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三卷本的中国早期小说,堪称神作

支离疏 2019-06-11 10:55:49
来自话题 做一次文本细读

中国最早的小说大概算是《穆天子传》六卷,惜乎文字古奥,神幻缥缈,加上不少缺文,可读性很一般。两千多年以来,“小说”这个词的概念经历了许多的衍变,其内涵也不断扩充和修正,鲁迅先生《中国小说史略》讲得很详细,在这里不赘言了。

笔者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燕丹子》,虽不是中国最早的小说,也算是最早的之一了(考证有秦汉、东汉等说),相比《穆天子传》和经史中寓言体的“小说雏形”,《燕丹子》是真正意义上的早期小说典范,值得细品。

笔者想以细读的方式来解读这篇小说,同时试图从中分析出许多的“范式”,以及这些范式是如何深刻影响到后世的古典小说的——这里的“影响”也许不是很明显的继承关系,可能更多的是一种默契:创作上不由自主采取了某种套路,跨越千百年产生奇妙的共振。

分析的中间夹杂着阅读古典小说的一些方法——都是私人阅读心得,不敢说正确,只是抛砖引玉。

先录入《燕丹子》三卷原文全文,笔者参照的是上海古籍出版社《汉魏六朝笔记小说大观》中的版本,都是文言——没耐心读的朋友可以直接跳到之后的分析部分。

燕丹子卷上
燕太子丹质于秦,秦王遇之无礼,不得意,欲求归。秦王不听,谬言曰令乌白头、马生角,乃可许耳。丹仰天叹,乌即白头,马生角。秦王不得已而遣之,为机发之桥,欲陷丹。丹过之,桥为不发。夜到关,关门未开。丹为鸡鸣,众鸡皆鸣,遂得逃归。深怨于秦,求欲复之。奉养勇士,无所不至。
丹与其傅麴武书,曰:“丹不肖,生于僻陋之国,长于不毛之地,未尝得睹君子雅训、达人之道也。然鄙意欲有所陈,幸傅垂览之。丹闻丈夫所耻,耻受辱以生于世也;贞女所羞,羞见劫以亏其节也。故有刎喉不顾、据鼎不避者,斯岂乐死而忘生哉?其心有所守也。今秦王反戾天常,虎狼其行,遇丹无礼,为诸侯最。丹每念之,痛入骨髓。计燕国之众不能敌之,旷年相守,力固不足。欲收天下之勇士,集海内之英雄,破国空藏,以奉养之,重币甘辞以市于秦。秦贪我赂,而信我辞,则一剑之任,可当百万之师;须臾之间,可解丹万世之耻。若其不然,令丹生无面目于天下,死怀恨于九泉。必令诸侯无以为叹,易水之北,未知谁有。此盖亦子大夫之耻也。谨遣书,愿熟思之。”
麴武报书曰:“臣闻快于意者亏于行,甘于心者伤于性。今太子欲灭悁悁之耻,除久久之恨,此实臣所当麋躯碎首而不避也。私以为:智者不冀侥幸以要功,明者不苟从志以顺心。事必成然後举,身必安而后行。故发无失举之尤,动无蹉跌之愧也。太子贵匹夫之勇,信一剑之任,而欲望功,臣以为疏。臣愿合从于楚,并势于赵,连衡于韩、魏,然後图秦,秦可破也。且韩、魏与秦,外亲内疏。若有倡兵,楚乃来应,韩、魏必从,其势可见。今臣计从,太子之耻除,愚鄙之累解矣。太子虑之。”
太子得书,不说,召麴武而问之。武曰:“臣以为太子行臣言,则易水之北永无秦忧,四邻诸侯必有求我者矣。”太子曰:“此引日缦缦,心不能须也!”麴武曰:“臣为太子计熟矣。夫有秦,疾不如徐,走不如坐。今合楚、赵,并韩、魏,虽引岁月,其事必成。臣以为良。”太子睡卧不听。麴武曰:“臣不能为太子计。臣所知田光,其人深中有谋。愿令见太子。”太子曰:“敬诺!”
燕丹子卷中
田光见太子,太子侧阶而迎,迎而再拜。坐定,太子丹曰:“傅不以蛮域而丹不肖,乃使先生来降弊邑。今燕国僻在北陲,比于蛮域,而先生不羞之。丹得侍左右,睹见玉颜,斯乃上世神灵保祐燕国,令先生设降辱焉。”田光曰:“结发立身,以至于今,徒慕太子之高行,美太子之令名耳。太子将何以教之?”太子膝行而前,涕泪横流曰:“丹尝质于秦,秦遇丹无礼,日夜焦心,思欲复之。论众则秦多,计强则燕弱。欲曰合从,心复不能。常食不识位,寝不安席。纵令燕秦同日而亡,则为死灰复燃,白骨更生。愿先生图之。”田光曰:“此国事也,请得思之。”于是舍光上馆。太子三时进食,存问不绝,如是三月。
太子怪其无说,就光辟左右,问曰:“先生既垂哀恤,许惠嘉谋。侧身倾听,三月于斯,先生岂有意欤?”田光曰:“微太子言,固将竭之。臣闻骐骥之少,力轻千里,及其罢朽,不能取道。太子闻臣时已老矣。欲为太子良谋,则太子不能;欲奋筋力,则臣不能。然窃观太子客,无可用者。夏扶,血勇之人,怒而面赤;宋意,脉勇之人,怒而面青;武阳,骨勇之人,怒而面白。光所知荆轲,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为人博闻强记,体烈骨壮,不拘小节,欲立大功。尝家于卫,脱贤大夫之急十有馀人,其馀庸庸不可称。太子欲图事,非此人莫可。”太子下席再拜曰:“若因先生之灵,得交于荆君,则燕国社稷长为不灭。唯先生成之。”田光遂行。太子自送,执光手曰:“此国事,愿勿泄之!”光笑曰:“诺。”
遂见荆轲,曰:“光不自度不肖,达足下于太子。夫燕太子,真天下之士也,倾心于足下,愿足下勿疑焉。”荆轲曰:“有鄙志,常谓心向意,投身不顾,情有异,一毛不拔。今先生令交于太子,敬诺不违。”田光谓荆轲曰:“盖闻士不为人所疑。太子送光之时,言此国事,愿勿泄,此疑光也。是疑而生于世,光所羞也。”向轲吞舌而死。轲遂之燕。
燕丹子卷下
荆轲之燕,太子自御,虚左,轲援绥不让。至,坐定,宾客满坐,轲言曰:“田光褒扬太子仁爱之风,说太子不世之器,高行厉天,美声盈耳。轲出卫都,望燕路,历险不以为勤,望远不以为遐。今太子礼之以旧故之恩,接之以新人之敬,所以不复让者,士信于知己也。”太子曰:“田先生今无恙乎﹖”轲曰:“光临送轲之时,言太子戒以国事,耻以丈夫而不见信,向轲吞舌而死矣。”太子惊愕失色,歔欷饮泪曰:“丹所以戒先生,岂疑先生哉!今先生自杀,亦令丹自弃于世矣!”茫然良久,不怡民氏日。
太子置酒请轲,酒酣,太子起为寿。夏扶前曰:“闻士无乡曲之誉,则未可与论行;马无服舆之伎,则未可与决良。今荆君远至,将何以教太子﹖”欲微感之。轲曰:“士有超世之行者,不必合于乡曲;马有千里之相者,何必出于服舆。昔吕望当屠钓之时,天下之贱丈夫也;其遇文王,则为周师。骐骥之在盐车,驽之下也;及遇伯乐,则有千里之功。如此在乡曲而後发善,服舆而后别良哉!”夏扶问荆轲:“何以教太子?”轲曰:“将令燕继召公之迹,追甘棠之化,高欲令四三王,下欲令六五霸。于君何如也?”坐皆称善。竟酒,无能屈。太子甚喜,自以得轲,永无秦忧。
后日,与轲之东宫,临池而观。轲拾瓦投龟,太子令人奉槃金。轲用抵,抵尽复进。轲曰:“非为太子爱金也,但臂痛耳。”后复共乘千里马。轲曰:“闻千里马肝美。”太子即杀马进肝。暨樊将军得罪于秦,秦求之急,乃来归太子。太子为置酒华阳之台。酒中,太子出美人能琴者。轲曰:“好手琴者!”太子即进之。轲曰:“但爱其手耳。”太子即断其手,盛以玉槃奉之。太子常与轲同案而食,同床而寝。
后日,轲从容曰:“轲侍太子,三年于斯矣,而太子遇轲甚厚,黄金投龟,千里马肝,姬人好手,盛以玉槃。凡庸人当之,犹尚乐出尺寸之长,当犬马之用。今轲常侍君子之侧,闻烈士之节,死有重于太山,有轻于鸿毛者,但问用之所在耳。太子幸教之。”太子敛袂,正色而言曰:“丹尝游秦,秦遇丹不道,丹耻与之俱生。今荆君不以丹不肖,降辱小国。今丹以社稷干长者,不知所谓。”轲曰:“今天下彊国莫彊于秦。今太子力不能威诸侯,诸侯未肯为太子用也。太子率燕国之众而当之,犹使羊将狼,使狼追虎耳。”太子曰:“丹之忧计久,不知安出?”轲曰:“樊于期得罪于秦,秦求之急。又督亢之地,秦所贪也。今得樊于期首、督亢地图,则事可成也。”太子曰:“若事可成,举燕国而献之,丹甘心焉。樊将军以穷归我,而丹卖之,心不忍也。”轲默然不应。
居五月,太子恐轲悔,见轲曰:“今秦已破赵国,兵临燕,事已迫急。虽欲足下计,安施之?今欲先遣武阳,何如?”轲怒曰:“何太子所遣,往而不返者,竖子也!轲所以未行者,待吾客耳。”于是轲潜见樊於期曰:“闻将军得罪于秦,父母妻子皆见焚烧,求将军邑万户、金千斤。轲为将军痛之。今有一言,除将军之辱,解燕国之耻,将军岂有意乎?”於期曰:“常念之,日夜饮泪,不知所出。荆君幸教,愿闻命矣!”轲曰:“今愿得将军之首,与燕督亢地图进之,秦王必喜。喜必见轲,轲因左手把其袖,右手揕其胸,数以负燕之罪,责以将军之讎。而燕国见陵雪,将军积忿之怒除矣。”於期起,扼腕执刀曰:“是於期日夜所欲,而今闻命矣!”于是自刭,头坠背後,两目不瞑。太子闻之,自驾驰往,伏於期尸而哭,悲不自胜。良久,无奈何,遂函盛於期首与燕督亢地图以献秦,武阳为副。
荆轲入秦,不择日而发,太子与知谋者,皆素衣冠送之。于易水之上,荆轲起为寿,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高渐离击筑,宋意和之。为壮声则发怒冲冠,为哀声则士皆流涕。二人皆升车,终已不顾也。二子行过,夏扶当车前刎颈以送。二子行过阳翟,轲买肉争轻重,屠者辱之,武阳欲击,轲止之。
西入秦,至咸阳,因中庶子蒙白曰:“燕太子丹畏大王之威,今奉樊于期首与督亢地图,愿为北蕃臣妾。”秦王喜。百官陪位,陛戟数百,见燕使者。轲奉於期首,武阳奉地图。钟鼓并发,群臣皆呼万岁。武阳大恐,两足不能相过,面如死灰色。秦王怪之。轲顾武阳前,谢曰:“北蕃蛮夷之鄙人,未见天子。愿陛下少假借之,使得毕事于前。”秦王曰:“轲起,督亢图进之。”秦王发图,图穷而匕首出。轲左手把秦王袖,右手揕其胸,数之曰:“足下负燕日久,贪暴海内,不知厌足。於期无罪而夷其族。轲将海内报讐。今燕王母病,与轲促期,从吾计则生,不从则死。”秦王曰:“今日之事,从子计耳!乞听琴声而死。”召姬人鼓琴,琴声曰:“罗縠单衣,可掣而绝。八尺屏风,可超而越。鹿卢之剑,可负而拔。”轲不解音。秦王从琴声负剑拔之,于是奋袖超屏风而走,轲拔匕首擿之,决秦王,刃入铜柱,火出。秦王还断轲两手。轲因倚柱而笑,箕踞而骂,曰:“吾坐轻易,为竖子所欺。燕国之不报,我事之不立哉!”


我们先看开篇,燕丹子因秦王无礼想返回故土,秦王近乎无赖地提出条件:除非乌鸦白了头,马儿长出犄角。这两件事,在日常经验中都是几乎不可能的,好比“山无棱天地合冬雷震震夏雨雪”了,但燕丹子似乎受到天神的眷顾,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个难题:丹仰天叹,乌即白头,马生角。

这种“实现不可能实现的事”是神话(童话)中常见的叙事模型,在古今中外的宗教、民间传说中,都有这样的例证:比如佛陀将大象扔出城外,耶稣在水上行走、穆罕默德一夜之间往来麦加和耶路撒冷等等,当属“神迹”。这样的渲染,都是在证明人物与上天(神)的神秘关系,这种神秘关系更常见的表现方式是:神化出生场景。这太常见,就不多说了。

燕丹子仰天长叹了一回,就让乌鸦白了头,马儿生了犄角——这个细节很关键,作者在强烈暗示燕丹子的“合法性”,即在这个小说中,燕丹子的立场与行为都是正面的,以至于受到了上天的眷顾,实现了不可能之事,乃至于之后过有机关的桥,机关也没有发动。

古典小说中有继承这一手法的,比如清代拟话本小说集《八洞天》第七卷《忠格天幻出男人乳 义感神梦赐内官须》,就是讲了一个“实现不可能”的故事:逃难途中,男仆长出了乳房,养活了小主人;太监长出了胡子,保护了忠臣之女——这个故事的概念和燕丹子相同,都是“感格上天”才有的奇迹。

也有继承了这一手法但不予以实现的,更接近于一种“惩罚的象征”,比如著名的苏武牧羊的典故,匈奴“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使牧羝,羝乳乃得归”,意思是让苏武放牧公羊,等公羊产了奶才能回大汉。又比如在《西游记》中有一段经典情节,也是“惩罚的象征”,原著第八十七回《凤仙郡冒天止雨 孙大圣劝善施霖》:

“行者道:披香殿立一座米山,约有十丈高下;一座面山,约有二十丈高下。米山边有拳大的一只小鸡,在那里紧一嘴,慢一嘴的嗛那米吃;面山边有一个金毛哈巴狗儿,在那长一舌,短一舌的餂那面吃。左边又一座铁架子,架上挂一把黄金大锁,锁梃儿有指头粗细,下面有一盏明灯,灯焰儿燎着那锁梃。直等那鸡嗛米尽,狗餂面尽,灯燎断锁梃,他这里方才该下雨哩。”

开篇第一段,非常利落地交代了燕丹子的遭遇、之后的行为动机:遭受侮辱,要报仇。

而后出场第二个人物麴武,燕丹子在给他的信中着重说明了自己报仇的原因:今秦王反戾天常,虎狼其行,遇丹无礼,为诸侯最。丹每念之,痛入骨髓。如此大大加强了第一段中薄弱的动机,为之后的复仇准备做足铺垫。

此时,小说的叙事节奏发生了第一个变化——麴武劝燕丹子不要依靠一夫之勇,应该采用合纵连横之术来抗秦,其实是在反对燕丹子“养士报仇”的计划。燕丹子接到回书,并不高兴,然后两人面谈,燕丹子急切报仇,等不及合纵连横,麴武依然坚持己见。

便出现了非常生动而富有幽默感的一幕:太子睡卧不听。——燕丹子烦了,你说你的,我躺下睡觉不听。

麴武也无法,便推举第三个角色出场,田光。燕丹子对田光也礼遇有加,两人互相一通客套话,燕丹子直接“膝行而前,涕泪横流”——这八个字精准有力,完美表现出燕丹子“复仇心切”的状态,将如今的困境告诉了田光:拼人口拼实力,都远不是秦国的对手,如此怎么复仇?田光很稳健,说要考虑考虑,燕丹子依然急,存问不绝,如是三月。

燕丹子等不及了,直接催他出谋。田光说了一段极为精彩的话,先自谦(其实暗示他同意麴武的策略,也不赞同刺杀),然后点评了燕丹子的三个门客:夏扶,血勇之人,怒而面赤;宋意,脉勇之人,怒而面青;武阳,骨勇之人,怒而面白。而有一个叫荆轲的,“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为人博而强记,体烈骨壮,不拘小节,欲立大功”——在一堆人的衬托中,小说的主角终于浮出了水面。

荆轲的出场是通过田光之口,若直接说他如何如何,读者会觉得寡然无味,没有个清晰的轮廓,但通过一系列映衬,荆轲“神勇”的标签算是贴牢了,一连串的形象、性格描写也给了读者具体的印象,还不忘交代了荆轲的过往事迹,“尝家于卫,脱贤大夫之急十有馀人”,荆轲的形象,已经初步立住了。

主角通过别人的叙述出场,是古典小说中常见的技法——《红楼梦》荣宁二府人物的出场,就是由冷子兴进行基本的演说,给观众大概的印象,然后正式进入他们的视角,将观众脑海中的印象进行渲染——或更加坚固,或打破一些成见。《水浒传》中许多好汉的出场,也是先由旁人吹嘘,“某处有某人,端的一条好汉,有如何的好本事”云云,在介绍时,如果有具体的事例,这个人的形象会更加呼之欲出。

这都是写作中的细节技法,可以留意。

燕丹子一听来了劲,立刻让田光搭桥要结交荆轲。田光找到荆轲,诉说了太子结交的愿望,荆轲几句话,足见壮士心胸。而这一情节的关键点是田光,他说“盖闻士不为人所疑”,因为燕丹子临走前嘱咐他“不能泄露国事”,田光觉得燕丹子不信任他,这是奇耻大辱,于是便“向轲吞舌而死。”——即咬舌自尽了。

我们读古典小说,一定要进入其文化语境,不然很难理解一些历史人物的行为,在燕丹子的时代,士的尊严无比崇高,经常因为一些我们现在看起来不痛不痒的小事而做出激烈的行为,耳熟能详的“二桃杀三士”,就是这样的事例:尊严与气节至上,性命退居其次。田光的自尽,也是如此。

之后进入下卷,即荆轲刺秦的正文。荆轲见到燕丹子后,依旧先客套,燕丹子问田光可好,荆轲诉说了田光自杀的事,燕丹子极为震惊,深深自责,而后开始了两人的交往情节——注意,此时荆轲还不知道燕丹子要结识他的真正目的,燕丹子也不急着剖白。

酒席上,麴武评点过的“血勇之人”夏扶出场,开始用言语刁难荆轲,觉得他无才无名,难以辅佐太子——几番话也非常契合他“血勇”的特点,荆轲一一化解,自信满满。——真正的好小说,一定详略得当,而且但凡出现的人物都不是多余的,夏扶的出场,呼应了麴武前面的介绍,他出场,就代表了宋意、武阳,不必一一介绍,形成旧门客对荆轲的集体怀疑。这个笔法很简单,却很有效。

接下来,是一段“MV式展现的三年之交”,燕丹子为荆轲做了三件事:让荆轲用金子丢乌龟玩耍,以示其爱才不爱金;又杀了千里马,取出肝来给荆轲吃,以示其爱才不爱物;又砍掉弹琴美人的双手送给荆轲,以示其爱才不爱色。——三件事,明显是荆轲故意试探太子,太子也毫不犹豫地应承,两人的情义此时已经瓜熟蒂落了。

在这里插一句,很多读者不会读古典小说,不是说看不懂文字情节,而是无法理解某些人物行为,比如这个情节中燕丹子砍掉美人双手送给荆轲,有的人就会大呼:这也太残忍了!变态神经病!这些人看到《水浒传》中李逵举着板斧见人就杀,妇孺也不例外,武松虐杀潘金莲(剖腹挖心割头)、石秀、杨雄虐杀潘巧云(剖腹挖心),也会拍案怒吼:这哪是好汉,简直一群杀人狂魔!而且太不女权了,怎能如此对待金莲巧云?

麻烦就麻烦在这里,鸿沟就鸿沟在这里。读古典小说,千万不要将情节当情节——中国古典文学有一个关键的核心概念,文以载道,这里的“文”和“道”不是文字和训诫意义(很多半吊子学者都理解差了,这一差就差了十万八千里),文以载道根本不是说“小说没有独立审美,只会道德批判”什么的,这个问题一两句很难说清(也不是这里的重点),希望学力渐增,有机会之后深入论述这个问题。

只如此说罢:中国古典小说作为一个整体,多是隐喻化的,即整个故事、故事里的情节、情节里的对话动作等等,都是大隐喻中的小隐喻,燕丹子砍掉美人双手,是“爱才不爱色”的隐喻,武松虐杀潘金莲,是“正胜邪,神压魔”的隐喻——李逵,更是天上的天杀星下凡,他下凡就是要杀人的,若杀人还分男女老幼,那就不是他了——水浒一百单八将,都是天星下凡,因为情节无比的写实与生动,会让读者堕入“这是一个现实故事”的迷雾中,而对人物的言行产生极大的误解。

可以说,除了《三国演义》(不那么明显),其他三大名著都是“隐喻化”的:《红楼梦》不用说,整部书的基底就是前生今世的石头神话;《水浒传》亦然,一百零八人都乃星宿转世,注定要闹一闹大宋的江山;《西游记》也再明显不过,唐僧的四徒弟乃“心猿意马”的佛教概念化身。

我们读古典小说的时候,一面要沉浸,一面又要保持警醒,该跳出来时立刻跳出来(金圣叹、脂砚斋最会如此,平常人感动沉浸处,他能保持冷静,说这是作者骗人如何如何,所以他们是千古第一读书人),只有完全打开自己,放下成见,才能进入古典小说真正的妙境。千万不要拿现在的观点去套古典小说的情节,不是说不对,而是会造成误读——更不要无原则地去辩解“误读的意义”,这样反而会买椟还珠,错过更精髓的东西。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李白有首看似最浅显不过的诗,“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绝大部分读者都以为这是思乡诗,我们不主观揣测李白写此诗的寓意,且问一句:低头思故乡的“故乡”,真的是某个地标性故乡么?这里的故乡到底指的是什么?——很多人都说中国文学缺少“神性”,其实顶尖的文学都是神性的,只是读者眼拙,错过了那一抹光。

回到本篇小说——荆轲是聪明人,三年之间享受太子的厚遇,知道太子必有所求,便直接发问,燕丹子终于将复仇的打算告诉了荆轲,具体的计策,还需要荆轲筹划。——这里要注意,最好看一下原文,在燕丹子砍掉弹琴美人双手的情节中,还有一个小情节:暨樊将军得罪于秦,秦求之急,乃来归太子。太子为置酒华阳之台。

这个小情节非常重要,直接关系到刺秦计策的成功,而且这个小情节的安插巧妙至极:加在第三次试探的情节中,因为樊将军来燕,所以燕丹子招待他,在宴会上砍掉了美人双手。一个新线索的安排,置入旧线索的推进之中,省了许多笔墨,也不用单独另起视角叙述,可谓一举两得。

这是本篇小说的一个妙笔,值得细细揣摩。

荆轲的刺秦计划,需要两个条件:樊将军首级、督亢地图。有了这两样东西,才能受到秦王接见。地图好说,难的是樊将军的首级,人家得罪了秦跑来燕国求庇护,如今又要杀他,实属无义,所以燕丹子“心不忍也”。

又是五个月过去了,荆轲没有任何行动,燕丹子再来催迫,想派武阳先去行事,此举激怒了荆轲,便去直接找樊将军,“愿得将军之首”,并口述了刺杀嬴政的打算(甚至提出了动作细节,当是预热),樊于期与秦本有仇,对荆轲的计划大为赞同,立刻自刎,将头颅送给荆轲。

樊于期的行为,也是典型的重义轻生,令人想起“眉间尺”的故事,《搜神记》有载,鲁迅《故事新编》也改写过——眉间尺为报父仇,也勇敢自杀,将头颅送给侠客,让他去找楚王请赏,趁机刺杀。这两个情节之间惊人得相似,不知是巧合还是怎样。

之后便是送行的场景,出现了那两句传诵千古的歌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里还有细节:高渐离击筑,宋意和之。上一段已经重新出现了武阳,作为荆轲的副手去刺秦,这里又重新出现了宋意,而且紧接着还有个细节“夏扶当车前刎颈以送”,夏扶此时的举动,更像是为前面怀疑荆轲而道歉,也足可以称为名士了——至此,田光点评的三个门客全部正面与观众见面,与前面形成了完美的契合。

过阳翟的时候,还有个小插曲:荆轲买肉与屠夫发生口角,武阳打算动手,荆轲拦住了。武阳果然印证了田光的话,只有骨勇,到底是个有勇无谋之人。到咸阳后,以称臣为名入宫见秦王,荆轲拿着樊将军的脑袋,武阳拿着督亢地图。

这时再次用武阳映衬荆轲,“武阳大恐,两足不能相过,面如死灰色。”荆轲巧妙地辩解了:北边来的粗鄙人,没见过世面,秦王您不要介意,咱们赶紧完了正事儿。于是精彩地动作描写开始了:秦王发图,图穷而匕首现,轲左手把秦王袖,右手揕其胸”,然后列数他的罪责。

上文荆轲找樊将军求首级时,已经跟他提前描述过了这一计划的场景,此时果然一言不差,也将樊将军的仇恨表白了出来,“从吾计则生,不从则死。”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秦王竟提出了一个可笑的要求:乞听琴声而死。一个人死到临头,还要听琴,乍听起来很可笑,大概可以判断秦王此时并没有脱身的计策,只是在拖延。而琴女的歌声提醒了他:衣服单薄,一拽就断,屏风低矮,可以跳过,鹿卢之剑,可以防身。在这里,作者有一句“轲不解音”,这里的“音”指的怕不是音乐,很可能是琴女的陕西方言——荆轲没有听懂。

于是秦王开始按照琴女的提醒进行反抗,成功脱身,荆轲拔出匕首飞刺他,“刃入铜柱,火出”——这六个字真是力道十足,画面感极强。而后秦王“断荆轲两手”,荆轲靠着柱子箕踞而骂:我因为大意,被你这个贱人骗了。燕国之仇不能报,我的功业也烟消云散了。

英雄悲壮落幕。

在最后的情节,有一个很容易被疏忽掉的讽刺性细节:秦王能够反杀荆轲,是因为琴女的提醒,而反杀时,也砍断了荆轲的两手——大家还记得么?前文提到过,燕丹子曾砍断弹琴美人的双手送给荆轲,而今荆轲因琴女而事不成,双手也被砍断,怕也算是一段因果报应罢。

要说明的是,在《史记·刺客列传》中也有荆轲的故事,叙述也颇详尽,但与《燕丹子》小说还是有较大差别,基本是荆轲的主视角,在筹备刺秦、刺秦过程的讲述方式大有不同,尤其是刺秦现场,虽然也很精彩,可与《燕丹子》相比,缺少了一种激烈的戏剧性,也没有“砍断荆轲双手”这样意味深厚的神笔。

大家可以读一读太史公写荆轲的文字,与《燕丹子》进行比对,便能大概体会“史”与“小说”的差异:太史公笔笔精当,力求真实,而《燕丹子》则是典型的小说笔法,该浪漫浪漫,该夸张夸张,节奏的变化与情节的转折都极具匠心。

案:《燕丹子》三卷,历代目录书都没有说明作者,原本早失佚,《四库全书》从《永乐大典》中辑出此书,但只列入存目,没有正文,幸运的是四库总纂纪晓岚很喜欢这书,自己抄了一份,孙星衍从纪晓岚那里得到了抄本,详加校勘,后收入各种丛书,才保留了下来。

支离疏
作者支离疏
60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支离疏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