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女(一)

Cambrian 2019-06-06 22:11:53

"听说杭州还是哪儿有个银行的女行长跟区府办的办公室主任在酒吧激吻给人拍了,你看这视频。"

"这女的还挺好看的哈,轻熟,少妇刚有味道的时候。"

"结婚了没?"

"就是出轨呀!都有家庭小孩的。"

"但是他们确实地下情蛮久了,都和家里长期分居不在一个地方。而且女行长还是以前总行行长的情妇。"

"什么什么我看看…嚯…也是6的不行。"

"现在女行长辞职了,区府办主任停职约谈。"

"这女的是原来的总行行长的情妇,现在总行行长换人了,想把前朝余孽清掉,就找人拍了这个视频里。"

"太惨了,出个轨,大好前程都没了。"

"区府办主任,79年生人,还挺有前途的吧。"

"我问了杭州那边的哥们,刚要提拔,原来负责那个什么金融小镇,很有前途了,女的家在外地长期分居。"

趁着快下班大家又聊起了八卦,而我也在偷偷摸鱼。办公室电脑的屏幕有些年头了,可视角度并不大,坐在靠里的位子又比较安全。虽说越来越繁重的基层公务滚雪球一样把文件摞成山高,手头这份等领导回来批示的间隙,也没心思做什么杂事。

万般脆皮鸭文学丛生蔓衍在诸多路径里,此刻桌面偏右上角的阅读窗格显示着的却是一篇讲《萨拉辛》的理论书。巴尔扎克这样描述一个装扮成女人的阉人歌手:

"这就是女人,她们会突然惊慌,会毫无理性的幻想,她们有天赋的忧虑,她们冲动冒失,她们的情感大惊小怪却又敏锐得惊人。"

是吧,这些八卦的女人。

不过点开微信小群看了一眼,女主长得也很东方女性,眼尾的那一抹弯曲很柔媚,整个人虽是坐姿也能看出瘦而颀长,白得很软糯。

"收拾收拾,今天早点下班,明儿还一堆事儿呢。走不走了。"

"我得等主任忙完给他看完东西再说啊,今天能签字了我好归档,不然明天事一多我又容易落了一件两件的。"

其实我想得是,等这三五人等都走完,好跟领导说一声。

早就想着考到南边儿去,离开这个鬼地方。现在成绩也出了,万事俱备,真到要开口却怯得慌,犹疑着默诵打过的腹稿。临门一脚了,抱起文件夹长吐了口气站起身走出办公室。

Cambrian
作者Cambrian
168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Cambria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