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岛露营

Rich 2019-06-11 15:50:59
来自话题 我的露营经历

当“大飞”疾驶,眼里是蓝的海,白的浪,前方青黛色的岛屿逐渐变大。艳阳天,风拍脸,人拍照,同船出海的男人颈臂清凉,恰使你心情愉悦。

到码头停靠,大概下午三点多,五十多个男人从七艘船跳下,陆续登上喜洲岛。

来之前,猫介绍,这是一个荒岛,岛上仅有一户人家,景色绝美。

但一下船,沙滩已有不少游客,青橙黄绿的帐篷随处散落——想要独享小岛的愿望落空,失望之余看到些赤条来去的男人下海游泳,阳光映照下身体微微泛光,我笑嘻嘻对颖说,“你快朝海里大喊一声‘有——1——吗’?”

这是第三次跟颖出去游玩,他比我好看,我作衬的,走得过密,人家以为我们是情侣,害我桃花全无。这次我学精,假好心以示单身,“我跟他不是一对啦,大家可以尽情勾搭他!”于是乎,人都去勾搭他了,我还是无人问津,心机惨遇滑铁卢。

喜洲岛小,沙子白而细碎,海水干净,礁石成景。我们一行人选好位置后,开始在海边扎营。沙滩后面是岛主的家,再往后是山,山上有木,木有枝。

图片by Forest(阿德古)

图片by Forest(阿德古)

美中不足是,海岛随处可见游客丢弃的塑料瓶,岛主说垃圾太多,他们没有办法,最后只能填埋处理,令人担忧。

搭好帐篷,我跟颖沿着海岸线走了半圈,在礁石堆上拍照时,看见上次活动也是同行的老白和山海,他们海里泼浪鸳鸯戏水,羡煞旁人。相对于下海游泳,我喜欢睡吊床上欣赏美好肉体,不得不说吊床真是海岛上最幸福的存在,当夕阳退下,晚霞布满天空,很难不令人想入非非,幻想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岛之主,与某个天选的帅哥游客发生不可描述的罗曼蒂克。

图片by Forest(阿德古)

由于同行者大多互不认识,有情侣的,无时无刻不是双双出现彼此照顾,但无形中筑起围城又过于单调;单身的,见缝插针对心悦的那一个暗示好感,却难免有时石沉大海不得回应。世间旅行皆如此,有人浪漫,就有人落寞。

唯姐妹能得双全——男人算什么,再无聊的场景有了姐妹相称的同台飙戏,就有许多欢乐。晚上狼人杀游戏,隔壁团被欢声笑语吸引过来忍不住称赞,“你们太会玩了吧!”

十号玩家拍手掌翻白眼堪称教科书级演技,嬉笑怒骂直逼奥斯卡影后,却因为戏太多惨遭队友女巫毒哑。

大鱼小可爱看起来人畜无害专注找狼心力交瘁的样子令人信服,谁知天黑眨眼间变身凶残母狼全村遭殃。

维看似逻辑严密分析得头头是道,猫撒娇打滚卖萌就是说不出个所以,升稳重指点好比罗丹雕刻刀下的沉思者——诸如等等,但在法官眼里,通通不过是蠢零罢辽。

入夜,灯熄火灭,各自回帐篷休息。原以为混帐会上映断背山,但现实是,我和颖只想把对方踢出去自己独享帐篷,因为实在太热了,无从入眠。

图片by Forest(阿德古)

于是你走出帐篷,夏夜的璀璨星空下,有人窃窃私语,有人沙滩漫步。

远远地,你看他也未眠,鼓起勇气过去搭讪,“我们到那边走走吧。”

“好啊!”

海风习习,吹不散的荷尔蒙气息,在暗夜里流动。他鲜肉可吸,但不可非礼,似是而非的浪漫在夏夜发酵。何年无夏,何夜无星,但少此间的你我——陌生而巧合,是有意还是无情,亦无需问究竟。

不久,海风无端带来一阵雨。我放下外帐,颖醒了一会,到凌晨四点,我被倦意牵引,睡了过去。

五点半,天破晓,阳光照进帐篷。见识了海岛的清晨,倦眼中以为这就是日复一日的光景了。

同伴们已经做好早餐,海鲜粥,煎蛋,三文治,虽然还对不上他们名字,但令人感动。

离开的时候,“大飞”再度泛起浪花,船远去,海岛也慢慢变小,想到今生大概不会再来,我拍了几张照片,希望记住它的面貌,和这浪漫的夏日时光。

Rich
作者Rich
1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Rich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