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期待的夏天是什么样子的?

蔓玫 2019-06-22 11:06:01
来自话题 夏天的味道

这篇随笔写于五年前,从北京领奖回来的火车上。手机敲出所有的字,然后靠着窗户沉沉睡去。对这个话题印象深刻,后来才有了那篇更多人喜欢的「你期待的春天是什么样子」。夏至已至,一年又一年。

夏天是赤脚。凉鞋拖鞋都退散,小儿足底挺拔柔嫩的肉在地面上肆无忌惮奔跑。足音清脆,没有任何顾虑,仿佛永远不会迟疑。

夏天是夕阳。火烧云席卷而来,燃烧殆尽几乎整面天空,高明度的饱和色彩热烈涌动。妖娆纷呈,金戈铁马,却迅速消褪,暮色四合,收锣罢鼓。蝙蝠开始出没,晚蝉的声音逐渐隐去,草木蒸发的葳蕤气息收官,星斗开始在暮色四合的清淡温凉天空里浮现。恢宏山川,倾城之后什么都不留下。

夏天是雷阵雨。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雷声轰隆,叫我这样的小孩惊恐,但一波波推动的清凉气流,赶走暑气,又叫人欢喜。大人们忙着收衣服,关窗户,路上的行人开始措手不及。大雨情理之中又突如其来,清洗一切,水沫四溅。哗啦啦倾注完毕,天边往往会出现彩虹或细微阳光;世间一切都滴滴答答,露出润泽的本身面目,泥土气息清灼,植物们光泽流转。

夏天是花香。从栀子开始,到姜花,到茉莉,到夜来香。一切洁白无辜的花,一切各有深意的芳香。从青涩到醇厚,从透澈到迷乱。层次丰富,此起彼伏。随手扎一把别在发髻间,衣襟上,或是养在注了水的玻璃瓶里,即可尽情享用,香气如影随形。夏日的花都如此:个性鲜明,转瞬即逝;枝头闪耀片刻,就此别过。

夏天是流萤。忽明忽灭,若隐若现,却有十分光辉。伸出手指想靠近,却一下子划过去。白驹过隙,不过如此。

夏天是冰箱。如另一个神奇世界,打开总有无限宝藏,就让人觉得安心富足。西红柿切开,洒一层绵白糖,冰镇之;端出来一看,糖已细细融化,似意犹未尽,黄瓜、莴笋,也尽数切细,浇上油盐酱醋,冰镇。吃下去,五脏六腑皆清爽畅快,好似顿悟,所谓醍醐灌顶。更不要提冰棒雪糕,可乐啤酒;谁都能在冰箱里找到乐子。真是英雄。

夏天是路边树荫下卖西瓜的人。着一矮椅,设一黑板,大片麻袋或报纸铺开,大颗的西瓜堆积如山。杀西瓜者,手起刀落,干净利索。甚至有的西瓜觉悟高,刀锋才下去,已经啵喇一声,自行裂开。瓜瓤鲜红清甜的,便如这天地间鲜明色彩,叫人感觉融洽欢喜;碰见生疏的,一层温吞吞淡色,就叫人兴致也不由得温吞起来。吃起来若索然无味,则更甚。夜幕降临,卖瓜者消失,西瓜却多半留在原地。于是也为他操心:会被偷吗?卖不完怎么办,会坏吗?会赔钱吗?

夏天是午睡。万物醺然安静,只剩下热浪里突兀蝉鸣。肚子上盖一幅小小薄被,睡熟后也会迅速蹬掉;睡不着,也可以爬起来,拉开窗帘看外面蓝天白云。澄净色彩间有不知延伸到哪里的飞机线,也有拍拍翅膀飞过的鸟。忍不住想:它不怕热吗?

夏天是漂亮而轻盈的衣服。印花一定要有,小碎花清新田园,大朵花团锦簇则充分融合身边一切欣欣向荣的旺盛。半透明的也好。蕾丝,雪纺,玻璃纱,各种飘逸,搭配裸露而光洁的肌肤。活色生香,摇曳生姿。

夏天是汗水。湿,热,粘稠,把刘海一缕缕粘在额头与眉毛上。胳膊沁出的汗水细密,背后则是大片的濡湿,又把衣服粘在皮肤上,随便动一动,极细小的累赘。它们叫人厌烦。可是一滴汗都没有,又哪里像夏天呢?

夏天是蚊子。挥之不去,不厌其烦。嗡嗡嗡,嗡嗡嗡,低分贝而高频率,吸你的血,却只是叫你烦躁,不叫你痛楚。盯在眼睑上,脚板底,还有抓不到的后背,最是可厌:切切实实痒上一阵子,无计可施,只恨不得把罪魁祸首大卸八块。这时候它们又显得太脆弱:一掌就拍死了,仇怨解决得如此干脆。只怕绕梁三日,大仇始终不能报,于是耿耿于怀:诅咒它!——除此也没有别的办法。

夏天是暑假。是几乎无限制,可以漫长享用直至厌倦的时间。

夏天是离别。是毕业后人去楼空,是关于再见和再也不见的诺言。

夏天是一寸寸推移的光影。和所有的春天、秋天、冬天一样,提醒你不要忘记的年轮期限。

蔓玫
作者蔓玫
51日记 32相册

全部回应 104 条

查看更多回应(104) 添加回应

蔓玫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