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鲁迅有感

寻找 2019-06-23 14:19:19

近日,不知怎地,忽然想起了鲁迅来。学生时代总不喜欢鲁迅的文章,因为读起来很费劲,像读天书一般,书本和老师都讲鲁迅的文字蕴含了博大而深刻的内涵,我却根本理解不到他在说什么,所以不喜欢。更不能理解他的什么弃医从文有什么意义,那时候总觉得当医生还能治好人,写文章能干什么呢。

最近却主动开始看鲁迅的文章,怎么说呢,好像时隔近20年,终于能读懂他的文字了,看到《呐喊》的自序时,便止不住热泪盈眶,真可谓“字字珠玑,句句精辟”,也多少能理解他弃医从文的意义了。

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
凡有一人的主张,得了赞和,是促其前进的,得了反对,是促其奋斗的,独有叫喊于生人中,而生人并无反应,既非赞同,也无反对,如置身毫无边际的荒原,无可措手的了,这是怎样的悲哀呵,我于是以我所感到者为寂寞。
这寂寞又一天一天的长大起来,如大毒蛇,缠住了我的灵魂了。
然而我虽然自由无端的悲哀,却也并不愤懑,因为这经验使我反省,看见自己了:就是我绝不是一个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

我们所处的环境,跟鲁迅看似不一样,实则拥有一样的本质。

人心不足,许多人越往高处走,越为迷雾障蔽了眼睛,只知道往上看,连耳朵都听不见了。

上周五出差去某景区,只有我、老板以及一位资深导游培训专家,这位专家是老板请来给该景区提升导游词的,顺便指导提升一下景区导游讲解的水平。我此次只是充当联系人和司机,往返的路上以及吃饭的过程中,又听了不少的各种内幕、故事。

每次各种场合,总少不了听到各种八卦、秘闻,酒桌上的人们似乎很热衷于谈这些,每个人都说得头头是道,中南海什么的,像是他们家后花园任他自由出入般,每个人都在抢着说话,不管别人听不听,自顾自地说,张牙舞爪,当有人持不同意见时,总是急忙否定,让人把话说完的机会都不给。

谈论这些的人都有一个共识:人越有钱、有权越成功。他们总是在赞扬一种精神,就是眼里有“活”,对领导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领导要什么就立马递到手上,领导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知道他所需所想。我就是他们所赞扬的这类人的典型反例,所以每次总少不了要挨些批评,不给领导提包,不给领导开车门,不给领导端茶递水,甚至还敢反驳领导的意见,简直无法无天!

在他们看来,似乎本质并不重要,形式和资历才是最重要的。总觉得融入不了那个圈子,所以一直在打退堂鼓。

几个月来,在我反省自己生活的时候,也对工作进行了一定的反省,审视自己的工作,审视公司的发展。尽管我不是老板,但这个公司从八年前注册到现在,从无到有,皆经我手一点一滴发展到现在,面临的问题也逐渐明显和严峻,可谓内忧外患了。我很着急,很焦虑。

四月份的时候,终于想明白了,老板近几年对这个公司放任不管,我自己也逃避工作,才导致了这样的状况,于是下决心改变。首先,从自己的工作态度开始,不再遇任何麻烦先抱怨,而是耐心思考解决的办法,积极应对,搞好跟合作方的关系。其次,主动跟团队沟通交流,听取大家的意见和诉求。第三,制定员工激励方案提交给老板,以期让团队更好地发挥积极性,提升效率,同时也提升公司对外界有能力者的吸引力。其实就是适当增加员工的收入,充分了解大家后我觉得有些员工很有能力,通过鼓励确实可以更好地调动其积极性。近三个月来,前两条都实施蛮好,公司的业务也推进得挺顺利,但是第三条一直卡着,没有回音,而这又为大家所关注。

前段时间跟老板出差,我问老板对关于员工激励方案的意见,老板突然就对我发火了:“现在公司账上就那点钱,从去年底到现在好几个月时间一直只有那点钱,你拿钱出来发嘛!”说得我哑口无言。我说:“不能以公司账上有多少现金来衡量该给大家发多少钱,应该看整体的利润率……”老板更火了:“利润?!公司账目就在那里,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自己去看去年的利润,很清楚!”我说:“公司账目我是很清楚,财务计算利润率的方式有问题,她把别人借用资质的项目该给对方的款项也计入公司成本,本来就不合理,何况就算按照她现在的计算方式,我们的利润率也比同行高出许多了。”老板此时变得火冒三丈:“不计入成本那要计入利润吗?!”我说:“别人挂靠的项目应该单独记账,而不是和我们自己的项目混起来!”老板:“你少给老子说那些,要做就做,不做算球了!”

上周五出差,午餐席间老板跟甲方领导们闲侃,说起大学教授待遇问题,大家问老板现在能拿到多少钱,老板计算了一下说名义上多少,实际拿到手的多少。我随口接了一句:“你一周只上两节课,一年就有那么高的收入,已经非常高了。”其他众人也开玩笑说待遇不错了,而且他还有副业,让人心里不平衡。没想到老板说:“我都混到教授了,一年拿到手的钱却比你还少点,你现在才刚三十出头就房子也买上了,我才心里不平衡呢,凭什么你们这么年轻就能拿到这么多钱!”别人都认为他开玩笑,我却知道他认真的,他就是觉得给我的工资已经很高了。

觉得有点心寒,也有点无奈。不止一次说过类似的话,说他朋友公司的总经理四五十岁了,也就跟我一样的待遇。从前我总是会反驳,说别人公司的总经理就只干总经理的活,我一个副总经理,干了总经理的活,另外还做技术方面的活,还有诸多别的杂务,难道就不值得这点待遇。然后老板就会说:“你看看你的同学,有几个有你这样待遇的?!我当年你这岁数的时候,才多少收入,我房子都是四十多岁才买的呢!”所以,因为跟我同龄的人没有我这样的待遇,我就是不配拿这样待遇的,给了我这么高的待遇,是对我极大的恩赐,而不是我该得的。

另外,虽然我从公司注册开始就干着总经理的活,现在的头衔却是“常务副总经理”,之所以不给我“总经理”的头衔,是因为老板觉得我表现还不够优异,想要获得这个头衔,我得更加拼命才行。好多次我说我不想做现在管理的工作,只想当个技术人员,让老板去找个总经理,老板就觉得我是在撂摊子威胁他,觉得我特别不厚道,在他们眼里我就是特别想当那个总经理,说不想那都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所以提升员工待遇,激励员工积极性这个事情,多半不太可能了。我不太习惯明明给着你这点工资,却要求你做超出待遇许多的工作,也不习惯在员工面前摆领导的架子,所以后面项目推不动,大家没积极性,或者要辞职,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当然,诚如老板所说,走了这个自然有那个要来,这个时代永远是不缺人的。这样顶多以后我们的质量会越来越差而已,钱还是可以照赚不误,最差不过公司倒闭,反正公司只是老板的副业而已。

于是,最近我又有些逃避工作了,恰如鲁迅所说,再次印证了:我绝不是一个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

不过,鲁迅伟大就在于身处那样的环境中,却还怀着希望: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我很渺小,所以多半只会当个逃兵。

最近越来越常做回老家去种地这种梦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我以为自己是王者,结果只是花开得好而已,并不可能结出丰硕的果实。我从那落后偏远的山村一路走来,挤破了头进入了这高楼林立的天地,本以为可以大有一番作为,却似乎注定了只是痴心妄想,出身即决定了我的思维,畏首畏尾,束手束脚,我注定无法像雄鹰那样自由翱翔,更像是风筝,最终还是会回到生我的地方去吧。


2016.6.25

写这篇日志本意不是吐槽老板,回头看时发现写着写着就变成吐槽老板了,只能说现在自己也还做不到所谓的客观,怨念太重。实际上老板虽有不足,但比起其他许多领导要好很多,很多时候还是比较开明的,不然我也不可能这么多年一直在这个公司。

我想吐槽的是一种普遍的扭曲的社会价值观,即:大多数人认为一个人要取得成功,就需要能忍别人所不能忍,作为优秀的下属以及有前途的人的重要品质,是要把领导当再生父母一样,领导的一切都是对的,除了要把工作做好外,还得照顾领导的感受,时时把领导供着,24小时待命,无论领导提出多么无理的要求都得全盘照办,否则就是低情商、不合时宜。当老板或者领导的,理所当然把员工、下属当成自己的奴隶一般,随时想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否则你就是不合适的,就是要遭排挤的。他们认为给你发了工资,你理所应当照办他们所交代的一切事情,根本不会考虑是上班时间还是私人时间,也不会考虑这件事情是不是你责任范围,总之他们觉得什么事情都是你应该做的,你不能反驳。

另外,就是有些人的权力大到一定程度后,会迷失自我,脾气越来越暴躁,觉得老子就是天下第一,其他谁人都不用放在眼里,越往上越极端。老板近几年的表现就有这样的趋势,从前的沟通其实大多数时候挺顺的,随着公司的发展和自己名声的不断提升,开始摆起领导的架子,无论什么场合,尽随自己高兴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比如身为乙方,甲方请吃饭的时候当场不断说别人的酒不好、菜不好,在他看来这些无理的要求却是理所应当的。还比如各种公开场合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好像就自己最厉害似的,他根本不认为自己这样说有什么不对,反而认为这是自己耿直率真有自信的表现。近两年甚至明确地跟我说,无论他说的什么,都不许我反驳这样的话。

还有,他们认为无论你能力怎么样,就算你实质上干的是这个位置的工作,但你年龄不够、资历不够,你就是不配这个位置的。你的收入也应该和年龄匹配,还得和你的同龄人的收入匹配,似乎年轻人不管做了多少工作,那都是不值钱的,如果你拿的报酬高于你的同龄人,那也不是因为你多做的工作值钱,而是领导看得起你。

在我看来这些观念根本就是封建思想糟粕,这么多年过去了,无论经济发展多快,人们的生活改善了多少,这种思想是根深蒂固的,普遍的,是一种普遍被认同的价值观,这才是令人觉得可怕的地方。

感觉自己无法去改变这样的现状,也无法适应这样的环境,所以最后才会说终有一天我会回到来时的地方。

寻找
作者寻找
81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1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寻找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