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最好的刘昊然

谈资 2019-06-11 11:11:50

陈飞宇贵气逼人,演落魄,观众感慨,“像从贫民窟出来的贵公子。”

出处是影版《最好的我们》,他演余淮。余淮被八月长安的书粉定义为,“后妈生的孩子”,太没有主角光环。

家庭一般,虽然成绩好,是学霸,但又不是智商超群那种。他总是暗自用功,却得不到回报。中考失利,分到普通班。高考失利,没能进清华。复读一年,考了全省第三,这时,母亲查出尿毒症。

为照顾母亲,昔日骄子,只念了一所本地的普通大学。

影版把他虐得更惨,连大学文凭都没有,年纪轻轻开始养家糊口。有一段是,十年后,余淮与耿耿重逢。耿耿打电话质问,为什么瞒她瞒这么久。

他穿老头衫,身处一个破破烂烂的小院,仰头,靠着墙。有气无力地回答,“耿耿,我们再也不是同桌了。”

这雕塑般的侧颜,好惊人。

陈飞宇演花泽类,没问题。但说他演的是一个颓废潦倒,被命运磨掉了光芒的穷小子,反正我不信。

他过分耀眼,天生一张衣食无忧的少爷脸。他不可能经历低谷。而余淮,本质是普通。普通高中生,普通级学霸,后来,成为了普通的大人。

普通到,你真的会相信,这是一个真实活生生的人。他真的坐在隔壁班,给他的学渣同桌讲物理题。他真的存在过于我们每个人的青春。

余淮普通,却又有着他独属的光芒。那是一个曾在十七八岁,心怀理想、意气风发的少年的迷人。值得耿耿花十年去等。

别说十年。在豆蔻年纪就遇见了最好的男孩,已经足够花光所有的运气。余淮是初恋本恋,符合所有老中青少女对初恋的美好想象。

除了18岁的刘昊然,想象不出,还有谁可以饰演“国民初恋”余淮。

准确说,剧版《最好的我们》开机时,刘昊然只有17岁。拍到10月,全剧组给他过18岁生日,在振华中学门口,摆了三块大蛋糕。

一帮少男少女因戏结缘,也因戏改变命运。播出前,这伙人不是18线就是38线。“过气快男”王栎鑫已经算最大咖。刘昊然的知名度远在他之下。

但导演刘畅选他演余淮,信心百倍。他是第一个定下的演员。刘畅评价他,“他都不是剧本里的余淮,他就是原著写的那个余淮。”

播出后好评如潮。其中一条说刘昊然,“像是八月长安先认识了刘昊然,然后才写了这本书。”这令刘昊然开心了很久。

24集的网剧讲了一段平实动人的高中三年故事。

有军训,文理分班,篮球赛,一二九纪念活动,月考期末考高考。有上课睡觉传纸条,下课手挽手上厕所,周末相约在快餐店写作业。细细碎碎,一帧一画,完美还原80后高中。

它亲切,纯真,温暖。跟当时盛行的,“青春是堕胎和自杀”这类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它配得上真正的致青春。

校园群戏中,主线是一对同桌,耿耿和余淮之间,那件叫做初恋的小事。他们相互喜欢,却在三年里,谁都没有讲出这份喜欢。

没能讲出口,所以心痒,乱猜,沉迷,暴怒又狂喜。没能讲出口,所以初恋才美好。连一秒钟的对视都韵味悠长。

这份暧昧的磨人的叫人抓狂的青春期心事,在《最好的我们》里,拍得好看极了。8.9分,选角成功占一半,剩下一半给感情线。

感情线好看,刘昊然功能巨大。他小小年纪,平平无奇,演起恋爱戏来,怎么可以苏断腿苏死人苏破宇宙系。

18岁的刘昊然,凭良心讲,是平平无奇的。他小眼,肉脸,不属于人群中,一眼就能被捕捉的大帅比。而恰好,这就是余淮。

而恰好,这就是余淮。

按“振华三部曲”,大帅比人设只属于盛淮南,陈公子来演还蛮合适的;演余淮,真是低估了他的颜值。

余淮颜值达不到满分,但做班帅绰绰有余。那时候,未经贵圈花花绿绿粉饰的刘昊然,长的,就是一张标准班帅的脸。干干净净,清清爽爽,高高瘦瘦。

又有余淮成绩优秀做加持。再cue一cue陈飞宇。跟演技无关,外型主打酷炫拽的陈飞宇,实在叫人难以信服这是一位学霸。跟饰演学渣耿耿的何蓝逗比起来,就是有这么一种感觉,何蓝逗才像三好学生,陈飞宇应该天天逃课才对。

刘昊然呢,相貌偏乖巧一些,穿校服,成天埋头做数独,准备物理竞赛,给耿耿讲题,莫名就是一副头脑聪明的样子。这也是余淮的名场面之一,做题。

很多人入坑在第二集。余淮不满按成绩排座位的制度,公开叫板班主任,与班主任比赛做题,谁赢了,就按谁的标准排座。结果居然是学生余淮赢了。

这个过分高光的设定,配上刘昊然全神贯注唰唰唰答题的画面,哪里过分,一点不过分。他就是这么大神这么牛掰。

所以能把余淮演苏,主力不看脸,看气质、调调和味道。就是说,不是只要长得帅,演恋爱男主就一定苏死个人。能苏到女观众痉挛,帅,可以是前提也可以不需要——狗焕不帅,但苏点绝对不输阿泽。

想起韩国新上位的“全民男友”丁海寅。丁海寅天生弟弟脸,细看,也是一张不够精致有型的面孔,也是细细软软的小眼睛。

但看他在剧里谈恋爱,骑自行车围着孙艺珍转圈圈笑,对韩志旼脱口而出“为了能再见你一面”,真的受不了,从头皮到脚底全面酥麻。

刘昊然也属于这一类。没有光芒万丈的帅,就是清新的,真诚的,自然的,反倒透出一种苏感。丁海寅的苏,源自温暖,刘昊然的苏,苏在少年感。

他的少年感,嫁接到长得好成绩好的高中生人设上,确实禁不住怀疑,八月长安写余淮,是为刘昊然量身打造。

他才18岁啊,除非是情场老手,否则,怎么可以把大段大段的吃醋戏演得,各种到位各种酸不拉几各种粉红泡泡乱飞。

没法做姐姐粉。老他十岁八岁的,也必须是他的女友粉。

经典桥段是情敌比赛喝汽水。

起因是耿耿吃醋,到音乐室排练,看到余淮和女同学独处一室,有说有笑。一气之下,跑了。比窦娥还冤的余淮,拿起手机才发现,有耿耿的未接来电。

请欣赏,余淮心急火燎给耿耿回电,拨通,拿着手机如箭一般冲出去,扔下还在打哈哈的女同学。这眼神直击心脏。

耿耿也不接电话。找到她,发现她和路星河正在愉快地打架子鼓。余淮一句话不说,就盯着“捉奸在床”的两个人。低气压到像要杀人。

但没见过这么帅的杀人犯。

“放学了,走吧。”眼神狠,语气狠,歪头狠,完全视路星河为空气更是狠爆。

路星河不甘心,把耿耿挡后面,与余淮对峙。情敌碰头,你盯我我盯你。竟有一丝丝羡慕路星河,可以离余淮这么近。

然后两个人相约到小卖部,比赛喝汽水。未成年人严禁饮酒的设定是有一点好笑但不是重点。重点,余淮挑衅路星河,歪嘴笑,仰头,怒喝汽水的样子,又在杀人了。

感叹一万遍,杀得太好看了。

剩下最后一瓶,余淮抢到手。但开瓶器被路星河拿到。路星河正得意,余淮拿牙齿直接咬开瓶盖,斜眼看他,啪一吐,喝! 这个神仙吐瓶盖,妈耶,要出人命。

比赛途中,路星河问了余淮两遍,“你是不是喜欢……”,“耿耿”两个字一直被余淮打断。直到赢了比赛,放下瓶子,余淮恶狠狠说了三个字,“我喜欢。”

这是余淮唯一一次坦诚喜欢耿耿。

虽然每集都是两个人的眉来眼去,但认爱的这一刻,余淮真的,帅到飞起。

余淮和路星河,一个小心翼翼,一个爱就要说出来。余淮显得很怂。但他有他的打算和顾忌,说到底,是他的自卑作祟。自卑因为家庭,因为求而不得的命运。

但为了反击情敌,他不惜把这个秘密昭告天下。余淮不是阳光学霸,相反,他出于自卫和要强,一直在扮演阳光。这种站在阳光下,不愿被人踩到影子的倔劲和脆弱,刘昊然演起来,挥洒自如。

余淮的大成功,为刘昊然快速吸来一波同款剧本,同款少年角色。他都推掉了。他有个接戏宗旨是,不重复角色。

刘昊然比余淮心野,也比余淮命好。他的《唐探2》票房破33亿。他演到了陈凯歌的《妖猫传》。也拿下了孔笙正剧的男主。

陈思成自导自演的《远大前程》被骂死。一样的手法和画风,刘昊然演番外,广受好评。不是拍得好,是黑帮少爷长得好。多么做作的耍帅都耍得人心花怒放。

还有被撤档的《九州缥缈录》,大制作大阵容大派头,刘昊然担男主,演少年成长。

出道五年,年仅21岁,刘昊然真的做到了“不重复角色”。他抵死要做演员,而且是有作品的演员,用作品换自由。为自由,为不被局限,他不断在突破,扮女装,画烟熏妆,扎麻花辫。

都没有错,甚至是可贵的。他有余淮没有的“敢”。他敢在书里写,“要做一个可以在风里站住的见风者。”

站在风里的时候,愿风对他温柔一些,不要吹散了他真正更为可贵的,干干净净的少年气。这才是21岁刘昊然安身立命之本。

那个他不想重复的余淮,恰是最最美好的刘昊然。

谈资
作者谈资
54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46 条

查看更多回应(46) 添加回应

谈资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