我的老师闫平跟我说,要多看米开朗基罗,“他的空间就是空间本身,每个手指的位置都不一样,跟明暗虚实无关”。

我足足过了几个月才想明白这点。米开朗基罗的这张素描,如果我伸手摸过去,我是能明确感受到肩膀离我最近,颧骨稍远,胳膊肘更远。能知道哪里是坚硬的骨头,哪里是肌肉(虽然他画的也很硬)。

这种精准的空间感,是来自解剖知识和形体的认识,长期素描坐在椅子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

有兴趣的小伙伴去回看一下上面的素描,谁的立体感更强?我就不做公开处刑了……(毕竟历史上也没几个能跟米开朗基罗比造型的人)

素描sketch本身就是手稿、草稿,它解决的不是“我能画出毛孔”“我能画的像照片”,

素描训练本身解决的就是人对体积空间的理解。

伦勃朗手稿看起来很潦草,是因为他压根无所谓“在这张手稿里我能研究明白哪部分形体”,他在意的是人物姿势、力量感、胸腔骨盆朝向,还有画面构图。

这就是“草稿”的功能所在啊,去掉我擅长的部分,去掉颜色,先看一下整个画面这么弄行不行。

它是作文的“提纲”。

而中国式素描,相当于把作文提纲反复打磨,打磨到800字,考试也要考“写一个800字的提纲”。

我无意批评艺考的科目设计(毕竟我自己也是这么被筛出来的),也无意妄谈历史原因,批评留法留苏老先生。只是想把陈丹青不愿多加解释的观点,更平实的分享出来。

凡事皆有因。20世纪粉磨登场的中国式素描,曾为建设政治国家效忠尽力。在21世纪发扬光大的中国式素描,也会为建设经济社会增光添彩。

然而这增加的光亮,既不是技术传承,也不是思想美学的传承,只是立了很多“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矩”,跟猴子剪尾巴的社会学实验一样,迫害新加入的青年人。

陈丹青《西藏组画》手稿和其他手稿

圣约翰anan
作者圣约翰anan
27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70 条

查看更多回应(70) 添加回应

圣约翰ana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