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志怪- 枯骨珊瑚杀人事件

苗小小 2019-06-09 17:19:21
来自话题 怪谈

这是我的第七篇独立志怪小小说。说起来,这次写玄怪小说是因为前段时间偶得的两块阿卡珊瑚。珊瑚这种东西很神奇,明明是动物的骨骼,却被人拿来当做饰品呢。想想有点不寒而栗。

如果感兴趣,请移步豆瓣阅读搜索《絮玄怪录》,我的其他志怪小故事都发表在那里了。如果能给我留言告诉我你的感受,或者给我提一些建议,那就再好不过啦。

电梯直达《絮玄怪录》

https://read.douban.com/column/31267936/

----我是超级可爱分割线君--------------超可爱--------------不接受反驳的那种---------------哈哈哈哈--------------

你有欲念吗?不是希望,不是谬妄,也不是愿望。如果你有强烈的欲念,说不定你也能收到来自浮梦阁的微信。记得要给好评哦,亲。

夜里。黑暗里仿佛有怪物潜伏着,随时会跳出来咬噬人的魂灵。“桃子”的微信。对话框上有两个人的头像在闪烁着。

“我只是想变得更漂亮!” 桃子的发出这一句话。她的头像是一个抱着猫咪、拿着罗扇的古装女孩。

而对方的头像是一片漆黑的雾气,雾气中隐隐绰绰浮着几个金色的字,浮梦阁。对方迟迟不回答。 桃子心急了,一脸发出好几个问号,接着打字:“你要什么都可以!”

对方终于回复了:“你知道该怎么做哦。”随即又归入沉静。

桃子不再回复,而是抱起了睡在自己旁边的爱猫小白,木头人一样一下、一下抚摸着......

这一切都要从一个多月以前说起。

“浮梦阁,浮生若梦。你的一切愿望都可以得到满足。” 文字下方是一张绚烂的红色珊瑚项链。 这样一条微信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桃子的手机中。

桃子不是真名,而是她的网络ID。桃子很忙碌。桃子的职业是“网红”,她白天要拍照,要在各种社交网站上面晒精修得美美的照片,还要自己在自媒体上撰文,不能断更。

桃子的网红之路并非一番风顺。

桃子是个小镇女孩,从大学时代就在微博上、啊哩啊哩网站上传过自己的仿唐代妆容的视频,当时因为内容新颖,加上“中国风”元素开始流行,桃子很快俘获了第一批追随者。 尝到了成为小网红甜头的她开始涉猎更多流行元素: 整容博主走红的时候她去做过整容手术分享up主;美食题材点击量高的时候,她去做过大胃王专题吃播主。这些自带流量的题材为她积攒了一些人气,可是要从这么多网红里走出自己的特色持续圈粉实在很难。毕竟健忘是这个时代的通病。

可桃子有野心。 有野心的人就有机会。

桃子在尝试各色网红路线失败后,经过认真反思,回归到了她最初的风格。她在众多网红元素里中独辟蹊径,找准了“唐风美人”这一条小众路线。她没有按照网红标准整容成高鼻梁大平行双眼皮,而是保留了自己的特色:鼻梁不高但胜在小巧,凤眼妩媚如丝,樱桃小口饱满欲滴。 靠着勤奋和野心,桃子好不容易在古风圈子里混出了名声,也终于慢慢积攒起一批粉丝。到现在她也是有个有四十多万粉丝的大v网红了。

桃子最近正在参加企鹅公司举办的国风新领袖网络大典。第一名可以和企鹅公司签约,更可以成为该公司大制作新剧的女主角。为了能在大典里取得名次,她的微信微博自然更新得越发勤快了,而她的粉丝刷票也十分勤快,桃子的得票遥遥领先,一直位列榜单首位。

夜深了。

桃子打开自己家的店铺开始每日例行的盘点。她现在一面给一些古风服装店铺带货,一面也自己运营着一些古风首饰来卖。

古风服饰的市场其实不大,古风的服装面料昂贵,制作周期又长,回款非常慢;这期间还要不断的推陈出新,转换流量、发掘新客人。现在做这种风格的网红越来越多了,市场就这么大,僧多粥少,桃子的店铺的销量稳定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新客了。桃心里有些发慌。当然,倘若能国风大典上获得名次走入娱乐圈,那以后可能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桃子暗地里想。

可是,最近国风大典的排名上,第二名几乎快要赶超她了。

桃子睡前忍不住再去刷了一次自己在国风大典上的排名。最近有一个叫“八月的西瓜姬”的姑娘一骑绝尘,从十名开外的名次一路飙升到第二,而且眼见有超过桃子之势。这个叫西瓜姬的头像是一个梳着堕马髻、笑得很甜的女孩。古风圈里的人都知道西瓜姬是圈里的后起之秀。

和桃子不同,西瓜姬有着一份让人艳羡的履历:名校毕业,出身书香门第,加上她本人不仅人美,还弹得一手好琴、写得一手飘逸的草书,很快就圈了一票粉丝。

桃子忍不住好奇,换了自己的小号去翻看这个西瓜姬又发了什么微博。

今天西瓜姬发了一组新片,仿唐代的簪花仕女图,张张精美。才发布第一天,就已经有几千个赞,置顶留言里的这条猛得跳入桃子眼里:“表白西瓜小姐姐!美丽又有才。比那什么烂桃子强多了好吗”。桃子心里涌起一股说不明道不白的气,不安感翻涌起来,一阵又一阵,像是浪拍在石头上。

这个西瓜姬的确比桃子美,而且跟桃子不同。西瓜姬走高冷人设,只分享自己的经历和美图,从来不拉票,在一番努力圈粉的网红中仿佛一股清流。

桃子越想越气,想用小号破口大骂,可是再一想,古风圈这么小,万一不小心被谁翻出了自己的小号,那不是坏了名声吗。谁不知道她是个善良乖巧系的女孩呢。

于是桃子压住内心的火,心说,不如去睡觉。她可得好好休息,明天还要拍片,这次发片可是国风大典前最后一次拉票机会了。

正在她退出微信的时候,微信却突然跳出一条未读信息。发信者是一个桃子不认识的黑色的头像。

“浮梦阁,浮生若梦。满足你的一切愿望哦。” 对方发了一个图片。图上是一串如血一样红的珊瑚项链,项链底端有一朵雕刻着牡丹花苞的坠子,正闪耀着让人眩晕的光。

桃子已不记得什么时候加过这个人了。 若是平时,桃子肯定会认为这是恶作剧,并且毫不犹豫将对方拉黑。可是今天,她竟然忍不住幻想如果真的有可以满足她一切愿望的店,那该多好。

“这个珊瑚多少钱?” 桃子随口发了一段语音。

“不需要钱。” 对方很快打字回复。

“哦。是要我发软文吗?也可以的,一篇文五万。具体事宜联系我的助理。” 桃子随口说到。既然不是卖东西,那就是找她带货了。 像这样的生意太多了。她有点懒得应付。

“不需要。我只是希望能帮你打成心愿哦。”

“哈哈哈哈,你这人可真逗!你是阿拉丁么。”桃子觉得这人好古怪,她猜想可能是哪个想套近乎的粉丝吧。可是,当那个人提起愿望二字的时候,这两个字却如同一株植物在她内心发芽扎根。她的手不听使唤,在微信上打出一行字:“我想参加下个月的国风新领袖颁奖典礼,我想在选票上超过西瓜姬。不,我要比她还美,我要成为第一!”

“好。客人你的愿望我们知道啦。明天你会收到这款珊瑚项链,请记得每日佩戴,必能助你达成心愿哦。”

怎么还讲得跟真的似的?桃子心想,现在的粉丝真是无聊。哎,刚才怎么如此鲁莽忍不住说出了心愿呢,万一对方是黑粉怎么办。桃子有点后悔。

那天夜里,桃子做了一个关于飞翔的梦。 在梦中,她飞过一片城市和星空,远远看到自己在国风新领袖大典领奖台上风光无限,而那个什么西瓜姬只能嫉妒地看着她登上领奖台,嫉妒的模样让她面目扭曲。

夜色更浓了。桃子心情格外愉悦,不知什么时候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桃子明明听到敲门声,可是打开门后却不见人,只见到一个奇怪的包裹放在自家门口。桃子从包裹里取出一个精致的螺钿盒子,盒子里静静地躺着一串珊瑚项链。撕碎的快递面单上显示寄出这个包裹的是一个叫做“浮梦阁”的人,却没有留下地址。

“好奇怪啊。”桃子喃喃自语道:“这粉丝怎么知道我家里地址?”桃子一面看着项链,一面点开昨夜的那个奇怪对话。果然,面前这一串珊瑚项链和昨晚图上的一模一样,一串珊瑚珠上缀着一个雕刻精美的红珊瑚牡丹花苞。毫无疑问,这是那个叫做浮梦阁的人寄来的。

这串项链似乎有魔力,桃子只看了一眼,就再也无法将自己的视线移开了。她兴奋的拿起项链把玩着,那炫目的红色珊瑚仿佛有生命,那种红色如同血液一样在珊瑚上涌动,像是在蛊惑着桃子戴上它。

“谢谢你哦。我很喜欢这个礼物。”桃子对浮梦阁发去一段语音。她时常收到粉丝寄到公司的礼物,所以她只当这次收到的也是一个疯狂粉丝寄来的礼物罢了。

桃子神不知鬼不觉的戴着珊瑚项链出门了。

拍摄美图也是她工作的日常,她有常合作的化妆师(也就是权力所谓的妆娘)和摄影师团队。

妆娘一面给她上妆,一面连声赞她皮肤特别好。“是吗?”她有点惊喜,凑近镜子仔细看着镜中人。 也不知道是昨晚睡得好,还是最近换了新的护肤品的缘故,她的皮肤光泽度确实比以前好了很多。

最近国风大典的拉票排名、加上打理店中的事情,桃子一度凌晨才睡,加上心事太重,经常失眠。这么折腾了一个月,桃子整个人像萎了的花。而令人意外的是,今天镜中的她一扫疲态,面色白中透着粉,如同名贵珍珠。

“大概是最近换了护肤品吧。”她对化妆师说,心中窃喜。

当天的拍摄也特别顺利。不到下午四点,桃子就顺利收工了。于是桃子犒劳摄影师、化妆师一起吃晚饭。

“哎,今天的照片真的棒呆了!”摄影师兴奋地查看这今天的作品。这个摄影师桃子合作了三年了,他深知什么角度拍最好看,什么角度能拍出她的神韵。可是即便这样,挑剔的桃子时常要从几十张上百张片里才能挑出一两张满意的。 可是今天不管怎么拍都特别顺手,相片里的桃子或浅笑或蹙眉,每一张都像是从画中走出的古代美人一样,有一种让人一眼难忘的魔力。

“你看这张!还有这张!”摄影师将照片导出,在ipad上兴奋地指给桃子看。

桃子一张张划过照片。的确如摄影师所讲,今天照片上的自己怎么看都顺眼。特别是那张仿唐莫高窟反弹琵琶的飞天造型的照片,标签、妆容、光线都如同艺术品一样精密配合着,桃子愣是一丝丝毛病都挑不出。

“哇,这张简直了!”凑在一旁的妆娘扔下手里啃着的鸡腿凑上来看:“桃子,你这个牡丹花项链是在哪里买的啊?这个红色简直太衬你了!”她指着桃子佩戴的在胸口珊瑚牡丹项链。

“咦?我什么时候带了这个?”桃子不记得自己何时戴上了她。可诚如化妆师所说,这个珊瑚的红色的确衬托出桃子十分的容貌。 桃子笑了,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胸口的那朵珊瑚杜丹。此刻,那朵牡丹花苞正散发着血一样的红色,而它的花瓣,似乎在不经意间绽开了一瓣。

果然,几天后,当桃子将自己精修片发到自己微博上后不出意外地引发了热议。她给自己发的图文贴了诸如“大唐风采”“唐代飞天”等等的标签。这组图中的桃子薄施粉黛,上身是薄纱批帛,下身是洒金小纹的罗裙,或反手弹着琵琶,或做天女散花状。这组照片先在古风圈内被频频转发,后来“#桃子飞天妆#”这个话题被桃子的粉丝刷屏了,许多圈外的人也纷纷议论,有美妆博主开始仿桃子的飞天妆容,有时尚编辑发评议论复古国风的元素,加上企鹅公司为自家国风大典炒热度,“桃子大唐飞天”这个话题甚至一度出现在微博话题榜单上。

企鹅公司眼见话题有流量,为了给一个多月后的国风大典炒话题,于是安排大典排名前十的网红参加一档真人秀节目。排名第一的桃子和排名第二的西瓜姬当然在应邀出席之列。

这档真人秀节目有一个环节号称是人气收割机,那就是个人才艺表演。 这是个突出个人特色的好机会,西瓜姬一定会大秀特秀自己的才艺吧,桃子担忧起来。

桃子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艺。可是桃子这个人呢,就是认准了事情就会去努力的人。她不算得有天赋,可别人愿意付出八分努力,她就愿意付出十八分努力。 为了真人秀节目,桃子开始了突击学习,她找来了老师学习唱歌和舞蹈,每天恨不得练习二十五个小时。

这期间,那个神秘的黑色头像又发了微信:“桃子小姐姐,您对珊瑚牡丹还满意吗?珊瑚有养人气血的效果,坚持佩戴才会脸色红润哦。”

“哈哈。谢谢你送的礼物,我很喜欢。”也是巧,最近桃子那么忙,而她的气色却越来越好,她不是没有想过和珊瑚有关,可这也未太违背常识了。桃子心想。

“嗯嗯,您只要继续佩戴,效果会越来越好的。祝你在国风大典上取得好成绩。”对方很快回复。

“一定的!”桃子回到,这个浮梦阁偶尔会鼓励和她联系鼓励她,桃子在心里认定这是个关注自己的粉丝,敷衍一下也不会有什么坏事。

好不容易挨过这几天痛苦的训练,日期划到真人秀前一天的深夜里。 这天晚上,桃子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梳妆镜前,紧张让她睡不着觉。她的小白猫都安安静静地伏在她腿上,发出令人安心的呼噜声。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桃子才能感到一点安慰。桃子一面摸着小白,一面回忆起这些年的点滴:从白手起家到现在有几十万粉丝不过短短五六年光景,这五六年她忙得没时间谈恋爱,没时间好好照顾自己,只有这只白猫默默地一直陪伴在自己身旁。可以说,小白是她在这个大城市里唯一的依靠,如同家人一般。

梳妆台上的珠宝盒里那串血红的珊瑚牡丹正发出令人炫目的光芒,将桃子从回忆的漩涡里拉回现实。桃子不知不觉就伸手去摸那珊瑚雕刻的牡丹坠子,映入眼中的红色像在她心里点燃一把火。这把火烧掉了桃子心里的一切怯懦和温情,也烧尽了她的不安和焦虑,她满心满脑只剩下一个念头:一定要在国风大典上获得第一,不管如何。

翌日, 真人秀录制现场桃子和西瓜姬不期而遇。那时候桃子正在上妆,只听到一个软软的声音:“不好意思来迟了些。”回头看,一个高挑大眼睛的少女走了进来,桃子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西瓜姬是谁。

西瓜姬竟然不是照骗。她本人比照片上还漂亮。西瓜姬对桃子微微一笑,然后被工作人员带去化妆了。

桃子差点失态,忍不住从化妆镜里一直偷瞄西瓜姬。西瓜姬的耳坠好眼熟。 “等等,那不是我的珊瑚坠子么?”仔细一看,西瓜姬耳朵上的坠子的确和桃子的很像,可是不同。西瓜姬耳朵上的坠子是两朵正在盛开的牡丹花,而且那种深沉的如血一般的红色似乎也比桃子的更润泽。此刻这两个耳坠就像两朵小小的红色火光,在西瓜姬的耳朵上跳动,仿佛在挑衅着桃子。

桃子摸着自己胸口的牡丹项链,手指因为用力而关节发白。

不出所料,在接下来的才艺展示上,西瓜姬拿出了全套本事:又是弹古琴又是现场书法的,引得观众连连赞叹,主持人也在给她拉票,赞她什么“五千年难得一见的才女”。而桃子却心里莫名发慌,原本唱得熟悉得不得了的歌竟然忘词了,舞蹈也卡顿了好几次。

结束录制后,在后台的桃子忍不住对自己的表现非常失望,没等卸完妆,就躲进厕所间哭了起来。她不希望被人看到自己哭鼻子的样子,她只能是那个温柔可人的桃子,怎么能被人看到像现在这样垂头丧气、如同一只被打败的斗鸡的样子呢。

过了没多久,她听到有人走进厕所间的声音,听那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拖地的裙摆。桃子紧张起来,不会是西瓜姬吧。

外面有个软软的女声响起:“谢谢你哦!”水池台上传来哗哗的洗手声音,应该不是打电话,好像是发送语音微信的样子。桃子听出这是西瓜姬的声音。

“你送的这一对珊瑚坠子果然有奇效呀。自从佩戴之后,我不仅皮肤变得特别好,还好运不断呢。”又是发送微信的声音。

桃子听到了珊瑚耳坠的时候,心脏简直快要跳出来了,她忍不住绷直了神经仔细仔细听着,生怕错过一个字。

“对了,我最近用了你上次告诉我的那个方子,珊瑚果然变得更润泽了呢。自从那之后,我觉得我的皮肤变得很透亮,且皱纹都没了。哈哈,你这个珊瑚比玻尿酸、肉毒杆菌还见效啊。”盥洗台上水龙头被关了。窸窸窣窣的裙摆声音传来,西瓜姬好像走出去了。

桃子再三确认外面的脚步声消失后,才敢出来。

偷听到西瓜姬的微信发送后,桃子几乎可以断定,西瓜姬一定是收了那个什么“浮梦阁”送的珊瑚。浮梦阁不是自己的粉丝吗,这人到底想怎么样!

桃子掏出手机,一连串地向那个浮梦阁发问。可是无论她发多少次微信,那个黑色的头像都毫无反应。

桃子沮丧无比,就连回到家里,小白猫来连连蹭她撒娇,她也没有感觉到。正当她无精打采地给小白猫倒猫粮的时候,微信响了起来。

桃子直觉是那个浮梦阁发来的,立刻点开了对话框。

“客人您好。”一个对话框跳了出来。果然是那个黑色的头像,正是浮梦阁!

“你们是不是把这个珊瑚还送给过西瓜姬?”桃子忍不住心中的怒,她还一直以为这个人是自己的粉丝:“你为什么要这样?”

“您是说枯骨珊瑚吗?我们是做生意的,自然也会卖给其他人哦。”桃子没注意到这人用的措辞是“卖”而不是“送”。

“那为什么西瓜姬知道怎么让珊瑚变得更润、让人变得更漂亮的方子?为什么不告诉我??”桃子忍不住连连发问,手指在手机上重重地敲击着。如果真的有能让这个珊瑚发挥最大功效的办法,为什么她不知道。

“客人您不是之前也没问嘛。 ”

“方法是什么???”桃子快崩溃了。

“枯骨珊瑚简单来说就是骨骼,骨骼嘛,自然是要用血气来养啦。”对方回复得很快。

“要怎么做?”这浮梦阁磨磨唧唧的,桃子忍不住想打电话直接质问。

“很简单。把珊瑚浸泡在血里一夜就好啦。这样珊瑚就吸收了血气,会变得非常润泽呢。而您佩戴后也会吸收珊瑚中蕴藏的灵气,不仅皮肤会变得细致有光泽,还能带来好运势呢。”

“就这么简单?”

“是的哦,就这么简单。不过我们要提醒您,一定要使用活血浸泡珊瑚哦。越新鲜的血越好呢。如果想达到最大的功效,一定要选择自己心爱之物的血,这样才可以保证吸收珊瑚中的灵气呢。不这样做的话,就没有办法达到理想效果了哦。”

“不能用其他什么的血么?”桃子脑海中闪现出一个恐怖的场景。不不,不能这样。桃子手心开始冒汗。

“这个嘛,客人您知道吗,西瓜姬家里之前养了一只泰迪呢。嘻嘻。”那个人仿佛洞穿了桃子脑中所想。

“我只是想变得更漂亮!眼睛再大一点而已!” 桃子的发出这一句话,她脑中那个恐怖的念头像这片夜色简直快要吞噬了她,她在苦苦挣扎着,小白,小白是她的爱宠,更是亲人啊。

对方迟迟不回答。 桃子心急了,一脸发出好几个问号,接着打字:“你要多少钱都可以!”

那个黑色的幽灵一般的头像终于回复了:“你知道该怎么做哦。”随即又归入沉静。

桃子不再回复,她望了望窗外,今天晚上的夜格外黑,毫无生机的天空像一张黑色的幕布,遮住了星光。她抱起了睡在自己旁边的爱猫小白,木头人一样一下、一下抚摸着。

国风大典投票终于要接近尾声。

自从桃子、西瓜姬参加的那期真人秀播出之后,企鹅公司趁机又做了一轮造势。在各种软文硬广的推送下,国风大典引起了广泛讨论,就连平时不怎么关注古风圈的人也知道什么“山正”之争啦、十级古装娘啦这些新鲜的字眼。当然,更多人关注的自然是桃子和西瓜姬的“颜值”。在两边粉丝的拉票下,投票群众自动站成了两队,一队支持桃子,一队力挺西瓜姬。

虽然老的古风圈粉都觉得还是桃子更能代表古风特色,可是“地球人”(也就是圈外人的意思)好像对西瓜姬更感兴趣一些,毕竟无论颜值还是学历,都是西瓜姬更胜一筹。

这两天,西瓜姬的票数节节攀升;而就在今天,西瓜姬的投票数反超了一直排名第一的桃子。

“桃子!桃子!这个西瓜姬居然反超了我们的票数!”桃子的助理叫到。到了国风大典的关键投票期,桃子和工作团队同吃同住,简直是无时无刻不在看着刷票的进度。

自从西瓜姬一骑绝尘刷票节节攀升后,桃子就想尽了一切办法刷存在感。企鹅公司给她们都开通了官方的视频vlog号,桃子至少一日刷三次视频,甚至恨不得每时每刻泡在上面。

跟了她许久的助理看到桃子偏执的模样,偶尔会感到一丝害怕。怎么说呢,桃子还是那个桃子,她待人接物还是那么友善,她还是那个她,可是有哪里不一样了呢。助理注意到她的模样悄悄的发生了一些变化:“可是她说不出来哪里变了,就是让人觉得更耐看、更漂亮了,尤其是桃子的一双丹凤眼简直要勾人心魂一般。可是也没见她有时间去整容啊。”助理暗暗想。助理现在很害怕注视桃子的眼睛,不知为何,她总觉得那双漂亮的眸子背后好像不是桃子,而住着一个怪物。

桃子听到西瓜姬反超消息的时候正在做直播,直播里的桃子笑靥如花,她的皮肤饱满,肤色洁白中透着光亮,她说着早就讲顺口了的台词,而观看者也疯狂地给她刷着花朵、飞机、火箭。视频中,桃子项链上的那朵珊瑚牡丹坠子颜色红得像在滴血,而牡丹的花瓣好像又张开了一瓣,仿佛下一刻就会绽放开来。

下了直播间,桃子的笑容立刻不见了。

“怎么回事?昨天还领先上千票呢,怎么今天就被反超了?”桃子蹙着眉。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观测到今天上午开始西瓜姬的票数就猛涨了。她好像发布了一个新的古琴作品。”助理拿出一部手机,将西瓜姬的视频调出来播给桃子看。

视频里的西瓜姬一袭素净的白衣白裙正在弹古琴,弹完一曲,就淡淡地讲着曲子的典故,然而全然没有提拉票的事情。“她分明是故意的!”桃子越想越气,这个西瓜姬越是这样风轻云淡,就越显得自己急功近利。而西瓜姬这种风平浪尽、泰然自若的样子绝对就是在演戏,这不过是她的拉票策略罢了。

桃子气急败坏,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这个时代的吃瓜群众就是艳羡高冷、憧憬着轻而易举就唾手可得的成功,而不屑于那些笨拙前行的努力者。

很不幸,桃子就属于后者。她拉票拉得越勤快,就越衬托出西瓜姬的风轻云淡。她们这两种姿态,都不过是在演戏罢了。看戏的人不过是瞧着热闹,戏中人却信以为真了。

桃子咬住了嘴唇。她的脸色有点泛白。别人可能没注意,可是她看得一清二楚,西瓜姬的珊瑚耳坠泛出略带黑的红,那上面似乎还有东西在涌动,像血管里的鲜血,一泵又一泵,突突地跳动着,桃子几乎可以断定西瓜姬一定又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粉丝群里已经在号召再刷票了。”助理被桃子的脸色吓住了,呆呆地说。“哦,对了,西瓜姬最近脸变得厉害,我们已经安排黑粉爆料她整容了。”

“好。”桃子的声音好像听不出什么变化。

“另外,最近都没有看到小白。是去宠物美容了吗?我可以把她接回来。”助理跟了桃子许久,知道她常常送小白猫去美容,可是这两天来都没有见到小白的身影。

“哦,不用了,小白走丢了。我有点累,先去卧室睡一会儿。”桃子的语气冷淡,她转身走进卧室里,轻轻把门锁带上了。

桃子掏出手机。她知道,那个浮梦阁一定在暗地里看着她吧。不出所料,浮梦阁像是回应着她的心声,微信上跳出一个对话框:“在的哦。”

“你们是不是又教了西瓜姬什么奇怪的方子? 我也想用,我想超过西瓜姬。”桃子平静地打出这行字,她觉得内心已经有一部分不是自己了。

“可以的哦。不过嘛,西瓜姬靠的是她想获胜的‘欲念’罢了,她想获得胜利的欲念比你还要强一点呢。”

“见鬼!什么欲念不欲念的,我一定要胜出,要再用血浸泡珊瑚吗?”如果是再取一点什么动物的血这种事情,桃子是不会拒绝的,甚至都不会再犹豫一秒钟。

“客人,很遗憾,这毕竟只是一个珊瑚呢。并不是任何愿望都可以通过珊瑚来达成呢。”对方仿佛洞穿了桃子的内心:“当然,别的方法也不是没有。如果您让对手消失,那第一名就唾手可得了嘛。”

“你这是什么意思?”桃子残存的一点理智在反击。可是她脑海中不是没有想过,如果西瓜姬不在,那该有多好,内心的波涛如同黑夜里的大海,桃子的心里响着一个声音:“没错,这个第一本来就是属于我的,我是国风圈的元老,我还那么努力,西瓜姬做过什么?不过是会弹一点琴罢了!如果没有西瓜姬来捣乱,国风大典的花魁一定是我!必须是我!”

“就是字面的意思呢。嘻嘻。”对方仿佛是设计好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套,牵着桃子往里跳:“国风大典可是后天投票结束哦。期待您能获胜。”

是了,国风大典的投票后天就要结束了。快没有时间了。只剩下两天时间了,如果现在动手的话,一切都还来得及。

红色的长地毯,从门口一直铺到颁奖典礼现场。两旁的镁光灯照得人几乎睁不开眼。欢呼的人群,闪着光芒的水晶奖杯......

桃子一觉醒来,心里突突地狂跳。她翻身起来发现水晶杯还在自己手里,这才长舒一口气。 这是国风大典第一名的花魁奖杯。在清晨的日光下,它投射出幻彩一般的奇妙光泽,而此刻,她将奖杯紧紧握在手中,好像在狂奔的生活中抓住了一点希望。

可惜小白不在,无人和她分享喜悦。“这不算什么,这是成功的代价。”桃子摸了摸胸口佩戴的珊瑚项链,她还不能松懈,今天是去企鹅公司签约的大日子。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她才终于走到了今天,怎么能在最后一刻放手呢。

企鹅公司的VIP签约仪式在大厦的高空花园厅举行。终于,桃子如愿以偿,手握着签约的合约书。她的内心腾起一种强烈的狂喜,她几乎不受控制的想哭又想笑,那一股强烈的欢愉像是海啸一般席卷着她,卷走所有不安所有恐惧,这种狂奔的感情几乎让她丧失理智,甚至无法关注眼下发生的事情。

门开了,一对警察走了进来。 等等,怎么会有警察在场呢?桃子还沉浸在狂喜之中,眼前一切走马观花一般,虽然能看到,她却无法集中心思去思考。企鹅公司的签约工作人员似乎十分迷惑的样子,而那些警察则手里拿出薄薄的一张纸。桃子睁着眼睛,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她脑中升起一种迷惑的眩晕感。

“王小红,你涉嫌买凶杀人,现依法对你实施逮捕。”警察手里出示着一份文书。

“王小红是谁?不是我,我是桃子啊。 ”她直觉那说的是自己,可是对于“王小红”这个名字她又感到陌生。“那是谁呢?谁买凶杀人了?不,他们是要来抢走我的奖杯。不不,奖杯只能是我的!”

冰冷沉重的手铐将她铐住。 “不,没有人可以从我手里抢走奖杯!你们一定是西瓜姬叫来的吧?” 桃子几乎丧失理智。

她手里紧紧攥着奖杯和合约书,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穿过一截黑色的过道,前方是一团雪白的光,她向着那团白色光芒冲了出去。桃子的身子一下轻松起来,耳边是气流声,她回想起那个梦境:梦里的自己在高空中飞着,飞过欢闹的人群,飞到国风大典的颁奖现场,而台上站着一个叫做桃子的女孩,她手里举起水晶杯,笑靥如花。

啪。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桃子的身子像软绵的玩具娃娃躺在地上,殷红的血从身下蜿蜒流出,像极了在地上开了一朵大红色的牡丹花。树旁的梧桐上站着一只黑色的乌鸦,它静静地望着血泊里的桃子,仿佛已等待了很久。当桃子脖子上那颗珊瑚牡丹花在沾满鲜血的那一刻,最后一片卷曲的花瓣突然舒展开来。血泊里一朵浸满血液的红色珊瑚牡丹在阳光下反射着灼人眼球的光。

乌鸦突然拍翅飞起,俯身略过桃子残破的身体;等它飞走的时候,它的口中正叼着那颗红色的珊瑚牡丹。

人们渐渐聚集起来,有的拿出手机报警,有的捂住孩子的眼睛,有人嚷着找医生,一片嘈杂。当然,这一切桃子已经无法感知到了。

楠木的雕花窗口透进一丝阳光,照在一张放着文房四宝的桌上。一杯红茶正袅袅的飘着香气,一个手机放在茶杯旁。叮咚!手机亮了,一条新闻推送里俨然写着“国风大典冠军买凶杀人”,又一条新闻推送“企鹅公司表示不对选手杀人事件发表任何评论”。

一只黑色的乌鸦悄无声息地飞进窗户,稳稳地停在一个男子的肩膀上。

“辛苦你了,鸦。”男子从乌鸦嘴上取走一颗红色的珊瑚牡丹坠,对着阳光来来回回地把玩着:“嗯,这次的成色果然不错。送出了三百多个枯骨珊瑚,大部分人的欲念都不够强烈,只能养出一般的成色。好在这次收回这么一颗极品。”珊瑚在阳光下透出惊心动魄的红色。

那人像是自言自语:“哎,六百多年也不过孕育出三颗像这样的极品珊瑚。”那人起身:“嗯,下次卖什么好呢?”

后记:

我最近收了两颗阿卡牛血红珊瑚。那种红色让人想起鲜血。想来珊瑚是死去的珊瑚虫的骨骼,而我们又把骨骼制成装饰品呆在身旁,有点不寒而栗。某天我在把玩珊瑚的时候,突然想到,如果珊瑚是可以被鲜血滋养的呢?如果当有人知道用心爱之物的鲜血来浸润珊瑚,可以变得更漂亮,会有人真的走出这一步么? 于是,就有了这篇《浮梦阁之枯骨珊瑚》。

浮梦阁的设定在我的另一篇小说里有,此处借用一下。我对“搜集珠宝的妖怪”这个主题欲罢不能呢。哈哈哈。

苗小小
作者苗小小
16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19 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添加回应

苗小小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