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方法论更重要的?

花间十六声 2019-06-03 20:38:26

  海贝壳同学是一位日元交易员,在每个交易日的晚上进行自己的交易工作,观察市场是否有突破的迹象,伺机挂单。

  这天晚上,海贝壳同学像往常一样,在镜子前认真整理了自己的领巾和发型,然后穿上马甲,正襟危坐在电脑前,准备开始当天的交易工作。

  距离交易时间还有几分钟。海贝壳同学拿出酒杯,倒了半杯1982年Cow Lan Mountain酒庄酿造的Two Guo Head,配上松子、鸡肝、豆瓣酱。原产于Shunyi的高粱,1982年被霜打过,酿出的酒别有一番风味。

  当然,这种游离于口腔内若有若无的细节,只有像优秀的交易员这样体察入微的人才能感受出来。

  海贝壳同学透过酒杯,凝视着放在桌子上的一个手机充电器。

  嗯!淫荡的……呃……发财的一天就要开始了!

  打开交易软件,海贝壳同学看到了下面这个图表——

  顿时心里凉了半截!

  海贝壳同学的交易规则,要求被突破的支撑/阻力区域最少有70根K线,以期抓住大规模的趋势行情。当前这么“标准”的上涨走势,要等到70根K线的支撑/阻力区域,看来今天晚上又没戏了。海贝壳同学把手里的二锅头倒进垃圾桶,吃了袋方便面,睡觉去了。

  在梦里,一向没出息的小舅子发了财,请自己去歌厅。对面一大排站成一队的小妹子——

100块钱的歌厅

  小舅子用手一划:“都留下吧。”

  看着小舅子欠扁的模样,而自己今天晚上没赚钱,海贝壳同学有些郁闷,就想起了白天去图书馆读书时,在《知音》杂志上看到的汉末名将张飞的一首诗《发财后》:

  昔日龌龊不足夸,   今朝淫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揽尽交际花。

  人生时而春风得意马蹄疾,时而马高蹬短遇不适,这妹子们的气质,虽然比不上师兄的冰冰、婷婷、娇娇、媛媛、 娜娜、小雪、小玉、小红、小丽、小芳,但要把她们都留下,在工地上搬砖也得搬好几天了!

  说起马高蹬短……海贝壳同学隐隐留意到了这个“短”字,然后就想起了:

  “靠!我不是最近也开始了短线交易吗~!@#¥%……”

  海贝壳同学把手里兑了绿茶的假洋酒扔在茶几上,冲出包房,留下小舅子和一大堆的小妹子在梦里,来不及戴领巾,穿马甲,穿着秋衣秋裤跑到电脑前,打开行情软件——

  精神了!这么标准的走势,若不下单,天诛地灭啊!

  海贝壳同学赶紧从电脑桌下的键盘托里拿出铅笔、橡皮、草稿纸,算了交易量,挂单,成交。

  市场有节奏的持续上涨着,收益在迅速的积累。海贝壳同学兴奋并纠结着,既想让趋势多走会儿,又想赶紧揣着钱回到梦里点两排妹子让小舅子看看……

  一定有豆友上上下下把两幅图表看了好几遍……

  ……

  …… ……

  …… …… ……

這它喵的不就是一張圖表嗎?!

  对啊,就是一张图表。

  你一定想问,为什么同一张图表,海贝壳同学看第一眼的时候像霜打的茄子,看第二眼的时候像茄子打霜?

  因为立场不同。

  大道理就不说了,举个直白的例子。如果自己在上面那一排小妹子中激动的挑美女时,发现第七个是妹子自己的女朋友?!而之前她一直说自己在美容院上班,想想自己的心情……

  面对同一个妹子,自己的立场由“嫖客”转换为“男朋友”,整个世界和认知都变了。这就是立场的支配力!

  每一个交易系统,就是一个交易立场。在同一个市场状态面前,不同的交易系统会产生不同的观点和结论。例如——

  横盘行情,对于跟随趋势进行交易的策略来说,是回调期;对于突破交易来说,则是孕育茄子的土壤。

  趋势行情,是趋势跟随策略的乐园;对于突破交易策略,则是煎熬。

  当我们看到一个市场状态时,驱动交易行为的,不是预测市场,而是解读市场。就像上面的图表,成熟的交易者不会预测其后的走势;而是看当前的市场状态,是否适用于自己的交易策略。

  因此,在分析市场之前,要首先明确是在哪个交易系统之下进行分析。立场在方法论之前,没有特定的立场,方法论就没有意义。

  上面关于市场状态和交易策略的例子,只是泛泛而论。在实践中,交易系统≠交易立场。

  交易系统,是交易者交易立场的表现形式,而非立场本身。

  交易立场=交易者的交易相关背景×交易者的交易目标

  因此,几乎不会有相同交易立场的交易者。即使看起来接近的交易背景和交易目标,比如两口子都是交易者,共同实现在北京零环买房子的理想,二人实现目标的路径也是不同的。

  交易者对自己的交易相关背景和交易目标发掘的越清晰,交易立场就越明确,构建出的交易系统效率就越高。

  但也有人会想,折腾这么多干嘛,能赚钱的方法就是好方法!炮灰都这么想。正是这些逻辑混乱的炮灰,为交易逻辑清晰的专业交易者,提供了充裕的市场流动性。

  我们在日常思考问题时,也应该首先明确自己的立场,避免做无用的思考,混乱自己的逻辑。例如网络上的社会热点问题,除了故意搅浑水的自媒体、收钱办事的网络混混儿、机构豢养的写手,以及社会底层的杠精,真正参与讨论的各方中,很多看起来不同的论点、论据、论证,本质上可能是立场的不同。先有立场,才有论点,之后再是论据和论证。

  不同的立场,对问题的思考,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案,在另一个立场中看起来可能是相反。就像海贝壳同学以不同的交易系统,分析同一个市场时,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但无论是相反,还是相同,都是没有意义的。

  在同一个立场下的思考或讨论,才有意义。

  在生活中,立场是客观存在的,没有对错;论点、论据和论证,则是主观产生的,有对错优劣。引申到交易中,就是交易系统没有绝对的对错,实现交易系统目标的方法论,则有高下之分。

  很多人意识不到自己的观点,是建立在一个立场之上,以为自己的想法就是绝对真理。大家看着是不是有些眼熟?对,就是市场中的炮灰,意识不到对市场进行分析和结论,需要基于一个交易系统或交易策略,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在市场情绪的忽悠下疲于奔命。

  实际上,很多时候当讨论的各方厘清了自己的立场后,基本上就没有讨论的必要和欲望了。因为发现大家都在为同一个目标努力,只是因为立场不同,而产生了不同的观点和方法论。写到这里,临时想到了一个非常贴切的例子。两个人一前一后要把车弄到坡上,前面的人拉,后面的人推。如果不考虑立场,前面的人要后面的人像自己一样拉,后面的人要前面的人像自己一样推。厘清立场以后,两个人发现大家的目标一样,只是所处位置不一样,因此有了不同的为目标努力的方法。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交易高手都不愿谈论交易,也是这个原因。网络之上,萍水相逢,狭义背景上,交易策略不同;广义背景上,交易者之间相互不了解。高手不愿谈论交易,正因为了解并能够践行系统化交易的相对性,才能够成为交易的高手。交易中,在特定的交易系统下,交易行为几乎是唯一的,也没有讨论和选择的空间。

  由于立场是客观存在的,因此几乎很难或不能改变。能够轻易改变自己立场的人,要么是非常有洞见的人,要么是人渣。就不举具体的例子了,我们只看交易,能够以多个交易系统解读市场的人,要么是非常成熟的交易者,要么是墙头草一样的的炮灰。

  理解了生活中的相对性,才能够真正理解系统化交易的相对性——毕竟交易工作的认知,是建立交易者生活的认知之上

  经过一番忙碌,海贝壳同学终于结束了当天的交易。市场不负有心人,这个晚上海贝壳同学一共赚了1000……日元;扣去松子13块2,鸡肝2块7,豆瓣酱1块5,Two Guo Head3块5,还剩649日元,专职交易者优游的一天就要结束了。海贝壳同学开始撰写今天的交易日志。

  回顾当天柳暗花明,起伏跌宕的交易心路和经历,海贝壳同学颇有感慨。首先,领巾、马甲和发型似乎不是成功交易所必须的,秋衣秋裤,头顶雀巢也是可以交易的。其次,Two Guo Head太贵了,作为交易的成本,稀释了收益,以后交易的时候还是学习股神巴菲特,喝白事可乐或雷碧吧。第三,如果不是小舅子把自己叫出去……这时,海贝壳同学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海贝壳同学起身,从书架上拿出《新华字典》,翻开查了一下。然后,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我还没有女朋友呢,哪来的小舅子呢?

  参考文献: https://www.douban.com/note/472089211/

花间十六声
作者花间十六声
8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花间十六声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