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深观察】香港外佣故事

jiaon 2019-06-24 10:49:06

香港每一份外佣工作合约的背后,可能都在上映各式各样赤裸裸的人间戏剧

博取·焦/文

本身已焦头烂额一地鸡毛的生活,上周还是给我上了许多活生生且不可掉以轻心的课程。其中之一,与外佣有关。

原本在家里工作已快两年的菲佣苏菲老师,在上周一的晚上突然提出了辞职,且一边抹着眼睛做哭泣状一边非常诚恳地解说原因称:自己正在上大学的女儿失踪了。故此她要解约,回家找到女儿后,在老家种地照顾女儿,以此修补母女关系。

随后的几天直到开始敲下这些字词,我的心路历程可简化为如下状态:从猝不及防到我正想炒你呢怎么让你把我炒了真是后说分手的人才疼呢,再到晕啊咋办啊能不能留住人啊怎么谈判啊要不我主动提加薪行不行,再到看来是有别的事儿真得找人了烦死了又是一大笔开支,再到找人要定规则一是要说英语二是不能太老三是之前雇主不能太有钱工作分工太细人太闲不然人太懒啊,再到原来想马上找到人这么难啊简直没可能啊要不要降低标准或者换一种思路啊……

正是经历了这么一个从找菲佣到再找菲佣到可能还要找菲佣的过程,也让我大致明白了原本只需安排任务大致心里预期其就不太能好好完成,但她们周日一定会找个地方聚聚这已经成了香港的一道景致之外,香港佣人市场中已出现并延续了几十年的“雇佣经济学”的几则基本概念。

简而言之,这是一套包含了“从雇主挑选雇员再到雇员挑选雇主”逻辑在内的完整的市场供求关系。而按照这种供求关系,对于急切乃至焦灼的雇主们来说,候选人在老家或者人在香港,则是其是否拥有主动性的关键性节点。

以下就是作为一个新移民家庭,我、我的家人和一个在我们家工作了一年半左右的菲佣的经历。在导语的最后部分,需要特别指出以下几点:

其一,我在使用菲佣(或其他各种佣)这个名称进行叙述时,个人本身不包含任何褒贬或左与右及类似的价值判断,只是借用这一名词指称当地至今约定俗称的一种工作职位描述方式;其二,本文中的一系列描述均以个人记忆为主进行叙述,材料无捏造裁切,但也不保证每一处有关规则和事态的描述均百分百准确无误可资作为指导,故仅供参考或仅供阅读或只当故事看也无不可甚至可能最好;其三,苏菲老师是化名,其也可能并不是菲佣而是求他外佣,故而任何人烦请勿要对号入座才是。

一、到港

我最初是不太愿意家里再多一个人的,而虽然是太太主动提出,但她其实应该也有一定的适应家里多了一个人的过渡期。

从2018年3月苏菲老师老师到我们家,再到她写辞职信时提到的截止日期2019年7月,是她在我们家的工作时限。中间的2019年5月下旬到6月初,是我们主动给她放年假的日子(事后才知道可能会有坑)。按照原本的预期,这份合约的终止日期应该是2020年的3月,整整两年。而这应该是每一个经过中介到香港进行工作的菲佣(还包括泰国佣-现在已很少、缅甸佣、印尼佣-可能会说广东话故目前非常热门等)所签的每份工作合约的正常时限。

从抵达香港开始,雇主和佣人作为雇佣双方,均有平等的解约权利。假如雇主当天就发现其挑选的佣人不合适的话,当天就可以提出解约,但是要给予其一个月的通知期(也就是其工作一个月后才可以解约);而佣人要解除未完成的工作合同,也只需要提前一个月通知雇主即可。双方均可给理由也可以无理由,但彼此给予的一个月期限(也可用金钱抵偿),是将双方联系在一起的为数不多的措施之一。

此外,或许是出于为维护最基本规范的目的,香港的相关规定应该是个人名义无法直接与佣人签约,相关的包括办理香港身份证及拿工作签证的手续,必须由中介代理公司替雇主向香港入境处申请并完成。

而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比较和挑选后,2017年底,太太和我在香港新界沙田广场附近一家缩写为HW的中介公司处签下了合约。因相关的手续耗时3个月左右,加之挑选和比较以及可能的折腾空间,这就要求雇主必须提前半年左右进行筹划。先是跟中介公司给出基本的诉求,筛选后得到一份或多或少的人员名单。每份简历上都填有其各类身高体重及工作经历信息,比如是否曾在中东或者新加坡工作、婚否、在家排行第几、宗教信仰、是否接受不在周日放假休息或者是否接受临时在放假时工作。让我比较印象深刻的,是每个候选人都要回答一系列固定问题,比如是否接受没有自己的房间(或者与人分享房间),以及是否愿意吃或者处理猪肉。

在当时的条件下,因我们仍有几个月的准备时间,所以选择了通过视频面试人在菲律宾的佣人的方式。在看完简历和简短的自我介绍视频、进行基本的筛选后,雇主可以通过中介与人在当地的候选人进行视频沟通。往往因为网络问题,较为顺畅的视频会议,必须等到候选人来到给予其培训的设在当地的“学校”内进行。内容更多的是候选人的自我介绍,以及双方的互相提问。为了获得工作签证,候选人往往对所有的问题都给出积极性的回答。

在双方相看——在此情形下其实主要是雇主——顺眼后,交出一万元左右的港币签约(包含候选人来程的机票费用)。而中介则会在与雇主签约后,帮其搞定随后的流程(这过程太太是经历了我不不清楚写不出来)。相关流程耗时2个半月至3个月左右时间,随后候选人正式来港。

二、上手

2018年3月的某一天,太太下班后到中介处接上苏菲老师回家,我则在家下厨做饭为其接风。做为那天其中的一道菜,我蒸了岳母从四川带来的腊肉。

为了应对责任不清,在第一天晚上或者第二天一早,借助相应的行为规范模版,太太就跟苏菲老师共同商定了明确的工作职责描述,并给出了每日工作时间表,她表示同意遵守相关规则。而这张表格,至今也仍贴在其房间的床头。

但一开始的所谓规划,除了基本的必备事项外,其实真正能遵守的不多。因生活和小朋友的成长本身就是个动态发展过程,我们也根本没法深究,只能按照比较“佛系”的方式去处理。

在我一开始不愿意找菲佣的顾虑当中,其实也包含了可能的语言沟通问题。不止顾虑我自己,还有近段时期内同住在一起的母亲或岳母。

事后发现,在苏菲老师的关注度排行中,太太的诉求是第一位的,也是其所主要需要进行表现的对象。排在关注度最低的,则正是两位老人,尤其是基本完全不会说英语的母亲。而对于我的明确的指令,她一般会用表面的yes含糊过去,随后在不做或给出相反动作时用忘记了或say sorry——这也是她出了错误被发现后在我们家唯一表现出的应对方式和解决方案——进行解释;而对于老人的明确指示性要求,她本应能明白要做什么,但往往会用生硬的汉语回复“听不懂!”

不讲究方式方法等技巧,就在连最简单的信息表达都困难的前提下,语言确实是个问题。为了帮助家里的老人和其进行沟通,我曾花了一天时间设计了一套任务布置系统,以小朋友的诉求生和时间表为中心,谁(小朋友,大人),在几点,做什么(吃饭,洗澡,打扫卫生)等等。老人只需要按照汉语一一对应作出选择,苏菲老师就能用英语组合出相应的工作流程。我认为简易,但母亲除了笑有趣之外,似乎也只尝试了不成功的几次,贴在冰箱上的表格最终不知所踪。

最有效最长久的方式,则往往变成了老人告诉太太或者我,今天苏菲老师做了什么不对,应该做什么才对,你去告诉她。而在我们都不在家的时候,天知道她们的互动关系是什么样的。很可能的方式,是老人实在看不惯了,就自己主动承担责任,顺手把活儿干了。

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苏菲老师的工资,也因为相关标准提升了的缘故,从最初的最低标准4410港币,上升到了4520港币。每月月底发放,一手拿钱一手签名。

她往往会接着连夜去711便利店转账。后来我看资料知道,如何从香港帮菲佣们汇款回老家,是很多科技金融企业在香港发展时的起步业务。

三、矛盾

一年半的时间之内,我真正跟苏菲老师进行比较深入的沟通和交流,只有两次。

第一次是带她去离家不远的菜市场认路,一来一回总会花点时间,我告诉她家里最关注的其核心工作要求是关注小朋友。而她则讲了自己在北京打工时候的经历,包括那个家庭比较富裕,希望可以说英语的苏菲老师作为老师教小朋友说英语,工资为每月八千多人民币。但因为不合规矩,所以她只能用旅游签证过关后逾期不归的方式打工(今天听中介说,这种方式最终遣返时需缴纳一到两万的罚款,相当于其两到三个月左右的工资)。最终因为北京缺乏相关文化圈,她周末无处可去无朋友可见,往往只能在家里跟雇主一起,往往又变成了再工作一天,到香港工作是一种更舒服的选择,因为每周都能与其他朋友在一起一天。

另外一次,则与越来越多的矛盾有关。

最初和最主要的矛盾,是跟家里小朋友的饮食有关的。因要刻意少油少盐,太太对其着重对饮食的标准进行了要求。但在某一天岳母抽查其所烹饪的食物时,发现了偷偷加盐——小朋友的饮食太清淡了不好喂饭——到齁咸的现象。太太着意对其进行指出和劝诫后,类似的现象仍有出现过。

结论就是,只要雇主没有检查机制,其所提出的工作要求,基本可以百分百确定要打折扣,差别只在于多少,而非有无。即便有监测,如果不是百分百的话,仍有钻空子的可能。

随着类似的现象越出越多,我在家里安装的摄像头数量也从无到有再从一到二到三。在苏菲老师辞职至今的新一轮找菲佣的过程中,对于不接受家里安装摄像头的候选者,太太直接选择了pass。

也是随着类似的现象越出越多,虽然家里的老人仍抱有了找出错误的习惯,但太太和我基本上已接受了不能太苛求细节,只在黑与白是与非的问题上计较——事实证明也没法太计较——的现实。因为你会发现,你说的任何一个要求都会获得苏菲老师的yes回应,但往往也只有这一种回应。苏菲老师每天依然会按照最基本的节奏,以自己的方式进行工作:

你提醒她家里垃圾袋快用完了说一声即可我会去要,yes,然后你发现真用完了她会用别的袋子代替;你提醒她工作时候不要玩手机,yes,然后你发现她待在厨房里的时间越来越久,突然开门进去,就发现她仓皇之间藏手机的样子;太太告诉她中午打扫一下卫生间,yes,然后你发现她完全不会打扫,问她,答曰,昨天已经打扫过了,再问,为什么昨天打扫过了太太让你打扫时你不说打扫过了而说yes?

类似的连我都有点窘迫的问题,所获得的永远只有yes,或者sorry,或者没有回应,然后是几乎没有任何效果方面的改善。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了之后,今年4月份时,我用磕磕绊绊的英文着实跟她长谈了一次,核心主旨是:

苏菲老师,周末时我发现,太太跟小朋友出门的一两个小时之内,你完全待在自己的屋子里玩手机。而太太从一进门开始,你就开始扫地打扫卫生做饭。你的工作整体而言简直就是一场给太太(其次给我)看的show,我们完全不想再看这场show了,如果你在任何时候完成指定好的工作,你完全可以直接待在屋里玩手机,我们确实不太care。

四、辞职

今年初时,太太专门问过家里的所有成员对于苏菲老师的印象如何,是续约,还是换人。就在我们仍然没有太多结论的时候,她迎来了自己工作一年多后的按规定可有机会享有——但似乎不少香港雇主选择不放假而是支付薪水的方式弥补,这也是被允许的——的年假。在凑了周末和无薪工作日后,苏菲老师的年假为半个月。

从其走的第一天开始(甚至还没走的时候),我们全家人都在问彼此几个类似的问题:如果她真不回来了还挺麻烦,但我们都对她的工作性质进行了如此的定义,在面临可能会增加的监管后,她还会回来吗?她不回来的话一下子就空了怎么办?

这似乎也成为了一个“围城”的心态:其在城里时诸多不满,其不在城里时又都是离不开。

事后来看,她在返程时在机场告知没带身份证——太太严肃认真地告知其完全不必关心有无,先到了香港再说——可能已经预示了很多东西。最终,在休完年假并返港后没几天,她提出了辞职。

对于其提出的女儿失踪的理由,母亲说白天看她好好的跟人视频有说有笑,似乎不太像家里出了大事儿啊。可没办法,她只需要再工作一个月,就完成了合约应尽的职责。而在我随后开始的寻找下一个苏菲老师的过程中,一些越发明显的事实会一次又一次的呈现出来:

不在香港的候选人,家庭经济困难的话迫切希望工作,选择权在雇主;人已经在香港,尤其是那些已完成过一次合约并经过一轮续约的候选人,她们证实了自己能够完成工作的能力,起码有人愿意再签一次合约,就获得了博弈的权利。

简而言之,她们要挑选雇主。而标准包括:最好家里没有小朋友,最好家里没有老人,最好家里人都上班,最好每天家里都只有其一个人打扫完卫生后就只准备一顿晚餐,最好不要遛狗,最好不要洗车……

其中的一家中介也一次又一次地提醒我:你这种家里有小朋友有老人有大人的,在整个雇佣市场的被鄙视链当中,即便不是最低,也相对非常非常低。

五、概率

可能进一步降低了我们家找到新佣人几率的,是太太坚持如实对每一个候选人都相告:小朋友会很淘气,有老人帮助你而不是监视你,而你是否真的做好了准备。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了一些基本事实,包括雇主必须如实交代家庭有几个成员等,而中介则可能会选择隐瞒相关问题——中介则需要承担风险,如果其名声不好的话,可能会招不到人,或者圈里人俗称的“姐姐们”——这样就可能出现的问题是:一个候选人到港后当天,就被告知原先说的是三个人家庭实际上是五个人的家庭,你可以选择不做,但就要冒无法解释合约中断的风险。因为每一份合约都会有故事,每个人都在猜到底是你的问题还是雇主的问题。

类似的彼此不相信或者确实也没法相信的事情还有很多,堪称奇葩甚至可怕的故事更是每天都在上演:比如,为了避免超市里的菜不新鲜——但是有购买记录小票——有的雇主会自己每周采购一次,完全不经佣人之手,有的雇主则坚持要要小票,所以市场可以在菜场里看到菜贩们随意拿张纸给佣人姐姐们写收据;比如,有的菲佣可能选择了打黑工,但是因为需要翻——wall——才能用whatsapp等工具,以为或者坚信是雇主有意屏蔽,最终因难受要么学会用微信(苏菲老师很熟悉),要么选择了跳楼(这是一家中介讲的情况,无从查考);比如,有的雇主放假出门两周,回家后发现佣人找到了来路不明的男朋友,其在染上了严重传染疾病的同时还怀孕了,全家只得都去做检查(中介讲的,无从查考)……

对于这一系列复杂到无法说清楚的博弈关系,太太和我都选择了对于情况的如实相告,即便是这可能或已经导致了原本的假定签约变成没带护照再考虑考虑。

“你们真的不是最差的,要找人就得看机缘巧合。比如今天这个候选人,她之前在一家人做满了一份合约又获得了续约,但最终九个月后选择主动解约,为什么?因为前雇主不肯给其足够的食物,甚至提出要求让她下午自己再出去兼职赚一份工资或者找吃的,这样就只用发她两千块钱工资了。”中介称,“我相信这是真的,这真的并不奇怪。”

当然,其也指出了两点:其一,能否签约,没人能给你保证,所以有些雇主跟候选人视频面试完后就给中介转订金,只为求一个十五分钟后赶过来还能签上合约的机会;其二,要签约,就要赌一把,别听故事,真的,整个香港外佣体系运行了五十多年了,各类故事都已经太多太多了。

六、等待

最快今年九月中旬,新佣人才能到岗。要问期待,就是顺顺利利地跟其完成一份合约;然后如果可能,再完成一份?

不求更多,仅此而已。

七、其他

这个放置了几年的公号,在没特意挑选题目的前提下,今天以这种方式开始更新了。自此开始,我大致会以记笔记的方式经营这个小平台或曰小窗口,为读者(包括自己)提供直接和现实的有关香港、深圳、粤港澳大湾区(以及以整个华南地区作为立足点)的一系列观察、思考与故事,将涉及经济、社会和文化等各个方面。不求也不可能做到最快最全最咋咋唬唬不负责给事实只给一堆意见和判断,只求作为一个内地在港慢慢开始扎根的新移民儿童的父亲,能给各方都多增加一点对于现实的正确认知而不是无根的意见。

香港《明报周刊》在今年改版之前,亦舒老师曾在其上连载了很多年的小说,而且总会在版面上印一句:保留一切权利。就这个方面而言,亦舒老师的态度,是我的榜样。

可微信搜索:

港深观察

SCE_observer

找到我

jiaon
作者jiaon
310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jiao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