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太空漫游》编辑手记:最伟大的科幻小说,最忐忑的一次编辑

读客熊猫君 2019-06-03 18:57:03

文 / 夜帝

老实说,编辑《2001:太空漫游》及其后续作品是一种荣幸,也是一种压力。因为这本书的价值和历史地位摆在那儿,担心把它做砸的焦虑远远高过能把它做好的信心。

阿瑟·克拉克曾说:“如果有人觉得完全弄懂了《2001:太空漫游》,那一定是我们弄错了。我们想要提出的问题远超过我们给出的答案。”那么,同理也没有人完全弄懂该怎样做出一本《2001:太空漫游》,如果有人知道,那很有可能是他搞错了:)。

这么说不是给自己推责,而是想说编辑这本书真的是我做书以来最为忐忑的一次。

读客·2019 《2001:太空漫游》

忐忑不安的编辑之路

编辑这本书首先要面对的一个事实是:虽然它的地位毋庸置疑——科幻历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甚至“之一”也完全可以去掉,但尴尬的是,跟它的地位相比销量却十分惨淡,豆瓣评论最多的一个版本也只有四千多人评论。

其实对于国内图书市场来说,科幻仍是小众。众所周知的科幻三巨头,除阿西莫夫外,克拉克和海因莱茵在国内鲜有畅销的作品。

所以,在编辑之初,我们就坚定了一个原则,就是要将它推给更多的读者,但同时也要做出让这本书以及那部被供上神坛的改编电影的死忠粉都会喜欢的一版来。

为此,我们做了什么?

首先,译本选择上并不困难,因为已有郝明义老师翻译的备受好评的译稿在前,在豆瓣上的评分达到9.2!当然我们也对照了其他译本,权衡之后仍选择了郝明义老师的译本。很快,我们就联系了台湾的出版社,取得译稿授权。但这并不等于一劳永逸,因为要面对大量的繁简转换、大陆和台湾不同用语习惯的统一,此外也进行了细致的修订。

在这里挑几个有意思的改动说明一下,其余就不赘述了。最大的改动,是将“哈儿”改成了更常用的“哈尔”。第12章章节名原译为“地球光下的旅程”,修订成“地光下的旅行”。克拉克另有一本小说就名为《地光》,显然“地光”是对应“月光”的更妥帖的翻译。《3001:太空漫游》的第13章名为Stranger in a Strange Time,也从原译的“独在异代为异客”修订成了“异代异客”,这一改动是因为克拉克在这里化用的显然是海因莱茵《异乡异客》(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的书名。

新版《2001:太空漫游》内页

最难的部分其实是封面。

在做封面之前,我们找了几乎所有关于《2001:太空漫游》的国内外小说封面和电影海报,以及艺术插画。但国内引进的几个版本的过往销售数据表明,以电影海报做的封面和庄重简洁风格的封面并不可行。而国内外已有的插画都要么过于接近电影,要么过于抽象、难懂。于是,我们最终决定自己设计。

相信看过书和电影的读者,都会对鲍曼穿越星之门的场景印象非常深刻,这也是全书和电影最迷幻的时刻,而且这也符合我们想要表达的宇航员在太空漫游的感觉。

最后我们的封面就脱胎于此,封面上的宇航员着装的纹理和配色也基于电影版。为了增加星光璀璨的效果,封面也做了局部的UV工艺。

新版《2001:太空漫游》封面

《2001:太空漫游》在国内还有一个尴尬的现实是,国内读者对《2001:太空漫游》电影版的了解要远远高过小说版。

为此,我们还在书里收录了15页库布里克执导的电影版《2001:太空漫游》的剧照,其中14页均为跨页,前后环衬也都是电影原版海报和剧照。

此外,内文版式和章节页也都做了精心的设计,均是基于电影里的元素绘制的简洁插画,其中有读者非常熟悉的猩猩、黑石板、哈尔和发现号的剪影。喜爱电影版的读者,无疑会在这一版《2001:太空漫游》里看到很多小惊喜。

新版《2001:太空漫游》内页

新版《2001:太空漫游》内页

此外,这本书里还藏了一个自己的小心机,即随书附赠的那张太空船票书签。

相信很多人仰望星空的时候,都想进行一场太空旅行,甚至将它列入了自己的人生清单,然而往往都苦于现实而无法实现。

相比于动辄几十甚至上百万美元的真正的太空船票,希望这张小小的船票能够让你小小地满足一下探索太空的心愿。当你拿到书后,可以在船票书签上面署上姓名,然后可以用这种自己的专属船票跟随本书一起探索太空,当然是在书里探索太空。

转自刘未央老师朋友圈

想出这个的原因,是源于自己过分喜爱的一部电影——《花样年华》。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应该都记得里面的那句经典台词:“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同我一起走。”周慕云和苏丽珍都说过一次。原本只是突发奇想的点子,没想到大家都很喜欢,于是就有了这张船票。

“太空漫游”四部曲的每本书都会附赠一张船票,文字和图案都会有所改动。四部曲的硬盒套装还会附赠一本太空漫游知识手册。知识手册里收录有克拉克生平年表、幕后故事、他们说太空漫游、四篇译后记,以及刘慈欣获“克拉克想象力服务社会奖”时的演讲稿,相信这些可以帮助读者更多地了解这套书。

《太空漫游四部曲》

作为克拉克的头号粉丝,刘慈欣曾多次表达了对克拉克以及这本书的喜爱。获克拉克奖时,他还亲赴美国领奖,要知道获雨果奖时刘慈欣可都没有去美国!

在这里,需要非常非常感谢一下刘慈欣老师的慷慨授权,以及许可我们用他的评论当作宣传语。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刘慈欣在《三体2:黑暗森林》里提到了这本书,但大刘误将黑石板的三边比例1:4:9(头三个整数的平方)写成了1:3:9。当然,科幻世界会在随后的加印中进行修改。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去翻翻看。

最后说一下这本书。

《2001:太空漫游》自出版以来,一直被视为科幻历史上最伟大的神作,影响了后世几乎所有科幻作品。远的不多,就拿今年春节档两部最热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来说,都不同程度上致敬了这部电影。《流浪地球》里的莫斯致敬了它的人工智能哈尔9000,《疯狂外星人》则用了电影版里的配乐《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保尔·瓦雷里(Paul Valéry)曾说“每个人都属于两个时代”,其实每本书也都属于两个时代。《2001:太空漫游》成书于1968年,创作于1964年至1968年,故事发生于2001年。尽管今天,属于《2001:太空漫游》的两个时代都已远去,但我们仍可以说《2001:太空漫游》没有过时。它的超前性,让它永远属于了未来。而它所描写的未来,仍未到来。

2019年,距离克拉克描写的2001年已过去18年。但克拉克预言的人类在月球建立长期的居住地没有实现,人类也没有航行到土星或者木星,拥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也并没有出现……

更重要的是,人类依旧没有弄懂我们究竟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又到哪里去?克拉克在《2001:太空漫游》里给出的回答,至今看来仍是最为合理和科学的答案之一。

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2001:太空漫游》就像它里面描写的黑石板。50年前,《2001:太空漫游》曾引领人类登上月球;50年后,它势必还会引领人类驶向太空的更深处。正如2008年,在影片上映40周年之际,美国宇航员加勒特·赖斯曼(Garrett Reisman)在国际空间站发来的贺词:

我们都是克拉克和库布里克在40年前设想的美好未来中的一部分,我们只是履行他们的诺言。

最后的最后,想套用那句常用的话:《2001:太空漫游》所有的好都归功于阿瑟·克拉克、译者和同事,所有的不好都归咎于我的失职。

读客熊猫君
作者读客熊猫君
31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读客熊猫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