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见到Woody Allen真人了!!!!!

一个Sue 2019-06-04 11:24:42

很多在纽约生活过的人都有一个“迟早要去做”的名单。上面列着些只有在纽约可以体验,又不太着急的事。比如去吃某家餐厅,逛电影中提到的书店,或是去看自由女神像。用《春娇与志明》里的话说,有些事不用一晚做完,我们又不赶时间。

我的纽约List上有一项是去看《汉密尔顿》音乐剧。这出戏最火的时候,要花上千刀才能买到较好位置的票。只可惜我的境界还不高,一边犹豫着就错过了有Lin‑Manuel Miranda的神仙阵容。

同样的错误不能再犯。于是我把很重要的一项提前了:去听Woody Allen的现场爵士乐演出。

不爱吹单簧管的演员不是好演员。爱Woody Allen电影的人都知道,爵士乐是他最爱的BGM。他曾经在56街的Michael’s Pub里业余演出了25年,直到这家Pub倒闭;接着就转去76街的Café Carlyle继续演奏爵士乐。

每年1月到6月的周一晚上,是Woody Allen和他的乐队固定演出时间。门票有6点半/7点/7点半三种,可以在Café Carlyle里顺便吃个饭;最晚入场时间是8点15,演出正式开始时间是8点45。整个演出持续一个半小时左右,前半部分是乐队演出,后半部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吧)是Woody Allen的独奏。怎么说呢……摘下光环来说,Woody Allen的演奏水平真的非常一般。估计是年纪大了肺活量不够,气急但不至于败坏。

不过,谁真的在乎呢?

大多数的人就是冲着Woody Allen来的。他最后一个上场,屁股刚坐上椅子就迎来了热烈的掌声。乐队solo的部分,他急促的单簧管乐声一结束就有人友善鼓掌——都说纽约人又挑剔又刻薄,可对Woody Allen真是好得很,不管吹成什么样都满意。结束后还有人挤着去后台求合影。

(想看视频的可以关注我的公号看这篇,里面有现场Live)

和电影里絮絮叨叨的样子不同,Woody Allen真人非常沉默,和我见过很多采访里他自称“害羞”的描述一致。乐队成员和台下互动的时候,他就静静地抱着单簧管呆坐着,直到人家叫他名字才回过神来。

多年来Woody Allen都是如此。甚至在奥斯卡找他去做嘉宾的时候,他都说自己要吹单簧管所以没空。只有2002年,Woody Allen才唯一一次缺席了Café Carlyle的演出,因为他要在奥斯卡舞台上为纽约发声,让所有人支持这座遭受了911重击的城市。

据说Woody Allen的电影都尽量在离家30条街的地方取景,他真应该为自己能生活在纽约烧个高香。从另一个角度说,也不是每个导演都能把纽约拍出他的味道的。Woody Allen的本事就是即使只在一个房间里取景,他都能让整个故事又丧又有趣。

用Woody Allen自己的话说,他的电影“既不文艺也不商业”。我的个人感受就是:如果你喜欢莎士比亚或王尔德,喜欢《红白蓝》或《欲望都市》,喜欢Macy Gray或Taylor Swift,你都可能会喜欢Woody Allen的电影。因为它们都在谈人性,爱情,伴随着一个巨大的问号

以此为主题来挑选两部最典型的Woody Allen电影,就是《赛末点》和《摩天轮》。

《赛末点》也是Woody Allen本人最喜欢的作品之一,不但有超级性感的斯嘉丽·约翰逊,还有《The Newsroom》里的女主Emily Mortimer。为了不破坏观影体验就不剧透了,只说一句,决定一个人命运的,可能就是命运本身。

《摩天轮》可以看成《咖啡公社》的升级版,尽管我真不觉得后者除了字面上的“好看”还有什么(意思就是色调和用光很美,以及一个堪称尤物的Blake Lively)……《摩天轮》里的凯特·温斯莱特从来不苗条,现在也老了,却非常适合演绝望又有生命力的女人(虽然这个角色的设定和《革命之路》里非常像)。更重要的是贾老板这个男主也极有说服力——真的,要演轻松俘获女人心的渣男就要找这个帅度的啊!!!

这两部电影,或者说所有Woody Allen电影都是一个套路的:恋爱和婚姻里的背叛,以及无法掌控的人生。很多元素出现了无数次,比如魔术师(《魔力月光》和《独家新闻》)和心理医生(《六场危事》和《丈夫、太太与情人》),可我就是喜欢看这样的老梗不断重复,就跟在餐厅反复点最喜欢的菜一样——因为永远都好吃

当然,最明显的特色还是神经质的话唠感。要么是Woody Allen自己上,要么就是让演员说个不停(《蓝色茉莉》里的凯特大魔王)。要知道话多往往是一件令人讨厌的事情,除非足够有意思。

我们意识到科学已经让我们失望。确实,它征服了多种疾病,破解了遗传密码,甚至把人送上了月球,但是把一个80岁老头和两个18岁的鸡尾酒女招待放在同一个房间里,什么也不会发生,因为真正的问题一直没变。
——《我对毕业生的演讲》
一旦拍摄完成,我再也不想看这些电影一眼,我甚至连一部电影的DVD 都没有,至于电影到底拍得怎么样,我完全不在意。电影我已经拍完了,这就好像一块吃了一半的披萨,挑来挑去也找不到一块可下嘴的地方,因为这是昨夜的外卖——虽然昨晚它让我大饱口福,但我已经吃过了。
——《Woody Allen谈话录》

最后也是我最喜欢的一段,是《Annie Hall》中他说的故事:有个男人去找医生说自己的弟弟疯了,觉得自己是一只母鸡。医生问“那你怎么不把他带来?”,他说,“我也想,但我需要鸡蛋”。

这也是Woody Allen对两性关系的看法:不合理,疯狂且荒谬,可我们还是想经历这一切,因为大多数人都需要鸡蛋。

受#MeToo的影响,很多之前和Woody Allen合作的演员都纷纷表示了谴责和后悔。今年本来要上映的《纽约的一个雨天》(有甜茶、傻脸娜、范宁妹妹和裘德洛这样的神仙阵容)也命运多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北美上映。之前还看个新闻,说Woody Allen想出自传,结果被四个出版社无情拒绝,配图是老头子在冷风中蜷缩成一团,白发被吹得乱七八糟走在街上的照片。

我对于这件事情一直采取鸵鸟政策,就像很多父母对孩子的态度一样:只要好好学习别的事情都不用管(这显然不对,但我太想看他的电影了……)。

Woody Allen一直说人生是个悲剧,这样的现状正好可以满足他的预设。文艺青年一定能了解这种顾影自怜的感受,很作,很活该,但也是一切创意的来源。

更多内容可以关注我的公号【pinkgal】👇

一个Sue
作者一个Sue
24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一个Su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