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学指要1

Cambrian 2019-06-06 01:32:42

知识分子的问题,福柯说得很清楚了,现代的知识生产,是被规训过滴。不存在一个“哪些你可以思考,哪些你不能思考”类型的问题,也并不存在一颗每天被考验着的良心,还有可以自己选择的illusion of freedom。直白点港,不能思考的部分早已经被排除出当前的知识生产体系了。

大部分学习了知识的盆友毕业了,想找个正经教职正经工作都找不到,发论文申funding已经废掉了一大半时间,没什么特别公共的余力,脱离世界还差不多,还指望影响世界?

阿姨有一个更明晰的说法,他的例子呢,是在中国古代宫廷,试问为什么太监可以去管理后妃有关的事务?太监显得比普通人更有权势,当然并不是因为他们更有能力更优秀,更多些什么,反倒是因为太监比一般人少了JJ,所以他们没办法去真的占有后妃。

反过来想,读书人,在中国自身的语境里,就是文官、预备做文官或帝师的幼虫们,并不是因为比一般人更有文化、更优秀,才得到了更多的话语权。恰恰相反,也是因为他们比张献忠少了小JJ,不会真的起来反抗,不会成为真正的肉食者或者说秩序破坏者,才被允许得到了一定意义上的管理权。这个位格和太监的位格一毛一样。

在当前格局,比方说美帝的一部分白左和新闻记者占有这个位格,在我们这儿呢,热爱哈耶克和伯林的自由派占有的也是这个位格,比如我们大凊囯还是小凊囯的鸟托邦老师

20190606

Cambrian
作者Cambrian
168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Cambria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