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要死在春天里啊。

张尼德普 2019-06-08 23:12:52

都说春天是万物重新拥有生命力的季节。

可奇怪的是,每到春天,我和大多数人的生活都会陷入到一段让人抑郁、焦虑的漩涡中。诸事不顺,做什么都倒霉,没有亮光,也看不到希望。

尤其对于要面对无数压力的成年人来说,想要停下歇一会,暂时用静观其变来面对这段时光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于是四月的时候,我和一个已经定居在杭州的旧时老友约好见上一面,借此来转换下糟糕的心情。

比较与我来说,这位老友也并没有好到哪去。

明明彼此喜欢却又因为三观不同不得不分手,分手之后却情感又淹没了理智,让她开始自我怀疑自己是否作出了错误的决定。这样的心情同时也影响到了她的工作和生活的其他部分。

总之,对她来说,失恋可比宇宙爆炸严重多了。

当时我们约在地铁站,当我远远看到白得反光,咧着嘴笑个不停的她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好想看上去也没怎么样嘛。

可当我们吃饱喝足有些上头的时候,她很不经意的说起:“见到你们之前,想到和前男友经常在地铁站一起走过,就没出息的哭了一场。”接着,她就再次陷入了再次崩溃。

我们一边彼此抚慰,一边心想,操,成年人的世界真的好难喔。

虽然除了这样的安慰,似乎我也无法给出什么有效的建议——因为经历过这么多人生的分分合合沟沟壑壑之后,你就会发现,旁观者自己觉得能得到诺贝尔奖的好主意对当事人来说,一点屁用都没有。哪怕对方在事后也觉得你当时说的真他妈对,可是只要有一秒钟没有从状况中走出来,你说的话就是一个屁而已。

不过我还是非常坚持地想要告诉她,你可以放下智商,丢掉自尊,做尽一切疯狂的,愚蠢的,到十年后想起来也许想要咬舌自尽的小事。可是,在任何时候,你都要把那句算了,我就这样凄凄惨惨戚戚过下去的话给踢出脑壳,踢到哈尔滨或者深圳去。

因为,只要失去了对生活反击的能力,我们就会永远陷进一滩烂泥里。

其实,很不好意思的说,这句话是我最近对自己的唯一要求而已。要知道最近我在很糟糕的状况下渡过了我的生日,哪怕我认为相比很多同龄人来说,我内心已经很强大了。可是在面对着周围人各自稳定——哪怕这种稳定不是我的追求,社会并对这种稳定给予赞美的时候,我并不是毫无波澜的。有时候,我会焦虑于我执意选择的路,是否能带给我一个惊喜的结果。还是与大众的希冀背道而驰的生活,最终会被证明是一个错误。

可是最终,我还是说服了自己。相比于被动接受别人给我铺好的道路,还是主动去折腾能让我在这个刺激的过程中感觉到快活。

想想看,当有天真的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结果只用一秒钟就能回味完毕,可是这个漫长悠远的过程,却可以写成一本书。我想在书中写满,我觉得,我认为,而不是用别人的劝诫和建议作为每章的开篇语。

把分手一件事上升到这种哲学问题,我觉得我自己也有点变态了。

可是人生大概就是这样的吧。就拿恋爱这件事来说,如果第一个恰好就是此生最爱那简直是撞上大运。可是对大部分人来说,除了天赋之外,总得和不同的人试试看后才会知道哪种人是合适的。即便爱了个死去活来,到最后发现对方是个大混蛋,至少在经验值上可加了不少个buff。哭一哭,绝个食,继续往下走就是了。世界上的男男女女那么可爱,不继续去拿灵魂彼此碰撞,可真有点可惜了。

这样想来,失恋也并不是太糟糕的事了。

同理,世界上任何让人烦心的事,都可以遵从这个道理。

相比于不完美的结束,糟糕绝望地挺尸在这种结束里才更称得上是恐怖吧。

我得坦诚,虽然几个月来我一直拼命的在与现阶段迷茫又苦涩的生活对抗,可是这个过程,远没有听上去这么潇洒。

唯一我能确定的是,我还没打算一蹶不振了。

我总觉得,我再折腾一小会,所有倒霉事都得为我放行。

毕竟,死在春天也太没劲了。

张尼德普
作者张尼德普
125日记 22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张尼德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