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死在减肥中心的女孩

真实故事计划 2019-06-20 11:34:16

瘦作为一种主流审美,正在倾轧其他体型人们的审美市场。在社会的偏见之外,女性自己对于美的病态追逐,加深了她们的灾难。

第五次相亲的地点约在一家川味馆,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龅牙小伙。虽然对他没什么感觉,但我依旧装作对他抛出的话题很感兴趣。

两人相谈甚欢,气氛融洽。聊到喜欢的异性类型,他说:“尤其不喜欢那种小眼睛、大屁股的女孩”。我笑着应和,心里却在打鼓,担心他对我有意思,琢磨着要怎么回绝。

饭毕,我们礼貌地互相道别,一切都很妥帖。第二天,同事过来找我,说男方说了,不合适。我怔住,这是拒绝的意思。想到之前他说的那句“不喜欢小眼睛、大屁股的女孩”,后知后觉回味过来,原来这是在说自己。

我心里难过。从小我跟着爷爷奶奶长大,老人家做的食物都是高盐、高油,这导致我在幼年时便开始便秘,有时一星期才上一次大号,严重时,甚至要跟祖母一起用“开塞露”。

由于生活习惯不好,形成顽固性肥胖体质。我162cm的身高, 140斤的体重,体态臃肿,脸上还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雀斑。

大四寒假,我回到家乡三线城市一家事业单位实习。办公室里充斥着热衷于牵桥搭线的大姐,终日对我耳提面命,说25岁嫁不出去就是个老姑娘,要给我介绍对象。我不好拒绝,自此踏上了相亲之旅。

前四次相亲都没了下文,但男方五官周正,也算得上事业有成。我有自知之明,也没太放在心上。但这个地包天、条件一般的小伙也嫌弃我的体型,这击溃了我的心理防线:如果这样的男孩也看不上我,以后我还能找得到男朋友吗?

由于肥胖型体质较为顽固,我不确信自己有毅力坚持下来。我准备前往同学推荐的一家座口碑不错的减肥中心。

到达减肥中心时,已经是傍晚。

减肥中心借用一座体育学院的场地。进大门便是偌大的跑道和露天游泳池,跑道中间是足球场,足球场不远处有两栋大楼和一座小楼,分别是宿舍、室内健身中心和服务总台。

接待我的是一个瘦瘦的工作人员。我缴纳了6800元费用,包括住宿和饮食。中心承诺,每个月会帮助学员瘦多少千克,达不到签约瘦的数目会相应地退钱。学员也可以要求瘦得更多,但需要交更多钱,最多一个疗程上限是15kg(体重基数大的不被包括在内),出了安全问题概不负责。前台客服给我做完入学登记,我正式开始了为期28天的集中式减肥征程。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拖着行李到了自己的宿舍。她指了指屋里的两个姑娘,“刚来,可以先适应适应。这是你室友……”她环视一周,“顾欣又不在吗?”

两个女孩热情地起身帮我搬行李。她们一个身高160cm左右,看上去比我还胖一些;一个身高大概有170cm,不算太胖,浓眉大眼,眼神凌冽,黑发及腰。

高个美女开口道:“我们四人一个宿舍。你叫我吧,怎么称呼你?”

“我叫林潇潇。”我低头道。

“哎呀,还是个害羞的小妹妹啊。”路姐调侃道。

正说着,一个女孩出现在门口,她又高又胖,穿过门框时,身躯把整个门都塞满,浑身汗津津的,脸色也很苍白。

工作人员喊了声“顾欣”,她一屁股坐在床上。

“说过多少次了,你不能脱离导师自己训练,像小雪一样……”

听见“小雪”两个字,女孩抬起头,眼神里充满敌意,眼眶红红,还含着泪,神情很是骇人。许是被吓到,工作人员没再说话,把代号牌发给我就走了。

被叫顾欣的女孩似乎被抽光力气,瘫倒在床上。我感觉铁质的床晃了晃。

路姐从洗手间拿了一条毛巾给她擦汗:“顾欣,说了你多少次,你不要命了啊。天天,再给我打点水来。”天天听了,赶紧去倒水。

两人照顾了半天,顾欣的脸上才恢复些血色。

天天递给她一个粗粮馒头:“你今天没吃饭,我帮你留了个馒头。”

顾欣摇摇头:“不了,我一会还要去集训,现在吃伤胃。”

路姐瞪大眼:“你还怕伤胃?你看看你这身体被你伤成什么样了,你也要步小雪的后尘吗?”

说到小雪,顾欣脸上又露出那种宛若死灰的空洞表情。

第二天,我和学员一起集训,教练先教了我几个热身动作,让我和天天一起学初级有氧操。我是易出汗体质,自小一动就浑身大汗,也容易气喘,看在陌生人眼里会觉得惊悚。

练到一半的时候,教练飞快地从另一个学员那儿走到我这里。“你,那个扎丸子头的,赶紧停下。”

我问教练怎么了,教练根本没听我说话,不容置喙地把我拉到一边,对一个助手附耳说了什么,助手把我带到了医务室。

我一头雾水,医生用听诊器给我听心跳,助手全程盯着,表情担忧。半晌,医生说了声“没事”,助手才放松下来,重新把我带回舞蹈房。

回去时,第一节课已经结束。正是休息时间。天天坐在地上喝水,看到我回来,她朝我招了招手。我坐在她旁边,问出自己的疑惑:“教练怎么回事啊?也太谨慎了吧。”

天天脸上的笑容垮了下去:“可能是小雪的事把大家都吓坏了吧。”

“小雪怎么了?”这已经是好几次听到小雪,这个名字似乎是减肥中心的禁忌。

天天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凑近在我耳边说:“小雪是顾欣同事,两个人一起来的,报了两个疗程。她减肥特别拼命。结果,因为减肥过度,第二个疗程开始没几天,就……猝死了。你睡的那张床就是之前她睡的。”

“猝死?”我声音有些大。边上的学员侧身看向我们,我赶紧闭嘴。但想到自己每晚需要睡在那张床上,后背一阵发凉。

我渐渐从天天和路姐口中得知了小雪的事情。小雪和顾欣是一起来减肥中心的。她们是同事,顾欣因为肥胖和性格孤僻被同事孤立,公司只有同为胖子的小雪愿意和她做朋友。小雪性格讨喜,在公司人缘不错,但自从和顾欣成为朋友之后,被同事嘲讽为“胖子二人组”。但小雪不以为意,依旧和顾欣相处。

小雪暗恋一个男孩,顾欣鼓励她告白。小雪鼓足勇气说明爱意,却被男孩狠狠嘲笑,还发朋友圈嘲讽她不自量力。小雪深受打击,来到减肥中心进行为期两个月的训练,顾欣不放心,也一并跟来。

小雪减起肥来很拼命,有时跑几个小时都不休息。她每天只肯吃一个鸡蛋,就为了能瘦快一点。

第二期训练时,小雪晕倒在泳池边,医生赶来时她已经断气。死因是运动和潜在的心脏病引起的致死性心律失常。小雪的家属认为是减肥中心的责任,将减肥中心告上法庭。但尸检结果证明是小雪自己的身体原因,但减肥中心存在失职情况。最后判定减肥中心担负一定责任,赔偿小雪家属数十万。

唯一的朋友小雪离世后,顾欣变得更加寡言。她认定小雪的死同减肥中心脱不了关系。教练和其他工作人员明明知道她很刻苦,锻炼的时间远远超出平时规定的时间,却从来不制止。顾欣因此对减肥中心里充满敌意,她每天早晚绕着环山小道跑步,很少进食。她靠疯狂减肥稀释痛苦,也想替小雪走完未竟的路。

原先,顾欣是中心的减肥明星。和小雪一起训练时,体重达2、300斤的顾欣为了给小雪打气,第一个周期就以惊人的速度瘦了下去。减肥中心将她减肥前后的照片放在大厅里,宣传时,称她一周期便瘦下好几十斤。

那时,减肥中心不怎么管学员私下的运动。毕竟同我们签过合同,一个疗程必须要帮成员减掉13%的相应体重,否则要扣钱。小雪的事情发生之后,他们开始对学员的身体紧张起来,出格的顾欣成为他们首要的关注对象。

顾欣常常独自在各处训练,我们劝不住,只能多留心她的行动。大厅里依旧挂着顾欣减肥前后的对比照,我对比过,确实是判若两人。

路姐、天天和我训练和休息都待在一起,聊起各自减肥的原因。我们最好奇的是路姐。她虽然偏胖,但底子好,又会打扮,寻常人并不会觉得她有多胖。

路姐看了我们一眼,嘴角染上愁思:“你们并不懂从瘦到胖,然后眼睁睁看着那个口口声声说爱你的人变脸的痛。”

路姐30岁,医学研究生毕业后,她进入省人民医院工作。由于工作忙碌和饮食不规律,工作的四年里,她的体重猛涨了40多斤。

路姐说,学生时代,她是学校出了名的长腿美女,追她的男孩子很多。其中一个男孩弹着吉他为她唱了一首《一生有你》,告诉她:无论多少人爱慕她年轻时的容颜,他都会默默守候她,陪她一起承受岁月的变迁。因为好看,她身边一直不乏男孩的求爱,一见钟情多是见色起意,她知道因为容貌引来的求爱有多不可靠。

路姐说,她是被他这句话打动的。可是,后来她发胖了,他却变了心。她一直都忘不掉分手前的那一番话。他说:“对不起,我爱的是那个有着强大自控能力的女孩。她绝对不会任由自己胖成现在的样子。”

他说:“路路,你已经不是那个我想陪伴一生的你了。”

我们一起坐在看台上,晚风吹起路姐的长发,夜色中,她美丽的侧脸很是寂寥: “我觉得很可笑。”

天天用力地拍拍路姐的肩膀:“哎呀,胖一次认清渣男多好啊,伤感什么。”

我问天天为什么减肥,她说:“我是为了身体……我之前一直没意识到胖有什么不好,直到有一天肚子跟后背开始剧烈疼痛,去医院一查才知道得了胆结石跟脂肪肝。”天天哀嚎,“我才22啊,可不能死啊……”

减肥中心每月月底会有总结大会,学员都需要到场,顾欣却没来。散会后,我们回到宿舍,依旧不见她的身影。那天,她没吃午饭。路姐不放心,提议我们出去找找。我们先去了泳池边,在那里发现一滩呕吐物,路姐觉得不妙。她跟顾欣待在一起的时间最长,让我们分头去她平时跑步的地方:环山跑道、操场……最后,还是路姐在一个比较偏僻的跑道上发现了顾欣。

她给我们打电话,我和天天赶过去时,顾欣躺在地上,意识已经模糊。我们赶紧告知减肥中心,他们派人将昏迷的顾欣送去医院。

那天晚上,我们几乎一夜未睡。天天问:“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减肥呢?”

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但我知道,减肥的初衷是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而不是让自己变得更糟。

顾欣住院了,减肥中心对于顾欣的状况闭口不言。我们三个心里慌慌的,只能埋头锻炼。

周末下午,减肥中心来了一对憔悴的中年人,状态萎靡,头发苍白,背还微微佝偻着。

路姐告诉我,那是小雪的父母。小雪死后,他们来过几次,路姐和顾欣一起见过。第一次来的时候,两个人痛哭失声,最后几乎是瘫倒在地上。

小雪的父母坐在待客室。神情木然,工作人员给他们倒水,他们愣一愣神才接过来,机械地点头感谢。接待人员告诉他们,赔偿金已经打到账户上,让他们回去查查。

男人点点头,女人没动,半天才喝了口水。接待人员又问:“你们还有什么事?”

女人低低地说了句话:“我们就是……想再来看看。”

工作人员将围观的人驱散,我们又回去训练了。后来听说,减肥中心派人陪同小雪的父母去看了小雪曾经住宿和训练的地方。

那时,我的训练已经接近尾声,我瘦了快十斤,但一连串的事情,却让我开心不起来。

几天后,顾欣的奶奶来宿舍帮助孙女收拾东西。她告诉我们,剧烈运动造成了顾欣的肝损伤,过度节食导致了急性胃炎,这是她昏迷的主要原因。加上长久的肥胖症和左肺炎,顾欣在医院里抢救了一夜才醒过来。这减肥中心,她万万不可能再让孙女过来。

从奶奶絮絮的话中,我们才知道,小时候,顾欣家境不好,她母亲同人私奔。顾欣父亲常靠殴打女儿发泄情绪。顾欣开始疯狂吃东西,她觉得吃胖了,挨打时就不疼,也有能力保护自己了。变胖后,她常被学校的男孩欺负。她不知道,因为肥胖她面对了这个世界更多的恶意。

老人七十多岁了,走路颤颤巍巍,坐在床头直叹气,“造孽,造孽啊……”

本期故事推荐:“要么瘦,要么死”在寝室被不断提起。我抵御不了甜品的香甜,也忍受不了运动的漫长和辛苦,很快,我找到了一条看戏没有痛苦的减肥之路。微信公号【真实故事计划】后台回复“催吐”提取一个女孩减肥后涅槃重生的故事→《催吐族:胖和瘦之间,我选择吐》。

- END -

作者林潇潇,自由撰稿人

编辑 | 崔玉敏

真实故事计划
作者真实故事计划
525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真实故事计划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