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的烧酒,冬夜的微醺——我个人的洪尚秀五佳

笑别掩柴扉 2019-06-08 20:27:15

既然洪尚秀补得差不多了(本来想看完再写的,但觉得五佳应该不会变啦,嘿嘿😁),就写一下,我最爱的洪尚秀之作吧。

洪尚秀的电影非常“简单”(推拉长镜头,摇镜,男女聊不完的情事),但却是“有趣”的。趣味不仅来自于中青年文艺男女喝着烧酒,吃着生鱼片“尬聊”出来的人生哲理,更来自于精巧的叙事结构。那或是自反性的,或是超验的,或是打破第四堵墙.....的“小把戏”。形而上与形而下的碰撞之下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盎然的诗意,令人回味无穷。这是洪的影像独特的魅力,也是超然和实然最完美的结合。

下面列一下个人五佳~

1《北村方向》

看似核心是无序与偶然,其实是一个“寻找”的过程。手机即是带领男人入虚境(觉得不断重复遇到的女人可以证明这是“虚”的)的“媒介”,男人忽然在街上发疯可以看作是一种“自我”的抽离,本我“晃”入虚晃之中,在存在(多情)与虚无(小说)之间寻找一个平衡。酒馆老板的不断缺席是男人对昔日记忆的逃避,最终彼此达成和解,男人找到了“超我”,回到实境,“相机”镜头定格在男人的脸上,仿佛一部电影的落幕。

男人最后的表情,是又一次陷入情爱的梦魇?还是真正的大彻大悟?
2《在异国》

媒介的缺失与差异造成的语义无意义输出不仅仅导致男女之间的误会,更是使女人永远处于被窥视的“被动视角”。三段相似又相异的故事循序渐进,女人慢慢陷入这莫比乌斯环一样的梦魇,最终无力感在和尚的出现时达到了顶峰,“为什么,为什么?”,影片在女人的质问中似乎慢慢滑向绝望。但那仿佛“超验”一样的力量最终把她拉离梦魇。巴别塔果然只是超现实的构想,人类的语义似乎总是存在“错位”的。

那个永远在寻找lighthouse的,遇到“方”向亦找不到路的女人啊,最终还是被拉离了莫比乌斯环,也是导演的一种温柔吧。
3《独自在夜晚的海边》

最大的感受:温柔。金敏喜一跪的释然,“超验”般的擦窗人,在歌曲里随风而逝的情绪...戏中戏的结构,自反性不再如此强烈,“梦”不再反噬人物。哪怕爱情的本质还是欲望,也可以靠一个吻化解,最后导演的忏悔不再如以往作品一般带着自我厌恶,而更像是一种自我洗礼。于是,在夜晚的海边,金敏喜被温柔地唤醒,海风的轻柔吹散了梦,一切艰涩似乎都逝去。如一个童话。

多美的一幕超现实之景!擦窗人似乎正努力擦去女人心上的霾埃,让她真正的看清眼前的“海”
4《江边旅馆》

凝噎。有别于洪氏以往电影如胸口一记闷拳的无力感,这一次他用“诗”来凝聚情绪。黑白手持下的萧瑟与晃动是人物关系的投射,不断出现的空镜是一种“留恋”。几次被索要的签名,手机,甚至是玻璃窗都是现代的媒介,而老人分明是个“怀旧”的人,他所有的情绪都是皑皑白雪中的诗意。结尾莫名想到了《两生花》,一个生命的死去是另一个相似生命的延续,既是女孩的一次新生也是男女的微妙的和解吧。

这一次的金敏喜很妙,她不再是悲悯的“局外人”,而如一株真正缺水的植物,在等待“诗”的浇灌。
5《草叶集》

绝对是洪最被低估的作品吧!结构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咖啡店长的缺席,不断变化的人物与金敏喜后验式的独白,这一切是真实还是虚幻?正反打对白中女人缺席的影子是否证明她就是死者?她是被审判亦或是在忏悔?古典音乐似乎加强了间离感,与死亡的命题同存竟有古典主义悲剧的味道,亦或是暗示这一切本就是剧作?楼梯上跑来跑去的女人,是暂时脱离“控制”的快乐?亦或是能量的自我流失?(以金敏喜的最后的行为更偏向后者),如此暧昧的情绪最终流向一个狭窄的“门”,这一切依旧是无解,只有“种草”才能拥有超然的快乐。

许多人都在赞美终于出现变焦的男女对话戏,但我个人更最后的几个空镜,在澎湃的古典乐衬托之下情绪变得惊异又微妙。门的背后似乎是一种超然,是受情爱折磨的男女所向往的伊甸,但如此弹丸之地又容得下多少世俗呢?

FIN

最后以一张最爱金敏喜做ending吧💓💓

笑别掩柴扉
作者笑别掩柴扉
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