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32岁的自己

慕月 2019-06-13 12:40:55

每当我再次看到17年年底走EBC(尼泊尔Everest Base Camp徒步线路)时的照片,我依然会感到兴奋。去Dingboche的路上,我走到一片海拔将近4500米的荒原。地上遍布砺石,数座雪山环绕四周,天地间一览无余,仿佛已然褪尽了颜色,回归到混沌的原初状态。它只在我摘掉墨镜和头巾的一瞬间,才从新开始,而我也才发现冷风其实非常强劲,天蓝得非常不真实。

但在那个时刻,我一直都记得的时刻,我坐在荒原上唯一一块能稍微挡风的大石头的背面,内心充满了喜悦。

在去Dingboche的路上

这是另一处非常喜欢的地方,南池市场向Everest View Hotel去的路上。

徒步路上的我

我想,这是我为什么一再提起这段旅程的原因。到不到达珠峰大本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获得了启示。之后两年,我一再地在生活中确认这种时刻,比如在一个安静下午,独自一人坐在客厅沙发,脚搭在茶几上,猫趴在我旁边,看几个小时的书;比如在冬日的清晨(嗯,请想象广州19度以上的冬日)早起,花不到一个小时,从家边上的一个小入口爬上白云山,去黄婆洞水库看水杉变红,别人钓鱼;比如做了道不错的菜,然后吃完;比如写了篇不错的文章,然后反刍……

这种喜悦,不是肾上腺素飙升带来的快感。我的情绪并没有什么起伏,更多的是一种放松所带来的平静,仿佛世界在不断缩小,缩小至我的身体里,我和外界(其实我更希望这个词是“自然”)至此没有了任何阻隔。

我想我已能够解释这种喜悦的来源。它来自于能够支配自己身体、时间以及精力的能力。而我人生的头20年,活在完全不能支配的那一面。在河南的小城市里,尽管我从书上读到并相信成绩并不能成为一个人的评价标准,但现实是,挑战主流价值观的方法却是不得不先把自己变成一个主流。更糟糕的是,在多数人生命力最为旺盛的年代,我却反复进出医院,生活里充满各种禁忌。许多年后我一再对人提起的,是某次被打了一针肾上腺素之后的感受。你的病痛于一瞬间消失,代替而来的不是极乐的快感,而是你突然恢复了正常。而这种对别人而言几乎毫无存在感的正常,居然对你而言如此难能可贵。

作为一个没什么想象力(当然,这个结论是从我读书、写作中得来的,这里就不赘述了)的人来说,在现实中找到自己的参照至关重要。所以,30岁那年,当我决定去走EBC大环线,就如同向那个曾经的自己发起一次清算式的总攻。出发之前,我没少变着法地骚扰曾经走过的朋友,无法接受“不用太紧张,去到就知道了”的说法。而当我坐在荒原那块石头的背面去享受那种纯粹的自然静谧之时,我已知道,这一趟远比我预想的要轻松很多。我终于获得了明确的信念,去逐步战胜自己内心深处最大的恐惧。这过程,就像翻越全程中最难的chola pass, 那天我走了八个半小时,尽管最后我几乎用光所有的能量,但我也已知道,我已有能力——也许还不那么十足——去到达我想到达的地方。

chola pass最容易的一段

今天是我32岁生日。完成EBC之后,我想是时候开始向人生的下一个10年,一个和过去10年完全不同的自己进发。我想象中的那个自己,是能够更加游刃有余地支配自己的精力与时间,能够更加放松地面对阴影之外的崭新世界,去体验,去感受,然后转化为属于自己的结构化的知识体系。2年,并不能算是一个节点,我并没有获得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实中的问题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只多不少。我只是有点高兴,因为生活中那种平静的时刻越来越多了。如果一定要说什么生日祝福,那就是希望它继续多下去。

不再多写了,继续向前吧。今年跨年夜,我在北京一家独立书店参加跨年诗会,当时我上台读了一首高银的《遗落的诗》,那里面写道:当无数个明日转为今日的时候,我总是坐在最后一排的客人/日暮时分群山重峦叠嶂,前方的路比走过的路更远。而在谈了这么多“平静”之后,我想到更多的,却是他的另一首诗,名为《回忆录》里的一段。就用它作为结尾:

最鄙视迟来的辩解
依然受不了风和日丽的大晴天
当雷鸣电闪
刀锋刺破乌云
我喜不自胜
在旷野的肉躯上
狂奔
朝着遥远的那端
疾走
所有达观见鬼去吧
所有解脱见鬼去吧
六十岁后依然幼稚灿烂
与三两好友
只留一侧肺叶
为另一侧的缺失
不得不日夜朝着另一侧跋涉
至今铭记后知后觉晚星般的格瓦拉
后半生是前半生的大爆炸


之前写的:

写给2017,写给我的30岁时代

迟来的尼泊尔EBC(珠峰大本营)+Gokyo14天徒步游记

慕月
作者慕月
88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23 条

查看更多回应(23) 添加回应

慕月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