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 | 汉堡小记

可可索罗金 2019-06-24 14:23:06

2019/6/24 星期一 晴

很久没写东西了。发生了很多事情,现在决定写一些吧,可能记不全,也可能记混乱。暂且先这样记着。

从上一次写东西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了。中间我妈妈来汉堡看我了,我和小朋友的关系淡了,我差一点自杀了,我决定八月份带着猫咪回国了。

先从哪里说起呢,不知道,那就从你记得的事情说吧。好嘞。

上上周六开始,我一直处于低落的情绪,这是我情绪低落持续最长的一段时间了。整整一个星期。上上周六的下午,毫无预兆的,我崩溃了。我去健身完,Kon教完吉他课,我们去吃饭。一切都好,他还给我看了他最爱的乐队的视频,他周日要去听他们的现场。

我突然就哭了,放声大哭。没办法遏制自己的绝望的情感。看着窗户,我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把它开得再大一点,跳下去,跳下去,跳下去。

我把Kon吓坏了吧。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等我感觉到痛的时候,我的手臂已经被挠破,手掌已经被搓的通红。而Kon正在帮我测脉博,以及准备叫救护车。

我勉强发出声音,说,不要叫救护车,我一会就好,我的保险可能不包括救护车。

笑死自己。

终于停止了哭,慢慢走向水池,接水喝。像是没有喝过水一样,又或者像水是救命药一样、我疯了一样灌水。Kon一直说,慢点喝慢点喝。

可我不敢慢,我怕慢下来,我又想要走去窗边, 把窗户开的再大一点,然后跳下去。只可惜,汉堡的楼都不高,我可能摔不死。那要不去高速吧,一了百了,就是对不起司机,会给ta惹麻烦,所以遗书得写好。

思绪漫无天际,我又开始哭了。

其实,我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毫无理由的,情绪崩溃,没什么比这个更让我担心的了。有启动点,可以消灭启动点,然而我没有了。而且,我不会求救了,之前还会给琼打电话,然而现在不会了,也不想了。

不过又有一点幸灾乐祸。我后来告诉琼,我停止去咨询,是一种主动的慢性的自杀吧。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垮掉,然后就死掉了。

周六的时候,在我平静之后,我发了信息给聪,告诉了她我到底怎么了。然后周一的时候,我去找Kon,下了小火车之后的短短十五分钟的路程,我一点都迈不开腿。我坐在路边,给聪打电话。挂了电话之后,我又哭了一阵,然后走走停停,离Kon三分钟路程的时候,我坐在公交小亭子里,放声大哭,朦胧中,天很蓝,而我很冷很累,只想趴在地上,或者走到马路上,或者跳进河里,无论哪种,我总是没办法把自己思绪拉回来。去了结自己吧,去了结自己吧,去了结自己吧。身体里被这样的想法充斥着,膨胀着,想要撕裂自己,想要放这个想法出来,想要一个解脱。我慢慢感觉不到自己了。

迷迷糊糊中,摸到了手腕上的皮筋,一瞬间,我想到了第一次去医院看医生的时候,医生说,如果想自杀,就用皮筋弹自己,好吗?

好。

一下,两下,三下,十下,不知道多少下之后,终于越来越疼,终于感觉到了自己,终于得到了一点释放。

然而也一个多小时过去了。Kon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我之后,发现了我手臂上的青紫,我想要遮挡,却无奈夏天短袖无法遮盖住,我暗自想,下次,我得找个能被衣服遮挡的地方了。

那头,聪聪着急到要哭了。终于,我引发了她的焦虑。再加上工作上的焦虑,她开始哭,开始睡不着,给她先生打电话。一连几天,告诉我她焦虑到不行,她也要去看医生了。

我很自责。而且接下来的这几天,我也没有恢复,可我不再跟她讲了。我很后悔,我告诉了她我的情况。看到豆瓣上一个人说,抑郁的人不要告诉家人朋友我有病,也不要祈求他们的陪伴,病成这样的人是不值得被爱的,我的脆弱只会让自己成为人体垃圾。

我默默的取消了关注,却也认为他说的可能没错。我让朋友担心了,让她都焦虑了,我承担不起了。

我轻描淡写的跟我妈妈讲我还好,尽管聪已经跟我妈讲了她很担心我,但我也只想尽量在我妈面前云淡风轻。我也轻描淡写的跟小朋友讲了,假装不在意,跟他讲我八月份要回国了,尽管我知道这意味着我们俩就要分手了。

我本来就不值得被爱,不是吗?就安静的做个好孩子,不要惹麻烦了。

写不下去了,明天再写吧。

可可索罗金
作者可可索罗金
87日记 19相册

全部回应 16 条

查看更多回应(16) 添加回应

可可索罗金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