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远方,是为了遗忘

笙箫 2019-06-10 14:57:19

来源于花瓣网

文/笙箫

-01-

“你说从上海出发最远的地方是哪里?”

“不知道”

“北方?南方?”

“不知道”

“想去一次远方。”

这是我和大福成为微信好友一年后的一次微信语音对话。那会儿,大福一边拨弄着他在淘宝上买来的吉他,一边用着好奇的口吻询问我距离上海比较远的地方。

我完全没有理解到大福问我这个问题的意义在哪里?他却依旧一个劲地追着我问。当我将自己购置的新书翻到第三页的时候,不耐烦的合上书对大福说:“这个问题,你可以在网上查,我地理不好,让我怎么回答你?”。

大福继续拨弄着他的吉他,然后笑着说:“行行行,我弹吉他给你听。”

大福弹奏的是赵雷的《成都》,不知道是不是语音的缘故,屏幕这端的我总觉得,大福弹奏的这首歌缺少了点什么。因此,我听进去的并不多。

大福说:“你都不说话啊,你好像一点面子也不给我。”

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说:“下一首弹什么?”然后,低着头继续翻阅着我的新书。

我能想象到屏幕另一端的大福对我有多么的无奈,但没办法,我们之间就是这样,时刻处于互相针对的趋势。这也是一种我认为的乐趣,大福自然也是这么认为。

-02-

大福是我见过比较有趣的人。

大概是因为身边的好友都说我喜好安静的原因,为此,这么多年来,每遇见一个有趣的人时,我都会感慨人与人之间的相遇真是奇妙。于大福,也是一样。

为什么会说大福有趣?因为,他是一个很容易自嗨与带动他人一起嗨的人。

印象中有一次,我们几个好友约着一起去郊区游玩,大家都是大包小包,零食水准备得很齐全。唯独大福,除了背着一把破木吉他,也就只有手机了。

我们笑他到底是去游玩,还是去弹吉他的?

大福哈哈笑着说:“我游玩的乐趣就是为你们弹吉他啊,而且,这样有趣,是吧?”

那次游玩的确很有趣,因为从到达目的地到结束行程,只有大福一个人在那自嗨,他自成一个世界。

我总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一个人就能够成为一个世界的话,那么,这个人在某些时刻一定是孤独的。好听一点的叫独处,不好听一点的叫孤独。

而这个世界上,孤独的人大体都是相似的。要么习惯性利用孤独来自我治愈,要么就是将自己藏起来,当成享受,越久越好

大福属于前者。

-03-

关于大福的故事,他是主动跟我谈及。

他突然在微信上问我:“你说爱情到底是什么啊?”

虽然,写了很多情感故事,也被问过很多关于感情的问题。但时常在面对情感问题的时候,我自己是处于一个很矛盾的地步。我无法去预知自己的哪一种回答会比较好,也不知道所给的答案是不是对方需要的。

因此,大福问我的这个问题,我的回答很简单,我说:“爱情就是,两个人相爱咯。”

大福反驳说:“不对,爱情是一厢情愿。”

我没有继续跟大福就问题的答案争论下去,直接说:“请说出你的故事。”

大福爱过一个女孩,爱情里的酸甜苦辣这个女孩都给过她。

女孩是大福的大学同学,大学四年里,大福暗恋了她半年,明恋了两年,那是大福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我笑他,能坚持一直喜欢一个人,真的很不容易。

大福说,深情罢了。

大福也不是没有表白过,只是对方没什么回应。毕业的时候,大福得知女孩恋爱,难过了一晚,第二天便就买了车票来上海。

他想,时间和距离会慢慢淡化他对女孩的喜欢和爱,又或者,他会一直让她停留在心上的某个位置。

来上海后,大福和女孩之间的联系仅限于朋友圈的点赞。大福心想,这样其实也挺好,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却没想到,在大福来上海的第十个月,女孩主动联系了他。

女孩说:“我也在上海,什么时候聚聚吧?”

大福心里五味杂陈,原已平静地内心再次泛起涟漪,一半欢喜,一半不安。约见面那天,大福很早就来到了约定的地点。他一直在左顾右盼,是紧张也是期待。

当他看着熟悉的面孔一点一点地出现在自己视线里时,大福悬着的心落了下来。她是一个人来的,这是大福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餐厅里,气氛算不上融洽。大福带着好奇的口吻先开口说:“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也在上海?”

女孩说:“刚来没多长时间,最近在找工作,想着你也在。”

大福说:“你们一起来的?”

“不,一个人。”

大福的心再次定了下来。

聊过后得知,他们已经分手。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大福承认,自己重新喜欢上了她。而且,她好像比以前更有魅力。

那之后,他们约见的次数越来越多,两个人不是你约我,就是我约你。彼此之间,都没有显得拘谨,甚至比以前更亲近。

跨年夜那天,大福再次跟女孩表白,这次女孩没有拒绝,她说;“我们试试也行啊。”大福抱着她转了一圈又一圈,仿佛上海拥挤的街头只有他们两个人。

只可惜,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并没有维持多久,爱情里的甜蜜苦涩都在他们交往的三个月里发生着,也仅仅限于三个月的时间。

情人节那天,女孩以公司加班为理由,与前任见面。半夜,借着微醺的醉意在电话里对大福说:“对不起啊,我不想辜负自己的初心,只能辜负你。”

大福对着电话大笑,笑自己毫无防备的成为了这座城市,这个充满爱的日子里的笑话。虽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承认自己兵败。

听完大福的故事,我想起,我在书上看到过这样一段话:

在这个世界上,爱情分为多种,一种是心灵伴侣,靠一碗鸡汤秉承爱就是不见也不散;一种是卑微如尘,对方给你一巴掌,你还会关心他手为什么这么冰凉;另一种是互相折磨,像周瑜和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还有就是无间道,宫心计,互相猜疑;后一种就是心照不宣的暧昧。

我将这句话说给大福听,然后问:“你认为自己是哪种?”

大福说:“都不是,是爱与不爱。”

我无话反驳。

-04-

后来,大福从上海出发,选择一个他认为的远方,云南。从上海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一路南下。

我问他什么感觉?

他说,只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借口来遗忘。

在失去一段感情的时候,大部分人选择遗忘。但其实失去一段感情后,真的不需要遗忘。而是感谢那个错的人,为你腾出你追求幸福的空间。

END

笙箫,写作者,新书代表作《谢谢努力的自己》

公众号:我是笙箫(ID:ttshengxiao)

笙箫
作者笙箫
97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笙箫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