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年轻人不愿意去外企了

浪潮工作室 2019-05-28 13:51:13

今年4月,亚马逊宣布退出中国,不少人惊讶不已。有人感叹,连当今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都无没法在中国存活了吗?

一个月后,甲骨文爆出员工抗议“突然裁员”,一时间也闹得沸沸扬扬。这些消息刺激了人们的神经,似乎都印证着人们普遍的判断:外企果然已经不行了。

一位外企的老前辈感叹道:“外企的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眼看他起的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也有媒体开始随声附和:“外企大裁员序幕:本土互联网公司崛起,外企工作已无优越感”。

突如起来的追忆往昔,暗示了外企曾经的风光。不过,外企这个名号曾经到底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人们对这个词能有如此这般的感叹呢?外企又是怎样“衰落”的呢?

进外企,有面子

如果你问今天的大学生,毕业之后想去哪儿工作,答案大概率是网易、BAT、京东、华为、滴滴、斗鱼、小米这样一些明星公司。

不过,往回数二十几年,很多人求职时根本说不出这个公司那个公司,有些人对行业也没有那么挑剔,最重要的得是这个公司是一个“外企”。

最优秀的人应该去外企,最优秀的人大多在外企,大学生们毕业想进外企,没在外企工作的人也想跳槽去外企。

80年初,上海、北京和深圳进驻了第一批“外企”,这带来了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外企人。

1985年,上海的联谊大厦竣工,这算得上是开启外企时代的标志性建筑。这座高107米的建筑是国内第一栋玻璃幕墙建筑,许多80年代毕业的上海大学生回忆说:自己当时的理想就是“在联谊大厦上班”[11]。

2014年4月15日傍晚,上海,黄浦江畔浦东陆家嘴金融城。上海近半外企总部入驻浦东,外商投资成功率国内居首。外滩林立的写字楼里走出了一代又一代白领

严格说来,这时的外企人其实是国企员工,他们只是对外服务公司的外派员工[11]。然而,人们通过他们知道了什么是国际化——他们穿西装打领带,喝咖啡,他们有英文名,说话不时蹦出几个英文词儿,透露出一股国际范。

“白领”这个今天听起来颇为复古的词,也作为当时的新词汇进入中国人的视野。

因为各种原因,80年代外企在中国的发展一直比较缓慢。直到1992年,总设计师南巡之后,一直处于观望的外企开始相信,中国似乎真的是要搞市场经济了。大量外企,特别是被认为是外企典范的欧美大型跨国企业,开始纷纷入驻。

在大量需求的推动下,像上海这样的地区率先完成劳动制度改革,允许外企自主招聘员工,这才有了真正的“外企员工”。外企求职热潮真正地开始了。许多大学生不再“不服从分配”,抛弃铁饭碗前去外企谋求一份职位。

1992年4月13日,上海市在人民广场首次举行大型用工招聘会,一家外企的招聘官与应聘者。1992年,国营企业限期改革热潮,许多下岗职工流向社会。为了拓展在就业门路,上海是多种渠道安置下岗人员

外企热持续高涨,虽然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造成了不小的波动,但在1999年的北京,一个外企的普通工程师职位,平均也有50个本科以上的人来求职[3]。而那还是大学扩招初期,本科学历还没有通胀的时代。

那时作为一名外企员工,似乎总是会被人高看一头,曾在外企工作过的一位微博网友略为夸张地说道:“20年前,你胸前挂一个IBM的狗牌午饭时间出来转悠,是会有美女给你搭讪的”。

外企的求职热甚至燃烧到了内陆省份,连当时的重庆也出现了专门帮人包装进外企的职业。刚开业一个月,就能接到了50个单子[8]。

1999年《现代营销》杂志上的一则消息,上面讲述了重庆曾先生帮人包装进外企的状况 / 现代营销

2005年左右,外企工作已经趋于“平民化”,但外企的名号在职业选择中仍然保持着优势。有机构调查了2000个找工作的人,其中有39%人表示“羡慕,太想去外企了”;27%的人表示“无论如何一定要争取去”。

其实,问卷设计本身浮夸的措辞,更能让我们体会到那个时候人们对外企的热情[6]。

外企工资曾经有多高

外企曾是云端的职业梦想,其中一个简单原因就是薪资高。

曾任西门子大中华区财务总监的唐奋为回忆,他毕业后被分配到发改委时,每个月只能拿到120元工资。1992年,他跳槽到外企,第一个月就能拿到600元。三个月之后,他的工资就涨到了1000元。相比起发改委的工作,他跳槽3个月后工资涨了8倍,简直是云泥之别[7]。

曾任联合利华大中华区副总裁的曾锡文更是厉害,1993年他刚到联合利华工作就能拿到3000元,而当时在机关的处级干部,也不过1000元[1]。

到了90年代末期,在外企工作的工资也通常是其他地方的3-5倍左右。而根据首都经贸的一位研究人员调查,1998年,北京参与调查的企业中,70%的外企工作人员平均工资在5000元以上,整体平均工资在3000元以上。而1998年北京市职员工社会平均工资才1024元[2]。

2018年3月26日,青岛。青岛77岁退休教师收藏325张工资条,1991年工资总额3448元。对于当时的中国人,3448元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90年代中后期是跨国公司进入中国的黄金年代。一方面,业务扩张带来了更多的管理职位。另一方面,跨国企业开始实行人才本土化策略,也进一步为中国员工留出更多的高级职位。

今天有不少年轻人,可能都没怎么听过摩托罗拉。摩托罗拉是曾经的通信巨头,1998年在中国的外籍人员在300人左右。到了2000年,外籍员工减少了一半。部门经理这个级别的职位中国人的比例从57%提高到了80%,大事业部经理的比重也从1997年的30%上升到了45%[2]。

外企当时还有不输国企的福利待遇,不少公司不仅为员工购买额外的养老保险,大部分也为职工提供了住房公积金。

2010年4月14日,北京宜家卖场。在互联网上,一些在宜家工作过的人,对宜家提供的员工福利赞不绝口

2000年,北京三环内一套面积70平米左右的住宅,总价也不过30万左右,一般在外企工作的人,加上公积金在15-20年内也能付清贷款,不用过于担心在北京定居的问题。反倒是国家在1998年取消了“福利分房”制度,原先在国企工作的人面临着住房危机[10]。

赚得多只是一方面,外企的工作环境、工作方式以及福利也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工作在高档的玻璃幕墙的高楼里,谈着千百万级的生意,花钱总是大手大脚的,出差住的都是豪华的五星级宾馆里,往来都是飞机,还可以定期出国借培训机会旅游。

这福利在今天看来也是令人羡慕的,而在当时,可是连“打的士”报销这种福利也会引来羡慕嫉妒。

2012年11月6日,中智“外企进名校”2013届毕业生校园招聘会在上海财经大学武川路校区体育馆内火爆开场。

2001年《中国新时代》杂志在还专门以《白领恶俗并格调》为标题,策划了一期特辑来嘲讽当时的“外企白领”,里面就写道:“反正他们出门就打车,他们中间好多人和公共汽车绝缘了......他们已不能容忍那种人贴人的状况,他们只好打车,起码要是1.6元每公里那种,1.2元公里的那是百姓车[4]。”

失意的外企

今天的外企人很难体会,老一代外企人说出“我在外企上班”时的那种暗爽的感觉。而伴随着这种变化的是中国企业的壮大,和外国企业的衰落。

中国企业在世界500强企业中的数量能很明显的展现这种力量变化的对比。1996年,隶属中国的世界500强公司只有2个;到2006年,进入世界500强的中国公司有了20个;而到了2018年,中国有120家企业进入了世界500强的序列,仅次于美国的126家[9]。

曾经那个可以将“世界500强”等同于“外企”的时代,已经不在了。

2003年12月31日,夜晚“摩托罗拉”广告牌前的骑车人。摩托罗拉宣布投资9000万美元在北京设立新的研发中心,但到了2007年却缩减开支4亿美元,摩托罗拉3500人裁员计划启动

与中国企业的壮大相对的,是外企的“衰落”。“衰落”主要原因是赚不到钱了。

看着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曾经外企对在中国赚钱抱着很大的梦想,对中国市场非常乐观。

1992年联合利华曾向北京市政府递交过一份可行性报告,报告认为,以美国每年人均消耗16升冰淇淋的标准,中国人只要消耗美国人的五分之一,按照每升冰淇淋25元的价格,这也是个975亿元的市场,只要能占据15-20%,销售额就能达到200亿[1]。

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相比中国广阔的市场,外企们在中国赚到的钱却不多。2003年,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为美国企业提供44亿元的利润,这看似不错,但只有1900万人口澳大利亚却为美国公司创造了39亿美元的利润,9500万人口的墨西哥也为美国企业提供了57.5亿美元利润[11]。

从2003-2004年开始,外企在中国赚钱变得越来越困难。几个常常被提及的因素包括劳动力和土地成本的上升、一直存在的高监管成本、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及不完全开放的市场。

根据当代中国问题研究学者何清涟的研究,至2005年,在华外资中有一半因为亏损撤走,留下的外资企业当中有将近一半未营业,而营业者里只有三分之二盈利[11]。

2015年3月19日,北京,雅虎宣布退出中国市场,雅虎北京研发中心宣布关闭,众多互联网公司亲自到雅虎北研楼下“抢人”。将招聘会现场开到了雅虎楼下

为了吸引外资,中国在政策上一直对外资有着各种优惠,也就是所谓的“超国民待遇”。

比如税收上,外资企业普遍享受“两免三减半”的优惠策略,平均税负只在15%左右,比普通民营企业和国企的税负25%要低。这些优惠如此诱人,甚至使得一些国内公司把资金转到海外,再以外资的名义进入中国以获得这些优惠[5]。

2008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一年,中国实施了新的《企业所得税》,取消税收优惠,这成了压死许多外企的最后一根稻草;同样是这一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更是让所有公司都开始收紧裤腰带过日子。

至此以后,外企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

1998年10月,上海,在麦当劳店里吃快餐的孩子。20世纪90年代麦当劳刚引入中国,受到了人们的追捧。但现在已经成为习以为常的事物了

外企的光环,再也没有了。从《中国大学生职业倾向调查》的最佳雇主评选中我们可以看到,2006年的最佳雇主中,前10位有7-8个是都是外企;到了2010年时,最佳雇主的前10排行榜上,就只剩下2-3个外企了。

如今如果有一份外企的工作摆在你面前,你还会和前人一样心动吗?

参考资料:

[1]钮怿. (2009).中国节拍 中信出版社.

[2]徐斌. (2000). 人力资源管理的战略选择: 外企与国内企业的人才战略.人口与经济,4, 50-54.

[3]徐斌. (1999). 外企薪资福利政策与人力资源市场.人口与经济, (3), 22-24.

[4]子虚, & 虞东. (2001). (京沪版) 白领恶俗并格调.中国新时代, (005), 34-43.

[5]张锐. (2008). 外企撤离中国的理性思考.国际经济合作,4, 43-45.

[6]梦舟. (2005). 外企魅力依然.才智, (1), 25-25.

[7]段东渔. (2010). 外企的前世今生.新前程, (5), 22.

[8]高静. (1999). 新职业: 帮人包装进外企.现代营销, (7), 15.

[9]Why Does China Need a New Breed of Companies?(2017) retrieve from http://voxchina.org/show-53-40.html

[10]回看北京2000年房价(2018)retrieve from http://gz.house.163.com/photonew/5N620087/76227.html#p=DI2T3V235N620087NOS

[11]何清涟(2009)对外开放30年:中国外资神话的幻灭 retrive from https://www.modernchinastudies.org/cn/issues/past-issues/104-mcs-2009-issue-2/1088-30.html

[12]上海第一代白领,从联谊大厦走出(2013) https://chsi.com.cn/jyzd/zcht/201311/20131104/595015118.html

浪潮工作室
作者浪潮工作室
44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1 条

查看更多回应(21) 添加回应

浪潮工作室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