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片大师——温子仁(第一集) ——《电锯惊魂1》,《死寂》,《潜伏》,《招魂》

党阿飞 2019-06-03 22:04:34

(内有剧透,部分图片可能会引起轻微不适)

温子仁作为恐怖片大师,已在全世界享有盛誉。身为出生于马来西亚的著名华裔导演兼制片人, 多年间,他开辟了几个世界级著名恐怖类型片的黄金时代和票房传奇,这不仅包括他的《电锯惊魂1》、《死寂》,也包括后来的《潜伏》和《招魂》系列,而就在去年7月份,《招魂》的外传《鬼修女》已经在香港公映,首周周末票房登顶北美冠军宝座,冲入2018年全球恐怖片前十名。

温子仁

温子仁凭借多年磨练的导演功底,以及日益稳健的拍摄技巧和恐怖心理营造手法,开启了一个又一个充斥着暴力、迷幻和极度没有不安全感的灵异世界与招魂宇宙,这个世界层层展开、永无尽头;密闭空间犹如炼狱,难以解脱。

一、《电锯惊魂1》:

亚当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被拷在一间破旧的地下室内。在密室的另一端还拷着一个不知所措的劳伦斯医生(卡利·艾维斯饰)。两个人的中间竟然有一具满身血污的死尸,手中握着一把点三八手枪和一个微型磁带机。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绑架,但随后找到的磁带却命令劳伦斯在八小时内杀掉亚当。如果劳伦斯失败,两个人都会送命;劳伦斯的妻子艾莉森、女儿也会跟着陪葬。回想警探泰普最近正在调查的谋杀案,劳伦斯意识到他和亚当即将成为下一个受害者,而他只知道这个在幕后的变态杀人狂叫“竖锯”。时间只剩下短短的几小时,他们必须克服恐惧,弄清楚精心设计的圈套。杀人狂只留下一点点线索、死人手里的一把枪,和他们手里两把小手锯——尽管它不能锯断铁铐,却足以切割骨血。

即使在绝境之中,劳伦斯的道德水准和心理素质也远好于其他人, 在与“竖锯”博弈的某些时刻,劳伦斯利用“局中局”做局,险些获胜。就在影片的最后,也是他锯掉了自己的小腿,成为逃出生天的惟一人。真正在这部黑暗虐杀电影里闪烁人性光辉的就是劳伦斯,在命悬一线的时刻,他依旧保持住了人格和品质。

游戏的创立者——“竖锯”有一套他犯罪逻辑——他想通过囚禁人们,让他们参加求生游戏来激发他们对人生的珍爱——但这个残酷游戏却要求参与者付出部分自身血肉和肌体、甚至于生命来换取自由。然而,坐在监视器后面,欣赏他们垂死挣扎的这 的是“竖锯”本人吗?还是他的另一个猎物?

“竖锯”约翰对人性的无止境地玩弄与试探,对施虐心怀叵测地欣赏和享受,与他所倡导的珍惜生命和生命价值这些积极立意已经背驰而行——更多的时候,这更像他为阴冷自私的自我狡辩的说辞、一个濒死者的报复,一场狂暴而病态的征服。而这个暗黑系的电影系列之所以能够不断产生续集和全球大卖,大概就是因为它们持续触发了我们内心深处,对生活和自身的那些爱恨交织的复杂感受。

《电锯惊魂1》

《电锯惊魂1》成功奠定了《电锯惊魂》系列,乃至随后《潜伏》和《招魂》的基础风格和“套中套、局中局”的故事模式。

由达伦·林恩·鲍斯曼接棒执导的《电锯惊魂2》、《电锯惊魂3》、《电锯惊魂4》大获全胜,这个系列走上了巅峰。达伦·林恩·鲍斯曼的R级血腥片的风格突出稳健,技法成熟精致,故事结构巧妙又烧脑,通过细节对电影心理学的运用炉火纯青,运镜凌厉流畅,观感极为过瘾。中肯来说,达伦·林恩·鲍斯曼是凭借自己绝对的实力,保证了《电锯》系列的持续辉煌。在《电锯惊魂2》里,密室追逐和镜头调度堪称一绝:通过摇晃的手持镜头来表现人物内心的惊慌失措,通过大量闪回剪辑的片段表达人物的癫狂和失控。与温子仁相似的是,达伦·林恩·鲍斯曼也是一位擅长使用镜头和空间调度来外化表达人物心理状态的导演,他同样利用陋室和有限资源,表演了一场一场精彩酣畅的惊悚戏剧。而此时温子仁退居幕后,继续担任了《电锯惊魂》系列的编剧和制片人。

二、《死寂》,《潜伏》,《招魂》

温子仁继续拍摄了《死寂》和《潜伏》、《招魂》系列。《死寂》的完成度其实很高,无论是化妆、木偶制作,配乐和场景设计都很精彩,细节考究却被人忽略,但它持续影响和衍生了很多的木偶(玩具娃娃)鬼魅电影,比如《安娜贝尔》;而在《潜伏》和《招魂》中,温子仁信心与自我风格逐渐稳定和凸显,他开始大胆使用一些新的拍摄手法和心理氛围营造手法,在整体故事构思和摄影技巧上都日臻完善。温子仁继续发挥了自己在复杂、狭小空间内运镜和通过镜头来营造恐惧心理的特长,通过外化的形式表达来展现人物内心世界,幽闭空间中的惊魂和战栗如此寂静诡秘,恐惧和崩溃不断累积。我们还将在后续的电影评论中,详细解析这两个系列电影的独特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温子仁在这些恐怖系列中开始减少使用一些刺激性的元素:例如大片鲜血(B级血浆片),杀戮,疯狂或惊叫,在《潜伏》和《招魂》中,温子仁成功依靠一个流传已久的鬼灵传说,使用密闭压抑,幽暗隐晦的时空拍摄,运用一些色彩或构图等电影表达元素、陡起的声响,突然乍现的恶魔真身,成功建立起一个惊魂异界,这就是温子仁自我风格:简洁、复古,有力,准确。纵观温子仁的大部分电影作品,我们来大致了解下温子仁所使用的固定戏剧模式和常见元素:

1、幽闭时空。独立封闭的“异界”:温子仁的恐怖故事,绝大部分发生在密闭的空间中,封闭狭小的空间(《死寂》00:45:00)加深了观众心理上的压抑和窒息无力感,他也因此意外创造出封闭空间中独特的拍摄和表达手法,很多镜头通过手持近景追逐拍摄完成,机位敏感、手法多样,创造出了非凡的画面冲击力和动感,通过镜语展现人物的心理变化。温子仁精心布置了狭小的故事空间,在里面加入回旋的楼梯或曲折的走廊,室内空间里还贴了满墙布满花纹的墙纸和地毯,这无形中加深了整个空间的拥挤感和心理压迫感。(注意在《电锯惊魂1》里的密室,《死寂》、《潜伏》、《招魂》的所使用家居墙纸,它们随处可见)。

《死寂》的布景

《死寂》注意有复杂图案的地毯,这加深了整个空间的拥挤和压迫感

《潜伏》

《潜伏》

《潜伏》

2、邪恶老女人(母亲)——操纵傀儡:典型的例子就是《死寂》中的腹语木偶比利和他的“母亲”玛丽·肖;《潜伏》中派克跟控制和摧毁他一生的恶魔母亲。母亲操纵儿子,附身在傀儡上(《死寂》和《潜伏》都是典型的例子)。人偶只是恶魔的工具(详见《死寂》),却为恶魔真身增添了神秘狡诈的风姿,也赋予了故事诡秘深邃的特质。

《死寂》

值得一提的是,《死寂》里腹语表演者玛丽·肖拥有的100多个玩偶,都是由导演詹姆斯·温和美工设计师朱莉·德高夫共同设计的,他们拥有不同的个性和表情。单拿"比利"来说,它是影片中最主要的一个玩偶,他的眼睛可以转到后脑勺去凝视站在它背后的人,这让他看起来像一个真人。

《死寂》

4、中产阶级的白人家庭在矛盾和鬼魅爆发的风眼中摇摇欲坠:在《电锯惊魂1》中,看似清白、出色的外科医生劳伦斯拥有着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当他被囚禁于密室,这些秘密开始逐渐剥开。而在《潜伏》中,派克也有可怕的身世,他的美满家庭被不知名的阴影追随,直到多年梦魇将他们捕获。《死寂》中杰米出身于一个白人富裕家庭,但他跟父亲的感情早已中断。当他回到家乡,他的亲人们皆已沦为人偶。

《死寂》里的杰米与人偶

5、鬼脸:年老邪恶的人(女人)是恶之来源(《死寂》:00:43:52-00:43:55),这里面隐藏着对衰老、死亡和腐朽的恐惧;从性心理学上来看也隐含了小男孩对被阉割的恐惧(见《潜伏》,派克恐惧于被母亲变成女孩)。她们异常强大,有着暴戾、充满力量的噩梦之脸。

恶魔和大boss,总是难见其真身,这增加了她们的神秘感和威慑力,她们操纵傀儡施害。当她们从黑暗中爬出,升腾而起,是如此黑暗、凛冽、疯狂,嗜血(《死寂》00:58:05)而令人绝望,无论是凶恶残暴的妆容还是阴狠的气质,都让人过目难忘。

《死寂》

温子仁的恶魔形象设计,出类拔萃到仅仅凭借一张恶魔之脸,就能将一部恐怖片推往顶峰。新近上映的《鬼修女》就是个典型的例子,预告片中(详见《鬼修女》的预告片),站在黑暗中,残暴乖戾的鬼修女成为票房大卖的保证。在温子仁的恐怖世界里,每一个恶魔的现身和出场都是如此精心设计、他们身携前仇旧恨、不可阻挡,凶暴而恶毒。

《鬼修女》

《死寂》

《死寂》

我们在这一集大致介绍了一下温子仁的个人代表作及一些衍生电影作品的主要特点和风格。在未来的几集中,我们还会继续带领大家深入温子仁的《潜伏》和《招魂》系列,沉入异界王国,去充分领略温子仁恐怖世界里的精妙拍摄技巧,别样战栗与无限幽暗风光。

党阿飞
作者党阿飞
44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党阿飞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