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的生活就是没有生活

软糖莫爷 2019-06-05 11:21:17

这两天一直在想优衣库T恤遭哄抢这件事。

是不是,大多数人其实都很空虚?

不,应该比“空虚”更深一点。

想了两天,我感觉这是一种,人的异化状态。


优衣库和kaws出了一套联名款T恤,因为是最后一次出联名款,所以很多人深夜排队、钻门、扒模特衣服,格斗式哄抢。

这件事让我莫名联想到,很多人会去一些网红景点、网红店拍照打卡的行为。

我有个朋友曹女士,她是小红书kol,她说有很多装潢精美的网红餐厅,会专门设置一个适合拍照的角落,让大家拍照打卡。很多人会专门到这样的网红点,拍照,然后发朋友圈或小红书。

本质来说,这两件事都是消费主义对人的异化。

各种媒体、商家、广告、社交网络制造了大量热闹非凡的景观,让人沉迷在里面,产生了一种不是出于本心的需求。

优衣库事件里,有个哄抢T恤的人,这么解释他的行为:

“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买得起kaws的机会。”

也就是说,这位小朱甚至从来没有买得起过kaws,也不曾使用过kaws的任何产品。

那么他为什么就这么拼命地抢这次kaws的T恤。

kaws这么好吗?

那他又没用过他怎么知道?

他真的需要这么一件衣服吗?

其他人呢,这件衣服真的值得他们去抢吗?

这就是在消费主义的引导下,人进入了一种异化状态——

用大家都鼓吹的溢价商品、用好看又千篇一律的网红照片,来找到自己的存在价值。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信息、图像的获取太容易了,所以对很多人来说,想象、感受、思考是费劲的。

就像这次热闹的优衣库事件,有两次狂欢——

一次是去抢衣服的人的狂欢,一次是大量制造段子、群发视频去嘲笑这件事的人的狂欢。

我所在的大多数聊天群里,大家纷纷转发搬运各种小视频、搞笑图片和段子。

不过,在集体热闹了两天后,到今天,这个话题已经迅速消退。

我们会大规模地娱乐化事件,但很少大规模去讨论事件的本质是什么。

在德波的《景观社会》里,他说,

“景观不会给你反思的时间,它令你眼花缭乱,以庞大的信息量充斥着各种屏幕,你只能被动地接受。”

大家都不爱动脑子了。看到表面就足够了。

这就是速食时代对人感受和思考的伤害,事件被转发过了、风景被拍下来过了、网红景点被打卡过了,就完成了全部使命。


除了“拒绝动脑筋”之外,消费主义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我们的生活方式都很相似。

我们的生活就是没有生活。

娱乐不外乎是电影手机游戏自拍,场所不外乎是餐厅电影院奶茶店咖啡厅ktv商场步行街。

我记得有一次看侯麦的《女友的男友》,简直是被震到了。

他们的业余时间太“生活”了,去湖边,去游泳池,去公园,去郊外小树林。

我不是说我们不能去湖边去游泳池去公园,而是,这种悠闲生活对他们来说,是那么唾手可得,丝毫不做作,那就是生活本身的样子。

“湖边泛舟”对我们来说,更像是游客才会做的事,生活本身的我们只会去电影院,去有空调的商场。

我27岁了,在城市生活很多年。

但我对城市了解多少呢?对于城市和城市之间、小镇和城市之间的差别,我又感触到哪种程度呢?

空间景观千篇一律,无非就是人多人少的热闹程度区别。

我们早就失去生活的本真。

在资本主义消费方式下,我们能得到的,大多都不是一手新经验。

慢慢地,我们也习惯了大家都觉得好的东西,所以“网红”之所以能成为网红,是因为网红从来不乏追捧者。

我们用人人都觉得好的东西,成为自己的身份标签。

优衣库T恤如此,网红景点打卡如此。

我觉得我们不仅失去生活,失去感受,失去经验。

也失去了想象——对公共空间的想象,对生活方式的想象,对生活本真的想象。

我们这一代人的生活,就是没有生活。

挺悲哀的。

我常常会收到不少这样的留言:“看完觉得很难过”,或者“看完突然又元气满满了”。这是写作者和读者的共振。我们或许有着相似的磁场,都对生活有热情,像果汁和麦芽糖;也会有适量的好奇心和想象力,但同时可能有一点点悲伤。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软糖莫爷”。

软糖莫爷
作者软糖莫爷
57日记 23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软糖莫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