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2019] 笔墨人生

王易诺 2019-06-10 22:48:12
来自话题 高考作文大赛
2019年浙江卷高考作文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有一种观点认为:作家写作时心里要装着读者,多倾听读者的呼声。
另一种看法是:作家写作时应该坚持自己的想法,不为读者所左右。
假如你是创造生活的“作家”,你的生活就成了一部“作品”,那么你将如何对待你的“读者”?
根据材料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看法。
[注意] ①立意自定,角度自选,题目自拟。②明确文体,不得写成诗歌。③不得少于800字。④不得抄袭、套作。

笔墨人生 文/易诺

今天是何方第九十八次试图摆脱“那个人”对他的掌控了。

结果,仍然是失败。

故事还是从头讲起吧。何方大概是在半年前发现,自己的生活有些不对劲的——公司里,由他负责的项目一路都顺风顺水,却在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突然被人截胡,同事抢先一步占用了他的创意,夺走了本属于他的升职加薪的机会;情感上,他与女友相恋接近十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女友却突然移情别恋,从此消失在他的生活中;家庭中,他与父亲的关系自小便不融洽,两个人互相做对了大半辈子,就在父亲上了年纪后,他俩的关系才刚有些缓和,而没过多久,父亲就查出癌症晚期,现今已经躺在医院里,奄奄一息。

所有的一切,都是先一马平川地发展着,然后在某个紧要的关头,突然崩裂。这种事情如果只发生过一次两次,倒还可以用“运气”的原因来解释,但如果身边的每一件事都是这样的话,何方有道理怀疑,他的世界里存在有一股更高等级的力量,在不断地控制与扭曲他的人生。

某天夜里,何方突然醒悟,“那个人”就是幕后黑手。

何方躺在床上睡不着,在脑海里将自己近期的经历回忆了一番。他发现,自己能想起公司里项目的大体框架,却根本记不起具体的细节;自己与女友相处过这么长时间,却从来没有见过、或者听她讲过她的家庭;自己知道小时候与父亲吵过无数次架,却无法回忆起哪怕其中一次的缘由和内容……

诸如此类的怪象还有很多很多,而当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的时候,何方想出了一个最为合理的解释——他的人生就是一部小说,他只是一个存在于虚构故事中的角色,而那个叫做“作者”的人,一直都在操纵着属于他的一切。也正是因此,作者对事件细节的省略导致了他记不起琐碎的小事,作品章节间转场的跨度造就了他片段式的记忆,而作者对无关角色的避讳,则使得他永远只认识有限数量的有名有姓的朋友。

想到这里,何方再无睡意。他翻身起床,打开电脑中的电子文档,输入了一句话:“如果你的确在操控我的人生,可以请你现在给我一句回应吗?”

何方盯着电脑屏幕瞧了半天,但屏幕上终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凭空多出一行回应。

何方很生气,“那个人”可真是个无耻而懦弱的家伙,只会躲在幕后享受上帝的感觉,却不敢出来跟自己笔下的角色对质。何方不想自己永远被一个无耻而懦弱的家伙控制,于是他想出了一个简单快捷的反抗手段——按照情节安排,这个时间是他该就寝的时候,但他却偏要冲进厨房,一口气灌了十杯速溶咖啡。何方认为,如果自己能成功顶住睡意熬过这一夜,那就证明“那个人”无法时刻掌控他的生活。

至于反抗的结果……当然是失败了。何方甚至不记得自己是几点坠入梦乡的,而第二天太阳升起后,他还是像往常那样规规矩矩地上班、规规矩矩地做人。

以上就是何方对“那个人”的第一次反抗。之后他还试过许多摆脱“那个人”的方法:他试过辞职,但辞呈被同事无意间丢到碎纸机里;他试过按照自己的意愿结识新朋友,但每次到了询问对方名字的时候,对方都会因为各种事情离开;他甚至还试过自杀,但是——跳楼的时候衣服会挂在建筑外墙的管道,放煤气的时候家里的窗户会被调皮的孩子用石子砸碎,卧轨的时候也会赶上十年一遇的列车停运。

而今天,在他的第九十八次尝试中,他在电脑里创作了一篇新的小说,小说的主角就叫做何方,而情节则是“一分钟后,一个巨大的馅饼飞进了何方卧室的窗户”。

何方静静地等了一分钟,结果是什么都没有。

终于,何方放弃了,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做都不可能逃出“那个人”的魔爪,甚至更恐怖的是,就连他这次所谓的“觉醒”,都可能是“那个人”情节编排中的一个插曲。不过,九十八这个数字实在有些难看,何方想将次数凑出个九九归一,于是他删掉了之前的文档,新起了一段话出来:

……就在看到何方第九十九次的失败后,屏幕前的“那个人”——或者说何方人生的作者——又一次露出满意而变态的笑容,接着,他活动了一下因为长时间打字而有些酸痛的手指,拿起一把尖刀,直直地刺向了自己的脖

王易诺
作者王易诺
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王易诺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