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飞机到底会不会不利于增肌

Jensen 2019-05-27 21:38:15

不会,而且恰恰相反,规律的刺激会促进和保持睾酮的不断分泌。

如果你只需要明确答案,根本不好奇原因,那本文已结束。(最近努力吸收与合成代谢类固醇相关的知识,也让我对于人体自然睾酮分泌,作用机制等有了更多了解,一周读到的生物学知识比我这个文科生从高中以来学到的所有还多,并且真心恨不得报个老年大学医学班来更好读懂各种受体及受体激动剂抑制剂调节剂等等。)

本文将由porn star亲情演绎使用合成代谢类固醇可能带来的副作用

为啥不会呢?首先,睾酮在人体内有两大作用,雄性作用和合成代谢作用。

雄性作用应该也是大家说起雄性激素会理所当然认为的作用,从青春期开始睾酮分泌显著提升,男生性器官发育,精子产生,第二性征显现,之后则维持这些性征维持男性性欲等直到更年期后吧。

而合成代谢作用才是为啥健美运动员和像我这种迷恋浩克体型的训练者很多最终会使用外援激素的原因,合成代谢主要指促进骨骼肌的恢复再生,促进蛋白质合成使机体呈正氮平衡,提高基础代谢,刺激红细胞生成(增加血液含氧量,提高肌肉耐力)等,如果追求合成代谢作用可以没有尽头,那训练者就可以将一个世纪的训练恢复压缩到一年,将瘦体重增长提升到没有上限,就可以变浩克或者班恩。

(相对的是有分解代谢作用的激素的,所以并非激素就会长肉,比如很多皮肤过敏皮肤炎症会用到的外用药里的激素成分,分解代谢的作用主要就是组织分解,分解肌肉脂肪等,清淤消肿就是它的一个作用体现。)

那这样说来打飞机不是浪费了肌肉生长的可能?很遗憾要是睾酮能像憋尿一样攒着然后还被有意识都计划经济用去增肌,那大家都可以成为阿诺德了。

睾酮实现作用的过程是和肌肉,器官,腺体细胞内存在的雄性激素受体反应,这种受体只对雄性激素敏感,我们无法通过意识或者在不使用特定药物的情况下通过任何行为去控制这一过程或者睾酮在体内发挥各种作用的比例,我们基本上只能够通过某些生活习惯的保持来保持我们的睾酮水平,不要让可被利用的睾酮分泌减少。

这也给了习惯将训练表现出现波动和精力,兴奋度,抗疲劳力等归因于打飞机的训练者一个启示,自然训练下,体内的睾酮水平因刺激而波动也会很快恢复正常水平,不会立竿见影影响和表现于你当天的肌力,肌耐力等指标上,其对于训练者的巨大作用也不主要体现在运动表现,而更多在于训练后的恢复再生,正确归因审视自己最近的训练安排和恢复休息情况,及时调整,并且别再心理暗示自己打了飞机进了健身房就疲软了,很有可能是你打飞机让你自己少睡了半小时没休息好,同时一些种类运动员使用的违禁药物确实具有提升精力,减缓疲劳感,提高专注度等作用,但它们往往不是激素而是受体激动剂等类型。而如果你的身体出现持续的性欲低下,性功能障碍,瘦体重下降,体脂肪升高,男性性征减退等可能与雄性激素分泌相关的症状,请及时就医。

其次,那么既然一些生活习惯和饮食习惯有助于维持睾酮水平,有一些则可能导致睾酮下降,打飞机属于哪种呢?

男性睾酮分泌百分之九十五来自于睾丸(很小一部分来自于肾上腺皮质),由睾丸间质细胞合成,(整个过程大概是当我们的感官,情绪等受到刺激,比如看到天菜或者天菜网黄佳片,下丘脑就会分泌促性腺激素,促性腺激素会刺激垂体前叶分泌促黄体素,促黄体素随血液进入睾丸推动间质细胞分泌睾酮,在射精前,精子和精液在细精管内汇合,睾酮进而发挥作用促成精子成熟。)保持规律合理的刺激,间质细胞就需要为射精做好准备分泌睾酮,不论最后精液是不是死在纸巾里,你的意识知道但间质细胞可不知道,性欲也会保持旺盛,睾酮水平会更高,更容易增肌,把性欲和激素分泌就像肌力一样来看待,你得保持练习保持刺激保持活跃,长期的性压抑,性焦虑,宣泄不畅,以及硬件没事但心理障碍都可能引发性功能障碍,提起性就和负面划等号的大众意识偏见需要思想革新和社会运动的破除,也是一种只要直接无视的训练迷思。

痤疮(Harley Everett)

题外扩展,事实上在使用外援激素的时候,我们是追求合成代谢作用的最大化并且尽量减少和对抗雄性作用,在这里雄性作用是一种副作用需要专门的很多其他药物来对抗和使用周期后恢复。一下子睾酮水平大幅提高带来的雄性作用的影响不仅是皮肤状况改变,易怒,攻击性提高,情绪起伏剧烈,判断力降低等,有不少种类还会抑制自身睾酮自然分泌,同时身体会检测到这种突然的超标状态,为了保护自己获得平衡,体内的芳香化酶会催化睾酮和雄烯二酮转化为雌二醇和雌酮,通过芳香化,多余的雄性激素会转化为雌性激素,而这就一下子令男性体内雌激素大大升高,刺激乳腺带来男子大乳症,胆固醇提高等等。这也是为什么制药公司不断研发进化出雄性作用更低芳香化水平更低,合成代谢作用更高的合成代谢类固醇产品,以及使用外援激素需要抗雌,周期后干预的原因。

男子大乳症(Damien Stone)

至于大家希望的可以提高睾酮作用在肌肉合成代谢上比例的药物也是存在的, 选择性雄激素受体调节剂SARMs,它会通过选择性干扰器官,腺体内的雄激素受体,使之不与雄性激素响应,带来更多雄性激素与肌肉受体的作用。它的研发初衷是为了帮助癌症,艾滋病,肌肉萎缩等病人提高瘦体重,改善病情和生活质量,在选择性雄激素受体调节剂对雄性骨质疏松大鼠骨的研究中就指出,传统骨质疏松激素替代疗法负作用(前列腺,心脏疾病,肝脏毒性,红细胞增多症等)明显,生物利用率低,雄激素对骨形成的调节是通过直接作用于骨细胞内的雄激素受体来实现的,选择性雄激素受体调节剂可选择性作用于不同组织的雄激素受体,减少不良反应,而在雄激素及其选择性受体调节剂与降低阿尔兹海默症发病风险的研究中,SMARMs也显示出光明前景。

脱发(maybe)

不过几乎全部种类SARMs都未走进人体实验阶段,距离真正作为批准可靠药品上市更有一段距离,运动补剂药品领域看到了其中的巨大利益抢先将这样的产品带入了监管灰色地带进行推广销售和极度迷惑性包装,而所有的无副作用却比类固醇增肌还猛的宣传,也都和香烟厂商一度宣传抽烟保健差不多一样,我的理念其实从来都不反对使用药物,但我觉得越是决定选择高回报也高风险的药物之前,越是应该掌握更多相关的信息和知识,来指导选择和使用,最大限度的趋利避害,追求成效更不断送长久训练健康生活的可能。

一点更新:Damien Stone继续演绎,抗雌做的好不好一眼就知道。一些留言询问到关于非使用激素情况下可能出现的男子乳房发育症,正巧我推荐过的博主小铁馆最近写了相关话题,有兴趣或需要的请去微信搜索公众号小铁馆阅读五月29日推文。

Jensen
作者Jensen
24日记 16相册

全部回应 59 条

查看更多回应(59) 添加回应

Jense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