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不了体重的女人没有未来(上)

莲农 2019-06-06 21:14:44

“控制不了体重的女人没有未来!”她教练嘴里冷不丁会冒出几个网上时兴的鸡汤警句——略带心虚的口吻——用他那高亢嘹亮的东北嗓门讲出来着实有几分违和。

“张教练,我体重不重,就是肚子上肉多怎么办呢?”贾文君问道。她穿着宽松的大码直筒T恤,衣襟松松垮垮地飘荡下来,里面又戴着束腰,倒看不出来是个胖子。

“我看着没什么肉啊!”张教练上下瞟了一眼,道:“你们女孩儿总想着减肥减肥,其实多练练器械把肌肉整出来才好看!瘦下来皮也不会松!”

“那我不想变太壮啊。”

“就你?”张教练把头别过一边,几乎要翻出白眼:“你一个两公斤哑铃都拎不动的人,就先不用担心变壮了好吗?”

文君就有点讪讪的,心想我要是拎得动哑铃我还用得着请你么?

这两年健身潮狂刮,她也不能免俗地在公司旁边一家健身房办了卡。仿佛是加入了新式的宗教,买课、请教练,无底洞般地撒钱下去,祈愿不久的未来能盘靓条顺,颜值爆表。然而这健身房也跟寺庙一样,灵不灵验简直是玄学。

光是走进去转一圈就觉得不自在,满屋子黑不溜秋的健身器材四散在各处,那巨大的体积、奇形怪状的结构都让她望而生畏。

从小文君就最怕捣弄各种机械、仪器,手无缚鸡之力,她这才发现她是在逼自己做一件不喜欢也不擅长的事,简直有悖人生观。

更糟的是一大堆同事都在这边练,她讨厌的同部门的小连——一个长着老鼠脸的95后——也在这练!

最怕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小连猛地冒出来,笑嘻嘻问道:“文君姐,干什么呢?”

“嗳,没什么,在等着别人下来。”文君连忙指了指身边正在划船训练器上的人。

“哦!我还以为你是在寻思着——”小连模仿文君茫然的样子,做了个怪相:“今天耍点什么好呢?”紧接着就一阵“哈哈哈”地跑了。

这个死女人!文君在心里恨骂道。

或许健身房真的和她八字不合,她不喜欢这里各种油脂和液体混合散发的气味,不喜欢暗色工业风的装修透进来沉郁郁的阳光。

就连那窄窄的小小的健身椅也跟她作对。

搬不动。

明明看着很轻,真的拖起来像拖一头牛,文君双手环抱都吃力,结果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跌到椅子上。

好在这时候人少,她扫视周围几秒确认没被看笑话,才记起疼痛。

还是张教练上前教了她:“这个腿儿上有轮子……”

那是他俩第一次碰到,只见张教练轻轻提起椅子的一端,像推拉杆箱一样就把它推起来了。

“想推哪儿去?”张教练冲文君抬了抬下巴,她看见那雄浑的线条,中间裂出一道深沟,据说是美人的标志,林青霞也有的。似乎能摄取人心。

“那里就好,谢谢。”文君朝不远处指了指。

张教练胳膊使了使劲,油棕色的一条大蟒之上爬满青筋,她看着看着竟出了神……猛地发觉,健身房就是个原始森林,所有人都恢复了动物本能。那些史密斯机、龙门架、小飞鸟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挂着各种肉,雄性的肉,一上一下地推动着庞大的器械,工字背心勒出阔大的肩胛骨,仿佛蝴蝶展翅、孔雀开屏。都在抢夺着你的目光。

光视觉还不够,听觉上也要占据你,他们嘶吼、呻吟,喷脏话,犹如一群发情的公狗;其中总会点缀着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比如小连,她的日常装备是一件亮粉色鹅黄镶边露腰小背心,下身配的自然是超短热裤,古铜色的老鼠脸化上烟熏妆倒显得洋气,像是美国回来的华裔女。几个资深健身男都喜欢她,平日里打情骂俏,借着健身搭子的名义,搞点擦枪走火的暧昧动作不在话下。

文君在这里就一点都混不开,其实她是有几分姿色的,只不过她的美只存在于平面的二维世界,适合在灯光柔和的餐厅里对坐着看——一张柳眉杏目的面庞铺陈在眼前,是温柔敦厚的清秀佳人。

扔到健身房里,她就成了一只绵羊——来自水草丰茂的地方——养得全身是白乎乎的一团,只写意中国画似地点了几笔在脸上算作五官;不像小连是立体的、跳脱的,扭动着水蛇腰,左右逢源,和那些男人们是同一种肉食动物。

文君时常露出刚进门的小媳妇模样,先就被别人那种投入在运动中的自我陶醉感唬住了,在器材旁等着他们练完交接也是种煎熬,看一个个的都在挥汗如雨、嘶叫低吼,文君下意识地把直筒大T恤的边边往下拽了又拽,生怕肚子露出来。

如此一来,买张教练的课似乎是很顺理成章的事。

她需要庇护,在这野性的原始森林里。有教练护航,肌肉男和浓妆女统统都要给文君让道。

她有了一种被山大王奉为压寨夫人的错觉——是用昂贵的课时费买来的错觉,每当张教练那双粗壮的大手轻轻托住她的肩、肘、腰,她就可以忘记她的钱在分分秒秒地流失。

文君这才意识到,与其说来健身房是为了运动、健康,倒不如说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性魅力。

她不喜欢张教练冷冷的脸,说话粗声粗气,看到她动作错了立马喝断:

“白教你那么久了!”他一把握住文君的手臂,一板一眼地调整发力位置:“真是小树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哏啾啾!“

“啊?你说什么?”文君问道。

“我说啊……”张教练顿了顿,打个哈哈道:“你就是那个‘小鲜肉’……诶?是这个词儿吗?”

“‘小鲜肉’一般是说男的吧……”文君道:“再说,我不鲜了,都29了。”

“29?”张教练惊了惊:“卧槽!我一直以为你是附近的大学生呢!“

文君笑了。她倒不觉得张教练是刻意奉承,一来她本就是显小的长相,二来张教练是难得夸她一次。她竟有点雀跃。

然而一会下课后她约张教练去喝奶茶,张教练还是扔了一个白眼:“只是奶茶而已啊?”

文君一下子被堵得说不出话来,他在嫌她小气,可是岂有此理?好心要请他喝奶茶,他拒绝就算了还阴阳怪气,还想不想老娘续课了?——当然,等她想好这些回击的话语,张教练早不见人影了。

文君正懊悔自己反应太慢,小连又不偏不倚地凑过来,八卦道:

“你不会是对那张教练有意思吧?”

哪都有她!

文君正要反驳回去,但瞬间又觉得心虚:难道我真喜欢上张教练了?不,不可能的,怎么会喜欢上那种没礼貌又市侩的粗人,根本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这种健身教练还不是冲着钱来的!

“长点儿心吧!”小连声音低下去:“他们很多都是鸭。”

文君倒是也听说过不少健身教练都在暗地里做皮肉生意,不过她一点也不觉得张教练会出去卖,他那一副臭脸谁看得上啊!

等到下一次上课,文君事先整理好心态:他只是个教练他只是个教练……默念一百遍,见到张教练就淡了许多,变得公事公办起来。

她正襟危坐在蝴蝶夹胸机上练了一会,尽量憋住娇喘,张教练却突然不说话了,只站在旁边默默俯视她,双眼紧盯着。

文君就觉得有点麻麻的:“我动作不对吗?”

“我发现……”张教练开了口。

“啊?”

“你真的好骚啊。”

“你在说什么?”

“我发现你这人吧,不见面的时候也不觉得怎样……” 他把头低了低,愈发直勾勾地看着文君:“一见到你怎么就那么想蹂躏你呢!“

仿佛单靠眼神就能把她的衣服扒个精光。

“你说什么呢……”文君当然要呵斥他,可话一出口竟然软绵绵的。

一定是夹胸夹得气喘上不来,她想。

等她缓了缓神,张教练的一只大手已经贴到她胸上。

文君能感受到他5个有力的指腹、颗颗粗硬的指节,刚好环抱住自己整个左乳。

她应该立刻叫出来,应该给他一耳光,应该告他猥亵、性骚扰,让他被扫地出门。

可她做不出,她一向不是敢于维护女权的女生,不想搞得自己太触目,她没自信会有人帮她,大家会说:还不是你自己骚?连教练也勾搭。

也一定会有人忘不了多说一嘴:那个胖女人!肚子又大!——平时为了政治正确而压抑许久的diss言论终于可以一吐为快了。

在健身房这种虎狼之地,她只想变透明。

她等着看张教练下一步要做什么。

“不错,充血了。”他只是点点头,放开了手。

乍然失去那一大块厚实的温度,文君又空虚起来。她知道他在欲擒故纵,她知道他在诱捕她——这只绵软肉肥的羊。他的套路甚至是拙劣的,但也许就是因为这拙劣,才显出几分真实的荷尔蒙味道,让文君甘愿被吞入虎口。

他是要她的钱,但多少也会有点想要她的人吧?

有一点就够了。

当晚走进张教练的出租房,还没等文君换好拖鞋,那一双大手就迫不及待地撩起她的T恤,扯掉内衣……文君被紧紧抓住脱不开身,眼底是一颗鬃毛纷乱的猛兽的头,正怼在她胸口上,野蛮地啃食着,啃完了上面啃下面,不断往下游走……

“嗬!”野兽突然挣了开来,后跌了几步:

“肚子怎么这么大!”张教练不无惊恐地说。

文君赶忙捡起衣服,胡乱捂在身上,羞愤到极点。只恨不能立时原地爆炸,可又咽不下那口气。

凭什么啊?凭什么要受到这种屈辱?就算是再粗鄙的男人,面对胖女人也能装出基本的涵养;何况他只是个教练!一个她重金雇来的教练!

难道就因为她生得美,美到让人想不到她有这么多肉?

张教练的语气也不像是嘲讽,更像是源自本能的惊吓,控制不住的那种。

文君默默无言,只是不断地按肚子、揉肚子,好像是要把那坨肉挤压到外太空去似的——突然发现肚子比自己刚来健身房时大了不少!

怎么回事?

她又仔细往里按了按,确切地说,是壮了,并不完全是先前水袋子一样的囊肉,而是在内层生出一层实心铁盾似的,又把外层的水袋子往外推出去不少。

文君忙质问张教练。张教练却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啊!你是要快速减脂啊?那还做什么器械啊!天天跑步就行啦!”

是你说多练器械皮才不会松的!文君在心里咬牙切齿。但她发现恨一个人也是需要力气的,健身训练并没有让她变得有力量,她现在只想离开,整理一下衣着仪容就要往外走。

“哎——”张教练一把拉住她,嘴里咕噜道:“你……还想要吗?”

文君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他是什么脑回路?这时候了还顾着那事儿?连同“想要吗”那3个字都显得无比恶心。

她应该帅气地一甩手,扔一句“滚”,然后摔门而去。可文君是沉默惯了的,她只会在脑子里闪过几百种说辞,觉得哪个都不好,最后欲言又止,继续按摩着她那肚子,吃力地从张教练手中挣脱,慢慢地走出去。

听到张教练在后面有一搭没一搭地喊:“那你还买我课吗?我们下周是业绩日帮帮忙呗!姐姐!”

声音回荡在走廊里,文君假装没听到,一闪身躲进黑暗里。

她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去过健身房。

续:控制不了体重的女人没有未来(下)

欢迎关注我公众号:楼顶的川

莲农
作者莲农
84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6 条

查看更多回应(16) 添加回应

莲农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