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筆浮世絵私見

标致极了 2019-06-08 22:39:28

木达

在不得闲中仍去看了下京都文化博物馆的肉笔浮世绘展,明天就打烊了。匆匆之中落两笔私见心得。

这种流行于江户时代的大众图像,经过法国人英国人美国人等几炒几热,今天是非常能上殿堂了,记得前年去到大英博物馆时也赶上葛饰北斋展,自然是不去看。浮世绘中通常认知的是木版画,而肉笔即手绘浮世绘,原本历史更为悠久却成了小宗。历史的逻辑当然是,本来一张一张慢慢画的,为了批量生产就改制版印刷了,于是先有肉笔的流行再版画普及。肉笔浮世绘有纸本有绢本,材料为胶彩矿物颜料、并使用胡粉(贝壳粉,可做白色使用),和今天的日本画所用画材类同。

浮世绘这样的风俗画,有人情有幽默,倒不见得有品。周作人当年推崇日本的人情味趣味,如“俗歌”、玩具,便是相对于中国的文人艺术太严肃太有品而生反感了。当然,新中国总算经过文化的“大革命”,一切雅致而严肃的算是被彻底打倒了。

左起分别为:礒田湖竜斎「歯を磨く美人(刷牙美人)」、勝川春扇「湯上り美人」、歌川国宗「爪切り」、歌川貞景「足洗い」

美人画这一类的,樱下美人、雪见美人、持伞美人,都不甚稀奇,总是美人该有的姿态。而展出作品中竟有《刷牙美人》,就是俗世趣味了,有趣。诚然,美人确实也要刷牙的(当年貌似是用杨枝)。再有,浴后、剪指甲、洗脚,等等,适当身体露出,在当时也有实用性。这一类是决不入中国文人画家法眼的。

(左)徐操《邮亭题诗》,(中)黄均《夏荫垂钓图》,(右)卜孝怀《秋月凭阑》

周作人的同时代的北京画家们,中国画学研究会以及湖社的精于人物仕女画的徐操(燕孙)等人,精研古法,技巧与立意都颇高级。浮世绘画师们在笔法线条上的功夫略逊一筹,高明的大概正是世俗的情趣与幽默了。

勝川春章「美人と達磨」

大量以游女(也就是娼)为题材的肉笔浮世绘,幽默的重构了各种来自中国大陆的严肃题材,这样的后现代手法,在浮世绘画师笔下看来早就驾轻就熟。如游女与达摩。当然,这种组合也有其道理,达摩在少林寺面壁九年开悟,而游女“奉公”十年可还得自由身,所以他们很有理由自愿结合并惺惺相惜。

(左)宮川一笑「鐘馗と美人」(右)葛飾為直「見立普賢菩薩」

钟馗与游女,也可以“相合傘”,普贤的白象也让了游女,眼神颇有些不服。

鳥園斎英深・島君山「円窓の三美人」

各阶层的美女代表汇聚一堂:左边是处于社会下层的游女,做到花魁也就顶天了;中间是杨贵妃,不可一世,但风评未见得佳;右边是平安时代的贵族歌人小野小町,歌仙加上传绝世美女。

(左)歌川国政「簾をあげる女」、(右上)同左(局部)、(右下)歌川国宗「犬と遊ぶ美人」

衣饰纹样中也隐藏幽默,数只小乌龟爬行中。美人肩头的“狆”,是当时流行的宠物犬,形象貌似京巴,据说也有血缘关系。近年来柴犬抢尽了风头,其实古来的岛国爱犬是京巴的亲戚。

勝川春英「金太郎」(局部)

动漫中经常出现的乌鸦天狗,形态生动,表情幽默。

(左)歌川豊広「遊女と禿(游女与侍女)」、(中)葛飾北斎「浅妻舟」、(右)蹄斎北馬「田植え」

江户时代的女性从业人员:左边高级游女,混到花魁就有侍女相随,客户也是王公贵胄;中间的「浅妻舟」原本是指草根做了游女,在琵琶湖的行舟上以船上游客为销售对象,画中则是“白拍子”(一种歌舞)艺人,多为男装的游女;右边是插秧的农家女,早先是称做“早乙女”的(想起早年漫画《乱马1/2》中的姓氏原来是此意)。

(左)三畠上龍「花吹雪」、(中)吉原真龍「汐汲みの舞」、(右)妆容细部

再看看时尚问题,在文化~文政年间(1804~1830)流行的一种妆容,即下唇通过多次涂抹口红而形成“笹色紅”这样的竹绿色,颇有想象力。据说还是由京都方面流行到江户东京去的。

(浮世絵图片均出自『美を競う 肉筆浮世絵の世界』アートシステム、2019年,图片均为作品局部。)

2019年6月

微信公众号“标致极了”

标致极了
作者标致极了
1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标致极了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