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都在说再见(一)我的塔国同学

种南瓜的菠萝 2019-06-13 23:56:21

这两天,我都在和朋友说再见。大家就像坐在火车上,他们到了各自的站以后就要下车了,剩下我继续往前。留学生活格外凸显出淡漠的人情,加上这年头正常人拼不过那些不正常的,内向的我基本上摒弃了所有耗费人生的虚假的社交,看起来好像孤独,但是孤独才是人的常态。

来这里上学,我的第一个同学阿卜杜是一个塔吉克斯坦小哥,中亚国家哎,多酷啊,我一直想去那里看看他们的高山。今年他的funding结束了,所以回国写论文了,前天晚上他高兴地坐飞机经乌兹别克斯坦回家了,“因为土耳其航空太贵了”,他告诉我。最后一天他要彻底打扫宿舍的卫生,去街上转转,“给我妈妈买点东西”。

阿卜杜和我,称得上朋友,朋友两个字我们都不轻易用。我第一年刚来的时候,其他几个高年级的人据说是各自去不同地方忙项目,无缘得见;我们系里就我一个新生,同学只剩二年级的阿卜杜。他英语不是很好,但是人很质朴,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我倒愿意去问他。几次接触下来,最大的感觉就是,这个脸晒得有点黑的男生,不像某些国家来的人:他没有那么假。那一学期我们还一起坐车去另一个城市的一个大学上课,每次上这个很难的讨论课时,英语国家的同学就觉得自己可以当老大了,因为我们的英语显然拼不过母语就是英语的人啊,对口语说起来很慢的阿卜杜,有的人是满满的优越感。虽然英语不是阿卜杜的强项,但是他会俄语,波斯语,当然,还有塔吉克语。有个老师打趣的说,在这里会俄语的男生,很受欢迎哦。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没有可比性。然而有的人嘴上喊要多元化,而实际操作起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最叫人印象深刻的是去年四月初,犹太人放大假,阿卜杜他们过塔吉克斯坦新年,我们几个人去阿卜杜的宿舍聚了个餐。阿⼘杜招待我们的是塔吉克斯坦菜,叫做pilaf,很像新疆手抓饭。他⼀早去买了新鲜的⽜肉,附近只有去阿拉伯⼈的地⽅了,他们的⽜羊都是挂在那⾥的,要哪里,现场给你割。他也没有放什么⾹料,先烧肉,再放胡萝卜,最后是⽣米。味道简直好到⿊夜都照亮了。我觉得最好吃的反⽽是胡萝卜,甜,绵烂,和葡萄干混合后有种淡淡的⾹气。

整颗大蒜直接下锅,炖的绵烂。同去的一个米国人毫不矜持,这时候也不觉得人家英语不好了,“给我点大蒜”,还把另一个“讲究的”⼩哥拨打到一边不吃的蒜也划拉到自⼰碗⾥。

我向来认为,通过做饭,是可以从侧面体现出一个人的某些品质的。刚到耶村,偶尔的聚餐里我吃到了所谓的手抓饭,切羊肉的刀工好到用放大镜才能看得到肉。(这里羊肉比牛肉还要贵。如果你切过⾁就知道,切到这种程度其实是有难度的。)我妈妈给我的教育是,招待朋友,要招待那就好好招待。阿⼘杜同学绝对是个实心眼儿的⼈,油很多,⽜肉块⼉相当大(牛肉在这里很贵),一块儿顶饭店的八块,炖的⼊味,非常难得地去掉了这个地方牛肉特有的难闻的味道,⽽且透烂之余依旧保持完好的形状。

米是堆在最上面的,呈锥形,阿卜杜做饭时特别把米拢成了这个样子,还要在米饭上戳几个洞,这样米饭熟得快。然后倒扣在盘子里就完成了。
绝对够香!

这顿饭精致到每个步骤都有。先喝汤,上主菜,甜点,茶,水果。汤里面有⽜肉,煮到绵软的花生和⼩扁豆,以及上⾊的红菜头,整体⼝感清爽微甜,⼗分开胃,为接下来的⽶饭做好了准备。汤⾥放的元宝状饺⼦是俄罗斯超市的,这个好像就是俄罗斯饺子。那个米国人和另一个外国小哥甩开腮帮子拼命吃,我估计他们昨天就没有吃饭;我也吃的很开心,可能真的老了,几大块牛肉就把我打倒了。最后还是剩下了一半,米国人拿起自带的大餐盒,打包了满满一盒。那个小哥捧着肚子直说后面三天只吃蔬菜了。

阿⼘杜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他是家⾥最⼩的孩子,关于他的⽗母,为了生活很辛苦地要去周围的国家想办法赚钱,还好他拿奖学⾦来念书,等回到塔吉克斯坦,他就要找工作来养家。他和我一样受到这里糟糕的水质和非常干燥的气候的侵害,健康都受到了影响,阿卜杜说起自己国家的水,非常自豪,“河水很干净,夏天还会喝井里的水。” 阿卜杜是研究中亚考古的,对我们唐代也有所涉猎。每次说起以后的工作,他总是信心满满,眼里充满了希望。

有一次他聊起他们国家严重的官僚作风和腐败,也是一副痛恨的表情,我问他有没有想过去其他国家生活,他摇了摇头。对阿卜杜的国家来说,他是从发达国家留学回来的博士,能够找到理想的工作,“等我工作了,慢慢地,我希望可以为了改变这里而做些什么。” 离开并不能解决什么,而留下来是需要勇气的。我知道他不是在说漂亮话。可能不太贴切,当他说的时候,我忽然就想起罗曼罗兰的话,生活中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阿卜杜回家前,把他的打印扫描一体机给我了,虽然没有墨盒,但可以当扫描仪用,别人能想到我,就很感谢了,以后我不用跑到图书馆去扫描图片了。他从书包里掏出两大本厚厚的词典,俄英和英俄,问我要不要。我没有用过俄文词典,看起来挺有意思,哈哈,万一我能自学俄语呢,算是个纪念。

最后的最后,我说我一定会去中亚的那几个国家玩,到时候肯定找你!阿卜杜以前说过自己有一个中国的朋友,那一年他们常常一起买菜,他也说要来塔吉克斯坦找他玩。“可是他根本没有来!” 阿卜杜说的时候有点失望。他可能不知道这种话对于一些人而言,就类似于“我请你吃饭” 那样,是一种“谎言”。他是真的希望他认为是朋友的人来玩。所以他听我说会去,就跟我说:“我们说好了!”

种南瓜的菠萝
作者种南瓜的菠萝
38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59 条

查看更多回应(59) 添加回应

种南瓜的菠萝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