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个榧子吃!”

余鹧鸪 2019-06-17 10:19:36
来自话题 我读红楼梦

《红楼梦》第二十六回“潇湘馆春困发幽情”,贾宝玉信步来到潇湘馆,听得窗内林黛玉说“每日家情思睡昏昏”,进去两人说笑,

黛玉坐在床上,一面抬手整理鬓发,一面笑向宝玉道:“人家睡觉,你进来作什么?”宝玉见他星眼微饧,香腮带赤,不觉神魂早荡,一歪身坐在椅子上,笑道:“你才说什么?”黛玉道:“我没说什么。”宝玉笑道:“给你个榧子吃!我都听见了。”

这里的“榧子”,不是吃的香榧,而是把手伸到别人脸边打响指。87版电视剧《红楼梦》,直接把这句话略去了,让宝玉“用手指头在脸上画着羞他”(二十八回黛玉的动作)。10版《红楼梦》真让宝玉伸手到黛玉脸边,弹了个响指,说:“我给你个榧子吃!”

86版红楼梦

10版《红楼梦》

原书中说,宝玉“一歪身坐在椅子上”。这椅子离着床应该是有距离的,宝玉“给你个榧子吃”,大概只是口里说说。但在87版电视剧中,宝玉坐到了黛玉的床头;10版电视剧更绝,居然让黛玉睡在院中廊下,且不说这时还是春天。

榧子的事暂时放下。二十六回这段情节,让人想起十九回“意绵绵静日玉生香”。这两段,都是由袭人始——十九回是宝玉安排袭人服了药,走来潇湘馆;二十六回是袭人让宝玉出去走走,宝玉信步到了潇湘馆。又都由袭人结——十九回是宝、黛、钗三人说笑,忽听李嬷嬷排揎袭人;二十六回是宝玉正向黛玉赔小心道歉,忽然袭人走来说老爷叫他。两回宝玉到潇湘馆时,黛玉都是在睡觉。十九回宝玉说“见了别人就怪腻的”,唯独对黛玉不腻;二十六回宝玉说“可往那去呢?怪腻腻烦烦的”,结果随脚走到了潇湘馆。

不过,两段同中又有不同。十九回,宝玉“只闻得一股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宝玉一把便将黛玉的袖子拉住,要瞧笼着何物。黛玉笑道:‘冬寒十月,谁带什么香呢。’”这几句,与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特犯不犯:“宝玉此时与宝钗就近,只闻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竟不知系何香气,遂问:‘姐姐熏的是什么香?我竟从未闻见过这味儿。’宝钗笑道:‘我最怕熏香,好好的衣服,熏的烟燎火气的。’”而二十六回“走至窗前,觉得一缕幽香从碧纱窗中暗暗透出”,似乎又与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中的“大家来至秦氏房中。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暗通消息。

十九回宝玉“见黛玉睡在那里,忙走上来推他”,将黛玉唤醒,脂批道:“若是别部书中写,此时之宝玉一进来,便生不轨之心,突萌苟且之念,更有许多贼形鬼状等丑态邪言矣。此却反推唤醒他,毫不在意,所谓说不得淫荡是也。”二十六回,虽然时间还是同一年,但是宝玉情窦初开,“不自在起来,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出来进去只是闷闷的”。茗烟为了帮他破除孤闷,“把那古今小说并那飞燕、合德、武则天、杨贵妃的外传与那传奇角本买了许多来,引宝玉看”,给他打开了一扇新门。宝黛共读西厢,宝玉说“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已经惹了一次黛玉;这一次,有读西厢事在前,有幽香逗引,又听了黛玉的一句无心之语,难怪宝玉冲口而出“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的话,让黛玉再次撂下脸来。

二十三回宝玉说“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脂批道:“看官说宝玉忘情有之,若认作有心取笑,则看不得《石头记》。”二十六回,宝玉也似事事出于无意,就连走到潇湘馆也像是被脚带着,脂批亦多次点出“无意”:“像无意”,“原无意”,“无一丝心机,反似初至者,故接有忘形忘情话来”,“三字如此出,足见真出无意”,“二玉这回文字,作者亦在无意上写来”,“真正无意忘情”,“真正无意忘情冲口而出之语”,等等。

无论怎样“无意”、“忘情”,二十六回这一段都透出西厢那种情欲的味道。第二十九回“痴情女情重愈斟情”中说:“宝玉自幼生成有一种下流痴病,况从幼时和黛玉耳鬓厮磨,心情相对;及如今稍明时事,又看了那些邪书僻传,凡远亲近友之家所见的那些闺英闱秀,皆未有稍及林黛玉者,所以早存了一段心事,只不好说出来,故每每或喜或怒,变尽法子暗中试探。”冲口而出“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的话,也可算无意或者下意识的试探了。只是,这跟“榧子”有何关系?

按常见的古典小说中,给人吃榧子的还有两位,一位是潘金莲,在《金瓶梅》第八回:

妇人又向他头上拔下一根簪儿,拿在手里观看,却是一点油金簪儿。上面鈒着两溜字儿:“金勒马嘶芳草地,玉楼人醉杏花天。”却是孟玉楼带来的。妇人猜做那个唱的送他的,夺了放在袖子里,说道:“你还不变心哩!奴与你的簪儿那里去了?”西门庆道:“你那根簪子,前日因酒醉,跌下马来,把帽子落了,头发散开,寻时就不见了。”妇人将手向西门庆脸边弹个响榧子,道:“哥哥儿,你醉的眼恁花了,哄三岁孩儿也不信!”

另一位是《儒林外史》第五十三回的虔婆:

虔婆道:“四老爷,想我老身在南京也活了五十多岁,每日听见人说国公府里,我却不曾进去过,不知怎样像天宫一般哩!我听见说,国公府里不点蜡烛。”邹泰来道:“这妈妈讲呆话!国公府不点蜡烛,倒点油灯?”虔婆伸过一只手来道:“邹太爷,榧子儿你嗒嗒!他府里‘不点蜡烛,倒点油灯’!他家那些娘娘们房里,一个人一个斗大的夜明珠挂在梁上,照的一屋都亮,所以不点蜡烛!四老爷,这话可是有的么?”

《儒林外史》成书比《红楼梦》早,但曹雪芹看过它没有,却不好断定;而《金瓶梅》对《红楼梦》的影响之大,则是众所周知的。所以,即使曹雪芹写下“给你个榧子吃”时没有想到《金瓶梅》,也不妨碍我们读到这一句时,像看待典故、语码一样,联想到《金瓶梅》的情欲世界。

余鹧鸪
作者余鹧鸪
400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49 条

查看更多回应(49) 添加回应

余鹧鸪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