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薇薇网恋被骗钱:优秀跟被爱,没关系!

达令欧尼 2019-06-03 12:42:27

前言 :

马薇薇在综艺节目了坦言:两年网恋男友,一直给对方转钱,见面三小时后不再联系。如晶说:她就是遇到了网络骗子。

马薇薇,一直是我特别憧憬希望成为的女人,她的犀利,率真,金句频出,是我这类天生不美,后天想靠培养才华,在社会“上位”的“成功”女性典范。

直到,我渐渐走近马薇薇的真实生活时,我拉紧了我的“马脖子”,准备改变我的人生路线,不再急切的成为一个这样一个公众人物,一个所谓的成功独立女性。

她在感情世界,不够独立,最关键,她不快乐,不快乐的人,在我的世界里,不算成功。

第一,真正的接受自己

马薇薇在访谈《立场》里,讲到:她不允许男友和家人出现孩子气的一面,因为她从4岁后,就没了稚嫩耍赖的幼稚,4岁第一次回到陌生父母身边生活时,她有些讨好父母,从小非常懂事。

她把“孩子”那任性撒娇的那一面给藏了起来,记住是“藏”了起来。

综艺里《我家那小子》,她去见陈学冬,一见面说自己失恋了。给网恋男友见面,写了分手的小论文,对方甚至没有回复。她网上认识了一个聊了2年的男友,一直给他转钱,见面3个半小时就分手。

陈学冬说:“男人欣赏她的才华,但不想与她共度余生。”

张爱玲,萧红的例子,我曾写过。一个女人事业上的成功,在文字世界的风花雪月,抵不过现实生活里的温柔乡。男人,也很幼稚。当初以为男孩子都喜欢优秀的女生,也以为他们婚后出轨找小姑娘,是因为贪恋年轻的肉体。

现在想来,男人的世界很简单,他们也只是想找一个简单的女性。性格好,长的可以,性生活和谐,有份基本工资的稳定工作,其实,只要“脾气好”,就满足一半普通男性的择偶标准。

所谓独立,金钱,才华,成功的女性,在爱情里并不占优势。

《立场》的访谈里,讲到她对当时的男友周玄毅,表现出孩子气那面,她会特别难受。

可是:“薇薇姐,你就是一个小女孩,为什么不愿意承认呢?37岁,还相信奋不顾身的网恋,执着的相信爱情,不是孩子,是什么?”

还是相信这个世界,会有人比你还爱自己,每一次恋爱,都是带着自毁性质。飞蛾扑火不是爱,是幼稚,是愚蠢(我也是)是一个从小得不到父母足够爱的女孩,自编自演的一个爱情悲剧。

也许是,我终于终于跟前男友分手分干净后,短暂的清醒,才会那么“骄傲”的说:嗨,爱情嘛!可遇不可求!我比她小11岁,没结过婚,对婚姻还傻乎乎的憧憬着。

第二,朋友: 曲终人散,朋友终会散场

对于朋友,我有一些发言权。我跟马薇薇一样,从小跟父母到处跑,所以朋友对自己的帮助远大于家人给予的。我原来一遇到问题,心情,也会立即给一个朋友打电话,求助。

在《立场》访谈休息期间,马薇薇还给黄执中打电话求助,消化自己的情绪。节目里拍摄了她日常生活里,一帮好友在偌大的房间里打游戏,吃外卖夜宵。

朋友散场,她在那里专心致志的玩手机游戏。

她讨厌,夜晚降临,她会痛苦。一定要呼朋引伴,相拥左右。

马薇薇把朋友的位置放的很高,高于家人。友情高于一切,这一点,我坚持了10多年,期才开始改观。

我交过很多朋友,因为在不同的城市流浪,慢慢就丢了好多朋友,留下的,半年打一次电话,就够了。前一段时间,跟10年的挚友加高三的战友吵架,差点拉黑对方。因为我发现,朋友他们开始没时间读书了,也不屑于读书了.......

前两年一起泡吧蹦迪的朋友,亲如兄妹的朋友,因为我闭关读书写作后,再也没了联系。

朋友的价值观,会变,我们也会变。总结为“朋友会散场,独处趁早练。”我们要试着,自己做自己的朋友,找一个方式,自我对话。比如读书,写作,书法,听歌,打打游戏,喝一杯红酒也好。

你可以找到一帮欣赏你的朋友,但是可怕的一件事:朋友如宴席,终会散场。

她有一帮“老僵尸”(奇葩说里的几个辩论大咖),为了这帮朋友,可以放弃做一个会在微博上撒泼骂人的路人,而是做一个惺惺作态的艺人。

她晚上会害怕,她说现在做艺人,撑着米未公司,这一切是为了朋友,不是为了成全自己。她的朋友也在为了她,努力的工作,这一帮人努力的成全对方。

我突然觉得,做马薇薇的朋友,有点累吧。一个把自己姿态放那么低的女人,一个把朋友放那么高的朋友,说是互相成全,其实这种关系很脆弱。一旦有了经济的纠纷,友情最好的状态,就是单纯的友谊。

那时候想,万一有一天,邱晨、黄执中要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因为家庭的原因,离开北京了,不能再在公司呆了,或者有了更好的工作机会,要离开马薇薇,她会崩溃吗?

当年火遍世界的英国披头士乐队,因为成员列侬有了一个日本女友,队友关系出现问题,这样的事情,我不必多言。

谁能陪谁到终点,高朋满座到曲终人散,不是自古以来,约定俗成的吗?

也许她知道,所以才会那么想要找一个另一半,相伴终老,才会如飞蛾扑火一般相信网恋。

但是,我认为,马薇薇最大的矛盾点是,她不愿接受:4岁那年,她藏起来了,那份孩子气。

孩子气,应该是属于自己的,并且贯穿我们人生的始终。这份孩子气,应该回来,首先回到她和父母之间,接着才能原谅,当初父母没有给予足够爱的事实。

爱自己,不是说说而已。首先先让自己能愉快起来,不要指望朋友伴侣,他们让自己快乐。外界带来的快乐是暂时。

马薇薇,清晰的知道她是一个悲观的人,并一直未能培养自己成为你个乐观的人。

记得24岁,第一次读到叔本华的人生哲学,惊叹其为奇书,跟室友分享。书里讲到“人生,要么痛苦,要么无聊,如钟摆,在两种情绪里徘徊。”

《活下去理由》引用了我喜欢的叔本华

一个拿贫困奖学金的室友骂我:你太悲观。

我心中暗暗觉得,她没眼界,不懂欣赏文学里至理名言。两年后,我再次想到马薇薇的不快乐。

“如果,你知道了这生命的向死而生的事实,你会不快乐,可否选择用乐观的态度,插科打诨的微笑面对呢?”

澳大利亚的心理医生,告诉我“选择悲观比乐观来的容易,前者是本能,后者需要后天训练。因为悲观的人,有理由不做事情,因为做了也无改变。乐观的人,则是要自己不断的鼓励自己,每一件小事而欢呼雀跃。”

马薇薇看轻自己会有情绪,会有儿女情长的孩子气,自己的懦弱和愚蠢。澳大利亚心理学家说:人需要,定时拍拍自己的肩膀,告诉自己‘good job’,我做的不错。不用别人来鼓励我们,自己也要练习着,自我鼓励。

自己一个人,独处时,放一首好歌,也可以很嗨,不去迪厅,回家漆黑的路上也可以,脚步带着轻快舞步。

我现在是这样的状态:我不要任何一个人的陪伴,我是一个独立的,快乐的个体。朋友会来找我,分享我快乐的一杯羹,我乐意倾听,也愿意分享我改变的原因:我开始原谅了我的由头,带我来到这个世界的人。

第三,要快乐,先原谅原生家庭

15岁,住寄宿制高中,暑假没回家。老爸发来关心的信息,我生气的说:“你别发这些有的没的关心短信,多打点钱,实在点!

大学住宿,我那个拿着贫困金的乐观室友,她讨厌叔本华的悲观言论。她的乐观,现在想来,真厉害啊。室友她父母70多岁了,老年得子。老父亲在工厂搬砖度日的室友,母亲常年生病,家徒四壁,下雨漏水。

每一次她给家人打电话,都要“咆哮状”,帮村里生活的父母,因为鸡毛蒜皮,排疑解答几个小时。

在她父母面前,她才像一个父母。这样的原生家庭,她都满怀感激。我有什么好抱怨的?

之前我的感情一直不顺。我分手的原因一直是同一个:对方不够爱我,不够关注我。

去年,我做汉语言老师,遇到一个美国老总学生,上课,他特别特别喜欢,讲自己的中国老婆的故事,他们恩爱极了,上课,开会也要保持和老婆微信上时刻联系聊天。

我问他老婆每天回家做什么,我要学习一下。

“她每天给她妈妈打一个小时的视频电话。”

啊?这么不独立?起初我以为,这个老总的妻子,是一个在爱的蜜罐里长大的白富美。

后来,才知道老总的老婆,从小没有爸爸,她还在襁褓里时,爸爸就跑了。妈妈一个人抚养她。原生家庭是会给成长带来问题,但是如果一个会原谅的人,会原谅原生家庭,同时也会原谅自己,紧接着会更包容的原谅自己的伴侣。

从常理上看,一个人,如果一生下来,就跟父母关系相处不好,亲情都处理不好,怎么处理动态的友情,以及变动极大的爱情?

听完老总的老婆的故事,让我开始试着,加大了给父母打电话的频率。

现在,我敢说:我开始爱我老爸,特别特别爱。因为感受被家人的爱,我才感激,来世上一遭,被人爱着,真幸运啊!

之前20几年,我可不是这样赞颂亲情和生活的。

我第一篇频繁上豆瓣推文的文章里,记着我爸在14岁那年,当着我“初恋”男友的面,非常非常狠的打了我一路,踹的我都尿了裤子。14岁到24岁,我都是讨厌他的,不习惯跟他亲密。

小时候,7岁之前,我是在村里和爷爷奶奶长大的。7岁后来北京,父母起早贪黑忙于工作,没有一个周六日,唯一一次去日坛公园玩,那一次拍的照片,撑满十分之八的家庭相册。

15岁后,因为户籍问题,我开始坐火车,去河北读书。回家次数越来越少,高三一年回家一次。高复去了杭州,大学五年,六年都是冬天回家呆一个10天的春节。前年去德国后,过年没回家。一年后10月份回国,没有直接回家,4个月后春节才开始回家,呆了10天。

现在父母就在隔壁省生活,4个月了,没有回过一次家。

我写下来,才发现,10年内,自己回家的天数,是可以算出来的。

去年年底,我开始尝试着给我爸,更频繁的打电话,发微信,发朋友圈不屏蔽我爸,写公众号不屏蔽我爸,之后,我感到了,我在成长,我爸他也在变。

父母也会成长,他们第一次做父母,当年年轻气盛,一生气就暴打妈妈和我,老弟的,暴脾气老爸,经历了大风大浪,大富大贵后破产,贫穷落魄,现在又开始有了自己的小事业,50岁,他开始坐禅,念佛,开始养狗,遛狗,开始抓鱼种瓜。

当年网上到处跟小姑娘聊天,把老妈气的要跳楼的男人,51岁后开始把和妈妈的结婚照,作为自己的微信头像。

一天早上7点,我给老爸打电话,问他在干吗?这个之前北京的大老板,现在大汗淋漓的说:“我在种西瓜呢,那边是大豆,哎呀哎呀不跟你说了,我要接着种瓜呢!”

买车票回家,是一个形式上的。

内心的回家,从微信上一句绿色的信息:“干嘛呢,老头”,一句微信,我的心,就回家了。

现在都是我主动找家人聊天了.......

25岁,试着原谅家人,试着跟家人多打几个电话。也许家人没有黄执中(辩论冠军,马薇薇挚友)那么睿智,但是,有时候我们给朋友打电话,真实目的只是,想找一个说说话而已。

这世上,一个真心想听我们,如一个小孩子一般的抱怨的,应该就是渐渐老去的父母吧

薇薇姐,把跟好朋友待在一起的时间,分一些给家人。原谅父母,他们其实也是一个孩子,也接受自己,也是一个孩子,也有情绪,只是一介会感情用事的凡人。

当年,父母没法给我们的爱,没时间给我们爱,现在请大方点,再给他们一点时间,一个机会,弥补当年没有给你的爱。

首先,原谅自己的父母,接着原谅不完美的自己,才能防止,未来朋友不能一直陪伴的必然。最后,理想中的状态,才能原谅一个跟自己不能完全匹配的伴侣,他也有不完美不成熟的那一面。

爸爸说,夏天让我回家吃他种的西瓜。

我说:当然。

结尾:

我一直把成功,作为我前进的目标,成为我找到爱情的砝码。昨晚看完马薇薇的访谈,我开始思考:成功和快乐,跟爱情,幸福,有什么直接关系?

如果,我37岁了,真正的实现了自己认为的人生理想,写了几本书,有了一帮讲道义和亲如兄妹的挚友,并且开了公司,拥有名利财富,父母处于身体不健康,需要我们拿钱去贴补的时候,我不知道,还能不能这么“趾高气昂”的讨论她的不幸福。

也许,早些接受人生的真谛是“虽不易,仍要带笑前行。”培养乐观,这如果能让我们开心一些,那就虚心接受吧。

一个一提到原生家庭的37岁犀利女性,就会哗哗流眼泪的女性,不允许别人表现出孩子气的一面,是矛盾的。但是马薇薇,她是可爱单纯的,我好希望有一个男人,最好没有看过她犀利的辩论,不要被她表面的才华和艺人的光坏,而喜欢上她。只是单纯的觉得这姑娘,挺可爱,也挺让人心疼的,值得余生好好保护。

但是我更希望,她喜欢自己,就算是一个人,也可以过得特别特别特别满足!

最后的最后:

马薇薇说,她父母说,她的回忆跟父母的,是不一样的。马薇薇会悲化儿时的记忆。

电话里,妈妈那天催婚,跟我说早点结婚。我说才不要,小时候爸爸老打你。婚姻有什么好的?

她说了一件小事:我出生那段时间,正在搞计划生育。我爸在村头见到邻居,惊喜的说:我当爸爸了。对方说:生啦,男的,女的?

我爸喜滋滋说:女的。邻居说:女的,有时候好高兴的?

我爸生气了说:女孩怎么了!!就算是我老婆,生了一个小白兔,我都高兴!

电话里,听完这个事,已经说不出话。这是妈妈随口说的故事,我好喜欢听父母讲儿时的事,那时候我们小,没有记忆,不懂感激,现在,需要我们,慢慢拼凑起那段儿时的记忆呢。

达令欧尼
作者达令欧尼
8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1 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添加回应

达令欧尼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