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戛纳电影节的四年以及未来的许多年

Madison 2019-05-29 18:43:32

(这是一篇完成于5月14日、本届戛纳电影节开幕当天的文章,首发自公众号 :NYTtravel新视线 )

第一次知道戛纳这个地方,还是大学的时候。高中毕业后对前途一片迷茫的我,随大流进了一个工科院校的工科专业,却意外在光影中找寻到毕生追求——也就是电影。当我第一次在《看电影》杂志中读到戛纳电影节的存在的时候,它在我心中就如同一个神圣而又遥远的殿堂,那里充满阳光、沙滩,更重要的,充满了电影。

于是,前往英国留学的那短暂一年时间里,我把去戛纳电影节列为了比顺利毕业还要靠前的首要目标。也是幸运,就读的电影制片专业老师对我的这一请求十分支持,欣然批了假期,我便坐上了从伦敦飞往尼斯的飞机。

那是3年前。

第69届戛纳电影节的海报出自法国新浪潮时期的代表人物,让·吕克·戈达尔的《蔑视》,金色的楼梯通往天际,高高地悬挂在电影宫的卢米埃尔大厅上方,和那条无数明星走过的红地毯无形中连接在了一起,我站在那里仰望着,怎么也想不到之后的每一天,都会在睡眼惺忪的状态下,咬着面包跑过这条在外人看起来无比神圣的红地毯,去赶每天早晨8点半放映的主竞赛单元电影。

第70届戛纳电影节海报,《蔑视》的阶梯和红毯融为一体。

这也就是戛纳,初来时神圣无比,一旦过了开幕那一天的缓冲期,迎来的便是一天4-5部的疯狂看片,间隙穿插着各种各样的发布会、采访,晚上回到住处,还要面对堆积如山的稿件和繁琐无比的剪辑任务。

如今我已经工作将近三年,娱乐记者的身份让我不得不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和不喜欢的人打交道,即便是在戛纳电影节,也是如此。

作为全世界最老牌的电影节之一,戛纳电影节诞生于二战结束的后一年——1946年。除去因为预算问题而暂停的1948和1950年,到今年已经是第72届了,见证了71部电影捧起象征着最高荣誉的,那重达138克的纯金金棕榈奖杯。自从创立以来,就力图评选出一年中最好的电影,于是在长长金棕榈奖得主名单中,我们见证了费里尼、安东尼奥尼、黑泽明的黄金年代;见证了大卫·林奇、昆汀·塔伦蒂诺等鬼才们的横空出世;也目睹了是枝裕和、陈凯歌等亚洲导演的荣誉夺魁,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那座以发明电影的人命名的影厅——卢米埃尔大厅中。

戛纳电影宫能容纳两千余人的卢米埃尔大厅。 ©️CCB

这座能够容纳2000人以上的大厅可能是全世界层高最高的影厅之一,如果去晚了坐上了山顶座,原本硕大的屏幕会变成火柴盒一般的大小,眼神稍差,可能真的连字幕都看不清。

每到官方首映场,等到全部嘉宾媒体坐定,影片的主创就会从卢米埃尔大厅外的红毯缓缓走进,接受着两侧穿着全套黑西服的摄影记者闪光灯的洗礼,等待在阶梯最上层的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会带领着他们走进卢米埃尔大厅,在全场观众的掌声中落座,灯光暗下,电影开始。

相信不少人都在一些国内的媒体通稿上看到某电影在戛纳收到长达10分钟的掌声,没去过戛纳的人可能觉得匪夷所思,但这确实是极为常见的情况,在电影放映结束之后,全场起立向坐在影厅正中央的主创鼓掌是礼节性的习惯。无论你是来自美国的好莱坞巨星,还是来自西亚小国的非职业演员,此时此刻,你就是全场瞩目、尊敬的焦点。

我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形是在美国独立导演吉姆·贾木许的影片《帕特森》的全球首映场次,爱疯了这部电影的我站在台阶上对着贾木许鼓掌鼓到手心发红,看着这位一头白发的傲娇老头一次又一次地向全场观众致意,面对这种情况,你很难不热泪盈眶。

贾木许的影片《帕特森》讲述了一位富有诗性的公车司机的爱情故事 ©️CCB

而在戛纳小镇的另一端,却是另外一幅光景,那就是Martinze Hotel,作为唯一指定官方下榻酒店,这座酒店在戛纳期间接待的明星身价恐怕已经难以用数字去估量,这也让Martinze Hote成为了拿不到媒体证件的moviegoers和追星族们聚集的地方,在酒店的唯一出入口挤满了拿着厚厚签名本的男男女女,寄希望于坐着全黑玻璃包围的车的巨星,能够停住为他们签上一个名字。

同时,在媒体中心门口,也挤满了从全世界赶过来的影迷,他们没有媒体证,或西装笔挺,或奇装异服,手里举着牌子写着自己想要看的影片的名字,从媒体中心出来手握邀请函却无法出席的记者嘉宾,就会在这里将邀请函交给其中一名幸运儿。

而到了傍晚,在电影宫西侧100米的沙滩上,一块巨大的银幕屹立在这里,每到傍晚,这里都会举行沙滩放映,这是唯一一个不需要任何证件和邀请函就能够参与的官方单元活动,任何人都可以进入。还记得2014年的时候,《低俗小说》捧得金棕榈的20周年,老顽童昆汀重返戛纳,在沙滩放映的《低俗小说》映前惊喜现身:

戛纳电影节为数不多可以让公众共享电影的沙滩放映场。

“这里有人没看过《低俗小说》吗?”

有几个人举起了手。

“他妈的你们竟然没看过这部作品?你们过去的20年都在干什么?”

而今年,还是昆汀,在25周年之际,带着他的新作《好莱坞往事》再次回归戛纳。

昆汀执导的新片《好莱坞往事》将在今年7月于北美上映,也是今年最值得期待的电影之一 ©️IMDB

和全世界其他电影节不一样的是,戛纳电影节的举办地位于法国南部,靠近尼斯的一个海边小镇,甚至没有直达的机场,全部参加戛纳电影节的媒体、导演、演员,都要落地尼斯机场,再驱车40分钟才可到达电影宫,方可到达这个占地面积仅为19.62平方公里的地中海小镇。

这样的地理条件,也让这个小镇在戛纳电影节期间,瞬间就变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电影镇”,以位于海滩边的电影宫为辐射中心,以每年的海报为视觉元素,戛纳电影节的存在充斥着戛纳小镇的每一个角落。海滩旁,在电影节期间拔地而起的临时酒吧、夜店夜夜笙歌,24小时永不停歇。

每年的电影季戛纳都会被电影节海报元素所装点。 ©️Japan Today

这也就导致了戛纳电影节期间,近20万人(感谢@陀螺凡达可更新数据)涌入这座原本人口都不到100000人的小镇,随之而来的,也就是物价的大幅上涨,最显而易见的便是房价,酒店这种稀缺资源肯定是早早的就已经订满,就连主打平价的民宿,都会在戛纳期间将价格翻到之前5倍甚至更多,如果订得晚,一间面积不足50平米还要分3层的简陋屋宅,都要人民币5000块以上一晚(这就是我们去年的真实经历)。真的是从氛围到荷包,全方位体会到戛纳电影节的来临。

这在其他的电影节是难以得见的,柏林电影节的举办地贵为德国首都,浓厚的电影节氛围被891.85平方千米的占地面积和超过300万的人口稀释的已所剩无几,而三大电影节的另外一名成员威尼斯电影节虽然也是落地旅游小镇,但真正的电影节举办地却不在马可波罗广场所在的主岛,而是位于旁边的一个名叫丽都岛(Lido island)的弹丸之地,贫瘠的条件也让威尼斯电影节的氛围,成为了三大电影节中,最难以察觉的一个。

威尼斯电影节在丽都岛举办,近几年也从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岛成为游客纷至沓来的目的地。 ©️The Independent

而相比这两大电影节,戛纳电影节虽称全民,但也是仅限于氛围而言,作为全世界少有的邀请制电影节,戛纳电影节的电影,都需要持有媒体抑或市场证件方可观看,而限于影厅的容量和排片量,戛纳电影节的媒体证申请也是全世界最为困难的一个,而即便申请到了媒体证,也会以媒体证的颜色将这上千名记者分为三六九等:

最高的白色以及粉色加点是记者中的尊贵一族,大可悠哉地吃个午饭,在开场前10分钟慢悠悠地走到影厅直接坐下;粉色次之,只要提前半个小时前去排队,基本没有被拒之门外的风险;再往后的蓝色和黄色是记者中的大多数,提前一个小时去排队也有可能眼睁睁看着持有粉色证件的人慢慢填满影厅,自己只能悻悻离去。

戛纳电影节媒体证件分级制已被诟病多年。 ©️Tim Enthoven / Hollywood Reporter

这一点既容易理解,也令人费解,毕竟在全世界媒体涌入的情况下,将大媒体的权限提高,名不见经传的自媒体和地方媒体靠边站,以获得更高的媒体曝光是情有可原。但在这样一个以电影艺术为中心的圣地,依然搞这种三六九等的等级制,也不得不让人怀疑戛纳电影节的公正和纯粹。

这也就是戛纳电影节的矛盾,它看似包容,欢迎来自全世界的电影和影人,力图追求政治正确,力图追求性别平等,却将普通观众完全拒之门外,再加之等级森严的媒体证分级,这样的傲慢与偏见,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所有人,戛纳电影节在艺术殿堂之下的商业性,当如此之多的巨星、名流汇集在这个小镇,象征着电影最高艺术的电影宫的正对面,便是一整排的奢侈品店,这个类比似乎有些不恰当,但利益和金钱,是戛纳电影节永远无法忽略的永恒标签。

但电影让我依然热爱戛纳,回忆起在戛纳电影节的这三年经历,每天只能睡4个小时的记忆变得模糊,放弃看片机会采访国内毯星的糟心事也变得不重要,在我脑海中留下深刻记忆的,是坐在台阶上看完《霓虹恶魔》时的错愕,是在媒体中心目睹是枝裕和手捧金棕榈时的欢呼,是看完李沧东的《燃烧》全球首映之后和友人讨论时的激动。

直到现在,3年间在戛纳看了上百部世界首映的电影,依然会在每次那象征着最高荣誉的金棕榈叶在银幕上缓缓升起的瞬间,抑制不住的激动和期待。

71届戛纳电影节的海报,选用让吕克戈达尔的电影《狂人皮埃罗》,致敬新浪潮是近几年戛纳的主要风向标。

回到当下。在撰稿前的前一小时,我刚刚参加了第72届戛纳电影节的开幕式,今年的戛纳电影节选择了刚刚去世的法国新浪潮教母阿涅斯·瓦尔达拍摄她人生中第一部短片时的工作照作为官方海报,戛纳电影节官方也选用了瓦尔达的遗作《阿涅斯论瓦尔达》来作为开幕式的开篇电影。并在卢米埃尔大厅的舞台上,摆放了一张瓦尔达的导演椅,似乎这位可爱的老奶奶,从未离开我们。

这样对电影艺术以及电影遗产的尊敬,让戛纳电影节即便不可避免地被利益所影响,但从始至终都没有丢掉自己创办的初心,70余年的时间里,从来没有变过。

在接下来的10天里,我们会见证昆汀、阿莫多瓦、奉俊昊、马利克等中生代导演的最新作品,也会欢迎克洛德·勒卢什、沃纳·赫尔佐格、阿兰·德龙这样老熟人的回归,在沙滩电影院看着《四百击》中的安托万跑向银幕里的海滩,与现实中的海滩融为一体...

电影宫上挂着三块横幅海报,场馆从左至右分别为卢米埃尔大厅、媒体中心、以及德彪西大厅。

这就是戛纳电影节,因为热爱电影我成为了一名电影记者,每当我厌倦工作的时候,只要身处戛纳,走进卢米埃尔、德彪西、布努埃尔、巴赞这些以电影史泰斗导演命名的影厅,工作带来的圆滑和世故便抛在脑后,像一个小学生一般,只顾着贪婪的汲取着从银幕发出的那一束光。

Madison
作者Madison
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8 条

查看更多回应(18) 添加回应

Madiso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