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等(“图形-小说”之局部)

不流 2019-06-11 10:04:40

《图形-小说》是2018年11月份我与陈宇飞、Q、岂子在壹ART美术馆的联合展览的衍生书,由展览的视觉传达负责人冯飞腾根据展览内容自制的小出版物(也作为他的毕业设计作品),以下就这个展览、我在展览中的几个展出物、冯飞腾制作/翻译的这本小书分别做些说明。

【壹-关于展览】

展览海报一种

展览介绍材料一种

壹ART公众号中有三篇相关推送,分别是:

关于展览的预告 | 展览现场的回顾 | 一次创作者分享会的内容梗概

【贰-我在展览中的三个/组展出物】

「壹」积木小说

积木小说的构思起于一次出神时的偶然想法,脑中闪现出方块汉字构成的方块印刷面中横横竖竖的字符行列,我想到,它们像是一根根篾条编织在一起的编织物,也自然联想到,这些编织物的起头和结尾并没有在文本块之内结束,而是延伸出去,与其它的篾条编织成其它的文本。这个属性似乎独属于汉字,字母文字的基本表意单位是单词而不是字母,汉字却是单子而不是词组,所以这种编织与中世纪的图形诗并不相似。于是我动手开始尝试在Photoshop中这样去写一写:

若干不同形状的文本块延伸出一些句子支线,与其它的文本块编织在一起

在汉字文本的排列中,除了四边,每一个汉字都被上下左右八个其它汉字围绕,每个汉字因此除了正常由左至右与前后汉字构成语句,也有可能同时和其它围绕它的汉字构成其它的语句,这个语句像榫卯一样可以组装出其它的文章,就像搭积木一样,理论上可以无限生长下去。

考虑到展览的方便,我主要在横向上舒展写开,最后的形状是这样的:

实际展出时的印刷尺寸大约为21m*2.9m

写作时有三个基本规则:

(1)每个单块形状基本上闭合成一个完整的表意段落,但整体所有块状最终在氛围上可以构成一个整篇;

(2)颜色的选择仅仅为了表示榫卯结构所在,没有任何设计上的、美学上的考虑(那不属于写作);

(3)形状没有预设,完全根据写作过程中的随时感受来构筑,亦是避免在写作之前就进行审美上的构思;

最后,由于展期临近,而忙于琐事无法完成这个思考量和工作量巨大的写作,便拼合进了一些以前的小说片段,好在近几年的写作都在相似的语境和思考、感觉频度内,并没有严重违和的情况出现。部分片段可在这篇日记中读到:「他每一缕感觉都是一块没有键力的积木」

「贰」两幅光栅画小说

这两篇小说写于五年前(2014年),具体的写作过程和形态,这篇文章里有详细介绍:「不流 & 岂子 | 小说1:陌生(绘画和小说的图文互生)」,限于篇幅,这里就不重复说明了。只说一下,最终选择光栅画的原因在于,光栅画的多层画面叠在的效果,恰恰满足了三种画面内容在一个实体上呈现的需要,因此我和岂子都觉得这个展示的方法很合适。

三个内容在同一个平面上现实的示意图

「叁」云兽和蝙蝠的时刻(视频+小说)

这篇小说开始写于2014年左右,在2018年完成。我用在高铁、高速公路上手机拍摄的速滑风景剪辑成了一个约63分钟左右的视频,然后将整篇小说用金字塔型的字母形状灌在视频里(10000字左右的小说按照半个小时一次的速度在视频里划过两次),在展览现场用投影机投射在墙面上进行循环播放。

现场照片

【叁-冯飞腾翻译/制作的衍生书】

冯飞腾制作的这本衍生书,并不是简单地将展览内容复制粘贴到一本印刷物中,实际上,因为展览物的多样的形态(印刷品、模型、视频、实物、丝网印刷等),简单的复制粘贴会让这本书变成纪实摄影集,没有它单独存在的意义了。冯飞腾是根据自己对这些展出物和图形小说展览的整个构思的理解,将其“翻译”成一本书的形式,具体他是如何思考的(比如为什么使用噪点手法),可以阅读这篇自述以了解:「《图形-小说》画册设计 / / 冯飞腾」

书影1

书影2

书影3

这里主要说一下,冯飞腾在这本书里使用的积木小说文本,实际上是我将所有结构性的文本块拼组成的一篇完整的、约四万字左右的中篇小说,而不是在平面上的图形化的积木小说,积木的块状结构在这本书里已经不存在了,存在的只是这些积木拼装之后的整体结构。拼装之后的积木小说整体上也具有它自己的轮廓形状,但冯飞腾在书中的呈现有他自己的设计和安排:

积木小说组装之后的整体轮廓


附:展览前写的关于“积木小说”的说明文字——

1,碎片状态:大众的经验中,小说要求有完整的故事情节。这里的误解在于,“故事”等于“叙事”。故事是不等于叙事的。叙事是一个写作的行为,故事是一个作品的形态,当且仅当作者以一个完整故事的形态进行叙事的时候,它们才有可能相等。意识流小说早已不追求完整故事,而追求意识作为叙事的逻辑指导和原理,所以文本即便是密集的、漫长的,实际上内里仍然是碎片的。积木小说从文本的形态上简化和凸显这种碎片的状态,让叙事的碎片性与视觉的碎片性统一,把小说中的各种叙事体块进行视觉上的体块化区分。让读者在直观上就接受碎片的组织原理,然后自己通过阅读各个碎片再去感性地组织出自己脑海中的小说原貌。视觉上的碎片化,邀请、强迫读者参与到阅读的重组行动中,让读者意识到,一个小说,是需要付出智力和情感两种行动才可以阅读。

2,汉字生长:字母文字的单元素是单词而不是字母本身,汉字的单元素是汉字本身。这个独一无二的属性,让单字与他字在上下左右四个方向上可以组织和表示出不同的意义。积木小说的视觉结构建立在这个基本的“字-词-句-章”的生长逻辑上。所以,榫卯结构才成为可能。

3,完整的小说:碎片的组织如果只是拼凑,那么,小说就牵强。所以,小说即便通过碎片的组织来呈现,它仍然应该是一个完整的小说。完整的小说不是构建在完整的故事上面的,而是构建在完整的抒情或者完整的人物维度上面。也就是说,这些碎片虽然各自在叙述不同的场景,但都是在描述同一个人物在不同的空间(场景)中的处境和内心感受,若干个(计划为50~80个)空间中的同一人,实际上也意味着若干个时间上的同一人。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的坐标中,呈现出他处境和感受的方方面面,理想的结果是,对这些文本块阅读地越深入、越全面,那个被描述的人物也就随之越完整、越全面。小说的写作是完整的,但阅读和还原是否完整,需要读者自己去选择和行动。

4,标题和图像:积木小说的每一个体块,都在描述一个相对具体的空间里、一段时间内的人的经验,是场景化的(身外的场景化或内心的场景化)。每一个体块都会拥有一个标题,每一个标题对应一张写实照片。在空间的呈现上,就可能通过三个平面结构来同时进行:体块话的积木小说的结构图、覆盖了照片的积木小说的结构图、由标题构成的呼应积木小说体块结构的结构图。

5,积木小说的积木:积木小说的每一个体块,或许可以制作成单独的雕版或印章,给读者巨大幅面的纸张,他可以选择不同的印章在纸面上复制积木小说的结构,完成之后可以带走。或者是木雕的积木构件,或者是标题党积木构件,本身可以成为固定在墙壁上的装饰物,小说的标题和它的意味成为现实生活的一个元件,虚构来源于现实、最后回到现实之中。

6,积木小说的书籍:积木小说会尽量按照横幅面展开,是一个矮而宽的平面,在书籍上面,也许可以通过两种手法结合进行精细的版式创作:方式一,通过漫长折页或者卷纸的印刷方式,使其足够矮而宽;方式二:通过镂空设计,翻页具有游戏性。

7,运动的积木小说:从电影中,为每一个积木小说的组件找到适合的片段,剪辑成影片,影片保留原来的声音和画面,但用积木小说作为意义上的字幕对图像进行覆盖,并在现场进行放映。

不流
作者不流
313日记 53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不流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