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 | 手摇蒲扇 栀子花香的少年时光

浮生 2019-06-21 00:45:49
来自话题 关于夏天的诗

夏至 | 五月节,日光长至,日影短至,故曰夏至。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个节气,夏天的第四个节气。

《月令七十二侯集解》记:“夏,假也;至,极也;万物于此皆假大而至极也。”

夏至这天,太阳直射北回归线,是北半球一年中白昼最长的一天,也就是在这天,想你的时间最长,梦你的时间最短。


夏至三候

一候鹿角解 |夏至之日“鹿角解”,鹿是山兽,属阳,角向前;麋,形大,属阴。

二候蝉始鸣 | 夏蝉始鸣,宣告夏天的开始。

三候半夏生 |半夏是一种野生药草,因为在夏日之半生长而得此名。

夏至,到了万物最繁盛的时节。树木愈加苍翠,林密而知夏深。江南正式入梅,草木被雨水褪去尘土,日日挂着露珠。

梅雨天,明清文人间盛行一项雅趣:用黄梅天的雨水烹茶。从士族阶级到平民百姓中,都一度引为风尚。

清代苏州文士顾禄的《清嘉录》里记载:“居人于梅雨时备缸瓮收蓄雨水,以供烹茶之需,名曰梅水。”

古时认为雨水为天落水,又以梅雨水为轻醇,所以格外珍爱。


夏至花事

夏天应该多数人会赏荷吧,但每年夏天,我最先想到的总是栀子花。栀子花开,闻到香气,才算是真正的夏天。

小时候便很喜欢栀子和茉莉,白色的花朵,一大一小,香气一浓一淡,给人的感觉一深一浅。爷爷爱养花,蔬菜果树花草种了很多,栀子和茉莉必不可少。每到夏天,香了一整个露台。

前两天朋友发来栀子花的图片,清新自然,淡雅如仙。栀子花香气沁人,小时候在四川常常能见到,盆栽的栀子算是家中常见的植物,也会有婆婆拎着一篮子茉莉、栀子、白兰,就这样香过了每一条大街小巷。

栀子花香馥郁,却又自然幽若,不会袭人也不过于浓烈甜腻。更像是在江南雨巷中,缓缓而来的一位素衣姑娘,是清清浅浅,洁白姣好的花信年华。

宋人茶事里,栀子是花茶中一味。钱椿年的《茶谱》曾书:“木樨、茉莉、玫瑰、蔷薇、兰蕙、桔花、栀子、木香、梅花皆可作茶。”

于夏夜,折栀 汲泉 煮茗,怡然自得。

香事中也会用到栀子,可与沉香、檀香等入香。来杭州之后,常在路边见到一丛一丛的小栀子,应是作为绿化植物的吧。前两天在小区里散步,忽然闻到香气,又很欣喜,忙四处去寻,花香真的是会让人很乐意去品味,栀子花香也是记忆深处的回忆。

这时候的榴花依旧红似火,应该还可以开好长一段时间吧。“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红艳艳的像是少女的面颊,所以还有个别名叫“丹若”。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红楼梦》中有元妃判词,词中开在这个女子身畔的就是榴花。

石榴花分雌雄双性,雄花只开不结果,只有雌株结果实。之前看到别人用石榴花炸着吃,还担心摘一朵花,就少一颗石榴,原来有的不会结果,白操心了。

京城应该正是槐香满城的好时节,在杭州的街头总寻不到一棵槐树,不免思念。

绣球大概已经到了尾声,无尽夏到了尽头。绣球的名字都很好听,无尽夏、紫阳花,每次去花市都被迷倒,很想每个颜色都买一束,还有很梦幻的渐变色。

总是幻想,有一条两侧开满紫阳花的小径,蜿蜒曲折的尽头,是我的花园。


夏至风物

夏天能想到很多吃的,西瓜,桃子,荔枝,杨梅,青梅酒,还有绿豆汤,冰凉解暑。

到杭之后看见很多杨梅树,小区里的杨梅我总想去摘,但看见牌子上面写着已打农药,就不敢在动了。月初的时候上山,看见一颗杨梅树,未熟的果子挂在枝头,青涩可爱。

往年也没觉得自己喜欢吃杨梅或者看杨梅,但见了果树就心生欢喜,一定是因为喜欢植物,因为不是总想单纯的摘杨梅,而是想挖一整棵树。

夏天是青春的少年气息,而我总想远离城市的喧嚣浮躁,找一个幽静怡然的山间小屋,每日被青山绿水环绕,听山涧潺潺的流水声,微风吹拂竹林的声音,檐下雨滴轻叩落花的声音。

当晚霞绽放在天边,夏夜的风吹响檐下的风铃,我还想回到那段手摇蒲扇,树下乘凉的少年时光。

一盏清茶消夏,敬最好的少年时光。

夏至节气,顺颂夏祺。

好好生活,四季平安。

浮生
作者浮生
16日记 17相册

全部回应 128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8) 添加回应

浮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